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收穫怎麼樣?”衆人落座之後,陳宏首先問道。作爲三十三號島的島主,他首先要知道這個。然後將一些東西分配出去,這樣才能做到詛咒之島茁壯的成長。

“收穫還可以,一共有四件中級詛咒之物(本來是五件,但是其中有一件在賀信才的手中,被宋澤天奪走了),還有一件高級詛咒之物。”蕭晨回答道。

“詛咒之物怎麼分配的?”陳宏再次問道。

“我拿了高級的,中級的分給活着的兩個了。還有,段新穎的屍體沒有發現,懷疑是被捲入高位空間中了。她本來是要執行接下來的頂級任務《通靈者》的,我想她在通靈者中很可能會化爲詛咒重新出現。這個必須要和大家打下招呼,否則段新穎突然出現在面前。恐怕有人會發愣的。”蕭晨提醒道。蕭晨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如果段新穎被拉入高位空間之後死掉,那麼絕對會化爲一個詛咒。

只是這種詛咒,並不一定會出現在某個特定的地點,最大的可能性反而是出現在詛咒之島的周圍。要知道,詛咒之島的周圍有無盡的詛咒包裹。這些詛咒都是沒有根源的孤魂野鬼,雖然不強。但是卻永生不死,所以就算是頂級執行者也不可能通過他們的海洋去往其他詛咒之島,這纔是限制所有詛咒之島人員不流動的根源,而執行者死了之後,靈魂很可能就會變成那裏面一樣的存在。

但是,執行者的鬼魂依舊有一定的機率會參與到詛咒之中,尤其是頂級的詛咒!段新穎本來是下一次《通靈者》任務開啓時的人選之一,現在她雖然可能已經死了,但是在高位空間中,她有可能會以鬼魂的形式再次出現,蕭晨就是害怕有三十三號島的執行者看到了段新穎的鬼魂後會下不去手。

“放心吧,到時候我會通知所有參與《通靈者》任務的執行者的。倒是你,有必要準備一下了。距離《通靈者》任務的開啓還有三個月的時間,不算短但是也不長。在這期間你最多執行一次高級任務,也有可能不會再有任務出現。現在雖然任務名單上還沒有你的名字出現,不過我想應該不會遠的。”陳宏說道。

陳宏的話音剛落,就見到蕭晨突然一愣,然後就恢復過來了。蕭晨一臉的苦笑:“陳哥,你確定沒有命運類的詛咒之物嗎,爲什麼猜的這麼準?”原來,就在陳宏話音一落的瞬間,他就接收到了任務的通知。

現在已經可以肯定,三十三號島的五名高級執行者將會同時參加這次的頂級任務。蕭晨不用說,剛剛接到任務通知。而其他四個人,孔凡,陳宏,黑子還有東方小白,他們不用想也是一定會參與的,就算是現在還沒有得到通知也一樣。

因爲之前的《通靈者》任務他們就曾經參與過了,也就是說在那個世界中,他們可是有身份的人!而蕭晨,則是屬於新人,一個新的天命者將會出現,身份將會被蕭晨所代替。

“說說吧,你的身份是什麼?”陳宏也呵呵一笑,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剛說完,蕭晨的任務通知就來了,不過很快就收斂了笑容,讓蕭晨介紹一下自己的身份。

頂級任務可不是那麼好混的,如果沒有幾個頂級執行者支持,那麼就算是他們五個高級執行者,依舊難逃死亡的命運!而三十三號島是跟着一號島身後的,一號島有一個頂級執行者,在三巨頭陣營中歸屬惡靈言者的陣營。

惡靈言者的實力據說在三巨頭中是最弱的,但是還有一個說法就是,惡靈言者雖然戰鬥能力不強,但是其報名的能力,卻是比三巨頭中的另外兩個都要強!這點說法傳出來也已經好久了,但是一直都沒有另外兩大巨頭的否定,所以也漸漸被人默認了。

蕭晨這個時候仔細回憶了一下,因爲他只是見到了一點畫面,所以並不知道自己這個天命者的真正身份,只能將自己的所見都說出來:“我是一個士兵,好像正在逃跑。不知道有什麼在追我,但是想來不是什麼好東西。我的身邊還有幾個人,應該是我的戰友,只是不知道這些人中有幾個是執行者,有幾個是土著。”

