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死氣的濃郁程度,讓周雲嫣和秦銘現在這等高手都感覺心驚膽顫。

兩個人收斂了氣息向著前面走去,本來是打算沿著邊緣繞路過去的,但是進去沒有多久,兩人便發現前面就是一個小山谷,地上則是一層厚厚的斷肢殘骸,讓這整個山谷顯得十分陰森。

由於目力有限,秦銘兩個人看的並不是很遠,但也知道這個小山谷並不寬闊,說不定自從他們一踏入這裡的時候,就有人察覺到了他們的存在。

「要進去么?」周雲嫣問道,下意識的她就已經被秦銘當作了主心骨。因為秦銘的心智確實也不錯。

秦銘輕笑了一聲,「我們還有退路么?進去吧,不管怎麼樣,都要拼一拼了。」說完之後他聳了聳肩膀,看著樣子十分輕鬆,但是周雲嫣卻是不知道,秦銘現在的心中緊張的已經開始抽筋了。

兩個人相視著點了點頭,緩緩的踏入這地獄一般的陰森山谷之中,走了一段路程,預想到的襲擊並沒有到來,甚至他們兩個人都感覺不到一點元氣的波動。除了他們兩個人輕微的腳步聲之外,整個山谷之中就是一片死氣沉沉。

儘管現在並沒有遇到危險,但是秦銘和周雲嫣不敢放鬆,反而是把神經綳得緊緊的,越是往前走,越是小心。

「小心!」秦銘突然驚呼一聲,他看到前方有一個巨大的黑影攔住了去路,周雲嫣立刻進入了戰鬥狀態,手中的長劍已經出鞘,劍氣翻湧已經打算出手了。

「停下,等會!有些不太對勁啊。」秦銘揮手制止了周雲嫣的行動,看著前方宛如一堵城牆般的橫在山谷之中的巨大傢伙,巨大的頭顱倒在一旁,一雙眼睛也是閉合著的。

「它是不是在睡覺,不如我們偷偷的過去吧。」周雲嫣看到這巨大的東西,心中不由得生出畏懼,輕聲的說道。

秦銘高興的都打算跳起來了,這真是天助我也,他期望能夠悄無聲息的穿過這片死亡空間。

「好,我們從它的身上飛過去。」秦銘笑著說道,將身一縱和周雲嫣一同飛身而起,化作一道黑影從巨大的生物上空穿過。

距離越來越近,秦銘也能夠看清楚這是什麼東西了,竟然是條龍!上面那閃爍著黑光的鱗片,秦銘現在看的都十分清楚,和這個東西作戰,秦銘可是沒有一點勝算啊,現在只是希望對方在自己過去之前不要醒過來。

可惜的是偏偏事與願違,秦銘兩人飛臨魔龍上空的正上方,就碰到了一堵看不見的氣牆,被生生的反彈了回來。

而在這個時候,那魔龍也睜開了眼睛,「吼!」魔龍發現竟然有人在自己休息的時候闖進來,不由得大怒,頓時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叫。

這聲吼叫之中帶著強大的壓迫,竟然逼迫的秦銘和周雲嫣連連往後面退去。

正在這個是時候,魔龍大嘴一張,一口夾雜著濃郁死氣的元氣籠罩在整片天地,帶著毀天滅地的力量向著秦銘兩人襲殺而來。速度極快無比。秦銘在大陸上行走這麼長時間了,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凌厲的攻擊。 但是現在不是震驚的時候,秦銘在第一時間就發動了抵禦,周雲嫣也是長劍橫在身前打算擋住對方的這一擊。

「轟」的一聲,所有的防禦支離破碎,堪堪擋住這魔龍的一擊,而且看那個樣子還是人家隨隨便便就發動的攻勢,兩個人臉色全部變得煞白,要知道秦銘現在可是藉助著楊雪凝的功力,金翅大鵬鳥的防禦在魔獸之中也是很不錯的,在加上周雲嫣的防禦能力,才勉強擋住對方的這一招,這讓兩個人十分無語。看樣子對方還沒有用出真正的實力,若是用出真正的實力的話,他們還是自殺來的比較舒服。

看到秦銘兩個人竟然擋住了自己的功力,這魔龍更加暴怒不已,又是接連發動了三次攻擊。

秦銘就感覺全身氣血翻湧,咬了咬牙,全身功力瘋狂的運轉,雙腳一借力,閃電般的沖了起來,「轟」的一聲爆破,秦銘成功的抵消了第一次攻擊。不過卻是踉踉蹌蹌的後退了幾步,眼看著第二次攻擊已經來到眼前,他提劍繼續往前面沖,可是比秦銘更快的是周雲嫣,她整個人化作一道虛影,手中長劍劃出漫天的劍芒,與第二次攻擊撞了上去。

