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名中年人正是三大勢力之一黑暗血族的族長。

身為一位血族中身份高貴的侯爵級強者,其本身就幾乎擁有著君主級強者的戰力。

整個地下空間的空氣都彷彿因為血族族長的話語而變得凝重起來,一種極為壓抑的氣氛在空氣中瀰漫。

「這是我們國家的財富,更是我們國家的象徵,是上帝賜予我們的禮物,絕不能輕易放棄」

一個頭髮花白的牛仔老人開口了,他整個人看上去十分普通,就彷彿一顆美國西部平原上毫不起眼的老人。

然而這只是表象,無論是黑暗血族族長,亦或是坐在另一邊角落裡的古印第安部族族長,都不敢有絲毫小看這位老人。

嚴格說起來,在長沙人之中,只有那位牛仔老人是美國的本土居民,在美國建國一百多年後

這位牛仔老人是一位真正的傳奇,在天地枯竭的大環境下,逆勢崛起,成長為了一位無敵王者。

天機門當代掌門曾經評價過這位名為馬克的老者,稱其為不世出的天才,若非生錯了時代,此生幾乎必然可以邁入禁忌領域。

「先天生靈確實很強,只是以我們如今的實力想要將其控制,卻幾乎不可能做到。」乾枯而沙啞的聲音從一張面具下傳出。

開口的正是一直沒有說話的古印第安族族長,這位老族長是700年前的人物,君主級巔峰的生命層次幾乎是在潮汕人中最高的。

「它源於這個國家,是這個國家的精神象徵,即便誕生了靈智,也絕不會對我們產生什麼不利的影響。」

馬克搖頭,依然堅持自己的想法。

黑暗血族族長眼中光芒閃爍,似乎被馬克的話語打動,沉默下來,不再言語。

帶著一張白色面具,上面刻畫了無數五顏六色的線條,形成了一張張詭異的人臉,看上去極度的詭異。

古印第安族的老族長見到眼前這一幕,心中不禁嘆息,兩人終究見識太少,不明白那些超級勢力的恐怖之處。

「黑暗血族曾經也是傳成久遠的強大種族,只可惜成名之前被光明教廷重創,趕出了歐洲。

我本以為你們只是損失了絕大部分強者,傳承還算完整,現在看來你們確實丟失了很多東西,恐怕那些古老的典籍都已經遺失了吧!」

因為戴著面具,外人看不清楚,古印第安族長的表情,然而僅僅是從話語,也不能判斷出其所想表達的意思。

「自由女神即將化為先天生靈,無論如何也不是我們可以覬覦的!

你們最好給我……」

還沒有等面色微變的黑暗血族族長開口,古印第安族族長身上驀然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瞬間鎖定了不遠處的馬克。

他話語深含一字一頓,面具后的雙眼泛起幽幽青光,太詭異了!

然而還未等他把話語說完,卻被另一段話語十分粗暴的打斷。

「看樣子你們還算識趣,倒是少了本皇不少麻煩。」

這是一個異常陌生的聲音,絕不屬於在場上人中的任何一人!

三人同時驚駭的站起身,生命能量噴薄,龍照全身,齊齊轉頭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大廳角落處的真皮沙發上,一名綠衣青年男怏怏的躺在上面,臉上一副懶散的樣子,看上去就像一個普通的青年。

不過,三人顯然都不會被青年那看似普通的外表欺騙。

先不說對方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覺的。避開外面那一重重守衛和科技檢測設備來到這裡。

單單說對方的恐怖隱藏能力,就站在身邊,而令自己毫無所懼,若非對方主動開口,三人甚至一年都毫無所覺。

在場三人,身為三大勢力的首領,全部都是君主級強者,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靠近,而不被三人發現,恐怕就只有……

聯想到綠衣青年之前的話語,三人心中一個咯噔頭像瞬間溢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綠衣青年很可能是一位皇者級存在,三人聯手都難以抗衡。

「請問閣下的身份是……?」場面微微凝固了一下,還是身為三人中最強者的印第安族老族長試探著開口問道。

綠衣青年笑眯眯的看著三人並未回答,眾人沉默,現場一度變得極為尷尬。

腹黑魏少請妻入局 「呵呵,三個有趣的小傢伙,安心維持好秩序即可。

接下來的事情可不是你們這些小勢力可以參與的。」

眼中笑意一閃而逝,綠衣青年隨手拋出一物,起身似乎準備離開。

突然,他似想到了什麼,腳步一頓,道:「不過你們那裡要是有年輕一輩的天才的話,倒是可以去碰碰運氣,說不定就能有所收穫。」

話畢,綠衣青年不再停留一步,邁出腳下,綠光一閃,瞬間消失在這座地下會議室之中。

良久,確定綠衣真的離開了,三人終於長舒了口氣,相顧之下,一時竟無言以對。

光滑如鏡的大理石桌面上,一塊木製令牌靜靜地擺放在上面。

令牌呈現淡淡的青灰色,摸上去光滑圓潤,既有木質的清晰紋理,又有玉石般的光滑圓潤,材質十分的奇異!

