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群人最喜歡乾的事情就是湊熱鬧了,只要事情不扯到他們的身上,就是對方打個你死我活也沒事,甚至還能叫上幾聲好呢。

就在眾人準備散了的時候,眼瞧著遠處行來一行人,眼力好的人立馬大叫起來:「是……是毒蛙將軍來了!」

胡來看過去,果真就看到了光頭壯漢朝這邊走過來,他的身後還跟著三個人,小鬍子赫然在列,顯然那三個人分別就是一、三、四組的組長了! 毒蛙傭兵團的最主要幾個人物居然一起出現了,這實在是難得的一件事,平時除了小鬍子和木三郎兩個人之外,其他三個人都是屬於那種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見一面很是難得,更別提現在一起出現了。

所以眾人都很驚訝,這個叫胡來的傢伙究竟什麼身份和本事,竟然引得毒蛙所有人都出來了,連毒蛙將軍都親自跑一趟!

別說其他人了,就連胡來自己都有些詫異,自己啥時候有這種面子了?如果是來找麻煩的話,應該不至於鬧這麼大陣仗吧。

雖然疑惑,但是他還是第一時間迎了上去,笑道:「光……毒蛙大將軍,好久不見好久不見,還有各位,久聞大名,今日一見,果真亮瞎了我的雙眼!」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吐槽一下這些人的形象了,光頭壯漢跟小鬍子在這幾個人當中居然算是相當帥氣了。

木三郎的長相不必多說,一組的組長叫波波,很萌的名字吧,但本人卻是一個無比臃腫的胖子,身上披著一件寬鬆的長袍,腦袋頂著一撮顯眼的橘黃色頭髮,一雙小眼睛彷彿兩顆綠豆塞到了一圓滾的麵糰當中,然後在底下又鑲了兩條火腿……按照這幾點去想象一下,就可以大致推斷出波波的長相。

四組組長名越寒,身高得有兩米多吧,胡來大致看了一下,至少比他高了一個腦袋有餘,但是這傢伙卻瘦的太可怕了,若不是兩個眼珠子還在轉動,胡來恐怕都會以為這是具乾屍!

可以說,毒蛙的五個人是各有特色!

對方自然聽不懂胡來的話中話,而且看著胡來滿臉的笑意,還以為對方在向自己示好呢。

話說小鬍子當時被胡來打傷之後就在想著要怎麼報仇了,可是他很清楚自己的實力完全不夠對方看,恐怕幾個人之間只有木三郎能對付得了胡來,而小鬍子和木三郎兩個人之間總有那麼一種不對付的感覺,說白了其實就是相互看不慣,所以前者不願去求,後者也不願意去幫,小鬍子就只能等團長出手了。

今天被團長喊出來的時候,小鬍子就猜到了這個可能性,團長要去找胡來了,自己怎麼說也是團長的人,自己的手下在自己的地盤上被別人打了,這怎麼都要把丟了的顏面給拿回來吧?

所以小鬍子已經做好了準備要狠狠的羞辱一番胡來的打算,這樣他才能解當日的心頭之恨!

「胡來,你應該知道我來的目的吧?」光頭壯漢問道。

胡來心裡一咯噔,暗道,這廝難道打算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翻臉不成?還惦記著老子的胳膊呢?

於是乎胡來乾脆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說道:「什麼?毒蛙大將軍你這次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光頭壯漢呵呵笑道:「你很聰明,實力也不錯,所以我想了一下,決定讓你加入我的傭兵團,成立第五組,我覺得這樣比拿你兩條胳膊要更好,不僅如此,你和小鬍子的恩怨也可以一筆勾銷了!」

小鬍子聽完,立馬拒絕道:「這不可能,我今天必須要斷了他兩條胳膊!」

胡來的臉色冷了下去,他說:「我的胳膊你們誰都別想拿走,要我加入你們也是不可能的事!」

聞言,除了光頭壯漢,其餘幾人立馬就一副要動手的表情了,尤其是小鬍子,拿著他紅色的棍子猴兒一樣,已經急不可待的想要衝上來了,可是他不敢率先動手,第一是自己打不過,第二是團長還沒有下命令,他不敢擅自行動。

光頭壯漢看著胡來,嘴角始終帶著笑意,彷彿胡來是他十分欣賞的對象一樣,他說道:「加入我們,你就可以衣食無憂,想做自己的事情就去做,你很自由,甚至,整片血紅森林都是你的,而不僅僅只是一個洞穴而已……當然,前提是你的實力夠強,而胡來你是有著無法估量的前途的,所以我不想錯失一個人才!」

聞言,胡來臉色微變,他倒不是擔心自己被對方知道龍魂的事情,就算他是龍類的身份現在曝光他也不很害怕,頂多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煩罷了,而且來找自己的麻煩還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

讓胡來感到不安的事情是對方不僅知道自己去了洞穴的事,顯然還知道自己在洞穴里得到了什麼,但是這些事情他可誰都沒告訴過啊?難道這個傢伙一直在暗中跟蹤自己?

很顯然這是不可能的!

