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巫荒樓雙拳以開山斷海,轟殺萬古之勢,毫無保留的捶在了方昊天的後背上。

"啊!"

四周一片驚呼,包括了巫九和青甲,青乙等人。

轟天錘!

這是平常武者都能施展的轟天錘,最簡單的武學招勢,但此時被巫荒樓用得卻是出神入化,妙絕巔峰。

噗!

自雪原與黑辛一戰後再也沒有受傷的方昊天當則一口血噴了出來。

巫荒樓這一捶直接就傷了方昊天的五臟六腑。

然而因為這一錘,方昊天的身體忍不住向前沖,給了他的前沖之勢增添了一往無前的壯烈意味。

方昊天前沖,容道長老的刀碎了,納德長老的刀碎了。

元幽一寶劍刺進了納德長老的喉嚨,手指刺進了容道長老的心臟。

方昊天的身體還在沖,因為巫荒樓得后不饒人,又是一記轟天錘狠狠的砸向方昊天的後背。

方昊天此時連魂域都來不及布,只能前沖,利用前沖拖延巫荒樓的拳頭,也利用前沖之勢推著道德長老向前沖。

"快閃!"

"不好……我的媽啊!"

場面很詭異,很壯烈。

巫荒樓的拳頭追擊方昊天的後背,方昊天的雙手推著道德長老沖,道德長老的後背則是狠狠的簡向後面的人。

砰砰砰……!

跑得快的還好,跑得慢的直接被撞飛,至於有沒有人死方昊天也不清楚,他一直衝,推著道德長老衝進了長老殿,繼續前沖,最後巫荒樓、方昊天、容道,納德,四人一起進入了長老殿的深處,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布刀陣,動手,我們進去。"

青甲和青乙臉色劇變,深怕主人出事,當則吼起。

嗖嗖!

青甲和青乙向長老殿撲去。

巫九也是第一時間吼起:"刀陣!"

他身邊布陣的三十五名高手一下了散開,將何固等人護在中間,然後刀陣就要向巫荒樓那幫因為剛才那一撞而亂了陣腳的手下衝去。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可是青甲和青乙剛衝進長老殿的大門,巫九等人所布的刀陣剛前沖一米,長老殿內空然發出驚天動地的炸響起。

長老殿劇烈搖晃,地面更是震動的厲害,彷彿地震一下子發生了。

"啊啊!"

突然間,兩道慘叫聲剛著傳出來,然後"砰"的一聲,又是一聲巨響。

長老殿突然塌崩,兩道人影衝天而起。

月明天下 嗖嗖!

一道人影停在了半空,渾身是血,宛如魔神。

另一道人影則是剛升起又落下,落到了在長老殿塌崩之前掠出的青甲和青乙兩人的身邊。

空中之人自是巫荒樓,另一人無疑就是方昊天了。

至於道德長老,應該永遠也沒機會從長老殿中出來,已經被淹在了長老殿的廢墟之下。

曾經被幽血門人視人無敵存在,也曾經在蠻獸封境留下赫赫威名的道德長老死了。

道德,兩者一道一德,可是從剛才的出手,兩人何道何德。

既無道無德,活著對幽血門又有何用。

所以方昊天不顧一切的殺了這兩人,哪怕是最後拼了雙接巫荒樓一錘,也要將這兩個無道無德的老匹擊殺。

方昊天也知道,今天他殺了無道無德的道德兩位太上長老,讓幽血門又損失了兩名九重高手,幽血門的整體實力無疑會跌下了一大台階。

但他相信今天的殺,是成就了未來以巫九為首的幽血門。

道德長老,名號道德,卻是無道無德。

如此無道無德的人在幽血門在繼續掌握大權的話,巫九當上門主若不殺這兩人,這兩人估計也不會感激巫九,以後巫九做什麼事情都要提防這兩個傢伙。

與其這樣,不如直接殺了。

相信方昊天不殺,以巫九的聰明才智,當上門主后第一時間也會殺。

既然遲早要殺,那方昊天覺得由他殺會更好。

就算幽血門中有些弟子恨,那也恨他,免得以後他們恨巫九。

而且由巫九殺,就算他當了門主後下面的人不敢說什麼,但內心中總會蒙上巫九殘殺同門高手的陰影。

所以方昊天最終還是決定了殺。

當然,方昊天要殺這兩個老傢伙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剛才容道的不要臉。

既然你能不要臉殺我,殺我之心如此強烈,連臉都不要也要殺我,那我就殺你。

不過殺了道德長老,再扛巫荒樓一錘,方昊天的傷勢確實嚴重。

嚴重到方昊天好像站都站不穩,需要青甲和青乙一左一右抓著他的手才能站得住。

巫荒樓臉色也有點白,看似簡單的轟天錘,卻是他畢生修為的一擊。

雖將方昊天擊傷,但巫荒樓也因為用力過度而讓得他體內的氣息有所翻滾,嘴角也有血絲滲出。

可是相比之下,巫荒樓這點傷真的不算什麼。

所以,巫荒樓懸浮在空中,猶如魔神,掌控一切。

現在方昊天重傷,誰能再擋他?

