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簡直就是一個惡魔!

此時此刻,化成人棍,感受到痛苦的獵虎終於感到了恐懼、害怕。

「不,不要殺我,我願意說出我知道的一切。」

這一刻,在生死面前,獵虎終於選擇了屈服。

因為,他終於知道,這個不知來自哪裡的陌生男子,並不是在開玩開笑,真的會殺他。

所以,他此時驚恐的求饒道,把知道的一切,要說出來。

然而,江寂塵卻冷冷地回應道:「不必了,殺了你,我搜魂即可。」

聽到江寂塵的話,獵虎臉色大變,一片慘白。

「不,不要,我可以把知道的一切說出來。」

「只要,你不殺我,我一定可以幫你找到她的。」

這時候,獵虎哪裡還有之前的囂張,而是非常驚慌的求饒道。

眼前的一切,只讓四周眾修,以為自己眼花了,根本難以相信。

曾經,囂張不可一世的獵虎,竟然變成如一副熊樣。

說出去,只怕都無人能相信。

因為,從來都是他欺負人,何曾有人敢欺負他,讓他低頭的?

這一刻,眾修對江寂塵的身份,充滿了好奇之色。

「小子,立刻放了我家公子!」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如此對待我家公子,找死!」

就在這時候,虛空驀然一顫,然後一個個氣息強大的修士,浮現仙狐樓,把江寂塵包圍中間。

出現之人,都是獵家的強者,最強之人,已達至了五品仙將初境。

他們冷冷地盯著江寂塵,大聲喝道。

江寂塵神色平靜,未有一絲變化。

他直接無視了前來的獵家強者。

「小子,你、你快放了我,我獵家強者已將你包圍,當中還有五品仙將初境,非你能敵。」

「我若是出現了意外,你也難逃一死。」

「現在,只要你放了我,一切好商量。」

「甚至,可以不追究一切。」

為能活命,這時候,獵虎已經把姿態放低到極點。

當然,他如此做,完全是權宜之計。

「哼,待我脫離了你的控制,我有一萬種方法讓你生不如死,後悔如此待我!」

說話的同時,獵虎心中卻暗暗如此想道。

然而,江寂塵卻淡漠地道:「殺了你,憑他們,又能奈我何?」

「你還是去死吧。」

說罷,江寂塵手上突然發力。

恐怖的力量,從江寂塵的手上爆發,傳盪入獵虎的身上。

噗!

獵虎的身體,生生爆滅。

仙魂飛出,直接被煉魂幡卷出,直接吞噬掉。

這一過程,發生得太快了,而且,毫無徵兆。

醫妃嫁到:邪王狂寵 在眾修,還有包圍他的獵家強者,根本沒有想過,江寂塵竟然敢痛下殺手,當著他們的面,當場殺掉獵虎。

這個青年,完全就是一瘋子。

所以,當獵虎身體爆滅,化成虛無的瞬間,這些人完全愣在了當場,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就在眾修還在發愣之間,煉魂幡已經完全煉化了獵虎的仙魂,同時吞噬他的記憶。

此時,江寂塵的神念正在共享獵虎的記憶。

原來,狐后以秘法逃遁,逃入了仙野古林中,但是,仙野古林卻是仙野部落的領地,狐后重傷,被仙野部落發現,將她擒下。

這事,被獵虎知悉,所以,他帶人進入仙野古林,與仙野部落首領談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與仙野部落達成了交易。

