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侏儒跳起來也只有小孩子的高度,卻和長得瘦小的席恩差不多高,一個侏儒和一個人類親昵地抱在一起,久久捨不得分開。

可是不一會兒,默爾就發覺朋友在發抖,真誠的關切之色溢於言表:「你怎麼了?」

「嗯,沒什麼。」席恩顯然說謊了,卻一點也看不出破綻,興緻勃勃地打開一隻魔法工具盒,「我給你帶來了我的發明,你看看我做的魔晶石發動機,是不是正確。」

侏儒立刻興奮地投入工作,拿出各式各樣的工具,檢測友人的成果。

楊陽鬆了口氣,雖然這次席恩沒有學魔法,有點小遺憾,但是這個輕鬆快樂的夢撫平了她前晚的創傷。

名叫「懷德默爾」的侏儒指導友人魔導技術,誇獎席恩的理念和創意,然後拿出一隻「魔箱」,興緻勃勃地講解。

楊陽第一次發現,侏儒的手藝和技術精巧得不可思議,魔箱是運用瑪那轉換能量,絕不亞於魔法。

這是機械動力嗎?這樣的文明種族居然被毀滅了,太可惜了。

楊陽在書上讀到過人類大統一戰爭,不像降魔戰爭幾乎找不到史料,那是大黑暗時代發生的戰事,最初的起源不可靠,是一場人類的排外戰爭,因此死亡的異族眾多,非常慘烈,巨人族離開艾斯嘉世界前往異次元,翼人的天空之島升空避世,水族遷徙到外海,後來據說在一位法師的幫助下又搬回達爾邦內海,如今被東城庇護,聽說雪族也加入了東城大家庭,而本來人數就稀少的侏儒族、人馬族、可能和神官有關係的亞利安族在人類大統一戰爭滅族。

楊陽深切惋惜,突然想起一件事,大為振奮,侏儒是生物,從他的眼睛里,就可以看到席恩的模樣了!

定了定神,她注意默爾的瞳孔,愣了愣:奇怪,不是席恩的長相啊。

雖然她沒有看到過席恩的樣子,但他是蜜色的皮膚,身上有許多傷疤,一次席恩洗澡,她摸到他頸邊還有一道嶙峋的傷口。

而這張臉光潔細膩,膚色宛如雪花鹽,五官如同精緻的水晶雕刻,雛鴉一般柔軟漆黑的頭髮,藍眼睛像暗夜裡燃燒的幽藍火焰,身披夜色的黑天鵝絨長袍,充滿了詭異的魅惑力。

從兩人的交談,楊陽得知席恩的老師是個邪惡的死靈法師,給徒弟施加了外貌的幻術。

果然是變態啊。想到那痛不欲生的懲戒,楊陽嘴角抽搐。

她也深感遺憾,又沒看到席恩的長相。雖然黑袍學徒說,他真正的模樣不好看,他也不喜歡這個幻術,楊陽還是想看到他的真實長相。

這段日子,她已經把這個少年當做朋友看待。

感同身受他的一切喜怒哀樂,他的痛苦,傷病,隱忍,對朋友的情誼,對魔法的摯愛。

清晨,楊陽在生物鐘的提醒下坐起來,若有所思地看向正在穿皮甲的希莉絲——第二晚了,不是因為希莉絲的緣故。

連續兩天,她都夢見了席恩,而且是在維烈離開以後,難道是巧合嗎?

********

註解:前面提到,本文的古魔法參照了DND體系,但有私設,這章的法術就是,比如亂心之語這類和心靈影響有關的魔法我都歸在精神系,而在DND中是防護系,這是方便對奇幻不了解的讀者理解。

在我文里,附魔系顧名思義,是對物品附加法術的魔法派系,但是在DND中,附魔系還包含了對生物的魔法,比如魅惑人類,催眠術之類,這種我基本都歸在私設的精神系了。

另外,本文沒有預言系,眾神禁止。

。 「父親,您怎麼了?」

看到何震武吐血暴退,臉色有些不同尋常,旁邊的何漢卿也是靠了過來。

平時哪怕在家族內,他也很少會看到對方露出這幅神情。

顯然,眼下局勢不妙,恐有大禍降臨。

「來不及解釋了,咱們趕緊離開這裡!」

何震武看了一眼身旁的何漢卿,又是沉聲道,「眼下咱們已經觸發了封印在壁畫中的共死結界,此結界一旦觸發便會埋葬周邊一切!包括眼前的上古煉器宗遺址!」

「如果不出我所料,這道結界也是當年上古煉器宗掌權的墨家巨子所布置,目的就是為了保護宗門寶庫內的大量機緣寶藏不被外人拿去….」

什麼!

