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情況?他媽一個眼神直接秒殺地靈五重的武者?這還是人嗎?”

此時那些人才知道眼前的少年是有多麼的恐怖,有了剛纔那位教徒的例子,大殿之中其餘的人便一言不吭,他們可不想在做那個出頭鳥,畢竟他們的教主還沒發話呢。


見識了龍翔那殘忍的手段之後,靈陰教主打了一個哆嗦,卻也是不敢怠慢,連忙從座椅上站了起來,恭恭敬敬的走到了龍翔的身前。

“不知前輩是什麼意思?什麼小女孩兒?”靈陰教住揣着明白裝糊塗,看來是一個不怕死的主。

“我不想再說第二遍,識相的就快把你們前些天抓的小女孩兒給我乖乖的送出來,不然我可不敢保證會不會一氣之下踏平你靈陰教。”

囂張、猖狂、霸氣、威風,盡數在龍翔的身上展現了出來,若是作爲當事人的話,你說那種感覺是有多爽?怪不得現在有那麼多人喜歡裝逼。

龍翔似乎也愛上了這個感覺,這滋味還真他媽不錯,龍翔一人直接嚇得一方勢力屁都不敢放一個,儘管這勢力不強,但是也足以炫耀一次了。

見龍翔說得如此明瞭,靈陰教主倒也不再隱瞞什麼,“莫非前輩是來拯救那些小孩兒的?”

知道龍翔是在打那些小女孩兒的主意,頓時也沒了好臉色,語氣也是陰沉了幾分,真不知道是誰給他的勇氣,還是說他真的有什麼底牌不可?

“聽這意思,看來那些小女孩兒真的被你靈陰教抓起來了?你抓那些小孩兒幹嘛?”龍翔冷聲問道。

“我勸前輩還是不要多管閒事,否則後果自負。”

“哼,這閒事我還真就管定了,我倒要看看有什麼後果。”

龍翔冷哼一聲,朝着靈陰教主暴掠而去,雙掌凝聚着渾厚的龍元。

“轟,噗。”

雖然這一章只有地靈六重的巔峯一擊,但是那靈陰教主也被打得夠嗆,一口xian血噴灑而出。


“咳咳。”

沒給靈陰教主喘息的機會,龍翔的攻擊又致,靈陰教主大驚。

“慢着。”

“臨死前還有什麼遺囑要交代的嗎?”

“哼,我承認不是前輩的對手,但是前輩可知道噬風宗?”

“噬風宗?”龍翔愣了兩秒,“莫非你是噬風宗的人?”龍翔有些驚訝。

“不錯,我靈陰教身後的靠山正是噬風宗,既然前輩聽說過噬風宗,想必也知道噬風宗的強悍,如果前輩就此作罷,也許還能保你一命。”

見到龍翔被噬風宗的威名嚇愣住了,頓時又得意起來,顯然沒察覺到龍翔的神情在逐漸轉冷。

“哈哈,又是噬風宗,還真是冤家路窄啊,如果你不提噬風宗也許我還會饒你一定,但是現在嘛我可不會留情了。”

龍翔直接將那強大的龍形威壓釋放出來,無形在天地間撐開,靈陰教當中的人無一人倖免,紛紛在這強大的鎮壓之力下化爲血霧。

通過強大的靈識感知,龍翔找到了被關押在地牢中的五個小女孩兒,當龍翔將她們帶回村莊的時候,所有的村民都來膜拜龍翔,感激之類的話說了一大堆。

算一算時日也快到新秀大賽了,龍翔給這些貧窮村民每人留下了一千塊黃玉,這可把他們高興壞了,一千塊黃玉夠普通人家花費幾輩子了。

“哎,真是個好人啊,好人有好報。”一些村民感嘆道。

此時的龍翔已經啓程往梯雲宗趕去,剛到了沒多久,李飛就找到了龍翔,一臉的急色顯然是出了什麼事。

“龍哥,你還是趕快躲一躲吧,有人請了幫手要找你報仇。”

“嗯?找我報仇?”龍翔愣了愣,“該不會是那張栩吧。”龍翔冷笑着問道。

“哎,除了他還能有誰啊,上次你讓他面子丟盡,這一次他請的幫手比龔雨霜身後的靠山還要大。”