雙方抵消之後,她揮舞著手中長劍,硬接第三道,卻是有些力不從心的被推的不住往後面退,恰巧這個時候秦銘趕到,全身功力彙集於一點轟了上去,齊心合力之下才抵消了這第三道。但是那強大的力量還是讓他們心驚不已,周雲嫣口吐血霧砸落到骷髏堆里,秦銘也是如此,全身上下猶如散架了一般,現在秦銘覺得這件事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了,這個傢伙的攻擊比之那兩隻鳳凰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秦銘兩個人雖然沒有昏倒,但是卻是連動身的力氣都沒有了,全身上下的骨骼猶如破碎了一般,肌肉更是因為疼痛而發出陣陣顫抖。秦銘持劍站了起來,但是顯然是沒有多少戰鬥力了。

全身的雷神精血瘋狂的運轉,幫助秦銘恢復著傷勢。

「這該死的魔龍!」秦銘低聲罵了一句,眼看著巨龍已經醒了過來,他把劍攥的緊緊的。

強大的元氣在空氣之中漸漸的凝聚,又是一道攻擊,而且目標就是倒在地上的周雲嫣,周雲嫣的傷勢比之秦銘還要嚴重不少,她並沒有雷神精血的支持,現在全身上下連動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

面對這麼強大的一擊,周雲嫣根本就沒有辦法抵抗,只能夠閉著眼睛等待著死亡的降臨,「轟」的一聲響動,緊接著便是一陣響動,周雲嫣有些奇怪的睜開眼睛,卻是正好看到秦銘被打的不住的往後退去,期間撞碎了不少的骨架,在地上拖出一道長長的痕迹。倒在地上再也沒有了聲響。

剛才在攻擊到來的時候,是秦銘縱身替周雲嫣擋住了這致命的一擊。周雲嫣眼中閃過驚訝的神情,在這種時刻竟然是秦銘這個小子不顧自己的生死救了自己,她支撐的站起身來,踉踉蹌蹌的來到秦銘的身旁。

秦銘動了動身體,口中呼呼的喘著氣,他現在的傷勢十分嚴重,渾身的骨骼都已經碎裂了,他的嘴角還掛著一絲紫色的血跡,不過卻是隨即隱沒了下去。

周雲嫣來到秦銘的身旁,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秦銘,但是卻是沒有說什麼話。但是看到秦銘沒有死,她的嘴角還是有些微微上揚,但是一想到身後的那強大的魔龍,她就替自己;兩個人的前途擔憂了。那個東西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夠抗衡的啊。

秦銘雙手顫抖的支撐著自己半坐了起來,嘴上咕噥的說了一句:「沒有想到我秦銘竟然會死在這個地方。」想到這裡秦銘就十分的後悔,若是自己當初沒有這個好奇心的話,也許就不會發生現在這種情況了,但是可惜的是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現在在說這些話也沒有什麼用處了。

周雲嫣扶著秦銘站起來,眼睛緊緊的盯著那還在不斷咆哮著的魔龍,此時面對生死之境,他們並沒有在意什麼。

看著魔龍又向著自己攻殺過來,秦銘也是沒有辦法,氣急之下把空間戒指裡面的東西全部拿了出來,看這個東西攻擊的力度,自就算是死了的話,這空間戒指裡面的東西也會毀壞的,那麼還不如讓他們出來,同生死共進退!

骷髏和司徒雲落在前方根本就擋不住直接被掃到了一邊,讓秦銘驚訝的是那塊白色的帶有紋絡的玉佩,就看到那塊玉佩之上散發出濃郁的白光,罩住了秦銘和周雲嫣兩個人,那顆神秘的珠子也散發出奪目的光芒,連帶著那半截兵器發出湛湛寒光,對方那強大的元氣撞擊到這白色的結界之上,就如同泥牛入海似的,完全沒有了效果。

這讓秦銘十分高興,但是還是低聲說了一句:「若是剛才知道的話,自己就沒有必要做那些抵抗了。」

感受到那塊白玉傳來的波動在看到秦銘頭頂那顆珠子傳來的陣陣寒光,魔龍的咽了一口唾沫,把即將出手的攻擊收了回來,一雙碩大的龍眼緊緊的盯著秦銘頭頂的那顆神秘的玉珠和那塊白玉。