“士兵?”陳宏聽到蕭晨的話之後皺起了眉頭。因爲《通靈者》的任務世界中,時代背景並不是現代社會,而是在好似二戰時的時代特徵。不過這些都不是執行者們關心的,他們只想活命而已。但是陳宏之所以皺眉頭,是因爲在那個時代,士兵基本上就是最常見,死亡率也最高的人,所以僅憑藉一個士兵的身份,勢必不可能對蕭晨天命者的身份有所瞭解。

“算了,到時候走一步算一步吧。我在任務世界中的身份是一個山寨的二當家,大當家是小白,而黑子則是老三。孔凡不是和我們一個山寨的,是被我們抓到的一個俘虜,然後就是因爲這個俘虜,我們被牽連到了詛咒之中。實際上,在那個任務世界中,整個世界都陷入了詛咒之中,雖然背景很像是二戰時期,但是確實詛咒瀰漫,動輒一個城市的所有人全部死光!”陳宏說道。

對這些,蕭晨是早有預料的,因爲一些情況東方小白都和他說過了。不過越是危險的地方,利益往往也越大!在《通靈者》任務中,詛咒之物不說是遍地都是,但是一些中低級詛咒之物也是非常容易得到的。

“好了,我也不多說了,你們兩個執行任務也累了,去歇歇吧。”陳宏最後說道,然後一臉曖昧的表情把他們兩個送走了。

東方小白的臉早已經羞紅了,倒是蕭晨的臉皮比較厚,對陳宏的臉色一點反應都沒有。輕輕搭上東方小白的小蠻腰,然後直接奔着東方小白的家而去,事實上,他自己的房子已經放棄掉了,兩個人算是正式過上了同居的生活。

一陣激情過後,兩個人平靜的躺在牀上。東方小白將頭倚靠在蕭晨的胸口,然後說道:“今天我危險期,你又沒有做保護措施,會不會中獎啊?”

“中獎了就生下來!反正我正好想當爹了。”蕭晨低頭輕吻了一下東方小白的額頭說道。說完之後就皺起了眉頭,“也不行啊,《通靈者》任務需要持續將半年甚至更多,如果這個時候懷孕了,那就可能在任務世界中生產,那我們的孩子可能就回不來了。”

“對了,小白。在詛咒世界中有沒有生孩子的,生下來的小孩子也算是執行者嗎?”蕭晨有些奇怪的問道。

“聽說是有的,但是這種東西都算得上是保密級別非常高的,我也不知道具體的情況。但是詛咒世界中流傳最廣的其實就是三巨頭中的勾魂使者,他和夫人據說生下了一個孩子,只是後來那個孩子好像消失了,誰也不知道去到哪裏了。”東方小白說道。 “別胡說八道!沈半仙那是真神仙!”男人急道:“只要把東西請回來,以後還愁錢嗎?你這就是頭髮長見識短,趕緊的!去晚了可就沒了!”

“放屁!什麼狗屁生財符啊!他要是有那本事怎麼自己不去買彩票,還用搞這些!”

“你懂什麼!人家沈半仙說了,他的法術對自己不能用,就像算命的不能算自己一樣,會遭天塹的!”

女人堅定的說道:“我不管這些,一張黃紙就要三萬,當老孃傻啊!說不行就是不行!”

“怎麼就是說不聽呢!”男人急得直跺腳,“現在雖然花三萬,但是隻要把生財符請回來,以後就是財源廣進,別說三萬了……就是三十萬、三百萬那也是輕而易舉的事啊!”

“騙鬼呢!那什麼時候能有三百萬!”女人一臉不屑。

“人家沈半仙說了,法術的事都是心誠則靈,只要把生財符請回來每天祭拜,少則三月多則一年,必定生效!”

“放屁!一年之後要是不管用,老孃找鬼去啊!我看你就是財迷心竅了!”

蔣青等人在旁邊聽得雲裏霧裏的,怎麼又是這個沈半仙,生財符又是什麼玩意兒?

不過聽這意思……一張符就要收三萬,這生意挺來錢啊!

“那什麼……大姐,你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蔣青一臉賠笑的問道。

那女人白了蔣青一眼,原本不想理睬,但又想到對方畢竟是在做好事,而且自己丈夫也沒怎麼樣,最後鼻子裏哼了一聲。

“你問他!”

