身為技術宅,伊文很容易的就學會了夢境的使用方法,剛一開口,念頭在腦海閃過的同時,伊文的身邊便是升騰起來濃霧,緊接著發出一陣耀眼的白光。

卧槽!哪裡來的聖光!?這設定是誰加上去的!

這是小凡不經大腦下意識的反應,而下一刻,當聖光散去的下一刻,小凡猛地捂住了鼻子後退了幾步,像是受到強大打擊一樣,夢境之中一切都是不科學的,所以就算小凡捂住了鼻子,那紅色的液體還是嘩啦啦的流淌下來,就像打開的水龍頭一樣。

小凡穿越前是什麼,毫無疑問便是傳說中的死宅,而身為死宅就必須有控的類型,貧乳蘿莉便是小凡的本命……

如同兔子一樣的耳朵微微抖動,棕色的長發劉海下是一雙如水一樣的黑色大眼,依舊是之前的動作,抱頭蹲防的獸耳長發小蘿莉用帶著淚花怯生生的目光盯著小凡,就像是在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一樣,這樣可憐兮兮害怕的目光更是如同一隻利箭射穿了小凡,踉踉蹌蹌的後退了幾步,小凡捂住不斷流血的鼻子,強忍死宅的本能**小凡扭過了頭。

效果拔群,命中要害……小凡號擊沉……

小凡如此的反應,伊文看著,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淺淺的壞笑,笑容轉瞬即逝,伊文站起諾諾的走到了小凡的身邊,伸出一隻手扯了扯小凡的衣角。

「master!怎、怎麼樣……我可愛嗎?」

細細的聲線,弱弱的聲音,還有這樣問題,若是平時的小凡絕對不會認為這是出自伊文口中的,若是伊琳到還可能,可是這一刻,蘿莉控之魂死宅之血重新被點燃的小凡又怎麼會有精力去思考反應,當即被伊文這偽裝給騙了過去。


「……」斜過頭,小凡壓制著顫抖的身體。

「真是的~都不看人家。」


像是在抱怨,伊文不滿道,又是跑到了小凡的面前,而小凡則是立刻仰頭看天。

然後……小凡的視野就被黑暗所籠罩了。

一隻小皮靴在眼前不斷的放大,不斷的靠近,來不及反應,小凡就被重重的踩了下去,整個踩趴在地上,濺起一灘鮮血,然後就被打上了馬賽克。

「哼!渣宰,竟然會對自己的精靈產生**……」

白色哥特蘿莉裙,雪白的長發,全白的小蘿莉抱胸冷哼,又是出氣一樣的在某馬賽克上面狠狠的補了幾腳。

「然後伊文你也是!『

忽然停下,全白蘿莉猛地轉過了頭,皺著眉頭盯向伊文。

「精靈就要有精靈的樣子,別給本公主擅自變成人類誘惑自己的訓練師,就算在夢境中也不可以!!」

「……」

收起了弱弱的樣子,伊文低頭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沉默了片刻,緊接著像是想起了什麼伊文忽然抬起了頭,露出了深意的笑容。

「可是……白子姐姐你也變了呢!難道說……」

「……」

楞了一下,反應過來全白蘿莉的臉整個漲紅。

「無路賽!無路賽!無路賽!!本公主愛的只有妖夢姐姐!!」

「啊咧?凡這是怎麼了??」


就在白子羞怒的時候,妖夢和其他的幾隻精靈也已經進入到了這片區域,不過卻依舊是精靈形態,奇怪的盯著地上的馬賽克物體,妖夢歪了歪頭疑惑的問道,這讓白子和伊文同時撇過了頭,心虛的四下張望了起來,一副我什麼也沒有做的樣子。

伊琳或許能看出什麼,但妖夢卻是不能,找不到原因妖夢也就放棄了,對著某馬賽克物體發出一道璃光。

幽幽的轉醒,小凡很快明白了期間的原因……無奈的苦笑,還真是失敗呢,竟然在夢境中被踩暈了過去,話說小凡似乎下意識忽略了在自己為什麼會被踩暈,以及踩暈之前的那些事……嘛,也難怪的,不忽略那些東西小凡不就等於承認自己是個變態?這種事怎麼可以承認!自己才不是那個和沙奈朵結婚的訓練師!

