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衆人都看向了韓立,看韓立怎麼拿主意了。

他們想滲透進入日本修工事的地方看一看,冒充城民工,但必須得有當地人打掩護,如果沒有的話,日本鬼子可不傻。

此時或許是個機會。

這個白老大等人,就是一幫農民,好忽悠,到時就可以在村子裏生存下來,在途他策,感覺可行。

韓立想了想,這和她的策略相差甚遠,便搖頭道:“不行,這裏只是外圍,還得深入,嗯,趁着天黑,繼續走吧,此地不可久留。”

“那這幾個狗漢奸呢,就這麼不管了。”

“是啊,摟草打兔子,殺了了事,也算解恨了。”

李三掏出了一把匕首,冷哼說道:“三分鐘,全搞定,一點動靜都不會有。”

這些人爲虎作倀,爲了給日本鬼子催糧,不一定害死過多少人,繼續要害死多少人呢,殺了自然是在好不過。

可如果殺了,又是外圍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沒準還會暴露行蹤的。

所以這樣是不行的。

爲了大計,爲了最終的成功。


韓立搖頭,道:“殺了,日本鬼子就會警覺,到時你我的大計,可就不好辦了,嗯,先留下他們的狗命吧,繼續走吧,等日本鬼子玩完了,他們啊,等待人民的審判吧。”


“呃,好吧。”

“走。”

一行四人,沒有對韓立的決策有任何的遲疑和質疑,跳出院牆,就順着一條出村的土路,順勢又離開了。

本就是後半夜。

夜黑風高的人也不多。

韓立他們就很順利的出了村子,繼續在荒郊野地裏穿梭,還路過了一處墳地,但幾人都是殺人如麻的角色,自然不會怕鬼,就也穿梭過去了。

當然。

進入了這片區域,不難看出,日本鬼子鋪設的雷區就少了,基本上不存在,只有一些主要的路道上纔有一些。

這就說明,日本鬼子在外面搞得兇,其實也就一般般。韓立他們心裏就也有了底,這次行動的第一步收穫就也有了。

不過各種大路口,可以通行汽車的大路,都被日本鬼子把守着,還有很多的鐵絲網,很煩人。

當然,這都沒給韓立他們製造什麼威脅。

他們一路平常的行進了大概三十來里路。

待,天亮時便已經深入山海關腹地了。

爲了掩人耳目,天亮後,衆人就沒在行進,容易暴露,就在一個破舊的土地廟內躲藏了起來,拿出乾糧和水,大口大口的開始吃,“大爺的,這水也太涼了,如果能燒點熱水就好了。”

“行了,湊合吃吧,吃完了,趕緊休息。”

“嗯,好。”

一個個的喝着冰水,吃着乾硬的大餅,牛肉,所幸,還是一口一口的吃飽喝足了,就也“呼!”“呼!”睡去了。

準備天黑了在行動。

目標就是山海關,直奔植田兼吉的老窩而去。

其他事情,不能阻擋韓立他們的行進過程,就也這般按照計劃一點點的行進着。 還真的沒有被李梓安猜錯,五域大陸能夠使用陣法的高手還真的不多,而天機子又是與李梓安來自同一個星球的,所以對於天機子能夠精通陣法,他一點度奇怪。

而五域大陸之人對於陣法之說,卻是少之又少,不過五域大陸之上的魔法陣卻是與道家的陣法有相似之處。而眼前的萬化幻陣卻是屬於陣法之中的一類——幻陣。

所以李梓安斷定這萬煉谷的主人天邪子與天機子定是存在着淵源。

李梓安在萬化幻陣之中來去自如猶如平地一般。第一是他懂得這萬化陣法的佈陣原理,而是其心神修爲卻是已經高出陣法魅惑人心的標準一大截了。


得到李梓安再一次出現的時候,此刻慕容瑩瑩與黑衣女子紅蝶已經開始調息,恢復體力。只有那莎獨自一人靜靜地 守候在兩女身旁,儼然是在爲兩女護法一般。

李梓安一出現在陣法之外就引來那莎的注意,此刻她見到李梓安有點拘

謹,微微躬身行禮道:“多謝公子出手相救。那莎感激不盡。”

“小事,只是順手而已,你不必放在心上。”李梓安伸手止住了那莎的欲行大禮的架勢,起身朝慕容瑩瑩身邊走去。對於那莎卻是完全不在意。

本來欲有話要說的那莎,見到李梓安並沒有與她多說的意思,只能悻悻的站在李梓安的身後,靜靜地望着他。

慕容瑩瑩與黑衣女子紅蝶在李梓安近身一刻同時睜開雙目。見到來人是李梓安,兩人神色各異。慕容瑩瑩猶如雪山之巔盛開的天山雪蓮一般,淡雅而不失仙靈之氣!