那男人滿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這敗家娘們,真是錢送到面前了都不願意伸手接下!咱們這兒不是有位沈半仙嗎?人家那是真有本事,不光包治百病,而且還會算命,準得不得了。這些還不算什麼,人家沈半仙最拿手的就是生財符,每個月只發五道,只要請回去,保準發大財!”

蔣青一愣,包治百病、還能幫人發財,這不是跟誠哥差不多了嗎?有沒有這麼牛逼?

他將信將疑的問道:“如果真能發財的話,那三萬塊也值了,但是這事聽起來怎麼有點不靠譜……”

“你看看……”那女人附和道:“不光是我覺得不靠譜吧!人家也這麼說了!”

男人急道:“他們懂什麼!上次劉老三請回去一道符,沒出幾個月他家老房子就拆遷了,得了幾百萬的拆遷款啊!”

一聽這話,蔣青頓時哭笑不得,“拆遷也不會光拆他一家吧?怎麼知道就是生財符的作用!”

男人瞪眼道:“別的人家還不都是沾了他的光!不管怎麼說,這都是個發財的好機會。三萬塊算什麼,以後翻十倍百倍都是輕輕鬆鬆!”

蔣青不屑一笑,“拉倒吧,還十倍百倍,我看這沈半仙八成就是個騙子,撈幾個月就準備跑路了。”

“別胡說八道!沈半仙那是神仙一般的人物,怎麼可能是騙子!我去過好幾次了,沈半仙真治好了不少人,門口每天都要排長隊,我看你們幾個纔像是騙子!”

“管你說破天也沒用!想讓老孃掏三萬買一張破紙,門都沒有!”中年女人將包緊緊的包在胸前,瞪眼說道。

蔣青呵呵笑道:“對,大姐你可得把錢看好了,讓他拿去就是打水漂……什麼狗屁生財符啊,要是發財這麼簡單,我看這沈半仙就是個神棍而已。”

“對,一個神棍也好意思叫半仙,關鍵還有人願意上當,哈哈……”旁邊的手下也跟着附和起來。

男人臉色難看,怒視蔣青,“什麼神棍,亂說話小心口舌生爛瘡!你們不是什麼神君觀的嗎?那你們哪能讓人發財嗎?能幫人治病嗎?”

蔣青昂首說道:“當然能!我們神君觀那可是貨真價實的,不管是求醫問藥、升官發財,就沒我們辦不到的事!”

“切……”男人不屑一笑,譏諷道:“還好意思說別人神棍,我看你們幾個纔是神棍,真是什麼話都敢說!”

圍觀的人也是一陣搖頭,目光詭異的看着蔣青。

你要說什麼神仙保佑、平平安安還靠點譜……

但是求醫問藥、升官發財也能辦到……你們道觀的業務範圍也太廣了吧?

那女人也像看神經病似的看着蔣青,嘆氣道:“現在這世道……騙子都出來搶生意了。得了……你們誰愛發財誰發財,反正老孃一毛錢都沒有!”

說完,女人轉身就走,男人連忙追了上去,跟在後面苦苦勸說,但是女人護着包,根本不爲所動。

圍觀的人羣嘰嘰喳喳,議論紛紛……

有的人像是看笑話,有的人聽了那男人一番話之後,卻好像也動了心思,擠出人羣,快步朝自己家裏走去。

等周圍人都散開了,蔣青帶着手下在附近找了一家館子,點了幾個菜又要了一瓶二鍋頭,圍着一張圓桌坐下。

“青哥,這沈半仙還真是囂張啊,撈錢撈得這麼離譜!照他這麼搞,一旦以後跑路了,連帶着我們名聲都要臭。”

蔣青點了點頭,雖然他是混混出生,但也不是傻子。

這沈半仙在附近弄出這麼大名頭,一旦以後出了問題,這附近的人估計都不會再求神燒香了,那神君觀還上哪賺錢去?

一個手下狠聲說道:“與其等他賺夠了跑路,還不如咱們先殺上門去,把他暴打一頓,然後剝光了衣服,讓別人看看這位半仙到底是什麼德行!”

