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劇情,倒是有點熟悉。

華國上下五千年,被歷史掩埋的東西數不勝數。

寶藏鑰匙這種,並不稀奇。

「不是寶藏,但卻比寶藏值錢千百倍!」

陳學海臉上突然露出神往之色,沉聲道:「上古遺迹!」

眼見爺爺把老底都抖了出來,陳瑤頓時氣得直跺腳。

林羽和駱長風沒有關注陳瑤,目光全都落在陳學海身上。

臉上,一片震驚。

上古遺迹?

如果陳學海說的是真的,那確實比寶藏值錢千百倍!

甚至,連千百倍都不止!

那價值,簡直無法估量!

深吸一口氣后,林羽試探著問道:「那上古遺迹在哪裡?方便透露嗎?」

陳學海苦笑一聲,搖頭道:「應該是在崑崙山脈中,具體在哪裡,我也不知道。」

林羽訝然,無奈一笑,「這個範圍,有點廣啊!」

崑崙山脈,那是龍脈所在之地。

方圓幾百公里。

環境非常惡劣,終年人跡罕至。

比北境大雪山有過之而無不及。

時至今日,崑崙山脈絕大多數的地方都還沒有被探索過。

關於崑崙山脈的傳說,數不勝數。

幾乎所有的傳說,都帶著神秘的色彩。

說崑崙山脈有上古遺迹存在,林羽絕對相信。

這時候,駱長風又好奇的看向陳學海,「你是怎麼知道這個事情的?」

陳學海呵呵一笑,緩緩道:「干我這一行,接觸到的古董文物非常多,我也是機緣巧合下,從一塊殘缺不全的石碑上了解到陰陽玉和上古遺迹的事情的!」

「不過可惜,由於年代久遠,那石碑損壞得非常嚴重,上面已經找不到關於遺迹的具體記載,也沒有具體的位置。」

「崑崙山脈這個位置,也是我根據石碑上那些零星的記載推斷出來的。」

「到底是不是在那裡,我也不敢保證。」

說起這個事,陳學海滿臉遺憾。

這可是上古遺迹啊!

想想都讓人激動。

不管他的贗品做得多麼的好,但贗品終究是贗品,而他也終究是上不了檯面的人物。

但要是能發現這個遺迹,絕對可以讓他青史留名。

名利害人!

但卻沒幾個人能擋得住名利的誘惑。

他有利了,但卻沒名。

找到這個上古遺迹,便什麼都有了。

聽他這一說,林羽和駱長風也深感遺憾。

崑崙山脈這個範圍實在太廣了,即便是他們,在沒有遺迹的線索的情況下,也不敢說一定能找到。

遺憾之餘,林羽又突然開口,「對了,另外那塊陰陽玉,也在你手上嗎?」

陳學海搖頭。

「那……你有那塊陰陽玉的消息嗎?」林羽再問。

陳學海再次搖頭,「我是沒有,你可以找梁中原問問。」

林羽抿嘴一笑,擺擺手道:「得了吧!他要是有那塊陰陽玉的消息,也不會將這一塊陰陽玉拿出來釣魚了。」

「釣魚?」

陳瑤的俏臉上布滿疑惑,「什麼意思?」 第139章要開藥鋪?

「你們來了?」

看到六個人全都到齊了,蘇招娣其實心中還是很欣慰的,總算沒有背叛她,也算這些人識時務,他們體內的毒藥雖然被壓制了,但蘇招娣在他們體內還留下了一種蠱毒,若是真的敢背叛她,她就能在不見到他們的情況下崔動蠱毒,一定會立刻斃命。

這是蘇招娣研製多年的一種蠱毒,叫絕命蠱,可惜她死的時候這種蠱毒還沒研製出來,也是重生后才研製好的,原本想用在他們身上着實有些浪費,可如今她手中無人可用,也只能用在他們身上了。

