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張了張嘴,還是什麼都沒說,自覺地半倚進軟綿綿的沙發裏,還找了個靠枕抱着。嗯,還是裝睡好了,還有什麼方法比裝睡更能逃避尷尬?╰_╯!

風醉才進去半分鐘,出來時她已經縮在沙發上閉起了眼,他愣了一下,這丫頭裝睡也不知道控制表情,一臉的視死如歸,他再也忍不住笑出了聲。

輕輕下意識睜開眼,見他笑得無比歡暢,不由一時失神,但反應很快地又緊緊闔眼,聽到他的腳步慢慢走近,將一層薄薄的被子蓋到她身上,接着感覺沙發一陷,似乎是他坐了下來。

風醉一句話也不說,只是伸手使勁揉了揉她的腦袋,心情很好地說道:“累了就睡一會,吃飯的時候我會叫你的。”

輕輕一動不動,將裝睡進行到底,然後感覺他離開了沙發,耳邊響起了舒緩的音樂。她偷偷將眼睛打開一條縫,看到風醉背對着她盤膝坐在木地板上,面前擺了一臺筆記本電腦,聲音就是從那裏傳出來的。

這是什麼電腦呀,音質怎麼這麼好,像連了音響似的……輕輕模模糊糊地想着,真的睡了過去。

(甜……甜死我了orz這章寫了好久……) 輕輕醒來時,最先回歸的是嗅覺,空氣中漂浮的飯菜香味令人食指大動。其次是聽覺,睡前聽到的音樂聲還在靜靜流動,她舒服得不想睜眼。

“醒了嗎?準備開飯了。”風醉的聲音突然響起來,近在咫尺。

她瞬間清醒過來,驚覺自己居然真的睡着了,本來是半坐着的,現在整個兒躺在了沙發裏,腦袋下還墊了個枕頭。

廚房的門被拉上了,但仍有香味溢出來,三個人影在那扇玻璃門裏晃來晃去,做飯這麼驚天動地的工程,他們竟然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把輕輕感動得熱淚盈眶又驚歎不已。

“現在幾點了?” 便宜老公:天價小蠻妻 她抱着被子坐起來,揉着眼睛問。

“六點半。不用急,吃完飯我們一起回學校。” 下堂妃不愁嫁 風醉在旁邊坐下,用手指幫她疏理睡亂的長髮。

“你們要回宿舍住嗎?”她對他的動作沒什麼反抗情緒,因爲她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上次宿管大叔說他們整個宿舍都不在,這間公寓又只有一張牀,難道鐵三角他們是在這裏打地鋪的咩?呃,她忽然覺得他們也挺不容易的……

“嗯,偶爾會回去,大部分時間在外面,畢竟宿舍空間太小,放不下養生艙。”風醉解釋道。

“養生艙?”輕輕訝異,她以爲他們都是用接駁手鐲或者頭盔的,因爲都是學生,沒想到他們會用那麼高端的東西,而且怎麼看風醉這公寓也放不下四個養生艙吧,那他們平時都是在哪裏玩遊戲的?

輕輕覺得腦細胞不太夠用了,她還以爲自己已經很瞭解他們了,卻原來只不過是九牛一毛,她除了能和他們比較投緣地說上話,對他們幾乎一無所知。這個念頭讓她忍不住有些沮喪。

“嗯,我們需要長時間在線,用手鐲或者頭盔容易疲勞。”風醉正在絞盡腦汁地考慮怎樣送她一個養生艙,並沒有察覺到她的小情緒。他想來想去,不管是動之以情還是曉之以理,都還是太快了,他擔心逼得太緊,她反而會縮回殼裏去,還不如順其自然,慢慢來吧,反正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既然說到了這個問題,他便順帶提醒她道:“接下來的兩天都不要上線了,我不會在的。”

“爲什麼?”輕輕下意識地問,問完之後又覺得自己逾矩了,抓着被子的手不由得緊了緊。

她真實的反應卻令風醉最近不是很安分的心臟又跳了跳,她這是是捨不得他嗎?是嗎是嗎?

“因爲你今天用腦過度還差點暈倒,必須乖乖休息兩天。”風醉按耐下蠢蠢欲動的旖旎心思,不容拒絕地說道。

輕輕愣住了,隨即垂下頭去,心裏酸酸甜甜的不知什麼滋味。

這時,廚房的玻璃門被輕輕地敲了敲,裏面的人做賊似的壓低嗓音,小聲地用氣說話:“老大,醒了沒?菜都好啦!”