“是嗎?那就讓他來吧,我龍翔隨時奉陪。”龍翔無所謂的說道,顯然沒把這事兒放在眼中。

這時龍翔的話音剛落,一陣猖狂的大笑聲傳來,“哈哈,原來一個廢物也可以如此囂張啊,我邱雲佩服至極啊。”

就在龍翔疑惑是誰時,一旁的李飛湊到他的耳邊輕聲道,“龍哥,張栩請的幫手就是他,你可不要小看他了,他本身的實力不但有天靈三重巔峯的境界,他的爺爺更是梯雲宗的一位太上長老。”

“太上長老嗎?沒事兒。”

龍翔依舊沒有感到震驚,邱雲爺爺太上長老,龍翔在梯雲宗也不是沒有靠山,雖然不知道劉長老在梯雲宗是什麼職位,但是想來應該不低,而且那實力也是讓龍翔捉摸不透。 而跟在那邱雲身邊的正是張栩,此時的他因爲有了強大幫手的助陣,又恢復到了往日的囂張,恃強凜弱的秉性一點兒也沒有改變。

只見他輕蔑的掃視了龍翔一番,“龍翔,久違了啊,如果你今日跪下來給我磕頭認錯,當初發生的一切我可以既往不咎,但若是你不識好歹,恐怕你會遭殃。”

對於張栩那挑釁的話語,龍翔直接忽視了,而是仔細的打量着他眼前的邱雲,他的身材不算強壯,身高也只有一米八左右,身着青色長袍。

鷹鉤鼻,神色淡然的他,給人的感覺就是高傲,不過這也難怪,年紀輕輕便是天靈三重巔峯的強者,再加上有個強大的爺爺,這倒也是有自傲的資本。

最讓龍翔忍受不了的是,這個邱雲一句話都沒說便對龍翔出手了,雖然他那天靈三重的氣勢不是一般的強大,但是在龍翔的眼中依然是不堪入目。

如今男人的尊嚴受到了挑釁,龍翔自然是不能爲了隱藏實力而放棄反抗的機會,再者如果你不展現出一定的實力,就算解決了這一次的麻煩,下一次依然逃避不了別人的挑釁。

反正新秀賽自己的實力也是要公諸於世,那今日便給這狂妄自大的小子一點教訓,滅滅他的威風,想到這兒龍翔也不客氣。

龍翔直接將那天靈一重的氣勢釋放了出來,瞬間壓得那些修爲不濟的弟子透不過起來,看向龍翔的眼神當中也是滿臉的震驚之色。

其中最震驚的莫過於李飛了,上次龍翔出手就他的時候,展露出來的實力也不過是地靈八重而已,但是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龍翔居然突破到了天靈一重。

這修煉速度堪稱恐怖啊,見到龍翔的變化,那邱雲依舊是面不改色,顯然還是沒有把龍翔放在眼中,而張栩也只是短短愣了幾秒鐘便恢復了正常。

他心中明白,當初龍翔以地靈八重的實力擊敗了他這個天靈一重的武者,就算如今的龍翔提升了兩個層次的境界,能應付的也最多是天靈三重而已。

雖然與邱雲是同等級的實力,但是他認爲龍翔也最多不過是近日才突破的,面對早就達到了天靈三重巔峯的邱雲,百分之百不會是其對手。

到了天靈三重巔峯的強者手中,也是不堪一擊的垃圾而已,但是他顯然太小看龍翔了,這一次龍翔依然會讓他們大跌眼鏡。

別說龍翔只是壓低了一個境界,就算是他依舊把實力壓制在地靈八重的境界,邱雲也不會是他的對手,不過若是這樣,龍翔就會提前把底牌暴露在衆人的眼中。

此時他還不想讓別人知道他是一個靈界師,這底牌還得留到新秀賽的時候,到時候也能出其不意戰勝對手,畢竟現在他只是天靈二重的武者而已。

能對付的也最多是天靈六重的武者,但若是大賽之中出現了變故,萬一是存在着天靈七重的武者,龍翔就算是施展全力,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取勝。

