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不分晝夜的飛行,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的,不過德里斯似乎很健談,一路上向木白說了很多自己在地獄中的見聞,打發了不少無聊時間。

繼續連續飛行了十天時間,兩人的精神都感到幾分疲倦。

此時,他們已經進入了一個偏僻小城外,這小城建立在一座通天巨山的山腳下,冷冷清清。

木白道:「到城內去休息一晚再趕路吧。」

德里斯點點頭,旋即和木白一起降落在這小城外。

木白利用神念查探了一會兒這小城。

這小城大約只有數十萬的死靈存在,奇怪的是,大多數死靈都是隸屬軍隊的戰士,這樣的比例很不協調。 德里斯亦是感覺很奇怪,用手中的法杖指著前方道:「還是進去看看吧。」

「要小心一點。」木白低聲提醒道。

雖然在城內沒發現死神家族的人,但木白已經預料到了幾分,這死神家族一定會想辦法全力緝拿自己。

來到城門前。

大約有上千名身穿黑色甲胄,手持鋒利長槍的戰士在這裡站崗,防衛很森嚴。

這讓木白和德里斯感到極為疑惑,不知道是不是發生什麼大事情了。

這些站崗的戰士一見木白和德里斯兩人朝城內走來,都是一驚,神色肅冷,散發出一股淡淡殺意。

木白心裡暗自警備。

此時,只見一名個頭稍高的軍官帶著十幾名戰士上前攔住了兩人的去路。

那軍官冷聲道:「你們是什麼人?難道不知道這裡是碧石城嗎?」

「碧石城?」木白一怔,旋即搖頭道:「不知道,我們只是路過,想要進入休息一晚。」

「天啊,原來這裡是碧石城!」一旁的德里斯驚呼一聲。

那軍官注意到德里斯后,也是大吃一驚,這傢伙居然是來自生命位面的。


「你是什麼人?」軍官從腰間拔出一柄漆黑大劍,冷冷指著德里斯質問道。

德里斯壓下心頭的吃驚,微微一笑道:「我是一名位面商人,現在不準備待在地獄了,此行是想要去深淵找傳送使者回大陸。」

這軍官聽了德里斯的解釋,這才消除了心中的疑惑,道:「那好吧,交五十萬靈晶幣就可以入城。」

「什麼?要五十萬?」德里斯有些不太情願,至不過是找個地方休息而已,居然還要交入城費。

木白笑了笑,沒說什麼,右手銀光一閃,身前頓時閃現出一堆亮閃閃的靈晶幣。

軍官雙眼放光,旋即收納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內,這才都身後的戰士揮手道:「讓他們進城。」

兩人進入城內。

德里斯疑惑道:「我們完全沒必要進城,在外面隨便找個地方休息一會兒就行了。」

木白搖頭道:「在外露宿太危險,還是進城安心一些。」

說著,他又問道:「你剛才聽到碧石城這個名字,為什麼這麼驚訝?」 德里斯道:「這裡是一處礦山,蘊藏有豐富的碧石礦,這碧石在地獄中是一種很珍貴的資源,死靈可以通過它來凝聚靈魂,獲取碧石中的生命力,以此修鍊到靈魂蛻化的層次。」

「有生命力?」木白只覺不可思議。

德里斯笑道:「這地獄雖然沒有生命存在,但所謂物極必反,碧石礦經過千百億年的進化,便會蘊含著一種奇特的生命力,其珍貴程度,在地獄中是無價之寶。」

木白道:「難怪這裡的守衛會這麼森嚴。」

德里斯笑道:「碧石只對死靈有用,像你這種擁有神格和我這種擁有生命氣息的人,就算用了也沒什麼作用。」

城內的街道上幾乎沒死靈走動,就算遇上一些死靈,這些死靈也都是進入礦山內部挖掘碧石的奴隸,整個城內除了奴隸,就只剩下軍隊的戰士了。

兩人在城中心的位置找到了一個酒館,這些酒館是專供一些軍團娛樂的地方。

在這裡擔任軍官油水很多,只要能弄到一塊碧石,那就可以換取到巨額的財富。

兩人還沒進入酒館里,遠遠地便傳來一陣喧囂的笑聲。

木白和德里斯互視一眼,便邁入進入了其中。

進入酒館內,整個酒館頓時安靜了下來。

那些盤坐在酒桌旁的軍官都是神色陰冷的盯著木白和德里斯兩人,氣氛很是詭異。

木白朝四周掃了眼,這裡大約有十幾名軍官,三三兩兩的坐在一桌,每名軍官身後都跟著幾名護衛。

中央有七、八衣著接近赤裸的舞女,此時已經停下表演,一臉吃驚的望著木白和德里斯。

這碧綠石城是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雖然很多死靈都聽說它的大名,但很少有死靈知曉它的地點,所以平時很少有外人來這裡,或是一些貪圖碧石的強盜會想辦法混入城內,但這些盜版的下場一般都很很慘的。

木白一臉鎮定,和德里斯兩人在角落位置隨意找了地方坐下。

一名妖嬈的金髮女子上前問道:「你們要些什麼?」

木白道:「給我們上些酒就行了。」

「不需要食物嗎?」女子朝木白拋了個媚眼,咯咯笑著問道。 木白和德里斯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道:「不用了。」

