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這股力量爆破後,發出巨大的聲響,整個大地都在龜裂!

“哈哈,哈哈,死吧死吧!”林子嘯狀若瘋狂,大笑不已。

“你個傻X,笑的老子頭疼,給我閉嘴!”突然一個聲音響起,韓遙和凌嘯然的身影在慢慢塵煙中顯現出來。

“你們怎麼沒死?!”林子嘯傻愣愣的叫道,滿頭亂髮,實成了一個瘋子。

“要死也是你死,我們怎麼會死?”韓遙目光一冷,身形如利箭般竄出,伸手穿進林子嘯的丹田,一把抓住了其元神仙嬰,用力一捏,林子嘯就此身消道隕。

紫靈峯弟子見此紛紛落荒而逃,跑的賊快!

“把凌嘯然帶回去吧,他需要好好療傷。”韓遙對凌飛、徐傲兩人說道。

“沒想到韓兄竟然這麼厲害,真是讓我崇拜不已啊!”凌飛誇張的上前說道。

“好了,先照顧你大師兄吧。”韓遙無奈的說道。

“快快,你們幾個,趕緊把大師兄擡回天玄宗!”凌飛轉身向天玄宗弟子叫嚷道。

……

韓遙走在南域的街道上,突然一個人攔住了他的去路,說道:“你可真會惹事。”

“你誰啊?我惹不惹事,管你屁事?”韓遙像看白癡一樣,對這個突然跑出來的神經病罵道。

“我是靈念,是冥噩大人派我來保護你的。”靈念說道:“你再這樣惹是生非,恐怕我也保護不了你了。”

“冥噩?哦,哈哈,不好意思,不要介意,靈念是吧?你跟靈心什麼關係?”聞聽冥噩兩字,韓遙表情一變,哈哈笑道。

“我跟他是兄弟。”靈念面無表情的說道。

“怪不得,你的樣子跟他倒是挺像的,都這麼冷。”韓遙無趣的縱縱肩。

“我沒心思聽你廢話,離爭仙大會還有一段時間,在此之前,你只要別喪命就行了,所以南域的一些事,不該管的,你就別管。”靈念叮囑一頓韓遙,不等他回答,就消失不見了蹤影。

“靠,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當自己是鬼啊?”韓遙無語的不行。

羅法天尊寶物被盜一事,引起南域仙人議論紛紛,偷盜寶物之人被傳的神乎其神,儼然成了凌駕於天尊之上的大仙,畢竟除此之外,誰有那個膽子去惹羅法天尊。

而除了這件大事之外,一件更加重大的傳聞震驚了整個仙界,那就是一位上古至高仙的遺址,被人在東域發現,這個傳聞一出,無數大羅金仙、九天玄仙趕赴現場,徹查情況,最後被證實,的確是一處至高仙的遺址無疑,而且其主人還是曾經名動仙妖魔界的聖仙帝!

九天玄仙和大羅金仙試想進入遺址,但卻根本無法打開大門,除去羅法天尊的另外三個天尊聯手一起破除大門禁制,但只是遺址外流露些微的仙氣,就讓三位天尊用盡全力也無法攻破,上古至高仙的強大可見一般!

因爲無法打開,此事漸漸不了了之,但三大天尊心有不甘,潛在裏仍然爲打開遺址想破腦汁!

在南域內,羅浮宮弟子大批出現在街道上,四處搜查,鬧得南域雞飛狗跳,惶惶不可終日,天玄宗、紫靈峯也安靜了下來,在這個時候不敢有一點異動。

但我們的韓遙就好像是天生的惹禍精,剛一出門,就跟羅浮宮弟子起了衝突,原因是羅浮宮弟子要進韓遙房裏檢查,而韓遙就是不同意,一來二去,羅浮宮弟子們就與韓遙動起了手。

羅浮宮的領頭人就是羅法天尊唯一的愛子,葉玉虎,其資質低下,愚鈍不堪,但誰讓他有個天尊的爹,誰敢惹他,從小都是含着金湯匙長大,要什麼就會有什麼,從來不知道什麼叫不能,什麼叫拒絕。

現在韓遙不禁拒絕讓他搜查,還對他出言不遜,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給我殺了他!碎屍萬段!大卸八塊!”

葉玉虎臉色鐵青,衝着手下叫囂不已。

“怕你個球,來啊!”韓遙更不怕事大,大羅金仙的威威氣勢爆發無疑!

跟着葉玉虎的也有一名大羅金仙,和十幾個羅天上仙,這名大羅金仙揮退其他人,打算跟韓遙單挑。

法寶現出,是一柄巨斧,體積之大,讓人歎爲觀止,其重量也定然不輕。

而韓遙就沒有能出手的法寶了,只有一支名爲‘畫音’的玉簫,這可是先天靈寶,就算韓遙現在無法發揮出它的威力,但對付他們足夠了。

“喝!”