而黑衣女子卻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句,顯然對於李梓安的到來不怎麼感冒!不過看似對於李梓安沒有什麼好臉色,但是做爲至尊強者,能夠時刻牽動着她的情緒之人,顯然已經走進了她的心裏了!

當然至於這份能夠影響紅蝶的情緒的東西是屬於仇恨還是其他,這可能只有紅蝶她自己知道了!

李梓安此刻可不知道黑衣女子紅蝶心中所想。既然調息好了,我們趕緊繼續尋找解藥吧!李梓安總是覺得萬煉谷處處透漏着詭異,而且有種令他心不在焉的煩躁時刻圍繞着他的心間………

幾人繼續往前走着,置身於一片舉世皆茫茫的荒原之上,只見整個荒原都是殘敗、凋零的遲暮之意,而灰色天際的盡頭則浮現出一座懸空山。

散發出勃勃生機,一絲綠意就像是活潑天際的一道閃亮的劍意,使得這灰色荒原顯得不再那麼一層不變。李梓安利用神識朝懸空山投去。

神識感應到一片虛無,然是顯現出一絲綠意的霞光處卻是透露出無處不在的生機,令李梓安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什麼地方存在隱患就連他都沒有看出來。

絕世武聖 。李梓安神識不停的在前方探測,感覺到沒有什麼危險才領着三女走去。

此刻四人之中也只有李梓安能夠施展修爲了。慕容瑩瑩與黑衣女子紅蝶不僅受傷未愈,此刻還中毒,雪上加霜,令兩女更加不能動用絲毫的修爲之力。

那莎雖然只中了悲酥清風散的毒,但是毒藥效用發作猶如凡人,面對有修爲之人一樣任人宰割,毫無還收之力。

所以李梓安並沒有讓那莎前面開道。在衆人裏懸空山只有千丈距離的時候,異變突起。

然而李梓安走着走着,突然前方雷聲轟動,只見原本猶如死寂一般的荒原,瞬間一排一排的土包涌動,猶如翻滾的浪潮一般朝四人洶涌的撲了過來。

短短的速息時間,四人就被無數數清楚的隆起的土包包圍住。‘砰’的一聲,高高隆起的土包炸烈開來。從土包裏面穿出一隻形似老鼠,但是頭頂之上卻長有一根烏黑髮亮的尖刺。

尖刺猶如利刃,頂處尖細,猶如細針,散發出森森寒光,讓人一見到就感覺不寒而慄。還有全身毛髮不想老鼠一般細軟,卻是猶如鋼針一般根根倒立豎起,看起來就像是一直刺蝟一般。

“ 嘎子嘎子的尖細叫聲,令三女下的花容失色,瞬間跑到李梓安身後躲了起來。特別是一向看起來的要強的紅蝶,竟然嚇出尖叫之聲,瞬間一個飛奔,直接緊緊的抱住了李梓安的後腰,全身還顫抖不止,說什麼也不肯將頭擡起來。

像是見到天敵一般,死死的將頭埋進了李梓安後背之中,不管如何說她竟然不敢擡起頭來看上一眼。而李梓安另一隻手卻被那莎抱住,此刻她在恐懼之下竟然忘記了一切。

潛意識本能之下,一溜煙的抱住了李梓安的手臂。而一向柔弱的慕容瑩瑩比起兩女要鎮定的多,只是迅速的往李梓安靠攏。但是見其蒼白的臉色,就知道慕容瑩瑩乃是裝出來的的鎮定了。

“紅蝶,你們這樣抱着我動都動不了,待會那長刺的老鼠集體圍攻上來,那咋們可就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骨血本那長刺的老鼠啃了。”李梓安實在是動不了一絲。