「竟然,竟然是……「魔龍震驚的口吐人言,聲音沙啞但是其中也含有一絲滄桑。一雙龍目好像是發現了什麼寶貝似的,眼睛緊緊的盯著站立著的秦銘。

看來這魔龍也知道這玉珠的來歷,可惜的是對方和雷俊一樣也是沒有說出來,這讓秦銘十分鬱悶,至於那個玉牌,秦銘就十分熟悉了,他曾經用這玉牌謊稱是太陽神的使者去找過虎王,而且還用玉牌嚇跑了含煙。

這個時候周雲嫣也是十分震驚的看著秦銘,那兩件東西都不是凡品,看來秦銘身上的秘密還是有不少的。

「小子,你雖然是人類,但是看來和太陽神和雷神都有些淵源,我就不為難你了。」魔龍蒼老的聲音傳來,眼睛卻是盯著秦銘頭頂的那顆神秘的玉珠和那一節已經銹跡斑斑的武器,那件武器在當年的大戰之中就已經毀滅了,怎麼又會出現!這讓它驚詫不已而且還是出現在這個小子的手中。

在剛才交手的時候,它就已經感覺到了秦銘體內那雷神精血的波動,雖然還不是特別大,但是那的確是正統雷神的精血,讓他十分詫異,這個小子得天獨厚啊。

「多謝前輩。」秦銘看到這個魔龍也沒有進攻的念頭了,也恭敬的說了一句,對於剛才的事情感覺十分的無語。說著秦銘向著周雲嫣使了個眼色,就是想要快點離開,天知道這個東西會不會再次對自己出手,自己現在雖然有那麼多的光環,但是那不過是空架子,一碰就破。再來這麼一下子的話,那就是秦銘的忌日了。

看著秦銘走過來,魔龍微微移動了一下身體,讓秦銘從縫隙之中走過去。並沒有為難秦銘,也沒有說什麼話。

走到谷口的時候,秦銘猛然回過頭,問了魔龍一句:「前輩,您對於多年之前的那場大戰知不知道?」雷俊那個小子雖然把功法什麼的傳給了秦銘,但是卻是沒有告訴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看這個樣子這魔龍和雷神他們應該也是有些關係的,他打算從他的口中探探風聲,對於自己以後要對付的人也好有個心理準備。

「你現在的實力太弱了,知道這麼多對你沒有什麼好處。」魔龍說道,緊接著說道,「以後遇到了困難不能夠輕言放棄,信念轉為了勇氣,勇氣轉為力量,一路勇往直前,才能夠成功。你小子的機緣雖然不錯,但是實力還是不行。」說道這裡它輕輕的搖了搖頭。

秦銘翻了翻眼睛,沒有在理會魔龍,這個東西竟然說自己的實力太弱,自己現在可是造化之境的高手啊,加上自己的那些底牌,就算是碰到傳說之中的燕飛揚他也有一戰之力,不過人家卻是說自己的實力太弱了,想來也是自己現在的實力還不能夠接住人家的一招,想來自己的實力是有些弱小,這麼一來,秦銘就更加好奇了,以後自己要對付的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但是現在並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還是先把眼前的這條路走完再說吧。

秦銘他們兩個人剛剛踏出那片山谷,眼前的景象隨之一變,由原來的灰暗之色,變成了火紅色,整片視線都是火紅色的煙霧,秦銘和周雲嫣感覺了一下,這個空間裡面的天地元素十分充裕,可惜的是只有火屬性的,並沒有其他的天地元素。若是在這個地方修鍊功法的話,絕對會十分迅速的。

看著眼前這漫無邊際的火紅色的空間,秦銘眯了眯眼睛,他隱約覺得自己已經到了火神禁區的最後一道關卡了。

「這裡好熱啊。」周雲嫣驚呼了一聲,急忙用自身的元氣和這個地方的元氣隔絕開來,她一進來就被這熱浪弄得措手不及。 「這應該叫做火系空間了吧,火系的天地元素都已經實體化了。」周雲嫣輕嘆了一聲說道。若是有修鍊火系功法的人在這裡修鍊修為絕對會進境很快的。

秦銘四下打量了一下,這個空間確實充斥著濃郁的天地元素,整個空間都被這火紅色的煙霧籠罩著,能見度不過十丈。好像荒蕪人煙的樣子,除了這濃郁的火系元素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我們小心一點,到前面看一看。」秦銘說道,對於這個地方他也不得不小心,這火系空間恐怕也不是那麼好闖的。