“不行……”蔣青搖了搖頭,“咱們現在可不是混社會的,別動不動就要打要殺。而且咱們現在也搞不清楚那沈半仙的底細,萬一真是法師呢?咱們上門不是自討苦吃,到時候反而給誠哥丟人!”

“青哥說得對,咱們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的好……”

蔣青想了想,說道:“這樣,先派幾個弟兄去摸摸底,看看什麼情況再說。”

在華龍的親自監督下,神君觀的建設進度如飛,月底準時完工。

清理打掃一番之後,又購買了一批裝飾品,神君觀六號準時開門迎客。 “那就算了吧,明天去吃點藥,現在還不是要孩子的時候啊。@”蕭晨有些鬱悶的說道。

“別這樣,一切都會好的!”東方小白伸出潔白的玉手,輕輕撫摸蕭晨緊皺的眉頭,讓它平復下來。她看得出來,蕭晨是很想要一個孩子的,但是在詛咒世界,連成年人都有可能隨時死亡的時刻,孩子怎麼活得下去?

“好了,不說這個了,好好睡一覺吧,然後明天再和我說說《通靈者》的事情。”蕭晨對東方小白說道。然後輕輕一攬,將她抱在懷中睡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蕭晨醒來,感覺到懷中暖暖的,柔軟的身體,他再次可恥的硬了。然後一挺身,就已經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所在。

“嗯。”睡夢中的東方小白輕哼一聲,已經感覺到了身體的變化。慢慢的轉醒,然後知道了此時正在發生的事情。不過這個時候她也不可能再阻止了,只能任由蕭晨的擺佈。

發泄過後,蕭晨輕輕抱住懷中的女人。東方小白的手摸摸索索來到了蕭晨的腰間,然後蕭晨就傳來了吸冷氣的輕嘶聲,看來他是體會到了東方小白“溫柔”的小手了。

“可惡,人家還在睡覺就在哪裏搗亂,我還沒睡醒呢!”東方小白嬌聲輕斥道。

“是我不好,不過你真美。”面對着蕭晨毫不掩飾的灼熱目光,東方小白害羞的向蕭晨的身體靠了靠,這樣一來,雖然遮擋住了蕭晨注視的目光。但是卻不可避免的讓兩個人的身體接觸的更加緊密,於是蕭晨再一次起了反應。

清晰的感知到蕭晨的反應之後。東方小白白了他一眼:“不許在搗亂,我睡一會。然後一起去吃早飯。”然後,東方小白也不理會蕭晨,緊緊抱着他睡去了。

這一下可是給了蕭晨莫大的折磨,動還不敢動,但是不動的話,卻害怕憋壞了!蕭晨真是欲哭無淚,沒想到自己也有這樣一天。沒辦法,也睡覺吧,只能用這樣的方法讓自己的小兄弟不再和自己造反了。

兩個人起牀洗漱之後。一起到食堂吃了頓遲來的早飯。兩個人親密的樣子讓其他執行者看得羨慕不已,他們倒不是找不到伴侶,畢竟詛咒世界中男性和女性的執行者都是不少的,但是他們不敢找啊!

之所以不敢找,是因爲害怕失去。如果找一個長期的伴侶,那就需要付出感情,這樣對於他們這些不知什麼時候就會死掉的執行者來說實在是太過奢侈了。

就拿段新穎做對比吧,她作爲東方小白和李澄婉之下實力第三的女性執行者,但是卻一樣是說死就死了。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所以還不如晚上的時候到酒吧坐一會,如果大家看對眼了,來個**也不錯。何必付出感情呢?

但是蕭晨和東方小白就不一樣了,他們兩個都是高級執行者,而且都擁有血統。這就爲他們兩個的生存能力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雖然在頂級任務中隕落的危機非常大,不過在平常的高級任務中存活率還是非常高的。

再加上高級執行者的任務間隔很長。所以一般這樣的伴侶大多會有兩年以上的美好時光,不過就算是隻有這些時間。對於執行者來說那也如同神仙一般了,不過這樣的情侶只要有一個人死了,那麼另外一個絕對活不長。

就好像陳宏和他的愛人,他的愛人被殺了之後,他一直都沒有放棄復仇的**,甚至每一次想起復仇,都會想到同歸於盡。如果不是他身爲三十三號島的島主,這座島暫時還離不開他,恐怕他早就去充當人肉炸彈,去報復敵人了。