巫荒樓認為沒有人能再擋他。他看著需要人扶著才站穩的方昊天,冷笑道:"容道和納德也算是死得其所了。不過你堂堂元武堂總堂主死在這裡,是不是有些可惜?你不可惜我都替你可惜,我一直覺得你會死在青梧山,要麼死在方威的手中,要麼就是死在我的手中。"

他終於確定了"楊炎"是誰,確定了方昊天的身份。

巫荒樓的聲音浩蕩傳遞,場面卻是突然寂靜一片,感覺整個天地就只有巫荒樓這個人了。

在場的人,知道方昊天身份的人寥寥無幾,也就那麼三五們,餘下的人都是不明就裡,不明真相。

此時巫荒樓將方昊天的身份點明,於是乎所有人的目光"唰"的一下全落在方昊天的身上。

他是元武堂的總堂主?

楊炎是元武堂的總堂主?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被點破身份,被萬目注視,衣衫鮮血浸透的方昊天,一言不發。

他的實力在蠻獸封境是無敵,身體也媲美天級寶器,但他並不是不死之身。

他也會受傷,也會死。

以身體硬扛巫荒樓簡直可以催山倒海的一錘,換了是別人,身體早就被砸得炸開。

但他雖然能扛下,可是五臟六腑被勁氣震得破碎,受的傷嚴重無比。

所以巫荒樓現在也不急著動手,他看準了方昊天的傷勢已經沒有多少戰力。

老祖楚奪命和巫陽子毒發無力再戰,方昊天身受重傷,此時此刻何人是他的對手?

"到你們兩個了。"

巫荒樓的目光看向青甲和青乙:"現在整個幽血門,除了你們再沒有人可以抗衡我。但我很想問問你們,你們認外人為主,認一個心懷不軌假冒我門弟子,竊取老祖血傳的賊人為主,你們對得起你們的原主人嗎?"

說話中,他低頭看了看自已的手臂。手臂衣衫已經破爛,顯露出一條條黑色筋脈起伏不定,透漏著魔神一般的力量。

面對巫荒樓的指責,青甲和青乙沉默不語。

他們沒有因為對方打傷了他們的主人而要衝上去拚命的意思,反而似是在考慮還要不要追隨方昊天的樣子。

巫荒樓笑了,他需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

只要青甲和青乙出現這樣的神色,那就證明他們跟方昊天離心離德了。

青甲和青乙的沉默不語,四周那些幽血門弟子卻是按捺不住了。

罵聲突然一片,此起彼伏! 任何一個人,都不喜歡別人干涉自已的事情。

任何一個宗門,都不喜歡別人干涉宗門內務。

幽血門身為十大宗門之一,更不喜歡。

哪怕是強如方昊天這個元武堂總堂主,幽血門弟子也不喜歡他插手幽血門的事。

在幽血門弟子的心中,幽血門是十大宗門之一,是足可與元武堂平起平做的大勢力,你元武堂的人憑什麼干涉我宗門內事?

於是罵聲中有罵方昊天。

罵聲中也罵青甲和青乙。

你們兩人身為幽血門創宗祖師的追隨者,現在卻認一個外人為主,對不起你的原主人嗎?對得起幽血門嗎?

於是青甲和青乙一下子就成了幽血門弟子心中的背叛者。

但罵聲中罵得最多的是巫九。

你跟巫荒樓都是門主的兒子,都是有資格爭搶門主。

但不管你怎麼爭,那都是你兄弟兩人的事,也是幽血門內部的事。

你現在讓外人來幫你搶算什麼回事?

不應該!

凡事都有利益,人家幫你搶了門主,那你必須要將幽血門一部份的利益獻出去,更嚴重的就是你以後就是人家的傀儡。

就算你爭到了門主又如何,下面的人如何服眾?

不得不說,巫荒樓這個時候將方昊天的身份點破,是向巫九刺出最鋒利的一劍,直達巫九心臟的一劍。

這個時機利用的太好了!

如果只是幾個幽血門弟子,自是不敢罵方昊天,不敢罵青甲和青乙,也不敢罵巫九。

但現在滿門弟子幾乎都在了,人數已達數萬人之多。高處,低處,近處,遠處,密密麻麻的將長老殿這片區域圍得密實。

千年枕邊人 這麼多人一起罵,你能怎麼樣?

將所有幽血門弟子殺死嗎?

眾罵成城,眾怒難抵。

巫九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最讓他震驚的是他身後的那些支持者至少過半的人臉上都浮現羞愧之色。

巫九有點慌了。

之前看不到任何爭門主的希望他都沒有慌,一直努力,一直去爭取。

但現在他真的有點慌了。

一個不好,他非但當不了門主,而且還將會成為幽血門眾口成矢的罪人。

"怎麼辦?"

巫九心神失守,忍不住傳音給方昊天。

方昊天抬頭看向臉上似笑非笑的巫荒樓,他內心中都不得不佩服對方此時點破他身份的高明。

當然,方昊天現在是楊炎的樣子,只要他咬牙否認,巫荒樓也沒有辦法證實。

可是方昊天知道這已經沒有意義。

他表現出這麼強大的實力已經讓人震驚,讓人懷疑。

巫荒樓的話,不需要實證,他只需要說出來,那幽血門所有弟子都認定了。

如果他不是元武堂的總堂主,怎麼會如此強大。

重傷古沙,在巫荒樓和道德長老的聯手之下最終還是殺了道德長老。

就在剛才,等於以一對三,一個人對三個元陽境九重大高手,楊炎剛剛崛起,怎麼可能這麼強大,這太有悖常理了。

雖然一些天才常常越境殺人,超常發揮,但也不可能超常到這等地步。

而且現在的情況,解釋有用嗎?

否認有用嗎?

看著四周一張張憤慨而罵的面孔,任何否認都沒有用。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