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鬼,難道他打算殺了我么?

朝于飛一臉驚駭地望向對面的東方修哲,他現在更加驚訝於對方施展冰系魔法的速度。

這個小鬼,難道他也是一個近戰法師?

一個才八歲便能釋放巨大冰塊的近戰法師?

朝于飛突然有種大腦被電擊了一下,實在不敢相信這件事。

同樣被震撼到的還有場外的兼肅啟,他獃獃地望著那個幼小的身影,作為一個三星魔皇的他,很清楚能夠瞬發那麼巨大的冰塊意味著什麼。

「朝大哥,你可要小心了,我才剛剛學會冰系魔法沒多久,暫時還無法控制自如,傷了你,可別怪我喲!」東方修哲笑著說道。

朝于飛臉色鐵青,他覺得這個小鬼分明就是在故意氣自己,你說你丫的控制力不好,為什麼不早說?

他才不會相信東方修哲的鬼話呢,剛剛那個巨大的冰塊,絕對是以一個非常精確的方位砸過去的,控制力不好能夠做到如此,騙傻子呢?

「轟!」

朝于飛還沒有調整好身體,又是一個巨大的冰塊飛了過來,這一次所不同的是,在冰塊的四周,跟著飛來的還有十多根鋒利的冰錐!

朝于飛再次一驚,他來不及細想,就地一滾,先是躲開那巨大冰塊的軌跡,然後隨後一揮,施展了一個火之盾,將冰錐融化,這才躲過這次危機。

此時的他,臉色已經不能再難看了!

這個小鬼,絕對是想殺自己!

更讓朝于飛感到可氣的是,這個小鬼偏偏還擺出一副很無辜的表情,並且還問候兩句。

它奶奶的,這次竟然碰到了比我還虛偽的傢伙!

朝于飛從東方修哲的眼神看到了一種戲謔、嘲諷的味道,好像在說:小子,別給我玩虛偽,我玩死你!

「喂,慕榮派,」台下的兼肅啟,突然一臉震驚地轉頭看向慕榮派,問道,「你這個徒弟,真的才剛剛學會『冰系魔法』么?」

他可是一個三星魔皇,又豈會看不出東方修哲對冰系魔法的控制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這話倒也不假,我這徒弟掌握『冰系魔法』的時間,還不到一個星期!」


慕榮派也是很難得地沒有再去調侃,從他說話的語氣來看,應該也是很驚訝。

「什麼?不……不到一個星期?」兼肅啟的眼睛驟然睜得很大。 石台之上,散落著大片的冰塊。

朝于飛終於開始反擊了,火光四射,猶如一朵盛開的有些妖艷的蓮花。

火焰使得周圍的溫度驟然升溫,冰塊融化,變成一團團蒸汽,籠罩了整個石台。

「小鬼,我一定要你好看!」

剛剛為了躲避那要命的冰塊,朝于飛非常的狼狽,這一次他要報仇,他要讓眼前這個小鬼知道,惹怒一個「蛛幻盜賊團」的人,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

然而,如果讓他知道,就是眼前這個小鬼,先後兩次解決了「蛛幻盜賊團」的成員,不知他會有什麼感想?

火焰,化作一條巨蟒,來勢兇猛地向著對面的東方修哲衝來。

「轟!」

一聲巨響,冰塊組成的防護瞬間被擊穿。


「哈哈,小鬼看吧,只要我認真起來,定能讓你感受到恐懼是什麼滋味?」

正得意中,朝于飛卻是一愣,在他的前方,竟然沒有了那個小鬼的身影。

終焉异世啟示錄 ,那麼,那個小鬼到底去了哪裡?

好在石台的面積不大,並且又沒有可以藏身的地方,朝于飛相信,自己可以很快發現那個小鬼的行蹤。

然而他卻忽略了一件事情。

因為他所釋放的火焰,寒冰化成了水蒸氣,使得四周的能見度越來越差,在加上四周還散落著很多巨大的沒有融化的冰塊,在蒸汽的包裹中,就像是一個人的影子。

「修哲小弟弟,你到哪裡去了,剛剛沒有傷到你吧?」

朝于飛家裝好心地詢問,實則是想探查到東方修哲的方位。

「大哥哥,你的這種火焰,連鴨子都燒不熟,我怎麼可能會受傷呢!」東方修哲的聲音傳了過來,聲音之中竟是帶著些許戲謔。

找到了,在這裡!

