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拳的滋味不錯把!”奪鳩當然看見他右手的異常現象,不禁嘲笑道。

“還好!”張耀武儘量平復自己心情,微微閉上雙眼,不顧奪鳩大笑的表情與聲音。

這回輪到奪鳩驚訝了,在心中沉思的同時也時刻提防着。

他們兩人不遠處的火堆雖然還在跳動着,但因爲燃料不足的緣故,火勢逐漸變小着,兩人的身影也隨之漸漸暗淡。

奪鳩見之,大嘆不妙,若是這火堆真的熄滅,他視力雖好,但定會隨之減弱幾分。畢竟他沒到三才境界,人級武者,可不像張耀武一樣,眼睛跟貓一樣,視黑夜如無物一般。

就在此時,張耀武忽然睜開雙眼,劍眉微揚,眼中射出精光,只見他跨步向前,疾馳衝向奪鳩,雙手化爪,再次襲來。

藉着火光,奪鳩不禁看到張耀武原本微紅的右手五指居然恢復白澤,同時雙爪間散發着青色的淡光。

張耀武這兩爪就像毒蛇張開血盆大口撲咬過來一般,當奪鳩出招迎上時,那施展這爪功的手臂一彎曲,躲避之後又迎了上去。

就像毒蛇一般,彎曲纏繞,運爪軌道飄忽不定,讓人防不勝防。

真無法想象張耀武居然將自身手臂關節運用到如此地步。

這爪技跟蛇一樣毒辣,要知道蛇可沒骨頭,可他卻只是憑藉骨頭之間的關節便做到這等地步,真令人難以置信。

此刻奪鳩可沒功夫想那麼多,他此時正被逼得連續敗退着,一時間之間就讓張耀武佔了上風。

世人雖然都說見好就收,可這句話對武者而言就是屁話,若不借助大好形勢接連攻擊,不給敵人喘息的時間,那着戰鬥打得會很辛苦。

這張耀武深深知道這個道理,只見他雙爪繼續追擊,見縫插針,不給奪鳩任何喘息的機會。他五指異常僵硬,就像毒蛇的獠牙一般,再加上無時無刻散發着的青光,又像散發着青色寒光的利刃,咄咄逼人。

奪鳩一拳擊出,而張耀武奸詐老滑的一閃,雙爪宛轉迎上,在奪鳩未留神之際,右手住奪鳩右手腕上,手爪就像毒蛇張開血盆大口露出獠牙後,抓住獵物一般的咬了下去。

右手傳來的一絲疼痛讓奪鳩不禁心驚肉跳起來,這招實在太兇險,他連忙運氣源力將張耀武緊抓着的右手腕震開,隨後連退數步,一臉提防之色看着張耀武。

張耀武右手被震開後,人也退了幾步,此時的他已經錯過良好時機,自然不會在敵人有防備的時候追上。

這一交手真是驚心動魄,奪鳩喘息之間同時也在平復自己心情,越是兇險便越不能亂,若自己先亂了陣腳,就算拼死抵抗,也難免一敗。

奪鳩並不怕失敗,但他就怕自己戰鬥時不是最佳狀態下而敗。

古話說得好,敗並不可恥,可恥的是你敗在不該敗的地方。

張耀武冷眼相待,他知道若想給予奪鳩重創,只能換一種進攻辦法,心中琢磨片刻後,便定下接下來得戰鬥方案。

忽然,一陣風吹來,原本燃燒的火堆頓時熄滅,整片洞穴忽然黑暗起來,原來是張耀武暗中運起一掌打出風勁將火堆吹滅。

“不好!”奪鳩暗歎一聲,隨着火焰熄滅,他的視線頓時減弱許多,眼見張耀武化作一道黑影,他連忙後退幾步。

“龍爪手!”張耀武大喝一聲,一爪擊出,一隻由金色源力所化的龍爪頓時向奪鳩爪去。

龍威浩瀚,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奪鳩彷彿覺得這龍爪有着生命一般,龍鳴之聲震耳欲聾,危機之下,奪鳩連忙打出一記大力金剛指。

佛光普照,那普渡源力立即化作一隻金色巨指,咄咄逼人的直取五爪金龍那迎面而來的一抓。

兩者相搏,頓時,兩人背後紛紛出現不同的虛影。

奪鳩那背後出現的是一尊金色大佛,那大佛雖然面帶笑容,但其的怒氣外泄,讓這尊虛影宛如佛界執法大佛一般,威嚴而又霸氣。

張耀武背後則是生出一條金龍虛影,水桶大的身軀,威彎的龍角,金黃色的龍鱗顯得出其高貴不凡,彷彿在述說着,我是龍,我是真命!