一聲大喝,大羅金仙手握巨斧,帶起一陣陣空氣撕裂聲,直朝韓遙砍了過來。

韓遙抱着試試看的想法,用玉簫向對方的斧頭擋去,“鐺!”的一聲脆響,玉簫毫髮無損,而那大羅金仙卻被反震之力,震的退了好幾步,再看那巨斧竟然留下了一道裂口!

“這…我這裂天斧可是上等法寶,怎麼可能被一擊損毀?!”大羅金仙滿臉震驚,驚疑不定的看着韓遙,尤其是他的那支玉簫。

哇,雖然知道這畫音簫不是凡品,但沒想到竟然這麼牛x!

韓遙欣喜不已,拿着玉簫連親了好幾口。

“大家一起上!”大羅金仙臉色陰晴不定,突然朝身後其他人吼道。


十幾個羅天上仙瞬間圍住了韓遙,祭出各自法寶,韓遙無奈的說道:“最近怎麼總是被一幫人圍毆,唉,只能擒賊先擒王了。”

身影閃動之間,以大羅金仙都無法看到的速度,瞬間來到了葉玉虎身後,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

“混蛋!”大羅金仙爆出一句粗口,他萬萬沒想到,在自己面前竟然會讓葉玉虎被劫持,要是他有點三長兩短,想到天尊的恐怖,他不禁冷汗直流。

“你想怎麼樣?”無奈,大羅金仙只能放緩語氣,向韓遙商量道。

“不怎麼樣,只是無聊,想殺個人玩玩。”韓遙撇撇嘴說道。

“你…!”這可把大羅金仙給氣壞了,我現在更想殺人,而且最想殺的就是你!

“他可是羅法天尊大人之子,你要想清楚,殺了他的後果!”大羅金仙拿出羅法天尊做威脅。

“哦?這樣啊,那我更不能放了他了,說不定還能跟天尊大人換個寶物玩玩呢。”韓遙恍然大悟的說道。

“呵,真是蠢貨,還想跟天尊換寶物,這與找死有何區別。”大羅金仙不屑的說道,原以爲此人是個人物,沒想到只是個沒腦子的蠢貨而已。

“這就用不着你管了,我今天也可以饒了他,但必須留下點什麼。”韓遙無所謂的說道。

“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做主給你。”大羅金仙鄭重的說道。

“我可以自己動手,不勞煩你了。”韓遙說着,手中光芒一閃,葉玉虎一隻耳朵掉了下來,疼的他放聲大吼。

“拜拜。”韓遙閃身消失不見。

“混蛋,他竟然…給我追,絕對不能放過他!”大羅金仙震驚的大吼道。

靈念遠遠的看着這一幕,憤怒的輕聲道:“這個混蛋,作死也不是這麼作的吧!”

……

紫靈峯後山,又稱獸皇山,因爲山內仙獸皇者就有多頭,是爲仙界罕見,所以以此命名,紫靈峯一行人浩浩蕩蕩向獸皇山進發,帶頭的就是那個兩撇鬍吳越。

韓遙在後面緊緊跟着他們,觀賞着周圍環境,隱隱感覺到山中威壓不斷散發,似乎有着一個恐怖的存在。

高高的空中,一隻體型巨大的鳥從衆人頭頂飛過,翅膀一扇就是一股狂風,連兩人合抱的大樹都能輕易吹斷,兩撇鬍吳越見此慌忙叫道:“大家快趴下,這是颶風鳥!”

韓遙擡頭看着空中的颶風鳥,勁風迎面吹來,衣衫嘩嘩作響,他卻紋絲不動,只是靜靜的等颶風鳥飛遠,才微微一笑:‘這隻仙獸的威壓好強,不過似乎不是我剛剛感覺到的那隻。’

看樣子這山裏絕不簡單,這隻颶風鳥的力量堪比大羅金仙大圓滿,如果動起手來,恐怕只有九天玄仙才能把它制服。

“那是什麼啊?吳師叔。”衆弟子驚訝的看着颶風鳥遠去,滿臉慌張的向兩撇鬍問道。

“那個就是颶風鳥,是這獸皇山的王者之一,它的力量可以輕鬆捏死大羅金仙,非常可怕!”兩撇鬍吳越吐出口氣,說道。

“我去,太厲害了吧!”衆弟子震驚不已,同時一陣後怕,幸好有師叔在,否則只這股風力,就能把衆人吹死。

“大家繼續走吧,我們的目標是三級和四級仙獸,像這種五級巔峯,堪比六級的王者,大家儘量躲着,不要招惹。”兩撇鬍帶着大家繼續前進,跟他們講解着利害。

在獸皇山的外圍接近中心的地方,兩撇鬍停下腳步,說道:“除了不要往裏去之外,大家可以自由獵捕仙獸,記住,遇到比自己強大太多的,不要戀戰,儘快逃離。”

“是!”紫靈峯弟子們開始各自組隊,獵捕仙獸。

李思瑤與三人一對,走在一起,他們中,只有一名男子,剩下全是女孩兒,韓遙就在後面慢悠悠的跟着他們,保護着李思瑤。

在獸皇山深處,一洞穴中,陰森恐怖,風一過,呼聲作響,剎是刺耳,再向裏進,隱隱有一團巨大的物體,匍匐在地,突然兩道紅光閃現,是它的眼睛,微微喘息聲中,竟發出人語:“似乎聞到了活物的味道,好香啊,而且,有一個好像特別不一樣啊…”

羅浮宮。

葉玉虎痛苦呻.吟着躺在牀榻上,羅法天尊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大羅金仙,怒喝道:“你這個廢物,竟然連虎兒都保護不了,來人,把他拖出去喂本尊的赤血蟒!”