面對邱雲的強勢一擊,龍翔冷笑一聲,手中的長劍已經是發出了陣陣的輕鳴之聲,顯然是它寂寞太久了,太久沒有飲過鮮血了。

“無極劍陣。”

有了渾厚的龍元作支撐,長劍脫離了龍翔束縛,沖天而起緊接着一道光柱直衝雲霄,緊接着一層淡淡的光幕從虛空之上揮灑而下。

看似簡單平靜的光幕,其實暗中隱藏着無盡的狂暴力量,這堅不可摧的光幕正是這無極劍陣的關鍵所在,它堅硬如鐵,一般的武器很難破開這道淡淡的光幕。

也正因如此,無極劍陣所以才少有人能夠破解,當龍翔施展出無極劍陣的時候,邱雲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顯然他將又是一個隕落在無極劍陣當中的天才。

要他死也是龍翔一念之間的事情而已,但是龍翔並沒有這樣做,第一他還是有所顧忌,畢竟他身後的那個太上長老級別的爺爺也不是個好惹的主。

雖然是有劉長老這個庇護,但是龍翔並不想給他惹麻煩,第二則是邱雲跟龍翔並沒有什麼過節,邱雲如今這樣做也只不過是幫張栩出氣而已。

當邱雲被強大的劍陣之威鎮壓得虛脫之時,龍翔袖袍一揮便撤去了劍陣,沒有了劍陣的束縛,邱雲只覺得瞬間解脫了,感激的看了龍翔一眼。

看得出來邱雲並不是一個壞人,相反他還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只是因爲出身就是高人一等,久而久之便養成了這個高傲的習慣。

這一次張栩則是徹底傻眼了,他做夢都沒有想到龍翔居然會這麼強,強到連天靈三重的強者也不是一招之敵,這一次他終於意識到與龍翔爲敵只多麼愚蠢的行爲。

龍翔冷冷的看着他,“看來上次給你的教訓還不夠啊,也罷,我這個人就是心腸好,不介意在教訓你一次。”

這句話可把張栩嚇壞了,連忙跪在地上磕頭哀求,“龍翔,龍哥,龍爺,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當是放屁把我給放了吧,我知道錯了。”

“哼,不好意思,如果是放出你這種屁我都覺得是一種恥辱。”


說罷,龍翔沒有給張栩任何反駁的機會,揮出一道掌勁朝着張栩的右腿爆射而去。

“砰,啊。”

一聲慘嚎聲響了起來,張栩的右腿被龍翔給生生的劈斷了,對於敵人沒有半點仁慈可言,何況龍翔也不是沒有給張栩機會,只是他不知道珍惜罷了。

一次又一次的找龍翔麻煩,饒是龍翔有顆菩薩心腸也忍受不了啊,當斷了張栩的右腿之後,龍翔並沒有就此罷手,隨後斷了張栩剩下的三肢。

疼痛讓張栩陷入了昏迷的狀態,在場的人此時已是瞠目結舌,呆呆的望着龍翔,眼神當中滿是驚恐之色,顯然是被龍翔殘忍的手段嚇懵了。

廢掉了張栩,龍翔面色平靜,彷彿是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也沒有理會衆人那震驚的目光,龍翔直接朝着劉長老的住所奔去。

屋子裏面,劉長老笑眯眯的看着龍翔,“龍翔小友,沒想到一段時間不見,修爲又精深了啊,連天靈三重巔峯的武者都能輕易擊敗,不錯不錯。”劉長老讚許的笑道。 “劉長老,難道剛剛發生的事你都知道了?”龍翔心中一驚,這也太神通廣大了吧。

“哈哈,當你到了我這個境界,神識延伸數百里,在這百里之中,所有風吹草動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龍翔笑了笑,沒有說話,其實不用問龍翔也知道劉長老在什麼境界,至少也是在天靈境以上的存在吧。

龍翔從乾坤戒當中取出了四百株地靈草,“劉長老,這是還給你的。”