紅蝶聽見了李梓安的話,萬般不情願的鬆開了李梓安的後腰,竟然又將目標轉向慕容瑩瑩,緊緊的抓住慕容瑩瑩的手臂,將頭偏過一旁,不敢正視前方。

只見猶如蝗蟲一般的頭部長有尖刺的老鼠,只將李梓安等人圍而不攻。顯然像是在等待着什麼似得。

李梓安被兩女放開後,只是輕輕的拍了拍慕容瑩瑩的手掌,示意沒事。神識散開,想要尋找出指揮這些長刺的老鼠的領導者出來。

但是就是發現不了分毫,尋找不到真身。而就在李梓安苦苦尋找幕後者的時候,猶如蝗蟲一般的鼠羣之後,大地之土凝聚出一具百丈之高的大地巨人。

手持大地之叉遙遙對準李梓安一指,“爾乃何許人人也,擅闖萬煉谷,死!”大地巨人正準備大矛一揮,發動攻擊消滅李梓安一羣人。

然而李梓安突然騰空而立暴喝一聲:“且慢!”聲如洪鐘,聲雷滾滾直接朝遠處的大地巨人傳去。

“ 擅闖者,你還有什麼話說?”大地巨人問道。

“我們只是爲了求得悲酥清風散的解藥,並無他意!再說萬煉谷天邪子前輩也沒有規定進入萬煉谷之人,就是擅闖者啊!”李梓安只能說出來意。

“哈哈……一陣震響天地的笑聲,在整個荒原響起。凝是九天之上傳開的聲雷一般,震耳欲聾。

“ 你們所謂的五大聖族,想要得到我主人萬煉谷的傳承,那是癡人做夢,想要求藥,拿命來換。殺!啊!!!”大地巨人殺聲迴盪在天地之間。

只見原本猶如蝗蟲一般的刺鼠,吱呀吱呀的朝三女咬牙切齒的襲來。

三女頓時汗毛倒立,嚇得花容失色,連一向鎮定的慕容瑩瑩此刻也是緊緊的與黑衣女子紅蝶以及那莎抱成一團。而李梓安見到如此一幕,頓時雙眉一皺。

顯然大地巨人如此沒有商量的餘地,令李梓安有點百思不得其解。還有剛纔大地巨人說的‘五大聖族’指的是什麼人?

如果是五大聖族之人已經被萬煉谷列爲必殺的對象,那麼此刻被大地巨人將他們當成五大聖族之人的話,那麼此行尋求解藥之事,恐怕沒有那麼簡單了……..

見到攻擊而來的刺鼠羣,李梓安降落在三女身前,擡手雙手結印,往身前刺鼠羣雙掌一推。紫色蒙光瞬間擴散開來,形成一個紫色光罩將四人籠罩在內。

“ 轟”的一聲,無數的刺鼠撞擊到紫色光罩之上,令紫色光罩發出劇烈的振動,一陣一陣的漣漪盪漾在紫色光罩之上。

李梓安神色嚴重來到三女面前說道:“瑩瑩,此時情況危急,我們坐以待斃肯定不行,我撐起的這個防護光罩,在長刺的老鼠猛烈的攻擊之下也能堅持一天時間,我怕時間不夠,我再給你們佈置困陣。 應該可以堅持兩天時間應該沒問題。”

“你的意思……”慕容瑩瑩着急的看着李梓安問道。

“我們必須先發制人,這樣才能尋找到機會。如果一味的在這死守,那等到我修爲力竭之時,也是我們一起喪生鼠口之時。” 超級農場主

“那你要小心點,如果是不可爲,那我們就逃吧……”慕容瑩瑩擔憂的說道。然而此刻李梓安已經來不及多說,身影不停在的在光罩之內各個方位閃動,一會兒出現在這個角落,一會又出現在領一個角落。

瞬間整個紫色光罩之內,到處多是李梓安白色身影的殘影 。待得李梓安佈置好睏陣之後,來不及多交代一句,飛出紫色光罩,化作一道白色流光,直奔已經來到紫色光罩的前面。

雖然李梓安利用元嬰之力撐起一個防護光罩,但是如果在大地巨人不停的轟擊之下,那肯定半天都堅持不住。所以李梓安只能先攔住大地巨人。

李梓安身影猶如白色閃電,直接直奔大步流星的大地巨人,揮舞着巨大的大地之叉朝李梓安插來。李梓安雙目之中精光一閃,擡手拔出背後的華夏之君。


淡淡的低聲喃語:“破空劍、斬!”

華夏之君瞬間暴漲,成爲一把紫炎滔天的紫焰神劍,且迅速裂開,一分爲二|、二化成四,化成無數紫色巨劍浩浩蕩蕩朝大地巨人斬去。

這是李梓安修爲達到元嬰期之後,第一次施展破空劍,會帶來什麼樣的景象…….

他自己也不知道。 韓立、周衛國、李三、孟繁斌幾乎精神緊張,全神貫注的跑了一宿,自然是累了,不,不僅是累了,而且還困了。

他們沒什麼準備,就也幾乎是二十四小時沒睡。

此時,“呼!”“呼!”的居然出現了打呼的聲音,還有一些“吭!”“吭!”的打鼾聲,在破廟內,此起彼伏。

慢慢的時間流逝。

到了正午時分。

雖然是冬天,但太陽依然是灼熱,逼人,讓人不免有些想要甦醒的感覺。

迷迷糊糊的韓立有些感覺,只覺得頭疼,不太舒服,沒辦法,他上一覺還是在上海的和平飯店裏,這一回就到了寒冬臘月的破廟裏。

身體明顯沒適應呢。


就想揉揉額頭,喝點熱水。

結果門口突然“譁!”“譁!”作響的,有人呼喊,“這地方可以遮風擋雨,走,去那吧。”

“對,去破廟那。”

一羣人快步往這邊走。

“吭!”“吭!”的孟繁斌還打鼾呢。

李三、周衛國睡得輕,一下子醒了過來,左右一看,都意識到了,有人來了,李三甚至直接掏出了自己的刀,那意思是殺人滅口。

周衛國左右一看,也在尋找武器。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