蕭晨和東方小白兩個人用完早餐,一起來到了陳宏的家裏,準備聽陳宏講解一下更多的情報。詛咒之島上的情報大多掌握在島主的手中,有很多都是和其他詛咒之島換取的,或者是直接用詛咒之力進行購買,一些珍貴的類似頂級任務《通靈者》中的情報甚至需要利用詛咒之物才能換到,而且至少是中級詛咒之物!有些情報甚至都不是能夠換到的,必須要達到一定的地位,才能瞭解到。

衆人坐定,所有五個高級執行者都在。本來這裏應該再多上一個段新穎的,她也的確配得上陳宏他們培養,畢竟還接到了頂級任務的通知,但是可惜在上一個任務中沒有回來。

“好了,現在確定會進入任務的也就是我們五個,或許還會有其他的一些中低級執行者加入,不過他們的話到時候再說。我先說一下關於《通靈者》的所有情報。這裏面有在上一次任務結束之後蒐集到的,所有大家都認真聽一下。”陳宏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

“關於通靈者,大面上的信息我就不說了,除了蕭晨我們都去過那個任務世界,蕭晨應該也從小白那裏瞭解到了一些。我就說一些上一次任務發生的大事吧。”

“上次任務,《通靈者》世界中出產的中低級詛咒之物沒有人計數過,但是一共出產了八件高級詛咒之物,其中有兩件寄生類還有一件特異類,其他的都是驅鬼類詛咒之物。而最引人注目的是還有一件頂級詛咒之物出世!”

“這件詛咒之物最後落在了誰的手裏還不得而知,不過也就是三巨頭纔有那個實力爭搶。據說最先得到頂級詛咒之物的是一個四號島的高級執行者,他同意歸順銀眼魔君一方,但是似乎被另外兩方的頂級執行者狙殺掉了,消息的真實性不可知。”

“這些都是其他人的事情,接下來我說一下我們的任務。”陳宏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我們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活下去!”

“活下去,聽着很容易,但是想要做到並不容易。”陳宏說道,“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絕對不要和其他詛咒之島的執行者起衝突!尤其是三巨頭所在的島嶼。如果遇見一件詛咒之物,邊上還有三巨頭島嶼的執行者,那麼不要和他們爭搶,讓給他們。我們只要能在頂級任務中活下來就算是好的了,所以絕對不要想着和別人進行對抗,因爲我們不想在這個任務世界中有所收穫。”

“當然,等到任務後期,所有人基本上都會被吸入高位空間之中,到時候儘可能蒐集惡靈碎片。雖然我不可能進階了,因爲需求量太大,但是小白現在卻只是低級靈媒。雖然她的血統變異之後達到了中級,但是卻依舊可以進階的,而且我想她的血統進階之後,很可能就會達到高級血統的力量程度了!”陳宏有些興奮的說道。

“我已經不敢想象了,如果小白的血統可以進階成高級靈媒,是不是她異變後的血統可以成爲頂級血統的強度!”陳宏激動的臉都有些紅了,因爲那代表的可是一個頂級執行者啊!而且還是沒有人能夠搶奪的頂級血統,在詛咒世界中絕對算得上是上流的高手了!

如果東方小白的血統真的晉升到頂級,那麼就算是三巨頭也會給出足夠的尊重來。畢竟這樣的執行者可不是那些靠詛咒之物培養起來的,所有的本事都是自己創造的,甚至還有和一些團體抗衡,實力絕對不是一般的頂級執行者能比的!更不要說那可是血統,頂級的血統,現在爲止好像也只有五六個人才有。

看到陳宏雙眼冒光的樣子,其他也都興奮了起來。他們之前並沒有想到這麼多,因爲頂級詛咒之物是多麼難得!?三十三號島發展了這麼長的時間,也從來沒有出過一個頂級執行者!