劉長老一見龍翔手中竟然有四百株地靈草,臉上滿是震驚之色,可能他自己也從來未擁有過這麼多的地靈草吧。

“怎麼這麼多地靈草?難道你真的去斷封山了?”劉長老疑惑道。

“是啊,不然怎麼可能在短時間內籌集這麼多地靈草呢。”

“哎,龍翔啊,你這下可是闖下大禍了,那斷封山如今已是噬風宗掌管的地盤,你去竊取他們的靈藥,噬風宗的人怎麼可能善罷甘休。”劉長老滿面愁容,顯然是非常忌憚噬風宗的勢力。

對於劉長老的擔心,龍翔卻是微微一笑,“劉長老,您就放心吧,知道這件事的人都已經沒機會開口說話了。”

“呵呵,你小子還真是心狠手辣啊。”

劉長老從龍翔的手中接過地靈草,臉上的愁容絲毫掩飾不了內心喜悅的心情,畢竟這麼多地靈草若是用的恰到好處,足以讓他的實力突飛猛進。

時光飛逝,轉眼之間又過去了三天的時間,而這一天也終於迎來了衆人期盼已久的新秀賽。

新秀賽的舉辦地點是在噬風宗,畢竟這纔是簫雪城第一大勢力,梯雲宗比起噬風宗也多有不如的地方。

龍翔原以爲梯雲宗纔是最宏偉的宗派,但是現在看來他錯了,噬風宗的裝潢與佈置格局就算是與一座中城比起來也絲毫不落下風。

噬風宗的弟子數萬,而且就算是修爲最低的弟子也都是天靈境的強者,這就是宗派之間的差距,怪不得噬風宗能夠獨霸一城數百年之久。

只不過令龍翔疑惑的是,噬風宗如此強大,怎麼還會留下梯雲宗這個隱患,難道是噬風宗不屑對梯雲宗這樣的弱小實力動手嗎?

在噬風宗偌大的演武場上聚集了數以萬計的弟子,不管是不是參賽弟子全都匯聚一場,梯雲宗的弟子也着實不少,總共加起來也有上萬。

這樣的盛會兩大宗派的長老以及太上長老也都有參加,當然兩派的宗主自然也是不能缺席。

新秀賽沒什麼嚴格的規定,只要是年齡未及十八,而實力又達到了天靈境的弟子均可參加,具龍翔估計噬風宗裏面這樣的弟子不在少數,至少目前他就已經發現了十多位天靈三重的武者。

能達到參賽條件的弟子雖多,但是也不見得每一個人都會參加,至少是沒有達到天靈五重的弟子是不會參加比賽,因爲噬風宗裏面連天靈六重的弟子都有,實力不濟也只有被虐的份兒。

兩派弟子相向而立,還未開戰空氣當中已經就充滿了濃濃的**味,觀衆席的最前排做的事這次比賽的監督長老,這些監督長老分別是兩宗派當中的太上長老。

一共有十位,每一位的實力都是超越天靈境的存在,不過噬風宗的太上長老終究是要比梯雲宗的太上長老實力稍強。

而在另一方的高臺上面擺放着兩張豪華的座椅,這兩個位置則是兩宗派的宗主之位,等所有人都到齊之後,兩位宗主才踏空而來。

如此強者位臨,全場鴉雀無聲,那上位者獨有的威嚴瞬間在天地間撐開,那些弟子們都被這強大的氣勢壓得透不過氣來。


當然這還是兩位宗主有所收斂的結果,要是將那氣勢全部展露出來,恐怕那些弟子們已經紛紛吐血了吧。

龍翔見到兩位強者的時候心中也是一驚,梯雲宗主常年閉關很少露面,梯雲宗裏面大部分的弟子都未曾見過一面,而這一次他卻出關參加新秀賽,可見他對這場比賽是多麼在意。

龍翔也是第一次見到梯雲宗主,雖然他沒有噬風宗主的實力強,但是他卻比噬風宗主更爲神祕,說不定這些年的閉關已經讓他有了超越噬風宗主的實力。

www✿тт kān✿¢〇

還記得當李雄說就連千城府的府主也只有天靈境的實力而已,但是現在就連中城裏面的一方勢力都有地武鏡的存在,可見李雄誤導了龍翔。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