聞言,何漢卿也是愣了一下,神情震驚。

原來一開始銘刻在殿宇四周的古老壁畫還有這等用途。

嘭!

轟隆隆….!

突然,原本堅不可摧的殿宇支柱也是開始搖搖欲墜,大量的殘磚斷礫砸落在地,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隆聲,眾人腳下的青石板也是生生龜裂開來,彷彿地震降臨。

「不好!」

何震武臉色微變,「快跑!這裡快要倒塌了!」

「共死結界的力量一旦耗盡,整個上古煉器宗遺址便會被夷為平地,徹底埋葬在地底深處!」

咔拉咔拉….!

此刻殿宇上方的巨柱還在不停地崩潰倒塌,震起一地塵埃。

「爹爹,你快看那裡…!好像有一處寶庫!」

匆忙逃竄之中,何莉莉則是雙眼一亮,目光視線落在旁邊的角落處,只見那裡不知何時暴露出一個狹小的一人多高通道,似乎正是眾人苦苦尋找的宗門寶庫。

「上古煉器宗的宗門寶庫果然藏在這裡!」

順著對方的指引看去,何震武雙眼微眯,只不過臉龐上卻沒有太大的喜色。

眼下,結界力量已經崩潰,這裡很快就要被徹底埋葬,哪怕發現了宗門寶庫的位置也是無用。

畢竟,有命取寶,無命消受!

在一開始,上古煉器宗的末代墨家巨子便是布下了局,哪怕有外人闖入遺址的核心腹地,最後也取不走隱藏在這裡的巨大寶藏和機緣。

因為,共死結界的力量和宗門寶庫的存在是二位一體,前者如果沒有消失,後者也不會暴露世間。

然而,結界的力量一旦徹底消失,整個上古煉器宗遺址便會頃刻間瓦解,埋入無盡黃土,寶物和性命不可兼得,沒有人會願意為了這些寶藏機緣而白白葬送自己的性命。

「父親,我找到離開這裡的出口了!」

這時,何漢卿的聲音也是隔空傳來,語氣焦急。

只見一處沒有塌方的殿宇角落內,散發著充沛的靈氣波動,破碎的青石地板上則是浮現出一道奇異的六芒星圖紋,似乎是某種傳送法陣。

「傳送法陣!」

何震武精神大震,縱身飛了過去。

顯然,結界力量消失之後,不僅是宗門寶庫的位置暴露出來,唯一一處可以離開上古煉器宗遺址的傳送法陣也是顯現。

眼下,這是他們幾個人離開這裡的唯一途徑,只能趁著傳送法陣的力量耗盡之前,動身離開此處!

「莉莉,你在幹什麼?!」

何漢卿匆匆趕到傳送法陣的入口,回過頭去,發現不遠處的何莉莉還在收集著散落在地面上的大量寶物,連忙驚呼道,「趕緊過來!這座傳送法陣的力量支撐不了多久!」

「哥,我來了!」

聞言,何莉莉也是將手頭上的大量寶物收入靈戒內,臨走之前依依不捨地看了一眼逐漸被殘磚瓦礫埋葬入地底的宗門寶庫。

「好可惜!寶庫裡面的東西只帶走了一點點….!」

何莉莉俏臉上流露出一抹惋惜,臉頰微微熏紅。

在剛剛上古煉器宗的宗門寶庫位置暴露的一瞬間,她便是迫不及待地衝進去搜刮寶貝,順手拿到了不少好東西。

然而,依舊有大量的寶藏機緣埋葬在那裡,她手頭上這些寶物與之相比,不過是冰山一角。

雖然十分可惜,不過她已經沒有機會再進入寶庫取寶。

因為,眼下這處殿宇即將崩塌,如果何莉莉不離開,到時候她只能和上古煉器宗遺址陪葬,埋入這無盡的地底深處。

「沒什麼可惜的,性命要緊!」

何漢卿匆匆打斷對方的話,有些責備道,「妹妹,你剛剛也太冒險了!差點你就沒命了知道嗎!」

「哎呀,怪我怪我…」

何莉莉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隨後似乎想起了什麼,顧目四處看去,「對了,費仁呢?他沒有跟過來嗎?」