手臂一揮,一個巨大的火球向著身體的一側沖了過去。

「轟~」

傳來了一聲冰塊被擊碎的聲音。

「可惡,還是讓他躲開了么?」

朝于飛心中暗罵,正準備再次出言引誘,然而就在這時,一股寒意驟然從身後傳來。

「轟隆~」

饒是朝于飛躲閃的夠及時,但還是被猶如利刃的冰錐給擦傷了大腿。

再看他剛剛所在的地方,竟然憑空出來了一個高達數米的寒冰,由上面正不斷散發著逼人的寒氣。

緊接著,沒有給朝于飛太多休息和考慮的時間,一根緊接一根的巨大冰錐相繼出現,只是一會兒的工夫,便是佔滿了整個石台。

末日歸途 ,是又驚又懼。

驚的是:這個小鬼的冰系魔法瞬發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而且魔法招式層出不窮,似是有著使不完的魔力。

懼的是:這個小鬼簡直就是黑心腸子,所施展的魔法又快又准,稍有遲緩就有喪命的危險。

朝于飛現在別說是戰鬥了,他連對方的影子都找不到,完全處於了被動挨打的局面。

讓他感到憋屈的是,台下還有兩位三星魔皇在觀戰,自己根本就無法施展小動作。

「可惡的小鬼,早晚我要殺了你!」


朝于飛何曾有過今天這樣狼狽的經歷,如果不是心有顧忌,他倒是有著很多殺招。

然而那些殺招一使出來,便很有可能被人識破他的身份,除非在背地裡,否則他是不能使用的。

東方修哲,站在一根冰錐之上,冷眼俯視著下面有些狼狽的朝于飛。

「就只有這點實力么,真是沒有意思!」

「差不多也該結束這場無聊的戰鬥了!」

嘴角露出一個有些邪惡的笑來,東方修哲突然想到了一個不錯的主意來。

朝于飛環視著四周這些將路堵死的冰錐,他知道,自己必須做點什麼,不然的話,等一下將要倒霉。

他相信那個小鬼,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

「不想了,我跟你拼了!」

體內的魔力爆發而出,火光瞬間籠罩了四周五米的範圍。

在炙熱的溫度下,冰錐以極快的速度融化著。

「我將這裡的冰全部化為水,我看你還能夠躲到什麼時候!」

心中有了主意,朝于飛便是更加瘋狂地催動體內的火系魔力。

「嘩啦啦~嘩啦啦~」

冰化為水,竟然形成了一條條溪流。

然而奇怪的是,這些水竟然沒有流到石台下面,反而像是在一個池子里注滿了水,水流瞬間淹沒到了朝于飛的腰部。

「這……這是怎麼回事?」

朝于飛一驚,他驚恐地發現,四周融化的水,全部向著他這個方向彙集。

「不好!」

意識到了不妙,然而此時的他,想要脫逃已經不可能了。

就在這個時候,猶如海浪一般的浪花拍打過來,瞬間將掙扎著準備逃出水的包圍的朝于飛完全淹沒。

值得慶幸的是,朝于飛會游泳,他使勁地划動著四隻,準備游出水面。

而就在這時,他的視線突兀地看到了一直失去蹤影的東方修哲。

東方修哲站在石台之上,就像是在觀賞著一隻被圈養在玻璃裡面的海洋生物,神情淡然。

成四方體的水十分奇怪,四周明明沒有阻隔物,它竟然能夠凝聚在一起而不散落。

朝于飛瞪大了雙眼,他張著大嘴,想要咆哮!

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東方修哲突然伸出手指,在那清澈的水液上面點了一下。

剎那間,剛剛還是晃動不止的水液,竟在瞬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冰塊,而朝于飛,竟然被冰凍在了裡面。

這種結局的收場,讓旁觀半天的兩位三星魔皇目瞪口呆!

「師傅,我可以下來了么?」

東方修哲對著慕容派問道。

怔怔地點點頭,慕容派此時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這個徒弟沒有白收,太給他長臉了。

在愣了有十多秒之後,慕容派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今天,他終於在選徒弟方面,勝過了兼肅啟,他實在是太開心了。


此時的兼肅啟,則是正好相反,他的心情雖然有失落,但是更多的卻是震驚!

視線落在東方修哲的身上,他的心裡充滿了疑問。

這個孩子,他是怪物嗎,怎麼可以厲害到如此地步?

他能夠看得出來,東方修哲這一場切磋,根本就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換句話說,他的徒弟朝于飛,根本就不值得這個小孩認真對待!

似乎是察覺到了兼肅啟看向自己的異樣表情,走下來的東方修哲忙道「師傅,我好累,可以回去休息嗎?」

他哪裡是去休息,而是想去看書!

「好吧,去吧,為師回頭叫人給你做點好吃的。」慕容派眉飛色舞地說道。

東方修哲走後不久,那個冰凍著的巨大石塊,突然一陣奇怪的響聲,緊接著一聲巨響,朝于飛破冰而出。

他的身上被火元素包裹著,頭髮豎起,面目有些猙獰,剛恢復自由便想找那個小鬼報仇!

「不要找了,那個孩子已經回去了!」兼肅啟有些落敗地說道。

他現在不得不承認,慕容派的徒弟,確實強過他的徒弟,而且還不是一點半點!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