秦銘走在前方,周雲嫣則是密切的注意著周圍的情況,兩個人的配合十分默契,絲絲火紅色的煙霧飄來,輕柔的拂過臉頰,讓秦銘覺得十分的親切與舒服,他的體質之中本來就帶有一點火系,此時倒是感覺不到什麼。

兩個人在這火系空間裡面行走了很長時間,但是可惜的是並沒有什麼發現。兩個人又行走了一會,秦銘伸手擋住了周雲嫣,周雲嫣對於秦銘的做法有些奇怪,打算尋問秦銘,就看到秦銘的眼睛看著遠處,她也抬頭看了一眼。

就看到一座火紅色的宮殿,宮殿的正門上方還龍飛鳳舞的寫著三個大字「火神殿!」這火神殿磅礴大氣,周圍刻滿精緻的圖案花紋。秦銘和周雲嫣對視一眼,飛一般的向前掠去,眨眼之間便來到了火神殿的大門前,近距離觀看更清晰的感覺到這火神殿的壯觀和迫人的氣勢。

秦銘沒有絲毫遲疑,抬腿就打算進去,但是卻被周雲嫣給拉住了,「小子你小心一點,先別急著進去,天知道這裡面有沒有危險。」

「不行,既然來到了這裡不進去看看怎麼行。」秦銘笑著說道,緊接著目光一定,說道:「再說了我們現在還有退路么?」

周雲嫣點了點頭,秦銘說的確實不錯,自己這兩個人現在只有一條路走到黑了。兩個人抬腿往裡面走去,但是和秦銘並肩行走的周雲嫣卻是被一股無形的巨大力量阻斷了,被撞的踉踉蹌蹌的後退了兩步。

秦銘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剛剛打算收回腳步,但是想要抽身回去卻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而此時火神殿的大門傳來一陣巨大的力量將他推開,兩邊大門竟然慢慢的打開了,秦銘還沒有想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就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他身不由己的被吸了進去。

周雲嫣心中大驚,急著想要衝進去,但是卻發現火神殿的大門慢慢合攏,而周雲嫣的攻擊卻是被隔絕開來,對於這火神殿根本就沒有絲毫的作用。

秦銘晃了晃腦袋定了定神,迴轉過身,只看到腳下是一條由火紅色的寶石鋪成的道路,秦銘咽了一口唾沫,這東西可是不得了啊,隨便一塊拿出去都是價值連城的寶物啊。

兩旁則是一些威武的神像,這些人的相貌倒是像一個模子刻畫出來的,秦銘摸了摸鼻子繼續往前面走去。

一路走過去秦銘並沒有遇到任何異常的事情,很快秦銘就來到了火神殿正殿的門口,抬眼望去,秦銘的神情有些激動,身形一閃就沖了進去。

大殿之中有一個祭壇,祭台上有一個身著火紅色火神鎧甲的雕像,一手拿著火神神劍,一手拿著一塊玉牌,而且祭台之上還漂浮著一顆火紅色的珠子。

秦銘目光緊緊盯著祭壇上面的火神雕像,緊接著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它手中的玉牌,這個玉牌,秦銘總是感覺似曾相識。竟然和自己身上所有的那塊白色的玉牌紋絡差不多。

雖然不知道這玉牌的作用是什麼,但是這東西想來應該就是寶物,既然來到這裡那麼這裡面的東西秦銘是必須要得到的了。

心動不如行動,秦銘身形化作一道流光飛向火神雕像,大手一抓便想要抓住那散發著濃鬱火紅色光芒的玉牌。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就聽到「轟」的一聲響動,秦銘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擊出去,火熱的感覺漸漸的消失,秦銘的全身都有些顫抖,有些驚奇的看著這神殿,莫名其妙的心中就泛起強烈的不安。

他戒備的看著四周,用功力壓制住自己恐慌的內心,此時神殿之中的空氣似乎都停止了流動。「什麼人快些出來,不要藏頭露尾的!」秦銘喝了一聲。

沉穩的腳步聲從正殿的兩旁響起,秦銘眉頭一皺,心猛然一跳,極度的危險感覺竄入秦銘的身體,這種感覺秦銘從來都沒有過,就算是剛才對上那條不可能勝利的魔龍,他也不曾害怕過,但是現在的秦銘竟然真的有些害怕了,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神威么?