「費兄!」

這時,何漢卿也是終於發現,費仁依舊沉浸在牆面上的古老壁畫中,意識神遊太虛,對於眼前發生的一切沒有任何反應。

「費兄,快過來!趕緊離開這裡!」

何漢卿焦急地呼喊出聲,然而對方依舊是毫無反應,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

「來不及了!」

「走!」

何震武臉色堅決,抬手運轉全部元力,啟動了腳下的傳送法陣。

「不要…!」

何莉莉發出一聲尖叫,下一刻傳送法陣也是爆發出一陣玄芒,連帶著眾人一起消失於原地。

轟隆隆….!

就在何震武等人離開之後,整個殿宇也是徹底崩塌,伴隨著上古煉器宗遺址,葬入無盡塵土。

嗡!

與此同時,費仁的意識依舊沉浸在古老壁畫所衍生出來的夢境中

而他的肉身則被一團純白的能量光團所籠罩,彷彿隔絕了周圍一切,哪怕整個上古煉器宗遺址已經不復存在,其依舊是毫髮無損。

意識深處

轟!

殺殺殺!

上古煉器宗原本一片祥和的景象又是轉瞬變化,下一刻只見殺喊聲震天,靈氣潰散,邪氣籠罩四方,到處都是充斥著屍山血海,魔影重重,彷彿身處人間煉獄。

「這是….?」

費仁眉頭微蹙,還不待他反應過來,畫面中又是傳出一道凄厲冷漠的怒嘯聲。

「哈哈哈哈….!」

「墨臨,你今日必死無疑!」

一道高大的魔影橫空出世,魔影眼神血紅,此刻正猶如君臨天下一般注視著已經化為屍山血海,人間煉獄的上古煉器宗,強悍的邪氣縱橫四方,令人不敢直視。

「不僅是你,從今天開始,所謂的煉器宗將不復存在!這就是招惹本王的代價!」

唰!

在那魔影的目光注視處,一道削瘦的白袍身影靜靜屹立,白袍男子面龐清秀,四周肆虐的邪氣雖然強悍無比,卻始終無法靠近其周身。

「或許如此,不過吾今日也必然不會讓你輕易離去!」

面對魔影的生死威脅,白袍男子淡然一笑,一股玄妙的氣息籠罩其周身,彷彿天地間生靈萬物在此刻與其融為一體。

「此人便是上古煉器宗的掌門人,最後一任墨家巨子!」

看到這一幕,費仁不禁心神一顫。

他大概已經明白了當初稱霸一方上古煉器宗為什麼會突然覆滅,很可能和眼前這一場數千年前的驚世大戰有關!

而且,和墨家巨子隔空對峙的那一道強大魔影身上籠罩的無窮邪氣,也和一開始費仁進入上古煉器宗遺址所發現的那縷妖邪氣息一模一樣。

很顯然,數千年前上古煉器宗的覆滅和眼前這道強大的魔影脫不開關係!

。 電視在外面露天播放,因為陽光的照射,屏幕畫面會不清楚。

所以葉天傾就讓人準備紙箱。

現在紙箱扣在上面,電視出在相對比較暗的地方,陽光也照射不到屏幕。

所以播放畫面的時候,將會清晰許多,大家也都能看到畫面內容。

白炫還沒意識到,後面會發生什麼。

他眉頭皺緊,滿臉不耐煩的看着葉天傾,直接開口辱罵。

「你這個傻逼,你整一個電視做什麼,你有毛病吧?」

我要是你啊,我就趁著剛剛多找一些人,這樣能保證自己的安全,倒不會向你這個煞筆這樣,找一個大電視過來,難不成你要在這裏放電影不成?

白炫大笑着喊道,聲音滿是狂妄和囂張。

但是!!!

就在白炫話音落下的一剎那,白炫的腦海里陡然升起一個念頭。

在這個念頭升起的剎那。

白炫的臉色陡然劇變。

蹬蹬蹬……

他難易控制腳步,連退數步。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