何爺六人互看了一眼,便要跪拜下來。

蘇招娣搖頭阻止,「好了,我讓你們做的事情做的如何了?」

幾人看了院子裏站着的吳氏跟季老三他們一眼后,便趕緊點頭道。

「主……」

「姑娘,我們已經在鎮上盤下了一家店鋪,之前是賣成衣的鋪子,店主是一對老夫妻,要去齊州跟隨兒子過了,所以就要把鋪子盤出去,位置很好,在東街比較熱鬧的地段。」

柳青道,「鋪子的裝修我也找了人,這幾日就能開始動工,就是不知道姑娘準備如何收拾。」

吳氏跟季老三在後面聽的雲山霧罩,他們一開始震驚何爺他們對蘇招娣的態度,似乎……像是蘇招娣的下人一樣。

而此時聽到鋪子,更為震驚,季老三忍不住問道。

「三丫頭,你這是……」

蘇招娣回頭,淡淡道,「哦,我準備開一家藥鋪,所以讓他們幫忙找鋪子。」

「藥鋪?」吳氏衝過來,皺眉道,「那可得不少銀子呢,你現在有銀子嗎?再說了,藥鋪得有大夫啊,你……」

說到這裏,她忽然想起季老三的腿就是蘇招娣治好的,之前可是鎮上所有大夫都說治不好了,但是蘇招娣卻能治,對於她的醫術,吳氏也沒什麼可反駁的了。

季凌月其實到現在都不太相信季老三的腿是被蘇招娣治好的,聽到蘇招娣要開藥鋪時,起初也是跟吳氏他們一樣的震驚,不過震驚之後便只剩下了嘲諷。

「嫂嫂,你什麼都不懂就敢隨便開藥鋪啊?那可是要抓藥的,吃死人的話會吃官司,你不是又要害的我們家遭殃嗎?你也真敢想,開藥鋪,不說這些,那可是一大筆銀子,不是說說就能開的。」

何爺皺起了眉頭,他來了這麼一小會兒,就見這女子對他們主子好幾次的冷嘲熱諷了,主子一直沒計較,但他卻有些生氣。

於是便道,「我家姑娘的醫術那是舉世無雙的,我還覺得在這桃花鎮上開間藥鋪有些埋沒她的醫術了呢,你說吃死人可真就有些可笑了,看來你對你的嫂嫂並沒有多少了解啊!」

季凌月雖然看到何爺有些害怕,但卻因為何爺對蘇招娣的態度讓她生氣,所以梗著脖子爭鋒相對。

「一個鄉下農女而已,她會醫術,你才是可笑吧?你們根本就不是瑤光村的人,所以你們才是不了解她。」

「月兒,夠了。」

見柳青等那幾個大漢突然上前,吳氏嚇了一跳,生怕他們對季凌月動手,季凌月可是個未出閣的姑娘,這要是被這幾個大漢近了身,將來可怎麼找婆家。

於是便趕緊上前把季凌月拉到了身後,然後瞪着蘇招娣道。

「你這是幹什麼?找這些人來家裏耀武揚威了?」

蘇招娣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只要你管好你的女兒別來招惹我就行。」說完帶着何爺他們竟然進了自己屋子。

別說吳氏了,就是季老三也皺起了眉頭,跟上去說道。

「三丫頭,你就算跟何爺他們有些交情,但也不能讓他們進你們的屋子吧,有什麼事兒來我們屋裏說吧。」

蘇招娣遲疑了一下,何爺道,「姑娘,季老哥說的對,我們都是男子,不好在你相公不在家的時候進你的屋子。」

蘇招娣點了點頭,「好,那我們出去說吧。」

她雖然沒想瞞着季老三他們開藥鋪的事情,但跟何爺他們還有其他事情要談,有些事,他們不需要知道。

臨出門時,蘇招娣深深看了季凌月一眼,那目光中包涵了太多的東西,有警告,有冰冷,還有殺意。

季凌月被她的目光看的火氣上涌,同時心裏更加畏懼,她緊緊抱着吳氏的胳膊,委屈的道。

「娘,你看到了嗎?嫂嫂她現在把我看成眼中釘,現在不知道又跟這些人牙子什麼關係,萬一……萬一她哪天要把我偷偷賣掉怎麼辦?」

季凌月本是要說蘇招娣的不好,可說到最後,她自己卻害怕了,何爺他們可是人牙子,蘇招娣跟他們一起出去了,不會就是在密謀要賣掉她吧?