心底暗暗的嘀咕著,小凡看了看周圍,自己的精靈們全部都在,伊文和白子也都變回了精靈形態,這讓小凡略微鬆了口氣,卻也有些失望,蘿莉啊……

有些奇怪為什麼其他精靈也在夢境中,但小凡卻沒有深究,因為小凡原本就打算找個時間將精靈們集中起來拉入夢境中的,現在這情況也是剛好,揉了揉太陽穴,小凡思索了下。


「既然都進來了,那麼就趁這機會說一下吧,嗯……討論一下吧。」

開口,小凡打了個指響,然後舞台劇場的環境就變成了一個小房間。

五六平米的房間,中間是一張圓形的古老木桌,拉開千葉窗讓陽光透入,小凡坐到了主位上去,身披一件長袍風衣。

好吧,小凡這明顯是在cos亞瑟,可是和他開會的卻不是圓桌騎士,而是一群連人都算不上的神奇寶貝。

「那麼,現在,岩宇家的第一屆圓桌家庭會議正式開始。今天要說的是……」

抑揚頓挫的聲音,小凡一副領導姿態開口,還沒說完,小凡自己停了下來,神色沉默。這時,圓桌的中心忽然盪開一圈水波,一顆透明的球從中浮起,其中是一隻綠色的精靈。

「沙漠蜻蜓……」

沉默,並不僅僅是小凡,白子伊琳和妖夢也是同樣。

沙漠蜻蜓幾乎等於殺了大舌貝,造成了大舌貝的離開,對此小凡妖夢白子不可能沒有怨言憤怒,看著懸浮在桌子中心的沙漠蜻蜓虛影,他們三個都是眼神複雜,因為他們也明白這些並不是沙漠蜻蜓的錯,知道沙漠蜻蜓的經歷,小凡又如何不清楚沙漠蜻蜓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憤怒與愧疚,怨恨與憐惜,矛盾的情緒充斥了小凡的內心,讓至今找不到一種合適的態度去面對沙漠蜻蜓,也因此半個月來小凡一直將他冰封在精靈球裡面,可小凡知道一直冰封是不可能的,冰封球將沙漠蜻蜓的消耗降低最低但不是停止,所以總有一天要將沙漠蜻蜓放出來進食的。

「大概再有半個月就要放他出來補充食物了,那麼現在討論下吧,有什麼意見沒。」

小凡開口,妖夢白子伊琳卻依舊沉默,這樣的反應讓小凡嘆了口氣,他知道妖夢白子是和自己一樣的,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沙漠蜻蜓,或許說壓力更大,因為她們所要考慮的還有沙漠蜻蜓那恐怖的實力。

「算了,當局者迷。那麼讓局外的人發表意見吧,伊文,青鋼……」

將意見權丟給了兩隻新入隊的精靈,小凡組織了下語言將關於沙漠蜻蜓的來歷信息以及實力簡單的做了下介紹。

小凡說著,伊文和青鋼都是陷入了思考,沒有參加過和沙漠蜻蜓的戰鬥所以兩隻精靈也很難想象其實力,沒有直觀的了解,但是當小凡說到白子在沙漠蜻蜓手中堅持不過1分鐘的時候,兩隻精靈立馬感到了沉重的壓力,白子的實力伊文和青鋼都知道,現在的他們面對白子決對是一招給秒,就是這樣的白子卻只能在沙漠蜻蜓手裡堅持1分鐘?那沙漠蜻蜓又要怎麼樣的實力啊!

思索,氣氛死寂了大概五六分鐘,伊文忽然打破了平靜,雙眼發亮。

「沒有思維意識……或許我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

ps:沒有你們期待的劇情,什麼人獸的我怎麼會去寫!!這麼想的都給我面壁思過去!!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amp;lt;/aamp;gt;amp;lt;aamp;gt;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mp;lt;/aamp;gt; 應該說不愧是技術宅么,這樣不靠譜的方法都能想出來,聽完伊文的敘述小凡不免有些失笑,不過細細一想伊文的方法也不是沒有可行性的。

沙漠蜻蜓現在的狀態是意識全無,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也可以說是靈魂破碎,構不成完整的人格來支持身體,只有潛意識的凶厲戰鬥思維,既然如此沙漠蜻蜓沒有意識思維,那麼就人為的創造一個可以支持這身體的意識體出來。

打個比方,就像穿越前的一些遊戲,模擬人生,美少女工廠之類的,虛擬的創造出一個人物來扮演調教演化其一生,而伊文所說的方法也正是如此,很中二的方法,以夢境為基礎,動用妖夢所擁有的能力將沙漠蜻蜓殘破的意識拖入夢境,然後徹底打碎這意識再進行重塑,由零開始讓沙漠蜻蜓的靈魂在妖夢虛擬的夢境中重新經歷一生,從精靈蛋的出生,到大顎蟻時期,再到超音波幼蟲,最後則是沙漠蜻蜓,待到意識能支持身體的時候再放其回到回歸。

