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道生機,說得直白一點就是,壽命!三道生機相加,便是李紅三十年的壽命!

「希望你好自為之」

冷玉收回了自己的視線,不再關注李紅,轉而繼續整理思緒,思索秦音的事情。

「按照李紅所說,她帶秦音來大雁市,是因為幻影刺殺團看中了她….」

冷玉沉默,雖然這個理由表面上看起來很符合邏輯,但冷玉還是覺得不對勁。

因為,幻影刺殺團團長又是派人殺,又是暗中威嚇李紅,做了這麼多,等了三個多月才動手,到了現在卻說只是看中了秦音,打死冷玉都不相信。

他的目標真要是秦音的話,前三個月中那天不是時機?平心而論,區區一個普通人而已,用的著這麼大費周章嗎?

從李紅的口中,冷玉還得了一個人名字,厲刀,這個人在前三個月中仗著自己實力弱,隔三差五潛入元央市帶走李紅,把李紅帶到大雁市接受威嚇,從這一點看,就更讓人懷疑了。

這厲刀既然有能力帶走李紅,難道他就真的找不到一點機會帶走秦音嗎?

三個多月,一百八十多天,嬴正和刑拳兩人按照秦音所說,他們這三個月為了做委託任務,忙得雞飛狗跳,不可開交,而惡魔人其他組織成員為了建立惡魔人公會基地同樣是忙得不可開交。

這就相當於秦音的身邊空無一人,沒有絲毫守衛力量可言,如果幻影刺殺團的團長的目標真的是為了秦音,這機會不是大把的有?

但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派來的厲刀只擄走了秦音的經紀人,卻沒有直接擄走秦音,這不是很讓人值得懷疑嗎?

「哼!鬼話連篇!我倒要看看你的葫蘆到底賣得什麼葯!我倒要看看你的真實目的是什麼!」

冷玉眸子泛冷,這一刻,他算是徹底和這神秘的幻影刺殺團團長杠上了。

原本冷玉還準備將秦音送回元央市后,再閉關修行一會兒,但現在冷玉也不閉關了,反正他眼下的實力,已經強到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強了,再閉關也不過是加強自己的感悟而已。

想到這裡,冷玉衝天而起,重新回到了農房,隨後坐在農房大院中,開始閉目調息,準備等到第二天清晨秦音醒來了之後,安排好了秦音就去大雁市,看一看情況。

第二天清晨來臨之際。 第二天清晨來臨之際。

這一天,清晨,原幻影刺殺團團員刀朴在經過一夜的思想爭鬥之後,提了把刀從車上下后,便進入了倉庫,準備實行自己的計劃。

這一天,清晨,遠在元央市的嬴正和刑拳兩人,去了隔壁市,打敗了邪惡的海哥,解救出了被困三個月的林康,下午回到元央市后,便撞見了元央市警察局局長張大寶,從張大寶口中,他們得知阮冰兒沒死,秦音前一天去了大雁市,因擔心秦音的安危,便急急忙忙趕往了大雁市。

這一天,清晨,大山市的隔壁,大美食街,來了一位身穿黑西裝,領口別著一朵白花的女子,她提著一把青玉鸞鳥柄的長刀,殺氣騰騰地路過大美食街,直往大雁市而去,行人見之無不避退。

在她前腳剛剛離去之時,一名美得令人窒息地西方女子,穿著乾淨的白寸衫和湛藍色的牛仔褲,帶著一頂鴨舌帽,背著一個特大號的行囊,在所有人驚呼的眼神之中;來到了大美食街,站在了一家飯店的門口。

「美食八子食府…

女子昂著頭,望著匾額上六個金色大字,流下了一串口水,隨後她一抹口水,一把推開緊閉的大門,便大喊道:「我要吃飯!」

美食八等人被她的喊聲吸引了注意力,從飯店廚房魚貫而出,但卻只有七人,不見其中紅辣椒的身影,看來此時的她並在大美食街。

七人出來之後,望著大大咧咧,坐在大廳中央那張翡翠圓桌子旁的美麗女子,美食八子之中的茄子美女,眯了眯眼睛沖著女子微微行了一禮,隨後客客氣地說道:「不好意思,今天開始我們就停業了,以後這家飯店也不開門了,還請客人去別家用餐。」