“嗯,可以出來了。”風醉應了一聲,玻璃門便打開了,鐵三角一人端着兩隻菜盤排隊走出來。

輕輕囧了一下,什麼叫“可以出來了”?感情他們之前是被關在裏面的嗎?!

風醉起身把客廳矮几上的電腦搬開,讓他們把菜擺在桌上,又從沙發上拿了個墊子放在地板上,讓輕輕坐下。

不得不說,洪忠真的是大廚一枚,這菜光是賣相就讓人垂涎了,輕輕雖然之前吃了一整塊蛋糕,現在看着這一桌子美食,竟也覺得肚子餓了。

“你們真有福氣,能經常吃忠忠做的菜,不像我們,每天都得糾結去食堂要吃什麼。”輕輕忍不住感嘆。

“這有什麼,大……輕輕你讓老大把大門密碼告訴你,想吃的話可以隨時來這裏,我專門給你做!”洪忠嘿嘿笑道,把江樹和唐宗宗都給驚住了,尼瑪這二貨居然也會說這麼有水平的話了!他們的教育果然沒有白費,給自己點贊!

輕輕:(⊙o⊙)…這也太熱情了點吧,大門密碼怎麼能隨便給人呢?不過她確實被感動到了,忠忠果然是個耿直的孩子,爲他點贊!

風醉默默地埋頭吃飯,深藏功與名。

因爲三個活寶,這頓飯吃得無比歡樂,等到他們把碗筷都收拾好走出公寓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輕輕九點鐘回到宿舍,三隻舍友立刻興沖沖地把她包圍起來。

“喲,怎麼去了這麼久啊?都幹了些啥?”

“嘖,瞧這紅光滿面的,肯定有喜事兒。”

“莫教官是不是跟你表白了?你答應他了嗎?”

=_=#輕輕怒:“你們還好意思來審我!我出去那麼久,現在都半夜了,這種青黃不接的時辰纔回來,你們就一點都不擔心?”

倪倪and喬慕and雨薇:“……”現在才九點好吧,人家上晚課的都沒下課呢,只有你纔會覺得九點鐘是半夜吧……

輕輕怒出了一口氣,才緩緩道:“莫教官真的是找我道歉的,我中途暈了一下,他就走了。”

三人震驚!

“你又暈啦?不會是暈到現在纔回來的吧?”

“不是吧,瞧着紅光滿面的不像啊。”

“重點不在這啊!你暈了,然後莫教官就走了?人渣啊這是!”

呃……輕輕握拳咳了聲,“不是,我們在店裏遇到了風醉,我暈的時候他……照顧了我一下,後來莫教官可能有事吧,就先走了。我跟他們去吃飯了,所以回來晚了。”

“what?風醉?你們什麼時候發展出的jq?”

“你拋棄莫教官跟他去二人世界了?唉,莫教官肯定玻璃心了。”

“難怪紅光滿面的,暈得好。”

輕輕黑線,“是他、們!還有他的舍友。我今天累了,要洗澡睡覺,你們別纏我了哦。”說完威脅地瞪了三人各一眼,甩甩頭去洗澡。

三人默默對視了一眼,儘管她們的八卦之心已經熊熊燃燒且已有燎原之勢,但看在她今天暈了的份上,還是體貼地決定暫且放她一馬。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f大兩大男神女神的jq,她們是絕對不會放過的!握拳! 被風醉勒令休養了兩天,輕輕除了去上課,就是窩在宿舍裏看書做六級模擬卷,還有一個多月就要考六級了,好緊張!╯﹏╰

兩天後綠竹青青依約上線,醉中天果然已經在等她了。上線之前她很是有些忐忑,本來她和醉中天只是遊戲裏的師徒關係,忽然得知兩人在現實中離得那麼近,彷彿有什麼東西悄悄變了似的,她竟然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遊戲裏的他了。

然而醉中天看到她出現,只是淡淡地說了一聲“來啦”,就像往常一樣伸手在她頭上揉了揉。

綠竹青青一直覺得這個動作於她有種奇異的安撫作用。事實上她的感覺沒有錯,醉中天一摸她的頭,她心裏忽然就輕鬆起來了。

“嗯。”綠竹青青彎着眼睛衝他笑起來。他依舊戴着兜帽,讓她看不清臉,但她很神奇地似乎能想象出他此刻的表情:看上去很冷漠,可是嘴角一定會帶着微微上揚的弧度,清冷的眼睛看她的時候總是很包容,很專注。

