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可能,我們天禪宗的普度衆生是無解的,你不可能將毒素排出來的!”

“呵呵,或許別人不行,但是我就一定可以,因爲我修煉的是人道的無上祕典《道玄經》,諸般邪法皆可破!”

“原來如此,想不到人道失蹤已久的《道玄經》竟然會落到你的手裏,不過這也難保你的一條命,今天你死定了!”虛千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邪惡,看着玄逸,起了必殺的決心。

“你還有什麼招數,就儘管使出來吧!”


“是嗎,那你可要準備好咯!”虛千的身體忽然消失在原地,蒼老的聲音四處響起,整個大殿無處不迴盪着他的聲音,混淆着玄逸的視聽。

“裝神弄鬼!”玄逸努力的尋找着聲音的根源,可是無論他怎麼尋找,撲朔迷離,難以摸索。

“嘎嘎,受死吧!”四周的聲音再次響起,千米高的大殿開始劇烈的震盪,一股冰冷的涼意自玄逸的上方襲來,整個大殿的溫度瞬間下降了十度,冰冷的感覺凍得一旁的玉煙兒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封印!”玄逸爆呵一聲,迅速上前,回身猛的一劍,刺向了前方,噗的一聲,一道滾燙的血柱瞬間噴射而出,顯然,玄逸刺中了虛空中的虛千。

“小子,看來是我小瞧你了!”虛千原本勢如破竹的攻勢忽然間被定在空中,再也難進半分,正感到納悶,就被玄逸刺中,頓時惱怒的大喊道。

“現在該你死了吧!”玄逸臉色一片蒼白,就像一個剛從冰窟裏走出來的雪人,散發出冰冷的氣息。


“哼!在我的地盤上,要是三兩招就被你收拾了,那我怎麼對得起那麼多喜愛本書的讀者呢,羅漢陣!”四周的十八尊羅漢雕像開始劇烈的轉動起來,圍着玄逸和玉煙兒,瞬間形成了一個貌似囚籠的房子,將玄逸和玉煙兒死死的關在其中!(今日就三更了,雖說沒有萬字,也將近九千咯,希望大家關注的同時能夠順便收藏一下,萬分感謝!) 第51章:兩名高手!

不大的囚籠裏,四周一片漆黑,玄逸靜靜站立在角落,腦子裏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玄逸哥哥,怎麼什麼也看不見了!”玉煙兒被四周的環境嚇得失聲尖叫,摸索着走到玄逸的身邊,死死地抓住玄逸的雙手,十分的害怕。

“煙兒別怕,這裏只是一種陣法的演化,你所看到的黑暗其實就是光明,你先在旁邊休息一會兒,等我將體內的毒素排除一空之後,再來破掉他這個什麼羅漢陣!”玄逸輕輕的拍了拍玉煙兒的雙手,低聲的安慰道。

“恩,那玄逸哥哥什麼時候可以將毒素排完啊?”玉煙兒關切的看了玄逸一眼,表情低落,眼角的淚水滴滴滑落。

“這個毒素很厲害,我運轉《道玄經》足足三個周天,還是沒能將毒全部逼出!”玄逸的聲音有點無奈,全身不時的顫抖一下,努力的排着體內的劇毒。

“嗚嗚,都是煙兒害得玄逸哥哥中毒,如果煙兒不要求玄逸哥哥幫煙兒報仇,就不會發生這些事了!嗚嗚、、、、、、”玉煙兒忽然放聲大哭起來,趴在玄逸的身上,一臉的淚花。

“煙兒怎麼能這麼說呢,就算煙兒不要求我,我也會來幫煙兒報仇的,因爲這件事本身就與我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啊!”

“可是你還是中毒了,現在我們還被困在這裏,該怎麼辦呢?”玉煙兒仍然很自責,眼淚一會兒就打溼了玄逸的衣裳。

“呵呵,煙兒相不相信玄逸哥哥啊?”

“當然相信啦!”

“那你就在這裏好好的休息一下,別再胡思亂想了,等我一會兒帶你出去,大殺四方,爲你家族報仇雪恨!”

“真的,玄逸哥哥還能好嗎?”

“當然,玄逸哥哥什麼時候欺騙過煙兒啊,你現在就乖乖的休息一下,等我一會兒!”