說著,茄子美女等人一指門外,門外,此時正豎著一塊牌子,上面紅底黑字寫著幾個大字:本店今日暫停營業。

「我不管!我餓!要吃!快給去給我做飯!」

女子將背後的特大號行囊就地一甩,便拿了雙筷子在那敲。

見狀,茄子美女等人你望著我我望著你,最後,七人只好無奈地給女子做了一頓飯。

中午的時候,女子吃飽之後,一抹嘴巴,滿足離去,美食八子七人則是忙得氣喘吁吁,累得躺坐在大廳中歇息。

就在這時,紅辣椒帶著一名拄著銀龍拐杖地老者,出現在了飯店門口。

紅辣椒望著飯店大廳內滿地的食物殘渣,疑惑地對七人問道:「不是說不營業了嗎?怎麼又招待客人了?」

七人聞言,苦笑道:「那個人是個狂人級覺醒者,我們坳不過啊!」

……

清晨時分,秦音懶洋洋地像個青蛙一樣趴在床上,太陽都快曬屁股了,她還沒起床,農家院子里,冷玉左等右等,見秦音還沒起來,便推開了秦音的房門,見到了秦音不雅地睡姿。

見狀,冷玉便忍不住走到了床邊,拍了拍秦音的小臉蛋。

「喂喂!」

冷玉喊了兩聲

「別嘛!讓我再睡一會兒」

秦音不滿地翻了身子,仰躺在床上,向著冷玉展示自己完美的身材,睡相十分不雅。

見狀,冷玉忍不住又拍了拍秦音的小臉蛋。

「快起來!」

冷玉喊道:「你再不起來我就拍你屁股了!」

終於,秦音總算是醒了過來,睡眼惺忪地她揉了眼睛,見到冷玉后,頓時發出一聲尖叫!

「啊!」

冷玉頗為無語地看了一眼秦音,隨後扭頭就走出了房門,站在房門外等著秦音。

悉悉索索過了一會兒后,秦音便穿戴整齊,帶著一臉的羞澀和尷尬,慢吞吞地出現在了冷玉的面前。

見狀,冷玉忍不住吐槽道:「你這個大明星睡相怎麼這麼差?」

秦音羞愧地地下頭,臉色通紅,這時她才記起,自己昨天好像是被冷玉抱到床上去的,一想到這裡,秦音的臉便『唰』一聲變得更紅。

「你昨天…有沒有…」

「想什麼呢?快來吃飯,吃完我帶你離開!」

冷玉不滿地看了一眼秦音,這傻妞一天到晚也不知道想些什麼,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在物慾橫流地演藝圈中,保護好自己的清白的。

說完之後,冷玉便不再管秦音,徑直朝農家小院的餐走去。

見狀,秦音便拍了拍自己臉蛋,平復了一下激蕩地心情,連忙跟了上去。

早上,老農的老伴幫著下了兩碗麵條,看著十分美味,冷玉從和藹的老農老伴手中接過麵條后,『呼哧』一聲就給喝完了,吃相十分殘暴,讓坐在他面前的秦音,看的眼珠子都瞪了出來。

「我昨天去問了李紅一點事情…」

將碗筷放好之後,冷玉想了想,將自己的一些猜測,對秦音都說了出來,讓她也了解了解一下情況,不至於像現在這樣,一頭霧水,啥都不知道。

秦音聽了之後,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當冷玉向秦音說起李紅前三個月的遭遇時,秦音這個傻妞竟然聽得心軟了,看的冷玉嘴角抽搐不已,要知道昨天秦音還被那個李紅追殺呢,現在倒好,隔了一夜就好了傷疤忘了痛。

「她雖然是因為你,才被幻影刺殺團抓去,嚇唬得性格大變,但這些陰暗面不是被人嚇唬嚇唬就能浮現得出來的,這是她的本性,幻影刺殺團的團長看穿了她的本性,只不過是揭開了她表面的虛偽面具而已,你不用太過自責。」

冷玉望著愁眉苦臉的秦音,便忍不住安慰了一句,他說的其實是實話,像李紅這種人,只要稍加撩拔,陰暗面就會徹底暴露出來。

到底是個普通人而已

冷玉嘆息,覺得幻影刺殺團的團長太懂人心了,否則的話他哪能僅靠語言威嚇和一次拷打,便將李紅心底的陰暗面挖掘的如此徹底呢?

