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的他,傲然凝立在陸風的對面,他的氣息,他的眼神,尤其是眼神深處閃耀的一抹興奮,彷彿正如他剛才所言,生死之戰,我所欲也!

唯有生死之間,才能打破自身禁錮,超越自我!

這是一個噬戰如狂的武痴!

敢以生死搏殺的大恐怖,來錘鍊壓迫自己的瘋子!

似乎唯有如此才能解釋他堪比送死的行徑!

「死在我C級中期高手的手下,你一個剛剛覺醒的廢物,也足以自傲了!」

陸風凝視著王宇,冷聲說道:「這就是狂妄的……」

「嘭!」

王宇眼神冷漠,沒有任何廢話,直接出手。

暴掠的身影,瞬間跨過十多米的距離,一拳轟出,空氣都彷彿被打爆,攜帶著駭人的氣流呼嘯聲,狂暴地攻向陸風。

拳芒未至,陸風渾身上下寒毛都倒豎起來。

爆裂的拳風更是將他衣衫頭髮吹的狂舞,他沒想到王宇會如此乾脆利落地出手,

更沒想到王宇的攻擊如此快速、犀利!

天下武功,

唯快不破!

一時間竟是讓他感到了巨大的危機!

來不及躲避,更無法判斷出王宇的拳路變化。

那是沒有蘊含任何真元能量的一拳,純粹的肉身力量的一拳,根本無從根據真元的運轉氣息來判斷。

但陸風C級中期的實力不是假的,靠著戰鬥本能的直覺,身形猛然一偏,狂暴催動真元,形成C級高手才能修鍊成的護體罡氣,在電光火花的一瞬間悍然出手。

以攻止攻!

嘭!嘭!

沉悶的兩聲爆響,幾乎是同時響起。

人群頓時爆發出道道驚呼。

隨後,就是在場的高手,陸家老祖、莫元、蘇玄以及來自其他宗門的執事,還有紀玲瓏等人,在這一刻都是猛地瞪大眼睛,倒抽一口冷氣。

這什麼情況?

雖然知道你們是生死決鬥,也不至於一開始就只攻不守,以命換命吧?

王宇這麼做可以理解,畢竟,他的境界絕對是被陸風碾壓的,但陸風為何也如此?

第一次攻擊便躲閃,陸風是不可能那麼做的,但王宇的速度太快,他無法鎖定,只能以攻止攻,這想法絕對沒錯,可惜的是,他遇到的是王宇。

不閃不避,任憑他攻擊臨身,都不改變自己的攻擊,分明就是以命搏命的打法!

陸風堂堂C級中期高手,無論是護體罡氣,還是力量,或者哪怕是為來面子,都不可能退縮!

結果瞬間變成了最殘酷的貼身肉搏!

而且都是只攻不守!

分明就是互毆!

只不過,王宇是主動,陸風是被動!

嘭嘭嘭嘭……

「草!就憑你的肉身力量也想跟我抗衡?!我倒要看看是你的肉身硬,還是我的護體罡氣強!」

「聒噪!」

睥睨的冷喝中,王宇拳拳到肉,招招見血。

陸風這C級中期的強者,竟是完全被壓制。

一招錯,招招錯。

他只能招招都跟王宇互毆。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紀玲瓏更是扶額,終於明白了在陸風挑戰的時候,王宇為何說他能解決了,這辦法……可以的。

仰仗恐怖的肉身強度,看似以命搏命,實則是傷敵一千自損五百,八百絕對不到,紀玲瓏清楚王宇的肉身有多強,百倍重力下堅持幾個小時,雖然樣子很慘,卻根本沒怎麼受傷,不然此刻也不會生龍活虎。

僅僅是一分鐘不到,兩人便互毆幾十招,鮮血飛濺,慘不忍睹,即便是在場的高手,都沒有人能分清究竟誰傷的更重,誰飛濺的血更多……

唯一能肯定的是,王宇雖然滿臉血污,但臉型依舊完好,依然很帥,而且越發冷酷!

「嘭!」

「咔嚓……」

王宇一記狂暴的鞭腿,直接掃重陸風的腰肋,頓時肋骨盡斷,失去重心,重重地砸在地上。

全場的驚呼聲中,王宇再沒給陸風任何站起來的機會,高高躍起,以肉身為武器,狂暴地砸下,接著便是狂風暴雨的攻擊。

「嘭嘭嘭嘭……」

「住手!」陸家家主爆喝。

「住你麻痹的手!」

王宇絲毫不停,「咯嘣咔嚓」之聲不絕於耳。

直到陸風的護體罡氣完全消失的瞬間,王宇一拳對著陸風眉心便狂暴轟下。

「嘭!」

瘮人的頭骨碎裂聲,伴隨著紅白相間的漿液飛濺而出。

全場倒抽冷氣。

陸家家主眼睛都要瞪出來!

陸家老祖也是目光一寒,殺氣升騰!

陸南天驚駭和憤怒的臉都變形!

敗了!

死了!