低頭,小凡的目光閃爍,顯然是正在思索這方法的可行性優缺點。

「master!怎麼樣!快同意我這個方法吧!!」

似乎有著什麼陰謀,伊文的眼睛發亮,等不及小凡思考就興奮了起來,跑到小凡眼前不斷的晃悠。晃了好長一段時間,見到小凡依舊沒有反應不理自己,伊文有些泄氣,卻是沒有放棄,正面不行就從側面,既然是討論只要自己拉到足夠的支持,也就是讓白子妖夢同意,那小凡多半也會點頭的,至於伊琳,伊文沒有去考慮,敢唱反票就弄死她,眼珠子一轉伊文立即跑到白子那邊,悄悄說著什麼,而白子的眼睛也是越來越亮,不斷的點頭。

啪!白子的爪子拍在桌子上。

「渣凡!本公主同意這個計劃!」

不是自己屏蔽掉的伊文,白子的聲音成功拉過了小凡的注意,看向白子,那淺淺笑容的嘴角讓小凡皺起眉頭。

很奇怪!很可疑!絕對在想什麼不好的東西!!

心底當即警惕了起來,小凡更是努力思索著這個方法中的細節,到底有哪個地方會給伊文和白子使壞的機會!


雖是如此,努力思索,但小凡一時間也沒能找到頭緒,而在這段時間內,伊文為自己贏得了決定性的一票,她成功讓妖夢站到了自己這邊。

不像白子至少還會偽裝一下自己的表情,聽完伊文的悄悄話,妖夢整個就興奮了起來,似乎有熊熊烈火燃燒在身邊,妖夢直接飄到了小凡眼前,一雙大眼炯炯有神的盯向小凡,與小凡對視。

「凡!」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既然你們都同意那就這麼決定吧……」

無奈,若是其他精靈小凡可以拐著彎的駁回她們的意見,但是妖夢,一旦讓她感興趣決定下來的事,就是一百隻怪力也拉不回來,對此,小凡也只能這樣了,天然呆某種意義上真是堅持呢。

「不過……」雖然同意了,但小凡依舊有些躊躇,幽幽的一嘆。

「唉……雖然沙漠蜻蜓原本的意識充滿著黑暗,讓他不堪重負而崩壞,但這樣隨意打碎別人原有的意識還是不好的吧。」

打碎原有的意識,也相當於將原本的一切否定,換到自己這邊也等於將所擁有的記憶都給清零,記憶就是生命的存在的意義,明白這些,小凡此時才會如此猶豫,即使小凡知道,若讓沙漠蜻蜓自己選的話多半還是會站到伊文那一邊的。畢竟那樣的記憶還不如毀了算了。

沉默,小凡所說的,伊文她們顯然沒有考慮到,這個時候她們也是換位思考了起來,換做是自己,願意被打碎意識重新塑造人格么,顯然是不願意的,與其這樣還不如死了算了。

眾精靈的反應,小凡看著,微微點頭,似乎很滿意的樣子。能換位思考,會去體諒別人,這不僅僅是人類所需要的,精靈也是同樣,因為他們也是智慧的生物,訓練師……不僅僅是精靈力量的開啟著,更是精靈思想的引導者。

「好了,既然你們能夠理解,我也就不逗你們了,這個問題我也已經有了解決的方法。」

微微一笑,待到精靈們豎起耳朵,小凡繼續了下去。

「塑造意識的話所需要原本的靈魂碎片用不了多少,抽離出沙漠蜻蜓原本的一部分就夠了,將剩下的封存起來,以後讓沙漠蜻蜓自己選擇是否找回那些記憶的碎片。」

決定了方案,小凡也就立即行動了起來,不過在此之前還是先脫離夢境的好,畢竟這還是白天正午,午飯以後還得繼續趕路。

原本就已經做的差不多了,出了夢境妖夢很快就完成了午餐的製作。

吃了午餐,小凡便是繼續向著黃金市前進,同時也在腦海中詳細制定著計劃。極品沙漠蜻蜓養成方案……

這一刻,小凡才想明白之前伊文白子她們在打什麼主意,顯然是在謀划著將沙漠蜻蜓培養成忠犬,不過既然已經發覺了,小凡又怎麼會讓她們的計劃得逞,嗯……人格養成時期必須隔離伊文白子這兩隻牲口,防止她們像沙漠蜻蜓灌輸一些不好的東西,然後……該設定成什麼性格呢,傲嬌?……不不不!男孩子傲嬌不可愛!三無?算了……