但是現在秦銘來不及細想,「喀拉喀拉」盔甲摩擦的聲音帶著一種奇特的節奏從兩旁慢慢打的向著秦銘所在的地方走來。

秦銘心中一抽,瞳孔驀然縮成針孔狀,只看到從兩旁走出來兩個身高足有三米開外,身著厚重霸氣的火紅色鎧甲,手拿一把足有兩丈長的長矛,長矛上面火光閃閃,矛尖上面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秦銘毫不懷疑就算是現在他有雷神精血護身,這東西也能夠輕易的刺穿自己的胸膛。眼前的這兩個人想來應該是守護神殿的。

兩個威武並且帶著狂暴氣勢的武者來到秦銘的兩米開外,眼睛緊緊的盯著秦銘,兩個人一前一後,已經把秦銘的後路全部封死了。

「你們是什麼人?」秦銘目光如電,緊緊的盯著眼前的侍衛,並沒有絲毫慌亂的表情,但是他的心中卻是十分心急這兩個人的實力不弱啊,憑藉著他現在的實力竟然完全看不透,他現在想的已經不是如何完成這火神空間的任務了,而是想著該怎麼逃跑。

前方的這個侍衛,豎起自己手中的長矛,狂暴的氣勢射向秦銘,「我們是火神座下的護衛,負責守護火神空間,並且殺死所有闖入的人。」

「殺光所有的人?」秦銘笑了一下,看來無欲天和無上天他們那的情況應該不怎麼好了,對於那兩個宗門秦銘向來沒有什麼好印象,對於秦銘來說他們死了也就死了,不過他倒是有些擔心韓青。

「如果我不想死呢?」秦銘笑著反問了一聲,目光卻是在火神殿之中打量著,尋找著最佳的逃跑途徑,但是很可惜,這個想法失敗了,這個火神殿摸不透風,除了身後這條通道之外,再也沒有別的出路。

「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殺了我們,你不僅可以不用死,而且火神殿裡面的東西也全部歸你。」這侍衛的語氣沒有含有一絲感情,讓秦銘覺得十分奇怪。

「火神,他已經死了吧。」秦銘突然說出一句話,讓這侍衛微微一震,而就在這個時候,秦銘就發動了攻擊,秦銘兩指元氣急射這侍衛的一雙眼睛,危機關頭,秦銘可是連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這元氣的強度強大到足以能夠毀掉一座山丘。

但是這火神侍衛對於秦銘的攻擊,卻是沒有在意,手中長矛微微一動輕而易舉的就擋下了秦銘的攻擊,秦銘的元氣在剎那間就消散的無影無蹤,看到自己的攻擊沒有絲毫的效果,秦銘的嘴角抽搐了兩下。本來以為自己加上楊雪凝的功力,在大陸上橫著走都沒有不服氣的,但是在這火神侍衛面前,他的攻擊竟然這麼不堪一擊,看來自己還是高估了自己的實力,自己的實力與他們這些人比起來還是差天共地啊。

秦銘大喝一聲,全身的元氣凝聚於手掌,向著這侍衛就打出一掌,面對秦銘的攻擊,那個侍衛根本就沒有在意,大手一揮秦銘的攻擊就消散於無形。

而在這個時候秦銘身形一閃,就來到火神的祭壇之上,目標依然是那塊神秘的玉牌。就在秦銘的手快要抓住那神秘玉牌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一陣響動,一股尖銳狂暴的力量從背後鑽入,秦銘的身形一軟摔了下來,不過在下來的一瞬間,他伸手一抄抓住了一顆火紅色的珠子,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火神眼珠了。

秦銘踉蹌的倒在地上,身體不住的顫抖,但是卻是一點血都沒有流出來,秦銘現在連抬頭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那兩個侍衛向著自己走過來。

秦銘皺了皺眉頭,難道自己就要死在這裡么,他目光一寒,空間戒指之中那塊白色的玉牌激蕩的飛了出來,白色的光芒籠罩在秦銘的頭頂,而在這白色玉牌出現的一瞬間,那塊火紅色的玉牌也散發出濃郁的光芒,好像兩者之間有什麼聯繫。

看到秦銘頭頂懸挂的那枚白色的玉牌,火神侍衛微微一愣,臉上第一次出現一絲震驚的表情,但是他們也只是微微一愣,手中的長矛依舊是毫不猶豫的向著秦銘就刺了過來,目標也很明確就是秦銘的胸口和咽喉。

