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焱心炎火沒有再融合了。

「噫?這麼容易?」

元神愣住了,很是奇怪;這一刀雖說威力不俗,但也不至於一刀就能斬去那道意識啊。

刺啦!

那半較小的焱心炎火趁著元神不注意,突然的動了;不過不是沖着元神,而是朝着元神相反的方向遁走。

焱心炎火竟然逃了!

丟下大半的火種直接扔在了哪裏,頭也不回的開溜了。

不過也可以理解,這一刀的威力遠超之前,差點被直接滅殺;這一刀也讓其清醒了過來,之前只過不是逗著玩的呢。

焱心炎火意識恨不得破口大罵,逗我很好玩嗎?不過,只敢心裏罵罵,不敢硬剛。

此時不逃更待何時?難道留下等死嗎?

「嗯?想逃?這麼沒骨氣這麼慫的嗎?」歐陽慧倫被這舉動驚呆了:「說好的硬剛呢?」

霧草,骨氣能當飯吃?還是能換錢?

焱心炎火意識絲毫沒有羞愧的覺悟,逃命才是最實在的;至於硬剛?呵呵,傻子才幹!

「你貌似忘記了一件事啊」歐陽慧倫不緊不慢的開口道:「這裏可是我的精神世界,在這裏,我便是王,一切由我說了算。」

說罷,歐陽慧倫元神左手輕輕一抬,鎏金色的光幕衝天而起,如倒扣的巨碗包住了整個精神世界。

鎏金色的光幕整整十丈來厚,上面佈滿了佛家六字真言和佛號卍,顯得無比莊嚴厚重。

焱心炎火意識到不管如何逃竄,已是逃不出這地方了。

很快,焱心炎火意識便認清了現實停了下來,轉頭回到歐陽慧倫元神面前,從新縮回成了巴掌大小的白色透明火焰,主動的發出精神交流喊道:「大佬,求放過!」

面對突然求饒的焱心炎火意識,歐陽慧倫元神愣了一下。

搞神馬飛機?

你堂堂第一異火的節操呢?

沒想到你是這麼一個欺軟怕硬的異火,還踏馬的怕死!

焱心炎火意識表示節操是什麼?能吃嗎?

一切不能吃的都是沒用的,要著幹嘛?

於是,很淡然的繼續求饒。

「可我留着你能有什麼用呢?」

歐陽慧倫元神盯着焱心炎火道:「我可沒精力養著沒用的東西,再說你剛才可是燒的我死去活來啊。」

雁過拔毛,一向是歐陽慧倫秉承的原則;對待敵人從不手軟。

「當然有大用了」焱心炎火意識急了:「我認你為主啊。」

「這有毛用?我直接吸收煉化了不一樣能用的嗎?」

「那可大大不一樣啊!」

焱心炎火急忙解釋道:「雖然你能使用,但效果會折損不少,哪有我為主人你控住來得精細有效呢;再說了,我可以幫忙打理,知道如何能最大化的快速提升,不用主人操心,遠比主人自己瞎摸索的來得好啊。」

為了活命,焱心炎火意識已是沒有任何節操底線可言,直接主人主人的喊上了,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

「就這?」

歐陽慧倫元神搖搖頭道:「不夠哦,我不在乎的。」

「還有還有」焱心炎火意識趕緊說道:「主人你精神不是受到重創留有暗傷嗎?我能解決;另外我可以全面洗鍊肉身,精神和靈魂,前提是主人要能抗的住。」

「當真?」

「真的,只要主人不抹除我的進行融合就可以了。」

歐陽慧倫想想也是這麼個道理,元神點點頭道:「可你剛才還想吞了我,我如何信你?」

「呵呵,此一時彼一時嘛」焱心炎火意識尷尬的笑笑道:「我可以與主人你簽訂契約啊。」

「主僕契約?」歐陽慧倫直接開口。

「嗯」焱心炎火意識直接發狠道:「主僕契約。」

主僕契約是約束力最大、最不平等的契約,一旦簽訂,主人一念之間便可掌握其生死;並且,不能有絲毫的異心,否則必遭反噬而亡。

為了活命,焱心炎火意識也是豁出去了。

橫豎是個死,不如賭一把;貌似這個主人不一般,說不定將來能恢復到巔峰狀態再現天下第一異火的輝煌威名呢。

歐陽慧倫都有點佩服它這股狠勁。

談妥之後,一切按部就班,簽訂了主僕契約,焱心炎火便開始與歐陽慧倫融合。

由於焱心炎火意識的原因,融合出奇的順利,短短數十息時間便成功融合完畢。

「接下來怎麼做才能治好暗傷?」融合完后,歐陽慧倫就迫不及待的開口詢問。

帶着這種暗傷,歐眼慧倫可無法安心;這暗傷就像一個定時炸彈,不定哪天就爆了,而且還受其影響,戰鬥時無法全力出手。

「一切交給我,很好解決的」焱心炎火回應道:「只不過,主人要受點罪了。」

「這個沒問題」歐陽慧倫自信滿滿的答道:「你儘管來就是了。」

這一生,包括穿越前的前世,什麼虧沒吃過,什麼苦沒受過?