想到這裡,冷玉不由得對這個幻影刺殺團的團長,心生了幾分警惕。

這絕對是一個很懂人心的傢伙

這邊,在冷玉的連翻安慰之下,秦音總算是有所好轉,見到她這個樣子,冷玉不由得想到幾個字,涉世未深。

特別是結合昨天夜裡,秦音自己向冷玉訴苦時,說她曾經為阮冰兒所做的那些事情,阮冰兒又如何如對她,讓冷玉在心底更加堅定了對於秦音的評價:傻妞。

否則的話,那會有人會為了別人,干出自毀前途,自污自己清白的這種事情來呢?

這不是傻嘛!冷玉心中吐槽不已。

吃完之後,冷玉便帶著秦音辭別了老農,謝過了老農的老伴,然後帶著她朝著村子外走去,出了村子之後,冷玉抓著秦音的肩膀,在秦音一連串的尖叫聲中,便衝天而起,朝著大雁市飛去。

不消一會兒,兩人便直接出了大山市,來到了大雁市的郊外。

大雁市郊外,冷玉帶著秦音落地之後,便對秦音問道:「那個慈善晚會在哪兒舉辦的你知道嗎?」

秦音聞言有些疑惑:「那個慈善晚會不是一場騙局嗎?」

冷玉聞言,解釋道:「李紅說她是接到一個慈善晚會負責人的邀請才來大雁市的,我就想,這場慈善晚說不定不是假的,而是確有其事,所以我想去看看,找到這個人,問問情況,弄清楚那個團長的真實目的。」

秦音聞言點了點頭,對冷玉說道:「我知道,李姐跟我說過,我帶你去」

「好!」

說著兩人,便徑直朝著大雁市的市中心趕去,不消一會兒功夫,兩人便來到了大雁市的市中心。

「李姐當時為了說服我來大雁市,她和我提過那個負責人的名字,這個人本身就是一名慈善家,在慈善圈內頗有名氣,被人尊稱為王善人,所以我才會相信她的話」

大雁市市中心,這裡依舊如常,四周聳立著高樓和大廈,道路之上,車輛川流不息,行人腳步匆忙。

人行道上,冷玉和秦音並肩而行,兩個人穿著同樣的服飾,黑衣黑褲,像是一對情侶。

兩人外表也很非凡,氣質出眾,冷玉不說,秦音身為大明星,本來在民間便頗有名氣,所以,這兩人從人行道上走過,便引得無數人回頭打量。

兩人邊走邊聊,秦音則是微微揚頭在向冷玉介紹慈善晚會哪位負責人王善人的一些基本信息。

她的身材雖然高挑,但比起冷玉來,還是矮了十公分,走在冷玉的身邊,顯得嬌小無比。

兩人說著說著,便來到了一所場館面前,這所場館四四方方,外部由彩色合金玻璃構建,設計的非常時髦。

「就是這裡了,這個場館也是王善人名下的,裡面能容納數萬人,我還是歌手時,還在這裡開過一次演唱會呢!」

此時的秦音望著眼前的場館眼中有閃過一絲懷念,她懷念和阮冰兒還沒鬧掰的時候,那個時候雖然忙得要死,但卻是她最開心的一段時間。

冷玉察覺到了她的心思,便笑道:「復出吧!我給你揮舞熒光棒!」

秦音聞言,有些愕然。

「你也懂這些?」

在秦音的想法中,她覺得像冷玉他們這種能飛天遁地的神人,又是惡魔人公會的會長,肯定不會在意她們這些凡夫俗子的娛樂活動的,結果沒想到冷玉突然就來了一句:我給你揮熒光棒。