秦銘沒有想到讓那魔龍敬畏的玉牌對於這侍衛竟然沒有任何效果,他皺了皺眉頭,看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矛尖,眼中露出決絕之色,一張口把手中的火神眼珠吞了下去。

一束火紅色的光芒從秦銘的身上爆出,他猛然站起身來,全身的衣衫已經被狂暴的元氣撕扯成了碎片,仰天一聲大吼,整個火神殿都在秦銘的吼叫聲中顫抖起來。

那兩個侍衛被秦銘身上猛然爆出的狂暴力量震得踉踉蹌蹌的後退了幾步,一臉的不可思議,一個人吞噬了火神眼珠不僅沒有爆體身亡,好像還從其中得到了巨大的力量!兩個侍衛站立著,倒是也沒有再次發動攻擊,而是目光灼灼的看著秦銘,眼中的神色變幻不定。

秦銘的靈魂似乎有些飄忽,眼前的景象都開始變得晃動起來,「我要死了么?」秦銘心中喃喃的說道,卻是沒有發現頭頂懸浮著的白色玉牌爆出一道強烈的光芒,而那火神雕像手中的神秘的火紅色的玉牌也發生了變化,隱隱有紅色的線條在沿著紋絡流動著,之後發出一聲清鳴直直的射向秦銘的眉心。


在秦銘的眉心處不停地旋轉著,每旋轉一次就有無數的火系元素聚集到秦銘的身旁。他整個人都被火紅色的光芒包裹了起來。

忽然之間,神殿之中的空氣猛然一滯,下一刻,實質性的火系元素像是發了瘋似的不斷向著秦銘的身體裡面蜂擁,秦銘頭頂的火紅色的玉牌散發出火紅色的光芒,隱隱看到其間有一絲絲紫色的血線在其中穿梭不定。


「啊……「秦銘發出一聲痛苦的吼叫,身上的火紅色的光芒發出一陣陣劇烈的波動。 而就在這個時候,秦銘的身體猛然從地面上漂浮起來,一頭散亂的紫發被火系元素激蕩的四下飄飛。秦銘這個時候在空中不住的抽搐,不時的還發出痛苦的低吼。那兩個火神侍衛臉上露出恭敬的神色,目光灼灼的看著漂浮著的秦銘。

過了大約一個時辰的時間,秦銘猛然發出一聲震天的吼叫,一道火紅色的光圈以他為中心向著周圍擴散,更加讓人驚奇的是正殿之中的八根擎天柱上的神秘花紋竟然好像活過來一般流動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個有一個神秘的符文飄向秦銘。

喀嚓已成,兩名火神侍衛整齊的跪了下去,一臉的虔誠和敬畏。

而這個時候懸浮在空中的秦銘,他的身體還在不斷的抽搐著,他的意識卻是十分的清醒。劇烈的痛苦比之當初紫冰飛天蟒的毒素可是強橫太多了。

秦銘的丹田之中幾乎被瘋狂湧入的火系元素撐滿了,轟然一聲丹田之中竟然出現了一顆火紅色的小珠子,在不停的旋轉著,發出火紅色的光芒,而且光芒還越來越強盛,短短一刻鐘的時間,竟然增長了將近四五倍。

又過了將近一刻鐘的時間,這吸力慢慢的變小了,秦銘暗暗的呼出一口氣,對於這種情況有些奇怪,但是現在秦銘也沒有想那麼多,畢竟自己的小命保住了啊。而就在這個時候漂浮在秦銘上空的神秘的玉牌突然唰的一聲鑽進了秦銘的丹田,靜靜的漂浮在火紅色的珠子上面。

石柱上面的花紋已經停止了轉動,只看到這火神吊銷一陣抖動,突然無聲無息的化為齏粉消失在空氣之中,但是那火神鎧甲卻是沒有消散,而是整齊的排放在祭壇上面。

整個神殿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和神殿一起消失的還有那兩名火神侍衛,秦銘身上那火紅色的光芒也沒入了秦銘的身體,他的身上有著和石柱上面一模一樣的花紋,隱隱還有金光閃爍,光芒閃爍幾次,也沒入了秦銘的身體。

秦銘現在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滿眼都是黑乎乎的一片,而就在這個時候轟隆一聲巨響,一道火焰在秦銘的身前猛地炸開,一個身著火紅色鎧甲手拿火紅色長劍的巨人出現在秦銘的面前,說他是巨人一點也不為過,秦銘的高度不過才到人家的小腿。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