「好的,主人」焱心炎火說道:「不過開始前,我有兩個方案,看主人選擇哪個?」

「哦,說說看。」

「第一個就是我直接治療精神暗傷,這個要好受一些」焱心炎火頓了頓有道:「第二個就很考驗人了,治療的同時洗鍊肉身、精神、靈魂,這個是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

「這第二個有什麼說法?」

「因為是第一次融合后洗鍊,會效果最大化也最強;再後面就會逐步弱一些了,當然,如果主人你選擇第一個,以後做好準備再洗鍊也是可以的。」

「有什麼不同嗎?」

「就只是效果會差一些而已。」

「你說還以後還能再洗鍊?」其實歐陽慧倫關注點已全部在這上面,其他的自動忽視了。

什麼難以忍受的痛苦,統統見鬼去吧,眼中只有最大的好處。

「能的,我現在融合后只有初級,相當於頂級靈火(獸火)而已」焱心炎火繼續解釋道:「以後主人如能尋得火種讓我吞噬晉級的話,每晉級一級,都能為主人洗鍊一次。」

「哦,還有這好事」歐陽慧倫雙目一亮,想餓狼嗅到食物般急切的問道:「那一共能洗鍊幾次?」

「能洗鍊四次,我一共有初、中、高、頂級這四級。」

「那能提別人洗鍊嗎?」

「只要主人願意,是可以的,只不過效果上會差那麼一丟丟。」

「哈哈哈,好!」歐陽慧倫盯着焱心炎火興奮的大笑起來,那貪婪的目光就像狼外婆看着羊寶寶一般。

「主……主人」焱心炎火被盯得有些發毛,連忙開口扯開注意力道:「那選擇哪種呢?」

「這還用問,當然是第一個了。」歐陽慧倫斬豪氣大發,釘截鐵的決定下來。

「那主人小心嘞」焱心炎火悉心的提醒道:「如果中途主人實在忍受不了,就通知我停下來,以後再洗鍊也是一樣的,效果差不了太多的。」

「嗯,知道了」歐陽慧倫直接盤膝做好道:「看是吧。」

「好的,主人。」

說完,焱心炎火一分為三,一朵回歸肉身中丹田處,那朵虛幻火焰融合后立馬凝實起來。

一朵在精神世界中升到上空,隨後膨脹變得整個精神海洋世界大小,呯的一聲爆開,變成無數朵小火焰落下,宛如一場絢麗的火雨鋪滿整個精神海洋,纏住那些暗傷黑斑。

一朵飛上元神身上,緩緩變形包裹住整個元神;因為靈魂已經與精神力合二為一成了元神,元神即靈魂。

「主人,我要開始了哦。」焱心炎火開口提醒

「嗯……啊!!!」歐陽慧倫剛點下頭便被行動的焱心炎火燒的大叫起來。

肉身成了火人不說,那火焰不僅進入經脈竅穴,還鑽入五臟六腑及骨骼內部開始灼燒;這比起現在只在表面灼燒更加痛苦了數倍。

等同於凌遲+萬蟻咬噬,不僅疼,還踏馬癢又抓不了;這同時動用雙刑的酸爽讓歐陽慧倫頓時死去活來的,第一秒便忍不住大叫起來。

而這,還是最輕的,最難受的是精神世界以及元神。

精神海洋上火光衝天,海洋沸騰蒸發成霧氣消散,可那些黑斑燒得滋滋作響卻是異常的頑固,焚消得很慢。

要知道,這精神海洋代表的可是歐陽慧倫的精神力,焚燒暗傷黑斑的同時也在燃燒精神,那些被蒸發掉的可是焚掉的精神啊。

歐陽慧倫頭痛欲裂,恨不得一頭撞死才好,這簡直就是非人的折磨;長久下去都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瘋掉。