頓時兩道虛影便將整個洞穴照的是金光燦爛。

“你金蛟化龍那就看我降龍伏虎!”奪鳩大喝一聲,那金色大佛顯然更加威嚴,那一金色巨指銳利異常,直逼龍爪讓出幾步。

“可惡!”張耀武壓力大增,不禁心中咆哮,但此刻他也只能在心中憋屈着,硬着頭皮抗上去。

“這樣下去不行,必須想一個辦法!”張耀武大腦飛快轉動想着辦法。

“你分神了!”奪鳩的聲音傳入耳中,張耀武壓力在增。

“喝!”隨着話音剛落,奪鳩源力整個爆發起來,這金色巨手指立馬光芒爆發,直接將這龍爪直接擊潰。

金色龍爪粉碎着,化作一粒粒的金沙消失在空氣中。

“怎麼可能!”張耀武臉上寫滿了震驚,他咆哮着!這簡直難以置信,一個三才境界都未到達的弱者卻打敗了自己!

他背後的金龍虛影也直接覆滅,看着奪鳩打出那一指疾馳擊來。

“嗡”的一聲,這金色巨指忽然在張耀武眼前破碎。

緊接着是張耀武狂妄的笑容。

“哈哈!原來你只是虛張聲勢而已!”

“沒錯!我的確是虛張聲勢,但這招不是!”話音剛落,不知何時忽然出現在張耀武身邊!

什麼時候!張耀武還未發出聲來,奪鳩便嗖嗖嗖的在他身上點了幾指。

“點穴!”張耀武整個人被這幾指帶着的力道給推到在地上,隨即發現自己不得動彈,他不甘心的想着。

此刻奪鳩其實也是耗盡一身氣力,以及源力,整個人如一灘泥一般的坐在地上,大口喘氣着。

奪鳩爲了那一指的爆發白白浪費的耗盡源力,剛纔那幾指也是將體內剩餘的氣力用盡,看這架勢,不休息個幾個時辰恐怕連站都站不起來。

“張耀武!我勝了!”說罷,奪鳩盤膝而坐,自顧休養去了。 當奪鳩再次增開雙眼時,已是第二日清晨。

休息了一晚上後,奪鳩恢復了先前的神采飛揚,他不用擔心張耀武,因爲他在點穴的同時注入了源力,所以張耀武若想掙開穴道束縛。在無法運用源力的情況下,需要三天的時間才能自動解穴,等到那時候,黃花菜都涼了。

奪鳩並不想要張耀武的命,要知道畢竟是都是同門師兄弟,雖然本身沒有太多交集,而且張耀武還找過他麻煩,但罪不至死,況且他知道天武宗也不想看到這種自相殘殺的事情發生。既然如此,那就何必沒事找事,殺了他只會徒增敵人而已。

報了仇就好,沒有必要爭個你死我活。

奪鳩站立起來,視線所及之處一片漆黑,只見他將剩餘的木材從戒子中取出,點燃火堆。趁着火光,奪鳩走到面朝頭頂倒在地上的張耀武身邊後,不禁把他扶起來,讓他背靠在岩石上。

張耀武眼圈漆黑,眼中佈滿血絲,顯然一夜未眠。

的確,我想無論是誰,只要被敵人抓住,在對自己生死未知的情況下,誰都無法安心睡眠吧。這裏可不是懸空城內,這裏可是月夢山脈,妖獸極多,就算死了,在宗內說句被妖獸給捕殺了,那誰也沒轍。畢竟是張耀武私自前來追殺奪鳩,在沒人知道的情況下死亡,可以說是自作孽不可活。

“可惡!就這樣死了還真不甘心!”張耀武神情黯然,因爲被點了穴,連說話都說不了,只能在心中不甘的想着。

“昨晚睡得還好嗎?”奪鳩蹲下身來,看着張耀武不禁笑嘻嘻的問道。

“靠!你小子裝13,被你這樣點着,怎麼可能好!”張耀武說不出話來,只是在心中恨恨的想着。

奪鳩雖然不知道他在想着什麼,但他看見張耀武那副可以吃人的表情也知道,這傢伙想的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不過奪鳩對這些也計較,自言自語的說道。

“我忘了你被我點了穴,說不了話,不過沒關係,你聽我講就行!”奪鳩尷尬一笑,隨後嚴肅道。“你我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我也沒必要殺人滅口什麼的,這一次決鬥是你我自願的。俗話說得好,願賭服輸,不過願不願意你都敗了,敗了就不要找什麼理由。”

“切!小子直接說你到底想幹嘛!”張耀武此時很想說話,但只能憋在心裏。


看見張耀武的不屑的表情,奪鳩不禁一笑。


“我知道你不甘心,但你落在我手上,那就由不得你!”