令牌正面勾畫出一組樹木的輪廓,雖然通體不足,巴掌大小,但是卻散發出一股頂天立地的磅礴氣息,彷彿傳說中支撐天地的世界之樹。

「還以為先天生靈即將誕生的消息足夠隱秘,沒想到連他們都已經知道了。」

苦笑一聲,馬克伸手拿起了令牌,而在這塊令牌的背面,一座龐大的宮殿刻畫得栩栩如生。

如果趙天在這裡肯定一眼就能夠認出,這令牌上刻畫的宮殿,赫然就是當初驚鴻一現的自然神殿!

且不提心情複雜的三人,那位來自自然神殿的綠衣青年在出了地下室后,便饒有興趣的逛起了這座城市。

美國的城市夜生活,燈紅酒綠,儘管比之於以前,蕭條了許多,但依舊可以在路上看到許多形形色色的男女。

有酒吧,有咖啡廳,有來來往往的商業街,也有發生者種罪惡的陰暗小巷……

綠衣青年靜靜地觀察著這座城市,千年的時光恍如昨日,然而在醒來時,這人世間早已換了天地。

心中感嘆,綠衣青年也偶爾會去嘗試一些東西,甚至在路過一家賭場的時候他還進去玩了幾局。

「帥哥!約嗎?」

站在路旁,一名打扮暴露的金髮女子招呼他。

「這時代還真是跟我們那會兒不一樣。」數分鐘后,綠衣青年出現在城市之外,臉色怪異,身上的衣服看上去竟有幾分凌亂。

現在也該去看看那東西了,綠衣今年整理了一下衣服,腳下一步邁出整個人,化作一道綠色的流光,衝天而起。

小半天後,一道綠光劃過天際,落在了紐約灣內。

女青年還不走到岸邊,抬頭,視線中,一尊巨大的雕像屹立。

自由女神,美國的象徵,右手高舉象徵自由的火炬,左手拿著刻畫了獨立宣言的銘牌,是1876年法國正送給美國的禮物。

然而此刻,自由女神卻已經不再是一張普通的雕像,這幾周為一股股奇異的氣息不斷蕩漾,不斷融入自由女神的身體之中。

這些氣體肉眼不可見,然而在綠衣青年眼中卻彷彿黑夜中的燈光般分外明顯。

那是這片天地間極為稀少的靈性能量,就彷彿一片五彩的霞光織成天幕,披在了自由女神的身體之上。

「嗯,似乎比預計的要提前了不少呢!」

綠衣青年嘴中嘀咕,突然若有所感,抬頭望向了遠處。

一名身背長劍的中年人站在那裡,身邊不斷有人路過,然而卻彷彿看不見那名中年人一般,對於那名打扮怪異的中年人視而不見。

從天空中向下俯瞰,以自由女神雕像為圓心,方圓百里之內存在了大量的超凡者。

其中更是有著近十股氣息,赫然都不輸於那名來自自然神殿的綠衣青年! 春風自然而來,吹過大地,空氣雖然依舊寒冷,但相較於遠去的冬季卻多了一絲明媚的生機。

陽春三月,江南之地早已迎來溫暖,唐家所在的山東省內,卻依舊寒冷,冬意似不願離去。

趙天一身青衣,獨自一人行走在山林間的小路上,她感受著迎面吹來,還帶著絲絲涼意的春風,似陷入一種奇異的狀態之中。

精神海之中,九枚古老的天青色符文驀然騰空而起,在精神海上空凝聚在了一起。

倏忽之間,青光噴薄,精神海之上,彷彿一輪天青色的太陽冉冉升起,噴薄出刺目的朝霞。

總算凝聚出一絲風之規則雛形了,收回神念趙天長長鬆了口氣。

趙天如今已經將風神變修鍊到了第七層,可以凝聚風之神性,更是藉此一舉領悟了風之規則的意思雛形。

「難怪典籍上記載,但凡肉身成聖的極境王者最少都邁入了極境二重天之境!

肉身成聖之後,身體發生細微改變,更加貼近於天地大道能夠助人領悟天地規則也就不奇怪了。」

趙天估計,自己如今對於各種天地規則的領悟速度,比之於以前,至少快上了三倍!