“嗯!煙兒相信玄逸哥哥!”玉煙兒額頭輕點,看着玄逸,滿臉的喜色。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玄逸足足呆在羅漢陣中三個時辰,運轉《道玄經》整整十一個周天,纔將體內的毒素一排而空,全身的氣息漸漸平穩,失明的雙目慢慢睜開,眼前依舊是一片漆黑,不過這種黑跟之前的那種黑有着天壤之別,一個極度絕望,一個攝人心魂。

“煙兒,我已經恢復了!”玄逸開心的伸了個懶腰,看着倒在懷裏的玉煙兒大聲的說道。

“啊!玄逸哥哥你恢復啦?”玉煙兒一下被玄逸驚醒,迷惑的看着黑暗中的玄逸,滿臉的關切。

“恩,我們可以出去了!”玄逸淡淡一笑,拉着玉煙兒慢慢的站了起來,手裏拿着的開天劍,滿臉的希冀。


“煙兒你往後退,讓我來破掉這無限的黑暗吧!”玄逸輕輕地將玉煙兒往後拉了拉,舉起手裏的開天劍,“開天十三式,化虛!”

嗚嗚、、、、無數的的劍影瞬間亮起,發出一聲聲鬼魂般的鳴叫,道道劍影似乎比起以前使用更加壯大了,漫天的劍影匯聚成劍柱,全身光華萬丈,透着一種迷人的光,奪目且攝魂!

轟的一聲,巨大的劍柱瞬間轟擊在十八羅漢的雕像之上,砰的一聲,石屑橫飛,十八尊雕像盡數毀去,漫天的菸灰籠罩着整個大殿,烏煙瘴氣,塵煙滾滾!

“哦!玄逸哥哥,我們終於出來啦!”玉煙兒高興的拉着玄逸的手,大聲的叫着。

“恩,煙兒,走,咱們去找虛千那個老禿驢報仇!”玄逸望着漫天的灰塵,輕輕一笑,拉着玉煙兒往殿後走去。

大殿的後面是寺院的廂房,一排一排的,顯然天禪宗的人不少,玄逸拉着玉煙兒,逐屋的搜查着虛千的蹤跡,可是結果跟剛纔還是一樣,所有的房間都空無一人,整個天禪宗再次蒸發,空留下玄逸和玉煙兒兩人,四周一片靜悄悄的。

“咦!玄逸哥哥你看,這血好像是新鮮的!”玉煙兒右手點着地上的一滴鮮血,滿臉的疑惑,看着玄逸,大聲的說道。

“讓我看看!”玄逸立刻蹲了下來,看着地上的鮮血,嘴角微微上揚,看着玉煙兒,滿臉的興奮,“煙兒,這次天禪宗那幫畜生再也無法躲了,走,我們去找他們!”

玄逸和玉煙兒一直穿過了許多的房屋,纔來到了一片幽寂的樹林當中,這裏已經是天禪宗的後山,是專門埋葬歷代圓寂了的高僧的地方,四周滿是各種各樣的塔形墓室,羣起而建,形成了一片死寂的塔林。

鮮血的痕跡追到這裏再也找不到半點蹤跡,四周安靜的可怕,炎熱的天氣蒸的玄逸和玉煙兒大汗淋漓,不停的擦着臉上的汗水,神色焦急,顯得尤爲慌張。

“煙兒,你覺不覺得這裏有點奇怪啊?”玄逸的臉上忽然出現了一抹十分詭異的微笑,看着身旁的玉煙兒,大聲問道。

“沒感到有什麼奇怪的啊,就是太熱了,怎麼了,玄逸哥哥?”玉煙兒不住的擦拭着臉上的香汗,臉色微紅,看着玄逸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只是覺得好奇,這天禪宗的樹林裏爲什麼聽不到知了鳴叫的聲音呢?”玄逸輕輕一笑,看着玉煙兒,手指了指旁邊的大樹。

“就是哦,我也沒聽到知了的聲音,按理說這麼熱的天氣,應該有很多知了鳴叫纔對啊,怎麼這裏就沒有呢?”玉煙兒眉頭微蹙,疑惑的盯着頭頂的大樹,滿是不解。

“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這些樹上都藏了人!”玄逸猛的拔出開天劍,對着四周的大樹,不停地砍伐着,道道劍光射出,頓時傳來許多大樹倒下的咔咔聲,一大批身着灰衣的僧衆從樹上跳了下來,站的離玄逸遠遠地,眼神中充滿了恐懼。