想到這裏,季凌月嚇的臉都白了,最後渾身都開始哆嗦。

吳氏冷哼道,「她敢,月兒你別怕,有娘跟你爹,還有你哥哥在,這家還輪不到她做主。」

季老三也緊緊皺着眉頭,看着蘇招娣他們消失的方向,聲音低沉的道。

「這三丫頭到底是怎麼跟何爺他們結交的?這些人可不是什麼好相與的人啊!」

吳氏也道「是啊,我也覺得奇怪,她一個女子怎麼能跟這些人攀上關係。」

「娘,女子能跟男子結交,那還能是因為什麼?說不定啊!她是去勾……」

季凌月剛說到這裏,就被季老三冷聲呵斥住了。

「你給我住口,我看你嫂嫂說的對,你真的是缺乏管教。」他冷聲呵斥,一甩衣袖,憤怒的回房了。

季凌月被吼的紅了眼眶,抱着吳氏無比委屈。

「娘,我這麼多年不在你們身邊,我知道爹對我很是生分,可是我對你們卻很依賴啊,我……」說着竟然又嚶嚶的哭了起來。

吳氏趕緊安慰,「你爹不是那個意思,我們這幾年也一直都惦記着你,你看現在家裏日子好過了些,我們真的是恨不得什麼好的都給你,所以你別誤會你爹。」

季凌月小聲嘀咕,「什麼好的都是那個蘇招娣的,我連想住左邊那間屋子都不行,還說什麼好的都給我。」。 哈哈…

曹操那聲震瓦礫的笑聲再度響徹此間衙署。

笑聲中更添了一分放肆與有恃無恐,袁紹、公孫瓚、劉表、袁術…最讓他顧慮的四股勢力竟然相互打起來了。

好啊,他們這一打,曹操可就有可乘之機了,至於其他勢力河內張揚、流亡呂布、平原劉備,依著如今兗州的實力,曹操還真不放在眼裏。

徐州這個中原糧倉勢在必得!

「子孝,妙才…」曹操當即點將…

「末將在!」曹仁、夏侯淵拱手站出。

「你二人帶三萬先鋒軍直抵東莞城,我親率十萬大軍隨後就到!」

「末將領命!」曹仁與夏侯淵互視一眼,領了這個先鋒將軍的軍令。

徐州與兗州之間隔着豫州的譙沛與魯國,徐、兗接壤的地帶,唯獨兗州的泰山郡與徐州的東莞城,東莞城再靠下才是琅琊郡,琅琊郡的南邊則是東海、下邳、廣陵、彭城。

若要攻陷徐州的治所下邳城,首當其衝就是要攻克最北境的東莞城與琅琊郡。

陸羽腦海中將徐州的地圖過了一遍,曹操的這個部署避開豫州,直擊徐州,先易后難,步步蠶食,沒毛病!

只是…提到東莞城,陸羽的腦海中浮現起的竟然是五個很羞澀的大字——「莞式一條龍」!

如果,非要再加一個數字,那一定是九九八…

有那麼一瞬間,竟莫名的有些懷念,所謂看香肌雙瑩,玉簫暗品…咳咳咳…陸羽猛地搖了搖頭,這種時候,怎麼能想偏了呢,此東莞非彼東莞,徐州的妹子很多,但是多半沒有一條龍了!

陸羽這邊正在想入非非,戲志才的總算是從驚愕中醒轉,他意味深長的看了陸羽一眼,臉色依舊煞白…

曹操看出了他的心思,徐徐走到他的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心頭暗道——志才呀志才,慢慢你就習慣了,羽兒畢竟是我老曹家的種,這「種」只要好了,洞悉力、判斷驚人也就是情理之中、平平無奇…這些時日,我已經開始批量種下種子了,你是不知道,我這老腰…很疲憊呀!

當然了,曹操心裏頭這麼想,嘴上還是頗為客氣的。「志才啊,這次征討徐州,這三軍的總軍師的重擔,就交給你了!」

噢…戲志才趕忙拱手領命。「戲某必不負曹公所託!」

這個部署也沒問題…

陸羽輕輕的點頭,所謂志才不死,郭嘉不出嘛,在謀略層面上戲志才還是很硬的,如此進攻徐州算是萬無一失,陶謙涼涼也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不過…陸羽腦瓜子一轉,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

儘管…曹操不至於屠徐州,名士邊讓也沒有死,可背後的呂布依舊是不得不防,說白了,就是守兗州的戰將一定得靠譜,最起碼,稍微靠譜一點兒!

剛剛想到這兒。

曹操繼續吩咐。「文若、元讓、孟卓…這駐守兗州的重擔就交給你們了,我曹操的身家性命可就全部都託付給你們了。」

文若、元讓、孟卓…

呵呵…陸羽就「呵呵」了,一共三個人,其中兩個不靠譜的。

荀彧嘛,自不用說…有他在,大面兒上兗州不會有失;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