仙野部落答應把狐後送給獵虎,而獵虎就要拿相應的修仙資源與之交換。

他們的交易已經定在明天。

獵虎會拿出龐大的修仙資源,進入仙野古林,與仙野部落進行交易。

通過記憶,江寂塵知道了交易的時間、地點。

而得知,狐后只是重傷,並無性命之憂,江寂塵心中鬆了一口氣。

這個信息量雖大,但共享信息只在瞬息之間就完成了。

而這時候,四周的獵家強者,終於反應過來。

他們的臉色同時大變起來。

獵虎死了,獵家老祖必然動怒,那他們,只怕也不會好過,必然會因此事,受到懲罰。

因為,獵虎之死,顯然是因為他們保護不力。

懲罰在所難免,但是,若能將江寂塵生擒,或將他的人頭帶回去,他們的懲罰必會減輕不少。

「小子,你真敢殺了獵虎公子,現在,誰也救不了你。」

獵家強者咬牙叫道。

他們現在對江寂塵已恨之入骨。

說話之間,獵家強者們同時殺向了江寂塵。

江寂塵神色平靜,迎殺上去。

「只怕是,誰也救不了你們。」

對於獵家,江寂塵沒有一絲的好感。

很想將仙狐城獵家,直接抹去。

若是以前,此事他不敢想,但是,他現在的身份,卻可以做到。

(本章完) 獵家並沒有出動真正的底蘊力量,而且,獵家老祖也沒有真正前來。

來的,只是獵家的精英強者而已,最強一人,才是五品上將初境。

雖說,江寂塵還未真正的與五品上仙初進的修士大戰過,但面對這種最普通的五品上仙初境強者,他若全力,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只要能夠近身,江寂塵便有一定的把握,將對方擊殺。

所以,江寂塵毫無懼意,直接殺出。

此時,包圍在他四周的獵家強者,共有十二人。

電網大師 其實,除了其中一名的五品仙將初境的獵家強者首領,其餘都是四品上仙中、後期境。

對別人來說,這一股力量已經驚人無比的強大了。

但是,對於江寂塵來說,除了獵家強者首領,其餘當真是不堪一擊。

所以,江寂塵趨弱避強,先殺向獵家強者首領之外的獵家修士。

這些獵家強者,臉色皆是微微一變。

沒想到,江寂塵竟然還敢主動殺來。

他想做什麼?

難不成還想反殺他們不成?

「可笑、幼稚的行動,竟然敢對我們主動出擊。」

「哼,我們承認他不弱,但是,我們首領是五品仙將初境的存在,要殺他,輕易之極。」

「所以,只能說,這小子太囂張了,不知死活。」

看到殺向他們的江寂塵,獵家強者冷然地開口道。

噗!

然而,其中一名獵家強者,聲音剛落,他的人頭,突然飛起,頓時之間,就變成了一具無頭屍體。

顯然是江寂塵出手了。

一個閃爍,一劍之間,斷他頭顱。

這名獵家強者,只不過四品上仙中期境。

他以為,躲在獵家五品仙將首領的身後,江寂塵奈何不了他。

然而,卻不知,江寂塵要殺他,連五品仙將初境的獵家強者首領都反應不過來。

江寂塵的速度,太過驚人可怕了。

「我囂張,自是因為我有囂張的資本。」

「倒是你們獵家,垃圾一樣的存在,倒不知何來囂張的勇氣?」

江寂塵斬下一人頭顱,再如此放言。

一時之間,氣勢無雙,震懾四方。

一群獵家強者,臉色剎那之間,一片慘白。

「大膽!」

「敢輕視、羞辱我獵家,我要取你狗命!」

獵家首領強者,怒然大喊。

同時,他也動了,閃身殺向江寂塵。

身為五品仙將初境的存在,不得不說,也確實的強大,速度很驚人。

然而,江寂塵的神魂之念,比他更強大。

所以,他的一切動作,早已被江寂塵看透。

另外,江寂塵的速度,也並不比他慢。

所以,面對獵家首領強者的殺來,江寂塵神色淡然之極。

「我要殺他們,憑你攔不住。」

「而且,待我殺了他們,再取你性命。」

江寂塵自出現,就顯得霸氣囂張。

若是易時換地,沒有人會相信江寂塵的話,會認為他是在吹牛逼。

可是,現在對於江寂塵的話,四周眾修,絕對的深信不疑。

實是因為,現在連獵虎和他的十三將,都已死在了江寂塵的手中。

四周眾修,無法想象,竟然真的有人敢在獵虎城,殺掉橫行霸道、不可一世的獵虎。

「此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是呀,未曾聽說過,似乎橫空出世。」

「而且,似乎是專門找獵家的麻煩。」

四周眾修驚嘆不已,心中同時生出這樣的想法。

而此時,江寂塵已經又閃避開了獵家五品仙將初境強者的追殺。

接著,江寂塵則閃身出現在一名獵家四品上仙中期境的修士身邊。

「不好,快退。」

看到這一幕,一眾獵家修士驚呼。

而獵家五品仙將初境的首領強者,剛一擊扑空,臉色便已大變起來,心中也生出震駭之意。

公侯庶女 他志在必中的一擊,彷彿早已經被對方看透了一般,輕而易舉地就躲開了。

「這,這怎麼可能?」

「他只是三品仙師圓滿境而已,竟然可以做到這一步,他難道是一個超級妖孽不成?」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