這多多少少讓秦音有些齣戲。

冷玉再一次看穿了她的心思,只見他笑道:「我們也是人,不是神仙,也有七情六慾,也有喜歡的和不喜歡的;既沒有高人一等,也沒有低人一等;除了力量上有差距外,我們和你們這些普通人沒什麼不同,走吧!我們進去!把那個王善人找出來,看看他到底是何等樣人!」

說著,冷玉一拍秦音的肩膀,便率先朝著場館走了過去。

而此時,秦音卻在原地了愣了一會兒,好半天後,才大呼小叫的追趕了上去。 諾大的場館內,此刻空無一人,但即使如此,當冷玉和秦音兩人來到場館外時,還是被看守大門的一名保安攔住了去路。

「站著!這是你們能來的地方嗎?走走走!」

保安是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漢子,他看了一眼冷玉后,鼻子便哼了一聲,看了一眼秦音后,便眯了眯眼睛。

「這小妞真漂亮!要不要叫兄弟把她給綁了爽一爽?」

保安摸著自己的下巴眼神淫.盪無比,下一秒,一隻大手便掐住了他的脖子。

冷玉一隻手掐住保安的脖子將他提起來后,冷冷地問道:「你剛剛在想什麼?」

「呃呃!」

保安被冷玉掐著脖子,臉色漲紅,青筋鼓起,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冷玉出手太過突然,保安和秦音兩人的沒有都沒反應過來,秦音見到上一秒還有說有笑的冷玉,下一秒二話不說就掐住了保安的脖子,嚇了一跳。

「冷冷玉…」

秦音拉了拉冷玉的胳膊,想幫保安說話,冷玉見狀有些好笑,她要是知道保安心中在想什麼,肯定會氣得和此刻被冷玉掐住脖子的保安一樣,臉色漲紅,氣得說不出話來。

「再動歪念頭我割了你的腦袋!哼!」

將保安隨手丟到一旁后,冷玉冷冷地盯了對方一眼,隨後便在對方畏懼的眼神之中,帶著秦音來到場館大門前,一把扯掉鎖在大門上的鐵鎖,便帶著秦音推開了玻璃門徑直走了進去。

此時尚是清晨,場館內空無一人,但冷玉的心念卻發現場館的後面有人在交談。

「哎,我們都等了三個多月了,幻影刺殺團元巴他們還是沒個動靜,他那個什麼計劃是不是失敗了啊?」

「別想那麼多,我們做好自己份內的事情就好了!」

「哼!這個元巴!前天還在說他的計劃就要成功了,昨天叫我們在這裡等了一天,結果呢!連個屁事都沒發生!」

「是啊是啊!我們昨天在這裡埋伏了一天,從天黑到晚上,現在人都走光了,要不我們也走吧?」

「別!你要走你走,我還要等一會,萬一人等下就來了呢?要知道那可是三百億啊!三百億!」

「誒,話說,前天元巴帶的那個女人可真夠味的啊!對吧?」

「嗯,是挺夠味的,好像還是個大明星,叫什麼阮冰兒來著?」

「對,就是叫阮冰兒,那騷蹄子,真的是浪出水來了,我記得她!」

「嘿嘿,要不要我們也去弄個明星來玩玩?」

「嗯,可以,這主意不錯!我贊成!等我們幹了這票就去弄個明星來玩玩!」

「算我一個!算我一個!」

「嘿嘿!一起來,一起來!都有份…」

陰惻惻地笑聲響起…

「哎,窮鬼大哥你說說話唄?你咋不說話呢?」

就在這時,冷玉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窮鬼?」

聽到這裡,冷玉一驚,瞬間帶著秦音躲在了空曠館場地一個隱蔽角落,隨後隱藏好自己的氣息,接著對秦音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剛剛…我好像察覺到館場前方有動靜?」

「什麼動靜?窮鬼大哥你酒喝多了吧?」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