“把魎皇刀給我用一下,我幫你申請自創招式。”醉中天冷不防說道。他這兩天可沒閒着,親自替她研究了幾招比較女性化的刀法,正適合她用。

“嗯!”綠竹青青興奮地解下刀遞到他手裏。《凡間》裏不是沒有刀法,但那是專爲天龍幫用大刀而設計的,對於魎皇這種類似日本刀的就不太適用了,何況門派不對她也學不來。

醉中天在自己的操控面板上點了申請自創招式,系統阿姨便提示他,如果審覈同過,系統會爲他的招式設置使用等級和傷害數值,但每個招式都是要收費的,而且還不是一筆小數目。不過這於他而言不算什麼,他也並不打算讓綠竹青青知道,他只要她玩得開心就好了。

綠竹青青只見醉中天握着刀,做了好幾個很漂亮的劈砍動作,有的簡單柔和,有的看上去則複雜而有力,但每個動作都給人很優雅的感覺,不像天龍幫的那樣顯得粗獷。

“一共有五招,審覈要一個星期,不過應該都能通過。”醉中天把刀還給綠竹青青,對這幾個招式他還是很有信心的,畢竟他很是耗費了一番心血,不但設計了比較簡潔的,還特意研究了大招,如果轉換成遊戲術語,那就是普通攻擊和冷卻時間比較長的爆發或終結技能。遊戲公司有自己的武術顧問,只要能看懂,應該是能夠理解他的用意的。

“肯定能過!”綠竹青青喜滋滋的,比他還有信心。身爲大神唯一的徒弟,她從來不知道“懷疑”倆字腫麼寫!

“繼續走吧。”醉中天微微一笑,率先登上中央的螺旋樓梯,“以後不許再一個人跑到前面去了。”

呃……綠竹青青悄悄吐了吐舌頭,乖乖跟在他身後。好嘛!她不會再頭腦發熱了,一定等他解除警報後再跟進去,不過她覺得遊戲公司不會再設計那種坑爹的地方來嚇她了,雖然她沒有去投訴,但他們總會收到信息回饋的吧,這種事情嚴肅起來可是關乎玩家生命和精神安全的,不然他們怎麼捨得把魎皇刀送給她?

兩人又花了一個星期,把試煉塔第96層打通了。這一次過關後,醉中天讓綠竹青青把身上的裝備都脫下來,兩人穿着一身系統遮羞用的白色中衣上了97層,讓boss直接殺了三次,傳送出了試煉塔。

本來按照醉中天的打算,他們不全通是不打算出去的,但越往上走難度越大,試煉性質也由原來的師徒合作升級,變成了真正考驗二人實力的試煉。

醉中天的操作水平在遊戲裏算是頂尖的,而綠竹青青在他的教導下也進步神速,兩人經過半個月的磨合更是培養出了非凡的默契,但遊戲畢竟是死的,不是光有技巧就能通過的。

綠竹青青原本的等級基礎就很低,後來升級速度跟不上boss實力的提升幅度,在打96層時醉中天就已經預感到了瓶頸,所以爲了防止死亡掉落裝備,兩人便直接脫了去撞boss出塔。

醉中天入塔前是130級,綠竹青青是40級,試煉期間兩人又各升了40級,所以他們一出塔,很快就有玩家發現綜合實力排行榜上,醉中天已經狠狠把還在94級苦苦掙扎的第二名甩出了無數條街……

全《凡間》的男玩家在這天晚上對月長嘆既生瑜何生亮,而女玩家們則對月思起了那個春。

醉中天和綠竹青青同時在城裏的復活點出現,不自覺地又在這個註定不平凡的晚上留下了另一個美好的傳說。

在復活點附近遊蕩的玩家們只見兩道白光閃過,一對璧人雙雙出現,男的身材高大挺拔,面容俊逸非凡,女的身姿妖嬈,一雙美目勾魂攝魄,最大的重點在於兩人都穿着雪白的中衣,無形中傳遞出某種曖*昧訊息,所有人都醉了……那畫面太美他們來不及多看,兩人已經快速地穿好了裝備,男的帶上了兜帽,女的則蒙上了面紗。再一眨眼,噫,人去哪了?!

“臥槽! 最強軍婚:神祕首長,投降吧 人呢?”

“天哪,太美了!他們不是人吧,肯定是npc!”

“我忘記截圖了,你們誰截圖了快共享下啦!”

“blabla……”

綠竹青青和醉中天尋了個偏僻陋巷,吹響骷髏骨笛再次前去騷擾幽冥鬼王。

“又有何事?”綠竹青青剛站穩,幽冥鬼王的千年冰山聲音就響了起來。

“喏,你認識這個東西嗎?”綠竹青青掏出那枚靈魂碎片遞到他面前。

“這……這是……”幽冥鬼王顫抖地捧起那顆白色的光球,怔怔地落下淚來。他用手試探地碰了碰,那光球竟好像有所感似的,微微跳動了一下。

bingo!綠竹青青得意地笑起來。

“是她,是她!”幽冥鬼王激動地站起來,“你在哪裏找到她的?”