再加上,想要升級成爲頂級靈媒所需要的惡靈碎片的量太過的龐大,所以基本上沒有人想過通過靈媒成爲頂級執行者。畢竟現在整個詛咒世界也只有一個頂級靈媒,那就是惡靈言者。

而高級靈媒雖然也只有三個,但是卻不是高級靈媒不好提升。相比於頂級靈媒來說,想要提升成爲高級靈媒,那難度簡直下降了千百倍!不說惡靈碎片收集的量大大下降,就算是其他執行者知道了他們收集惡靈碎片,也只會以爲是進階高級靈媒。

相比於成爲頂級靈媒受到的阻力可就要小太多了。很多人成事或許不能,但是壞你的好事卻一下子一個準,還就是有這樣的人自己不行也看不得別人的好。

“好了,這件事先到這裏,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說。”陳宏說着,坐直了身體,“我們現在屬於惡靈言者的陣營,一號島的老八現在據說有些搖擺不定,想要投靠銀眼魔君的陣營。雖然說這件事情的真實性有待商榷,但是空穴不來風,說不定他真有問題,所以我們不得不防。這種事情夾在兩大巨頭中間,稍有不慎就會灰飛煙滅。所以我在想是不是在惡靈言者的手下再找一個頂級執行者作爲倚靠。” 這一天,神君觀內打掃得一塵不染,長長的階梯全部用水洗了一遍,光可鑑人。

張誠早早就到了觀裏,王大富也穿着一身明黃色道袍,像模像樣的坐在前殿之中。

蔣青等人穿戴整齊,在山門處分兩邊站開,翹首以盼。

今天是神君觀第一天開門,不說香客多少,氣勢必須要擺夠。

張誠專門讓侯淨山挑出幾個真人法師在前殿坐鎮,親自給香客解籤卜卦。

不過他們從早上六點一直等到快中午,除了天上飛過的麻雀,愣是沒別的活物進門。

王大富實在是坐得無聊,扯謊說自己上廁所,然後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侯淨山幾個真人也是昏昏欲睡,腦袋一點一點的坐在桌子後面。

好在快到飯點的時候,幾個挎着籃子的婦女探頭探腦的走進了前殿。

張誠馬上乾咳一聲,一個負責知客的道士連忙滿臉笑容的迎了上去。

“無量天尊,二位施主有禮了,不知道兩位是想卜卦還是問事?”

一個女人看了看冷清的前殿,癟嘴道:“你們這兒生意也太差了,我們本來準備在山下賣點香的,結果等了半天一支也沒賣出去。”

另一個女人有些靦腆的說道:“這些東西我們拿回去也沒處放,反正你們道觀平時也要燒香,要不就便宜賣給你們吧?”

一聽這話,一屋人差點沒氣暈過去。

還以爲是香客上門了,搞了半天是倆賣東西的!

知客的道士不知道怎麼辦好,只得求助的看向張誠。

張誠面色詭異,猶豫半晌之後緩緩的點了點頭。

那道士問了價,收下了兩個框子,掏出幾十元錢塞進了兩個女人的手中。

兩個女人滿臉笑容,張誠卻是愁雲慘淡。

自己一幫人在這兒乾等了一上午,一毛錢香火沒賺到,現在反而還倒貼了幾十塊……

兩個女人收了錢也不走,好奇的看了看周圍,商量一陣,擡頭對知客說道:“你們今天算卦是不是免費的?”

知客一愣,連忙答道:“今天是我們神君觀第一天開門,求籤卜卦一律免費。”

“既然是免費的,那不算白不算,給我算一卦吧。”一個女人笑呵呵的說道。

知客弟子一頭黑線,見過佔便宜的,沒見過這樣佔便宜的,但還是恭恭敬敬的將女人領到了侯淨山桌前。

侯淨山是真人上品,以前在青城山上也算個人物,什麼時候幹過卜卦解籤這種入門弟子乾的事,不過張誠現在就在一邊看着,他也不敢怠慢,表情僵硬的問道:“你想算什麼?”

女人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算算姻緣吧,看我啥時候能結婚。”

“好……”侯淨山點了點頭,問了下對方的生辰八字,拿起桌上的幾個龜甲板,拽在手裏默唸了幾句,然後拋撒在桌上。

侯淨山低頭看了一眼卦象,朗聲說道:“這上坎下乾,是水天需卦像,需卦陰雲在天,艱險在前,需侍時而進,耐等待……”

女人聽得一頭霧水,“啥意思?”

“意思就是,你最近幾年都結不了婚,而且感情多挫折,不會一帆風順,需要耐心等待……”

侯淨山對卦象的解釋在書上都有記載,並不是胡說,但是那女人一聽立刻就火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