陸風,堂堂C級中期高手,陸家僅次於陸南天的天才弟子,竟然被剛剛覺醒一個月的王宇,完全憑藉肉身力量和戰鬥天賦活活打死!

真正的活活打死,一招招的,拳拳到肉的,最後一招還是爆頭的打死!

「弱雞。」

清穿女重生記 王宇深深地吸了口氣,

緩緩地起身,

淡淡地……

吐出兩個羞辱般的字眼,看也沒看暴怒的陸家人,直接縱身跳下擂台。

「陸南天,一個月後,三中演武場,我再取你狗命。」

王宇頭也不回的冷漠的聲音響徹全場。

「狂妄!」

陸南天近乎咆哮道。

「小子,你等著,最好不要耍任何心眼,從此刻開始,直到決戰之時,你休想離開凌雲市!」

莫元在短暫的震驚后,也怒聲說道。

「生死搏殺的大恐怖,我求之不得。還有,百里家主,以後別拿晴雪來跪添任何勢力,你們百里家沒資格。」

王宇睥睨的目光冷冷地看了一眼臉色驚懼甚至是瑟瑟發抖的百里家主說道:「滾!」

百里家主想要說什麼,但終究是什麼都沒說,看了一眼百里晴雪,直接用最快的速度狼狽而去。

「我們走。」

王宇帶著孫穎和百里晴雪,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直接離開。

「陸家主,我們家族有點事,先行告退。」

「陸家主,我也有點事,先走一步。」

一些家族的大人物紛紛告辭。

演武場的年輕人頓時也紛紛起身。

「黃鐘,莫元。」

忽然,紀玲瓏的聲音響起。

「嗯?」

接任莫元常駐凌雲市外門執事之位的黃鐘和莫元均是皺眉。 「比賽的獎勵,你們該不會忘記了吧?我的學生王宇,碾壓性獲得第一,他的獎勵,給我!」

紀玲瓏傲然說道。

整個人的氣息沒有增強,但她的身上卻是多了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氣勢,哪怕是陸家老祖這一刻都是微微皺眉。

其他宗門的執事,看向紀玲瓏的眼神同樣露出一抹驚訝,若有所思,尤其是此刻蘇玄還站在紀玲瓏的身後,那神色姿態,分明有點跟班的味道……

莫元雖然咬牙切齒,但……

在眾目睽睽之下,而且王宇確實是碾壓性的獲得第一,他不得不拿出本來是為陸南天準備的晉陞內門弟子的獎勵,而且是宗門獎勵。

儲物戒!

雖然是最低級的儲物戒,但就是莫元自己都沒。

這是早已包紮好,擺放在主席台上的「神秘大獎」,現在就是想要調換都做不到。

紀玲瓏拿到獎品,傲嬌地冷哼一聲,直接離開。

那模樣哪裡像是高中的武道老師?

分明是驕橫跋扈的大小姐!

三中,這紀玲瓏不簡單!

這是所有人升起的念頭……

隨著紀玲瓏和蘇玄等人的離開,三谷四宗四門的執事也紛紛離開,連招呼都沒跟陸家打一聲。

不得不說,武道中人大多數還都是耿直boy。

既然敢當著陸家的面招攬王宇,自然便是做出了取捨,為了王宇的天賦也好,看陸家不爽也罷,總之,剛才是站到了陸家的對立面,雖然不是仇人。

所以,打招呼這這面子上的事情,都不屑應付了。

「走了。」

「走吧。」

「走,真沒想到,盛大的生日宴會變成喪事了……」

「那王宇真是牛逼!」

「是啊,天賦碾壓陸南天不說,肉身力量竟然恐怖到如此境地,陸風可是C級中期啊!」

「小屁孩懂什麼?王宇能殺掉陸風,不是因為他的肉身強到能贏C級中期,而是陸風太蠢。」

一名混跡在人群中,明顯比高中生大點的少年,一副不屑的模樣說道。

「為什麼不是王宇聰明?」

另一名氣息明顯很強的少年卻是有不同意見:

「王宇先發制人,從第一招開始便讓陸風陷入絕對的被動,不得不跟他貼身肉搏的硬拼,很明顯那便是最契合王宇的戰術!陸風不是蠢,換做你我,第一招的時候會退縮,會讓嗎?不會!但第一招不退讓,後面想退都幾乎沒機會!」

「怎麼可能沒機會?分明就是蠢的只知道蠻幹!」

「呵呵……橫練肉身,而且純肉身力量的強攻,你遇到過?陸風沒你想象的那麼蠢,王宇卻比你想象的強!更重要的是他的天賦和年紀!」

十七歲的高三學生!

儘管王宇才覺醒沒多久,但他展現的天賦和實力,誰還會在意他什麼時候覺醒的?

九死谷都拋出橄欖枝,

而且敢許諾出內門弟子,

豈能簡單!

「陸家這次真是顏面掃地啊!」

「顏面掃地事小,關鍵是死了一個天才,還得罪了凌雲市1號蘇玄,甚至幾大宗門的執事也產生間隙,這凌雲市第一家族的地位,恐怕快要到頭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