“呃,爆出來的。”綠竹青青抓抓頭,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能理解“爆”這個詞。

“剩下的呢?剩下的在哪裏!”幽冥鬼王失控地大吼。 綠竹青青同情地嘆了一口氣,“這個我也不好說,也許有一部分進了玩家的揹包裏,有一部分還在boss身上,我只知道這種靈魂碎片一共有99個,對不對?”

“對。”幽冥鬼王黯然神傷,忽然又充滿希望地擡起頭,“你說得沒錯,她只是迴歸了天地,只要我把她收集起來,就能重鑄她的魂魄了!”

全能千金燃翻天 “嗯嗯!”綠竹青青笑眯眯地點頭,她還以爲是自己誤打誤撞猜對了這個劇情設定,又怎麼會知道是策劃發現幽冥鬼王執念太深導致數據幾乎崩潰,他們纔不得不整出這樣一個靈魂碎片來配合她當日的胡說八道呢……o(╯□╰)o

“本王還要再閉關一段時間,無法親自去找她,能不能請你代替本王把她的魂魄收集起來?事成之後,必有重謝。”幽冥鬼王鄭重地發佈了任務。

“好!”綠竹青青高興地點了接受,不論獎勵是什麼,幽冥鬼王出品肯定都是好貨啦,先接了再說!

兩人踏着幽冥鬼王劃出的法陣回到城裏的陋巷,醉中天看她激動的小模樣,不禁也跟着她笑起來。她總是會這樣,帶給他意外的驚喜,不論是當初在藏書閣發現密室,還是後來誤入妖界,甚至現在收集靈魂碎片,她也許永遠不會明白,她的無心之舉究竟會引發什麼樣的質變。

“現在去哪?”綠竹青青看他不動,不由得扯扯他的袖子。她原來是秉承不干擾大神師父日程的原則的,但是經過了這半個月,她不知不覺地就把自己和他綁起來了。

醉中天巴不得和她綁在一起,便道:“先去交易行看看,說不定有人會賣靈魂碎片。”

“對哦!”綠竹青青一錘手心,就算有人撿到了靈魂碎片,也肯定不知道這東西有什麼用,有人也許會收起來,有人也許就直接當垃圾掛在交易行售賣了。

“快走吧。”綠竹青青興沖沖地跑出巷子,忽的又扭頭羞澀地回望醉中天,“交易行怎麼走?”

醉中天忍笑牽過她的手,自從上次她沒有掙脫,他某些親近她的行爲變得更加明目張膽肆無忌憚了……

《凡間》玩家間進行買賣有兩種途徑,一種是直接在街上擺地攤,另一種比較高大上的就是主城交易行。交易行可以供玩家寄賣物品和發佈求購訂單,還有拍賣功能,每天晚上都有npc主持舉辦一場拍賣會。

玩家如果在交易行裏看中了某件物品決定買下來,系統都要等上三分鐘纔出貨,這期間如果有很多其他玩家也想搶購這件物品,那麼系統就會自動將該物品劃入珍寶行列,留到晚上通過拍賣會來出售。

_ тTk Λn_ ¢ o

交易行裏擺着許許多多的椅子,每張椅子前都有一個小木箱,裏面放着一本商品目錄,玩家直接在目錄上進行交易,三分鐘後所買的東西就會出現在這個小木箱裏。畢竟玩家人數太多,真要模仿現實中人對人的交易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通過人機對話,由玩家自助。

醉中天拉着綠竹青青找了個角落坐下來,拿起面前的小冊子翻到檢索頁,輸入“靈魂碎片”四個字,結果還真讓他找到了,雖然數量不多,才三個。對於這種莫名的東西,人家既然要賣,自然不會標價太高,最貴的一個也才一兩金子。

遊戲升級的時間並不長,能在交易行找到三個已經讓醉中天很意外了,所以立即買了下來。

綠竹青青樂呵呵地把東西收進自己的揹包,花的錢又不多,她不會小家子氣地說要還他什麼的。

“要不我們去發佈求購訂單吧,反正別人拿着也沒有用,應該會賣給我們的吧?”綠竹青青提議道。

“不用這麼麻煩。”醉中天笑了笑,便調出自己的聊天面板,在世界頻道里說了句:“長期高價收購靈魂碎片,100金一個,有的貼出來,由我這邊私聊。”醉中天身爲名人大神,平時都是屏蔽陌生人的私聊消息的,別人要想和他說話,只有他主動發出私聊請求才行。

綠竹青青看他給的價錢那麼高,頓時急了,“標得太貴啦,這不明擺着告訴別人你有急用嘛,會被敲竹槓的!”