“哇!玄逸哥哥,真被你猜中了,樹上真的有人哎!”玉煙兒緊張的捂着小嘴,看着玄逸,大聲的喊道。

“嗯!玄逸哥哥什麼時候欺騙過你啊,煙兒你往後站,我來收拾這羣該死的禿驢!”玄逸全身明道巔峯的實力瞬間爆發出來,看着遠處的一羣和尚,滿臉的憤怒。

“塔後的和尚也出來吧!”玄逸舉起開天劍,一劍毀掉了一座塔碑,漫天的石屑頓時鋪灑開來,一箇中年和尚自塔碑後走了出來,口吐鮮血,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呵呵,玄逸,想不到你這麼快就恢復了實力,不過你今天想要從我天禪宗活着離開,那已經是絕對不可能的事了,現在我給你兩條路,要麼你交出手裏的開天劍,並且跪下給我磕三個響頭,要麼你只留下開天劍,自己死在這裏吧!”忽然,虛千捂着傷口,慢慢地從一座塔碑的後面走到了玄逸的眼前,看着氣勢凌人的玄逸,滿臉的笑意。

“哼!虛千,這話應該我來說吧,我看你是剛纔教訓沒吃夠吧,要不要你在你身上挑個地方,讓我再捅一劍試試?”玄逸笑着看着得意的虛千,手中的開天劍青光閃爍,耀眼異常。

“玄逸,我知道你身上除了開天劍還有幾件寶貝,不過那些東西也早晚是我的,因爲今天你終將要死在這裏,沒有人能夠救得了你!啊、、、、、、”虛千似乎很有把握,看着玄逸,得意的笑了起來,不經意間,牽動了身上的傷口,齜牙咧嘴,極是難看。

“看來你還挺有把握,那就讓我見識見識吧!”玄逸舉起手裏的開天劍,看着得意不已的虛千,全身的戰意沸騰。

“呵呵!你會滿意的,出來吧,老祖、玄老前輩!”虛千雙手輕輕一拍,從兩座塔碑的後面走出兩個老者,一個光頭,留着一臉的白鬚,一個瘦小,像一個乾瘦的殭屍!

“想必你不認識吧,這兩位可都是悟道巔峯級的高手,一位是我們天禪宗的老祖無語,另一位則是你曾今的師門玄牝門的老祖玄米前輩,怎麼樣,害怕了吧?”虛千笑着看着吃驚的玄逸,“我知道你能殺死悟道境的高手,不過今天是兩位高手對戰你一位,就算幫你本事在高,也難逃一死!”(一更!) 第52章:極樂世界

“小子,你就是殺害玄狐的那個玄逸?”玄米慢慢地走到虛千的身邊,看着對面的玄逸,原本乾瘦的面龐,顴骨突出,特別的難看。

“沒錯,就是我,沒想到玄峯如此大的手筆,竟然把宗門內的兩大太上長老全部請動了,看來他是下了決心要置我於死地啊!”玄逸臉色微變,看着玄米,表情尤爲憤怒。

“哼!這次乃是你主動找天禪宗的麻煩,與我們玄牝門無關,我來到這裏只不過是幫玄狐師兄報仇而已,小子,你莫要血口噴人!”玄米忽然間變的很氣憤,看着玄逸,恨不得立即動手殺了他。

“怎麼,堂堂人道第一大派玄牝門什麼時候也變得藏頭露尾了,敢做不敢當!”

“小子,你找死!”玄米臉上的兩撇小鬍子被氣得一顫一顫的,看着玄逸,立刻就要衝上去殺了他。

“阿彌陀佛!玄米道兄,稍安勿躁,這小子牙尖嘴利,你切莫上了他的當啊!”一直沒有說話的天禪宗老祖無語,大聲唸了一聲佛號,轉過頭看着玄逸,全身釋放出一種莫名的光暈,十分奪目,“玄逸施主,把你身上的人道祕典《道玄經》交給玄米道兄吧!”