「那好吧。」女子點點頭,旋即轉身離開了。


隨後,酒店內的氣氛似乎緩和了不少,又重新恢復了熱鬧,很少有人再去注意木白和德里斯。

木白左手食指輕輕敲打著桌面,發出一陣節奏的輕響,無聊地等待一會兒,服務小姐端來了兩瓶烈酒。

這地獄中的酒,屬於比較劣質的,但也可以勉強喝下去。

木白先給德里斯倒滿一杯,這給自己杯中填滿,舉起酒杯道:「來。」

德里斯微微一笑,舉起手中的酒杯,「嘭」地一聲脆響,和木白的杯子輕輕碰在一起。

酒至半酣。

此時兩名死靈戰士步入了酒館內。

「嗯?」

木白眉頭一皺,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隱約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那兩名死靈戰士,其中一人手中拿著一張特殊材料製作的薄紙,上前貼在了酒館的牆壁上。


「那是什麼玩意兒?」

不少軍官都驚訝的望著那紙上的內容,有人驚呼道:「是死神家族發出的通緝令。」

「居然有五個億的賞金。」

「哈哈,你們就別做夢了,地獄這麼大,通緝犯怎麼會逃到我們這裡來呢?」

「咦?上面有個畫像,怎麼看起來這麼眼熟啊。」

軍官們望著那紙通緝令紛紛議論。

木白的臉色一點點沉了下來。

坐在對面的德里斯極度震驚的盯著木白,臉色很古怪,對他傳音道:「你麻煩好像很大,被死神家族的傢伙追殺,難怪你要這麼急著離開。」

木白的右手已經悄悄按在了身後的劍柄上,對德里斯傳音道:「你現在改變主意還來得及。」

德里斯苦笑道:「要是早點兒知道的話,我或許會改變主意,現在已經和你站在同一條船上了。」說著,他眸子閃過一絲冷光,握緊擱在一旁的法杖,道:「上吧。」

木白一點頭,『鏗鏘』地一聲,已經拔出了修羅劍,身子豁然站了起來。

「啊,剛才進入酒館里的兩個傢伙,其中一個人不正是這通緝的修羅嗎?」

「是啊,正是他們!」 那些軍官此時也反應了過來,齊刷刷地將目光轉到木白和德里斯所在的角落。

剎那,德里斯的法杖上閃現出一道宛如烈陽般的白光,照亮了整個酒館。

「這是光系法術!」

那些軍官驚呼一聲。

這光芒照耀在他們身上,就像是被火焰燃燒一樣難受至極。

光系法術天生就對這些死靈有著克制的作用!

「凈化奧義!」德里斯沉喝一聲。

只見酒館內的所有軍官和護衛們,身子頓被一道白色光環禁錮住,一時無法動彈,並且正被這光環慢慢消融著。

「啊!不要!不!」

實力較低的護衛,只是一個瞬間,靈魂就被這光環消融凈化,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而那些軍官的實力則比較強,運轉出靈魂護罩,勉強保護住了身子,但也支撐不了多長時間。

「咻咻!」

這時,一連串凌厲的劍氣從木白手中的修羅劍上抖射而出,直朝那些軍官射去。

那些軍官此時正在全力防禦德里斯的凈化術,陡見木白的劍氣射來,他們根本無暇防禦。


「噗!噗!噗!——」

晃眼間,十幾名軍官全被木白的劍氣擊殺。

只剩那些舞女和酒館中的侍女嚇傻在原地。

「快走!」

木白對德里斯招呼一聲,全速朝酒館外奔行而去。

這酒館中鬧出的動靜,瞬間就被城內的高手察覺到。

木白和德里斯兩人剛剛衝出酒館大門。空中疾速飛來數十道身影,眨眼落在大門前,攔住了木白等人的去路。

這些都是軍官級的人物,其中有三名軍官是靈魂蛻化的后階主神,還有大批的死靈軍隊正朝這裡集結。

這些軍官並不知道木白就是被死神家族通緝的人物,一名手持長弓的軍官指著木白怒喝道:「好大膽的強盜,馬上投降,不然現在就殺了你們!」

木白曾經在百萬囚徒高手集聚的煉獄戰場接受過洗禮,對於眼下這種局面無不一絲畏懼,表現得十分鎮定,冷笑一聲道:「你們要是不想死,就把路讓開!」

「媽的!大家一起上!」一名軍官怒喝一聲,頓時提劍朝木白刺殺而來。 剩餘的二十多名軍官亦在同時動手了。

木白身上倏然爆發出渾厚殺意,直接進入了暗魔變和修羅的雙重形態,身影快如閃電般衝上前。

「唰!」

冰冷的劍鋒上閃耀出一道三丈長的淡青劍芒,切割開空氣,以刁鑽的角度,一個照面就刺穿了一名軍官的胸膛。

德里斯正要施展法術攻擊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木白的身影道:「走遠一點兒。」

德里斯頓時一驚,雖然不知道木白要幹什麼,但來不及考慮,前方木白一人已經擋住了那些軍官,他瞬時朝空中飛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