張耀武聽後,神色不禁黯然起來,是啊,自己落在他人手中還不知道要受什麼折磨。

“先前,在那場試煉的時候你找我麻煩,我記得當時你下手很重,自己傷得也很重,在牀上躺了那麼好幾天。”奪鳩的目光長遠得很,彷彿看見那時發生的事情一般。

往事歷歷在目,奪鳩自己也說不清自己是什麼心態,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該感謝張耀武還是找他報仇。

想到這些,奪鳩不禁淡然一笑,過去的就讓他過去把,我是要入海的龍,怎麼能在這種地方糾纏不清。

“既然落在我手裏就要有覺悟,這樣吧,我把你困在這裏三天,你的那塊月獸精華,我就替你拿下了!”奪鳩賊笑一聲,然後從儲存戒子內取出幾樣東西放在張耀武身旁,隨後站起身來,接着說道。“有什麼想要說的嗎?”說罷,奪鳩便解開了張耀武的啞穴。

“你就不怕日後我出去之後,找你麻煩?”張耀武語氣冰冷的提出自己的疑惑。

奪鳩笑道:“若你要來,我隨時恭候,我能打敗你這次,你第二次也定然也勝不了我!”說這句話的時候,磅礴的自信溢出胸口,將兩人包圍。

張耀武聞之,只是冷笑,不在言語。

“這裏面是乾糧,我點的穴位三天後便會自行解除,我先走了,好自爲知。”說罷,奪鳩留下一臉陰沉看不清表情的張耀武向通向山外的通道走去。

“奪鳩,你可要好好活着,別在這裏死了,我好要找你復仇呢!”張耀武忽然冷言道。


奪鳩聞後只是一愣,緊接着一笑,離開此地。

久違的陽光照耀在臉上,令奪鳩心情不禁好些,但他也知道,這並非真正的太陽,而是一隻妖獸所化而已。

奪鳩走到洞穴外所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一塊巨石,將洞口堵住。

這樣一來,可以防止一些妖獸進去,張耀武的生命也有保障。

“砰”的一身,能容納兩人進入的洞穴便被巨石遮擋住,奪鳩拍拍沾滿灰塵的手,轉身便走。

奪鳩剛走沒幾步,就忽然發覺有些不對勁,好像感覺有什麼東西在注視他一眼,只是他左看右看都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難道是自己錯覺?”奪鳩不禁在心中自問道。

但想了許久都想不出什麼,加上週圍卻是沒有什麼異常,奪鳩也不管那麼多,隨着自己所看的地圖,向目標地方走去。

奪鳩此時之前便已經偏離地圖所指明的道路,此時他必須返回之前與山岩壁虎大戰的地方,按照地圖上所指的道路走去。

奪鳩身影漸漸消失後,一個全身佈滿金色毛髮的人形身影出現在被巨石擋住的洞穴門口,這身影比一般人塊頭大上許多。

它嘿嘿一笑,露出雪白的獠牙。

就在這身影想要搬開巨石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它那佈滿金毛的耳朵裏。

“嘿嘿!就憑你這隻金毛猿猴也想躲過我的神識探測嗎?”

那金毛身影不禁回頭一看,臉部立即猙獰起來。

奪鳩看清它的臉部,不禁也驚訝一喊。

“是你!”

這隻金毛猿猴並非其他妖獸,正是當時奪鳩接受試煉時所遭遇的那隻王獸,不過那時奪鳩遭受偷襲,昏迷過去,雖然被天霸所救,但卻對當時發生的事情毫不知情。

後來因爲時間慢慢推移,奪鳩對這件事情也就漸漸遺忘了,只是沒想到今天還能看到它。

“真沒想到在這遇見故人,奧!不,是遇見故獸,不過我想你也聽不懂我說的話!”奪鳩不禁笑道,可接下來發生的事卻是出人意料。

金毛猿猴眼神犀利的一掃奪鳩,做出一個人性化的表情,冷笑。

“我沒找你麻煩,你居然還來找我,人,你這是在玩火!”

“你會說話!”奪鳩此刻不禁有些驚訝,看來這幾年未見,這猿猴實力提升挺快,沒想到還會人語,果然是除去人之外有最靈智的妖獸的幾種之一。

其實這金毛猿猴心中也是打了幾瓶陳年老醋一般,它也沒想到在這裏碰見奪鳩,這些年來,它一直都在這裏生活着,當日那神祕強者,將他們所有族人都一一打敗時,便將它與眼前這人一起帶走,後來自己被放在這片山脈中,那神祕人族強者將一套功法,以着神識傳授給他便自行離開。

金毛猿猴當修煉這功法之後,便知曉這乃《猿魔虛影拳》的完整修煉辦法,後來它便在這日夜修煉着,在這裏度過了四年,最終在一個夜晚,突破了二級妖獸,邁入三級。它當時便激發了天賦,整個身軀擴大了五六倍,成爲了一個龐然大物。

同時它也越來越暴戾,於是忍受不了,開始在這大範圍的破壞着,一路打到山脈外圍。

以前它感受到外圍時不時有強大氣息坐陣,所以一直乖乖的呆着這山脈中。可此刻已被暴戾這負面因素所佔據,還容得了自己想那麼多嗎,當即衝了出去。

這金毛猿猴激活天賦之際,同時潛力與實力也增加幾倍,在加上這月獸所變化的月圓,那晚的實力強悍得很。就連那幾位內門長老都奈他不何,可是忽然的冒出五個中年人,其中一人一招將它擊敗,並且用了一個獸圈將他困住。它這是才恢復原本的樣子,保戾這負面因素也因此消失。

那一招擊敗它的人,正是那年將它帶來此處的人,那人留了一句話,這才讓它安心修煉。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