“呵呵,你這老禿驢倒是奸詐,想要挑起我和玄米老兒的戰鬥,你們天禪宗好在一旁漁翁得利,真是打的好算盤啊,沒錯,我身上是有《道玄經》,不過它都印在了我的腦海中,想要拿,還是先打敗我再說吧,不過今天你是主,玄米老兒只不過是客串一下,所以你的激將法對我是沒用的,出招吧!”玄逸一下點破了無語的隱謀,看着氣得臉色通紅的無語,滿臉的挑釁。

“小子,休要胡言,玄米道兄,你且在一旁看着,待我拿下這個小畜生,再交予道兄你處置!”無語全身瞬間爆發出悟道境巔峯的修爲,雙手合掌,極速的朝玄逸攻了過去。

“無語道兄,那我就在此等候你的好消息啦!”玄米望着暴怒的無語,臉上閃過一絲詭異的微笑,淡淡的說道。

“呵呵,老禿驢,你還是沒能忍住啊,這肯定不是你原先所打算的吧!”玄逸滿臉認真的看着向他攻來的無語,全身明道境的修爲全部外放,手持開天劍,額頭上已經開始冒出點點細汗,十分的緊張。

“找死!”無語的手上開始泛起點點金光,一圈一圈的,不停的往外擴散,宛如菩提降臨,釋放出驚天的餘暉,“佛光萬里!”

無數的佛光瞬間將玄逸給籠罩住,宛如一條無邊無盡的細繩,一圈一圈的纏滿了玄逸的整個身體,只留下一雙明亮烏黑的大眼睛,全身金光瀰漫,猶如一件稀世珍寶,初次降臨於世間。

“哈哈,小子,現在我就來度化你,讓你永生永世都做我天禪宗的一條狗!”無語看着被束的玄逸,滿臉的喜色,口裏不住的念着佛號,漫天的卍字圍着玄逸的身體飛舞旋轉,似百鳥朝鳳,萬佛朝宗,玄逸全身綠光大漲,釋放出無比神聖的光暈。

“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他還能運轉功力?”無語詫異的看着空中綠光大放的玄逸,滿臉的驚奇。

玄逸此時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整個元神處在一個無比輝煌的大殿之中,四周漫天的極樂之氣瀰漫,無數的巨佛林立,每個佛陀的的造型基本上大致都一致,身後萬道佛光普照世間,面色和藹,雙掌合十,衝着玄逸輕施一禮,表情十分的恭敬。

“呵呵,老朋友,這麼快咱們又見面了!”忽然,大殿的正中央,一尊萬丈之高的金色佛陀,開口說話,面色祥和,滿臉的微笑。

“極樂佛!”玄逸詫異的看着說話的佛陀,滿臉的驚訝。

“想不到,你竟然能夠循着佛光再次降臨到這裏,真是可喜可賀啊!”極樂佛淡淡一笑,右手小指輕輕一彈,一個巨大的蓮花寶座冉冉升起,越長越高,直到與極樂佛的寶座平齊,才停止了下來,一朵祥雲託着玄逸的身體,慢慢地飛上了寶座。

“嗯!這纔對嘛,極樂佛看來你的記性還是不錯的嘛,知道我脖子不好!”玄逸輕輕一笑,坦然的坐在了蓮花寶座之上,不住的觀察着寶座的四周,滿臉的新奇。


“阿彌陀佛!”大殿中所有的佛陀看到這一幕都雙目緊閉,高聲的宣了一聲佛號。

“衆位佛祖可是對我的做法有所異議啊?”極樂佛淡淡一笑,看着四周的列位佛陀,低聲的詢問道。

“稟佛主,他現在只不過是一個凡人,又豈能與佛主平起平坐呢!”右手方的一位長相怪異的佛陀,恭敬的看着極樂佛,低聲的說道。

“蔓蘿佛祖,你認爲他不應該享有此待遇嗎?”極樂佛淡淡的看着說話的佛陀,低聲的問道。

“正是,蔓蘿愚鈍,請佛主指點迷津!”