只可惜一旦在腦海中凝聚出一種天地規則雛形,就會對於領悟其他的天地規則形成極大幹擾。

而本身領悟第二種規則,出行的難度就是第一種的數十倍,二者疊加,趙天覺得自己恐怕短時間內是不可能再領悟出第二種規則雛形了。

回到房間,桌子上早已擺滿了食物,霞光氤氳,精氣內藏,每一種食物都蘊含著磅礴的能量。

「要是讓我自己掏錢,恐怕還真有點捨不得。」趙天已笑,拉開座椅坐下,舉起碗筷,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僅僅是這一頓早餐,就價值百枚三階能量晶石,而中午與晚上的食物則更加珍貴。

尤其每三日一瓶的飛仙釀,乃是唐家秘傳,以近千種天材地寶進行煉製,可以緩慢的強化服用者的生命本源。

小院中很安靜,只有他自己一人居住。

大約是在一個多月以前,他使用神通而造成的身體損傷完全恢復,五秋嵐,與趙玄空兩人徹底放下心來,終於安心的進入了唐家的一處秘境中閉關。

按照趙天外公的說法,兩人天資都極為不凡,只是年輕時缺少了太多資源。

這一次進入唐家秘境之中,閉關,兩人至少要邁過第三階生命天梯,也就是成為君主級強者,才會真正出來。

習慣性的登錄上炎皇閣內部網路,瀏覽著其中的一條條信息。

突然,他雙眼驀然一亮,嘣的停了下來,目光落在了其中一條消息上。

「近幾日位於美國紐約灣的自由女神像發生驚人異變,每日清晨與傍晚,天空中都有五彩的霞光出現十分的絢爛!

據當地目擊者稱,五顏六色的天地能量竟在那裡形成了隱約可見的天地潮汐彷彿森林的海洋,懸浮在虛空之中,壯觀到了極點!

在其附近,大批海洋生命聚集,更有一些魚類,生命層次莫名蛻變,覺醒字母菱智成為海族。」

生命之霞,能量瀚海,天地胎息,趙天雙眼緊盯著這條消息,嘴中喃喃自語眼睛越來越亮!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這三種印象,正是先天之靈即將誕生之時,將會出現的徵兆。

而先天靈血正好只能夠從先天生靈身上獲取。

看來他無論如何也要去一趟美國了。

為了確定這個消息,趙天利用自己的身份分別在炎黃閣和唐家的情報部門進行了查詢,終於確定了這一消息。

大約十多天後,自由女神就會完成最終的蛻變,從一尊沒有生命的雕像,化為一個真正的生靈。

作出了決定,趙天即刻動身趕往附近的太原城。

找到在太原古城中胡作非為的混世魔王三組合,準備乘坐飛機趕往美國。

他這一次去是為了奪寶,實力自然越強越好,所以很乾脆的就將無所事事的小紫,二哈,小紅都給帶上。

「這種事情怎麼能少了我。」李狂知道這消息后直接在山林中大喊,震得整片森林的樹葉都在沙沙作響。

蘇蒼與張俊才早在數月之前就已經離去,唯獨剩下李狂,一直賴在唐家不走。

這酒鬼盯上了唐家寶庫之中一瓶蜜,藏了數千年的絕世佳釀,所以才一直賴在唐家,想著各種辦法。

一天之後,太原古城機場中,趙天李狂等人準備登機,直接飛往美國。

然而不知道這消息被誰給泄露出去,許瑤兩兄妹趕來,張俊才也從天師府趕來了太原古城。

「痴心既然是為了搶寶,無疑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

許瑤兩兄妹僅僅是一句話就讓想要開口拒絕的照片,再也說不出話來。

況且,三人如今的實力都已經極為強大,趙天隱隱能夠感覺到三人怕是都有著堪比絕世王者的戰力。

片刻后,一架銀灰色的飛機從太原機場中騰空而起,迎著清晨的朝霞,向著東方地平線的盡頭飛去。

與此同時,隨著各種異象越來越明顯,甚至連普通人都可以用眼察覺。

關於自由女神即將化為先天生靈的消息不脛而走,逐漸被越來越多的人知道。

於是從世界各地駛往美國紐約的飛行器明顯增多,一位位年輕高手紛紛動身趕來。

「消息都已經散布出去了?」

「一切都已完成,正如同計劃的那樣,許多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那裡。

只是我們發現似乎還有一股勢力也在推波助瀾,我們懷疑……」

「好了,我已知道,退下吧。」

「可是!」

「莫要再說,一切我已知曉。」

「是,謹遵方丈法旨。」

一場談話結束,大殿的房門吱呀一聲打開,一位中年僧人走出,只是身影一閃,轉瞬間便消失在了原地。

「看來西方近日也將有大動作了。」房間中,一名身披金色袈裟的僧人輕嘆一聲,低低的宣了一聲佛號,金光一閃,身影也默然,消失在了房間之中。 蓮花搖曳,泛著淡金色的池水,輕輕蕩漾。

從遠方望去,在這片並不大的空間中,一座座長滿林坊的八寶功德驚奇,鱗次櫛比,一直延伸到視線的盡頭。

忽然在這片空間的邊緣處,盪起了一層層波紋,一道身披金色袈裟的身影從中走出。

這道身影正是之前的那位僧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