一邊想著,小凡臉色露出了邪惡的笑容,和之前白子伊文一樣的笑容,果然……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精靈。

趕路的時間過得很快,夜幕降臨,在吃過晚餐對幾隻精靈做了日常訓練之後,小凡便是啟動了沙漠蜻蜓養成計劃。

五天,犧牲了夢境訓練的時間,妖夢將沙漠蜻蜓的意識全部拖入了夢境之中,並成功從中抽離出了一部分,將這一部分的靈魂化成了一顆精靈蛋置於夢境空間的中心。

現在所需要做的事就是等待這個靈魂意識的成長,在這夢境空間中誕生了,如此,前期工作完成,小凡也就恢復了日常的訓練,為了防止白子和伊文去對精靈蛋進行胎前教育,灌輸什麼不好的東西,小凡果斷給兩隻精靈的日常訓練量翻了一倍,看著白子和伊文咬牙切齒只能對著精靈蛋乾瞪眼,小凡不屑的輕笑。

日常的訓練,回歸平靜的日常,在之後的第三天又起了點小波瀾,並不是白子和伊文的鬧騰,而是在旅途上面遇到了熟人,從黃金市離開向著彩虹市進發的小智一行人。

見到小智已經收穫了黃金徽章,小凡不由的鬆了口氣,小智既然已經得到黃金徽章了也就意味著娜姿應該不會隨便把挑戰者變成娃娃了吧,說實在的小凡在關東所有道觀訓練師中最害怕的不是坂木而是這個娜姿,敗給坂木,礙於聯盟的道館條約,坂木不會把挑戰者怎麼樣,可是這個娜姿……你妹的,就等著被變娃娃吧!而現在,這個危機總算是被小智的豬腳光環打破了。

不過即使這樣,小凡也是相當的謹慎,因為道館館主可是娜姿呢,並不是說娜姿的精靈戰鬥水平多麼多麼高,事實上娜姿的精靈指揮水平並沒有多高,甚至還比不上小剛,讓小凡謹慎的卻是娜姿的性格。

娜姿,說好聽的是孤獨抑鬱症自閉少女,說不好聽的就是一個熊孩子!!

而且還不是一般等級的熊孩子,天朝有句古話,唯小人女子難養也!雖然此小人非彼小人,但是娜姿自閉了這麼多年的時間,她的心理年齡也差不多就是一個小孩子,無拘無束,而且又是女的!天生便是具有女人的特性,嫉妒不服輸!

要是比賽裡面被壓制了,誰敢保證娜姿不會撅起嘴巴,偷偷使詐用自己的超能力給對手下絆子,拍黑磚!誰也保證不了的吧!!

所以說,這才是小凡最頭疼的問題!!不是沒有信心打敗娜姿,而是沒有信心在打敗娜姿后不被拍黑磚!

如此,小凡也只能在心底默哀了,這些東西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而且有娜姿老爸在,自己就算給拍黑磚娜姿也不會太過火的吧,暗暗思索的同時小凡和小智一行人聊了點其他的,在簡單的解釋了下為什麼變成一個人旅行,小黃的去住之後,小凡便和小智一行人分別了,當然在分別之前熱血的小智又是挑戰了小凡。

一對一的戰鬥,

小凡派出了伊文,而小智則是理所當然的皮神。

沒有什麼懸念的戰鬥,伊文一出場果斷就是速度全開,賞了皮神一記「鐵鎚尾巴」碾壓了皮神。

……

……

黃金市,名為黃金,卻也沒有弱了這一名字。

位於枯葉市的北面,彩虹市的東面,遍地是高樓滿街是豪華跑車的黃金市實在是名副其實的關東最大都市,關東地區最大的百貨商店,最豪華的精靈中心,直達成都滿金市的特快列車,但凡別的城市有的東西黃金市都有,沒有的黃金市還是有。

進入黃金市已經是傍晚時分,行走在青石磚鋪蓋的道路上,小凡的目光四下的張望著,片刻后,小凡無奈的嘆氣……

迷路了!穿越了無數森林不曾失去方向感的小凡,終於在這巨無霸的黃金市迷路了!

看著道路旁邊的路標,小凡沉默……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