然,這些都還只是小兒科開胃菜而已。

真正讓歐陽慧倫大叫不止忍受不住,最最痛楚的是來自於元神的洗鍊,這就是把靈魂丟在火里烤啊,還是天下第一的異火;這痛楚可想而知。

靈魂是人最最脆弱的,哪怕此時有精神力的支持成為了元神,也不過是強上那麼一丟丟,不容易消散,能夠出現在體外而已。

如果是單純的靈魂在體外,不用動手,時間稍微長一點,就會承受不住空間界力以及太陽的灼溫而自信消散。

僅僅幾息,歐陽慧倫便已滿地打滾要死要活的。

「他這是成功收復了?」龜殼中神獸玄武閃爍著老眼低喃:「這場造化就看他能不能抗住熬練過去了。」

說完,閉上雙眼,靜待最後的結果。

。姜晨話音剛落殿外就出現了一個白衣僧人,若是細看還真有西遊記上那意氣風發的小郎君一般。

「阿彌陀佛此,道友竟然如此惦記著我,讓我怪不好意思的。」

聽到了熟悉的話語姜晨就知道必定是靈犀無疑了。

「你來得正好,有些事我想要問你,……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六百零五章言靈的代價吸收了一段時間能量后,陸瑤就無奈的睜開了眼睛,不是她不想繼續,而是身邊有兩個小搗蛋,鬧得她實在沒辦法專心繼續下去了。

沒辦法陸瑤就起身又從空間里多拿了幾個火把出來點燃,分別插在洞穴里的不同位置上,這下子她才算是真正看清楚了石洞裡面的全貌。

石洞裡面的地面並不是很平整,甚至有

《帶著空間在異世》第312章 第一百四十九章指證

看着眼前的雲逸凡,謝亭芳的臉上不禁閃過一絲苦笑。

她來到大元帝國沒多久,雲逸凡可以說是她的第一個朋友,也是她在大元帝國唯一的朋友,可偏偏眼下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這不禁讓她有些左右為難。

雲逸凡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亭芳姑娘,這位胡公子的確是我殺的,不過我之所以殺他,是因為他想要殺我在先,我只是被迫還手罷了,對了,我適才還給了他道歉賠禮的機會,可惜他並不願意,我也是沒辦法,這才反過來把他給殺了,還望亭芳姑娘明察。」

今日之事,他並沒覺得自己做得有什麼不對,對方想要殺自己,那麼他當然也可以殺了對方,何況他還給過對方活命的機會,只不過對方自己不珍惜罷了。

「胡說八道!小畜生,我兒謙謙君子,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要殺你?一定是你故意挑釁在先,否則我兒絕不會主動招惹你的!」

雲逸凡話音剛落,胡管事便是猛地上得前來,大聲地咆哮道。

「對對對,就是他故意挑釁胡公子的,我可以作證!」

就在這時,一個尖銳的女聲突然緊接着響了起來,卻是一直在不遠處發獃的林艷宛,這會兒終於回過神來,大聲地叫嚷道。

「嗯?!」

聽到林艷宛開口,眾人的目光下意識投向對方,這才注意到對方的存在。

「你是何人?」

謝亭芳的眉毛微微一挑,一邊上上下下地打量林艷宛,一邊沉聲問道。

林艷宛的目光閃了閃:「回大掌柜的話,我叫林艷宛,乃是胡公子的朋友,我可以作證,適才就是雲逸凡主動挑釁胡公子的,胡公子原本並不想理會他,奈何他糾纏不休,這才被迫出手還擊,卻不成想此人陰險狡詐,用詭計傷了胡公子,大掌柜的一定要給胡公子報仇啊!」

說着,她的臉上不禁露出悲憤之色,甚至還流下兩行淚水!

「這………竟然是這樣?」

聽到林艷宛之言,尤其是見到對方此刻的神情,謝亭芳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她原本是不太相信雲逸凡會先挑釁胡公子的,可眼下有了謝亭芳的證言,她的心裏難免有些不太確定起來,畢竟,她對於雲逸凡的為人也並不是太了解,卻也沒辦法斷定雲逸凡不會主動惹事。

「啊啊啊!掌柜的,你都聽到了吧?明明是這個小畜生主動惹事,竟然還反過來誣陷萬兒,我今天一定要宰了他,為我兒報仇!!」

聽到林艷宛之言,胡管事頓時氣得暴跳如雷,一抬手,一柄長劍突然出現在手裏,說着就要再次對雲逸凡出手,將雲逸凡當場擊殺!

「殺了他!殺了他給胡公子報仇!」

眼看着胡管事再次出手,林艷宛的眼底不禁閃過一抹興奮之色,在一旁大聲地拱火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