“你們也有此疑問嗎?”極樂佛並沒有理會說話的蔓蘿佛祖,而是將視線轉向了大殿中所有的佛陀身上,沉聲問道。

“請佛主指點迷津!”所有的佛陀皆雙掌合十,眼神中露出無比虐誠的光芒,看着極樂佛,滿臉的期待。

“呵呵,許久沒有聽到你們說有迷津了,想不到最能帶動你們進步的還是我的這位老朋友啊,你們不明白我爲什麼要跟他平起平坐,這說明你們的道心還沒有完全的封閉,數兆的光陰讓你們學會了安享成果,而忘記了對於周天道的感悟,所以你們的成就永遠止步於此,終身再難存進。”極樂佛的臉色忽然間變得很平靜,左右看了看四下的佛陀,低嘆一聲,“在座的佛祖都知道他的身份,試問,以他曾今的身份,我們當中又有誰有資格跟他同坐呢?包括我在內,他永遠是高不可攀的神,而我們只是他腳下的一粒微塵,只要他高興,隨時都能將我們抹除的乾乾淨淨,重新打造出一片新的極樂世界!”

“可是佛主,他現在只是一個凡人啊!”


“呵呵,你們誰見過一個凡人,能以元神之力,進入極樂世界的?他不只是一個凡人,他將開啓新的大道,直指永恆!”極樂佛看了看寶座上好奇的玄逸,輕輕一笑,“怎麼,老朋友來到極樂世界究竟是爲了什麼啊?”

“啊?我啊?我也不知道,稀裏糊塗的就來到了這裏,我也不知道怎麼來的!”玄逸無奈的撓了撓腦門,不好意思的看着極樂佛,輕聲說道。

“哦!那你來到這裏最先想到了什麼呢?”

“滅佛!”

“什麼,他怎麼能這樣說話?”

“他瘋了嗎,敢在佛主面前放肆!”

“驅趕他出去,簡直是狂妄!”無數的佛陀立刻開始嘰嘰喳喳的議論起來,看着寶座上的玄逸,滿是埋怨。

“額!那個極樂佛,我說的滅佛不是說滅你啊,我剛剛正在跟天禪宗的老禿驢打架呢,不知怎麼的就來到了這裏,我說的滅佛,就是要滅了佛道的天禪宗!”玄逸不好意思的看着極樂佛,大聲的解釋道。

“呵呵,無妨!你說滅佛即是滅佛,我怎麼理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是你的想法,你就要把它變成現實!”極樂佛淡淡一笑,滿臉的肅然。

“嗯,我知道,只要是我想要做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價,也在所不惜!”玄逸看着極樂佛,輕輕一笑,臉上的表情開始變的堅定。

“我有個建議,你不妨聽聽,滅絕不如教化,殺戮並不能解決一切問題,用自己的道去教化感悟世人,或許會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你認爲呢?”

“我沒有想過那麼多,我只想快點了結所有的仇恨,然後帶着父親和煙兒,尋一處世外桃源,過自己的安逸生活!”

“呵呵,人各有志,我也不強求於你,大道在你腳下,怎麼走,全看你!你能來到極樂世界,說明你的內心深處還沒將這裏忘記,回去吧,期待你的成長!”極樂佛左手輕輕一劃,一道無比燦爛的光,包裹着玄逸瞬間消失於大殿之中。

“阿彌陀佛!”(頭疼,下一更會在晚上19點,閱讀是一件十分享受的事情,希望大家享受的同時能不忘收藏!) 第53章:聯手!

炎熱的夏季,天色漸漸的暗淡下來,落日的餘暉映照着整個天際,形成一片火紅色的世界,無數的晚霞互相交替,形態百異,千奇百怪的,十分的好看。

玄逸仍然靜靜地躺在空中,全身的青芒不減,與整個火紅色的世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宛如一片火場當中最後僅剩的一抹綠色,煞是惹眼。

忽然,玄逸的身體開始蠕動,全身的綠芒漸盛,散發出滔天的威勢。砰的一聲,無數的金色佛光被炸開,玄逸宛如破繭重生一般,全身的肌膚猶如剛出生的嬰兒,細滑白嫩,整個人處於一種迎風而立的狀態,身上不停的蛻變着皮膚,無數的膚屑飄落下來,雪花一般,漫天飛舞,散發出一陣陣刺鼻的惡臭。

“這是什麼?脫胎換骨?”玄米驚異的看着空中不住變化的玄逸,滿臉的疑問。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得到諸佛的祝福,你怎麼可能脫胎換骨呢?”無語整個人顯得十分的萎靡不振,看着玄逸,臉色極爲憔悴。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