“大人饒命啊!!!”大羅金仙撕心裂肺的求饒,卻被手下人無情的拖走,一個大羅金仙就這樣輕描淡寫的隕落。

“找到那個傷我兒的傢伙,帶到我面前來!”羅法天尊輕聲的話語,顯現出無窮的殺機!

……

向氏家族,是除羅法天尊和天玄宗、紫靈峯之外的最大家族,向家族長向破天只有羅天上仙大圓滿的修爲,現在南域亂成一團粥,向破天也想趁機討好一下羅法天尊,希望能讓家族更上一層,現在天尊有命,要找到傷害葉玉虎的兇手,向破天首當其衝,向天尊請命,捉拿此人。

現在向氏兄弟,向天宇、向天陽,正帶領家族子弟,四處搜捕韓遙,以那個大羅金仙所形容的韓遙長相,兩人輕易找到韓遙的住所,到那裏一翻搜找,把屋裏弄了個亂七八糟。


“我們就在這守着,等他回來!”向天宇冷聲吩咐所有人,把這裏團團包圍。

獸皇山中,李思瑤一行人遭遇了第一隻仙獸,飛天狼!長着翅膀的狼,就猶如虎添翼,不禁動作靈敏,而且實力強大,可以一爪撕裂山石。

“這是三級仙獸,實力只相當於天仙大圓滿,你們退後,我來解決!”唯一的那名男子說完,一劍向飛天狼斬去。

“嗷!!!”

飛天狼咆哮一聲,展翅飛向空中,伸出利爪,俯嘯而下,男子揮劍向狼爪斬去,卻發出一聲精鐵交鳴之響,利爪堅硬程度,難以想象!

“長河一劍!!!”

男子明顯低估了飛天狼的實力,被迫用出了殺招,一劍之威,劈天蓋地,猶如斬碎銀河,飛天狼從中間被生生斬成兩段!

男子手一抓,握住了飛天狼的內丹,交給一名女子保管,四人繼續前進。

“你在這兒啊!我找到你了!!!”

突然一陣震雷般的吼聲,傳遍獸皇山,各路仙獸聞聲而逃,就連五級以上的王者,都潛伏起來,不敢輕易動彈!

“什麼東西?!”李思瑤四人驚慌失措,感覺大地都在發抖,吼聲越來越近,頃刻間一頭數千丈高,渾身黝黑,兩隻銅鈴大的眼睛異常血紅,張嘴一聲咆哮,尖利獠牙讓人望而卻步,心生恐懼!

“就是你!至聖之心!”怪物雙眼直瞅着李思瑤,口水直流,恐怖的氣勢不斷飆升!

“剛剛感覺到的氣息,就是它!!!”韓遙震驚的看着這個酷似狼妖的龐然大物,從它身上感覺到了無盡的恐懼!

而在遠遠的羅浮宮內,羅法天尊感覺到這股氣勢,雙眼猛地一睜,喃喃低語道:“怎麼可能?這股氣息,分明就是那個墨玄的坐騎啊!”

“它不是在萬年前就已經隕落了嗎?怎麼可能會出現在南域?!”羅法天尊的臉上竟然滿是恐懼,他害怕的不是這股氣息,而是氣息主人的主人。

“它主人現在被關押在中域仙牢,應該不可能出來,這個孽畜又何故突然現身?不行,我得去看看!”墨玄的恐怖,讓羅法天尊不得不小心行事,只要跟他有一點關係,就不能置之不理!

……

“有了至聖之心,大哥!你再度迴歸的日子就不遠了!哈哈哈!!!”

忍辱負重幾萬年,只爲找到聖靈之體和至聖之心,兩者結合就能破開鎖神鏈,衝出中域仙牢,還能讓大哥法力恢復如初,再度登上仙界巔峯!

“抓到這個至聖之心,就只剩下聖靈之體了,等到救出主人,一定要找四大天尊復仇,還有那妖魔界的五大妖魔帝,他們統統都要付出代價!”


黑狼想到此處,開懷大笑,喜不自勝,低頭一看,哪還有一個人影?

“混蛋!往哪兒跑!!!”

擡眼一瞅,幾人已跑出老遠,黑狼一聲咆哮,奮起直追,只是三四步,就跨越萬米距離,轉眼就追上了李思瑤幾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