醉中天安撫地說道:“我要什麼從來都是自己去打的,這是第一次求購,就算標得再低也會有人擡價的。何況如果有人就是藏着不肯賣,不給個高價他是不會交出來的。”

“哦,也對……”綠竹青青悶悶地耷拉着腦袋,這下就算她想不小家子氣都不行了,她身上只有一千多兩黃金,只夠買十多個,可總共都有99個呢……不知道把他們在塔裏打的東西賣掉會有多少錢?

見她愁眉苦臉地數着手指,醉中天哪能不知道她在糾結什麼,便笑着摸摸她的頭,“我們之間還算什麼帳?何況幽冥鬼王發佈任務的時候,我也接到了,還是多虧了你呢。”

“真的啊?”綠竹青青驚喜地抓着他的手臂,心裏終於稍稍安定了一些。俗話說談錢容易生分,她也不想跟他明算賬的。

“當然。”醉中天微笑點頭,繼續看世界頻道的刷頻,但他那一句話能量太大,就像掉進油裏的水,僅一滴就炸開了鍋,瞎起鬨的人太多了,他根本不能準確找出想要的信息。

醉中天漸漸皺起了眉頭,終於不耐煩了,冷冷地甩下一句:“有的找中國好輔助、果子狸或東南西北忠私聊。”直接就關了頻道。

於是世界衆人:“……”

某一個角落裏的鐵三角:“……qaq”默默地開啓了接受陌生人私聊……

醉中天鎮定地接收着來自身邊某人的崇拜目光,牽起寶貝徒弟,施施然走向交易行的櫃檯,去找npc寄售之前打到的裝備。

“就標這麼低嗎?”綠竹青青在一旁看着他全部標了100金,忍不住又開口問。他們這些裝備最少都是s階的,而且都是現在市面上根本沒有的種族加門派的最新型,她以爲至少都值個五六百金的。

“反正都會劃到晚上拍賣的。”醉中天這麼說。

“……”

綠竹青青膜拜。

(感謝好基友蘇蘇童鞋做的封面,真是美美噠!!) 他們一共有三十多件精品乃至極品裝備,外加十多件稀有材料,掛入交易行以後果然很快盡數被劃入珍寶行列。就算這些東西大部分玩家目前還不能用,但在裝備越來越難尋的現版本下,預留着涅槃後直接用也是好的,更何況它們的賣家是醉中天,這個名字可比任何廣告都搶眼。

由於交易行每天晚上只拍賣10件寶貝,所以這些東西一直排了將近一個星期,全《凡間》上下一片譁然。醉中天肯定是去開荒新地圖了吧,不然哪來這麼多奇奇怪怪的東西,還一口氣升到了170級!

嚶嚶嚶他們也好心動好想去參加拍賣會啊,可是囊中羞澀註定他們只能充當背景羣衆演員,這個隱性階級的世界裏只有壕纔會拍裝備,他們這種小平民就只能自己搏命去打裝備,嗚,越想越淒涼,他們要發奮圖強,升級去!他們也要像醉中天一樣,讓那些壕來搶拍他們的裝備!!

醉中天剛處理好裝備,便收到了來自中國好輔助的私聊。

“老大,目前收到了五個。”

醉中天滿意地嗯一聲,中國好輔助又道:“還有兩個,說不要錢,但都提了點要求。”

醉中天微不可察地皺了皺眉,他就知道不會這麼一帆風順,得了便宜賣乖的人總是無處不在。

“說。”他冷哼了聲。

“有一個說要從你那些裝備裏挑一件,還有一個要求加入笑醉人間。”

“入幫的那個就同意了吧,至於要求裝備的那個,給他100金讓他自己去交易行買。”

“……好。”中國好輔助擦汗應下。真、真毒……他那些裝備確實標價100,但是都劃到拍賣去了呀,到時候還不知道要翻多少倍呢!o(╯□╰)o

私聊掛斷後,世界頻道上很快又沸騰了起來。

『世界』

醬油哪裏打:尼瑪醉中天你逗誰呢?那些裝備100金能拍下來?不想給就直說,老子不缺那一件,不過你不能少了這一塊碎片吧?

楊車星:圍觀!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