但是對方並沒有直接挑明了說,而是隱晦的給了胡來兩個選擇,也就是斷胳膊和加入他們,除此之外,別無選擇!

除了小鬍子極力的拒絕胡來加入他們,另外幾個人都持一副無所謂的態度,不過若是胡來選擇斷胳膊的話,他們應該會更開心。

所以場中,唯一『真心』希望胡來加入的,就只有光頭壯漢了,而且目的不明。

「趕快決定吧,我想睡覺了!」站在一旁的胖子打了一個哈欠,有些不耐煩了,他說:「三分鐘內不作出決定的話,就直接殺了算了吧!」

小鬍子一聽,臉色大喜,連忙說道:「是啊,直接殺了算了!」說著,他還笑著看著胡來。

「廢物,有種自己動手啊!」木三郎在一邊低聲說道。

「你說什麼?」小鬍子頓時就紅了眼睛,一副想找木三郎干架的樣子。

大部分人都厭惡被人揭穿短處,小鬍子最討厭的就是別人說他廢物,其實他的實力並不弱,但是這種話被木三郎講出來卻並沒有錯,因為相對於對方來說,確實是有這個資格說小鬍子廢物!

「丟人現眼!」木三郎冷冷道。

「你……」小鬍子指著木三郎,卻說不出什麼話來,他知道再說下去,不管怎麼樣,丟臉的還是他。

而光頭壯漢完全不在意他兩個手下的情況,只把目光放在胡來身上。

「胡來,我是真誠的希望你可以加入我們!」

胡來看著貌似很真誠的光頭壯漢,忽然露出一絲笑容,他說:「毒蛙將軍,也許我們應該找一個沒什麼人的地方再好好地『談一談』,你覺得呢?」 「我也是這麼想的,你跟我來吧。」毒蛙將軍說著,往據點外走去,眾人見狀紛紛讓開,眼神不敢直視對方。

「拿著這個,它可以保護你!」路過莫蘭身邊,胡來突然握住對方的手,低聲說了一句。

「喂……」莫蘭同樣低聲的喊了一聲,可是胡來卻已經轉過身去,他揮了揮手沒有回頭,前者低頭看著空無一物的雙手上傳來薄薄地觸覺,嘴巴緊緊的抿著,不知在想什麼。

小鬍子深深地看了莫蘭一眼,然後與其餘幾人也往據點外走去。

「她是你的女人嗎?」毒蛙將軍往森林之中慢慢的走著。

胡來一愣,緊接著搖了搖頭,說:「不是,一個認識才幾天的朋友而已。」

「哦?才認識幾天就把那麼珍貴的東西給她了?」毒蛙將軍好奇地說道。

「你看得到?」胡來疑惑道。

「當然,那件東西本來是我的,還有你手上的這根『烈風』,它們都曾屬於我。」毒蛙將軍臉上一副淡淡的笑容,似乎並不打算追究為什麼胡來拿著那兩件東西。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也知道你有很多疑惑,但可惜的是,有些事情我還不能告訴你!」毒蛙將軍說道。

「那你知道那個洞穴的事?也知道齊雲,或者說,其實他是你的手下?」胡來猜道。

「當然知道,但從始至終我都是充當一個旁觀者的角色,至於你說的什麼齊雲,他不是我的人,他本來只是據點的一名普通傭兵而已,後來當他發現那個洞穴之後,就想盡辦法去得到那顆龍魂……

恩,我想我應該不必向你解釋了吧?你也知道了,哨子、棍子、斗篷都是我放在洞穴里的,除此之外,一切都是那個傢伙自己編造出來的謊言罷了,他懂得利用獸類的血液和尿液混合來得到某種激起狼群血性的氣味,這讓我有些意外。

我好幾次都準備幫他一把,讓他提前得到那顆龍魂,但是很可惜,他不夠聰明,其實那個哨子可以為他提供無數的獸類,他足以在斷斷的幾日內就解開那顆龍魂的封印。

棍子和斗篷也為他增加了戰鬥的實力,避免了其他人從他手上奪走這個機會的可能,但是他還是失敗了,我認為死不足惜!」

胡來說道:「所以,這一切都是你的陰謀?」

「稱之為陰謀有些過了,這不過是挑選中意的手下的一種有趣方法而已!」毒蛙將軍笑道。

胡來皺著眉頭,道:「你真是喪心病狂,既然你把這種事情都告訴了我,看來我現在只剩下一條路可以走了。」

「你很聰明,但是我覺得你有些太自滿了,我知道你心裡在幻想著施展出全部的實力就可以和我拼一下對吧?我認為你有點太小看我了。」毒蛙將軍說。

「既然一開始就準備殺了我,何必這麼大費周章呢?」胡來根本沒有害怕的意思,他更多的還是好奇。

「我在給你機會。」毒蛙將軍停下了腳步,說:「比如第一次見面,只要你向我求饒,示弱,就絕對不會有今天這樣的事情發生,你是有潛力的,而我也不跟其他的人一樣,對你們龍類有歧視或者排斥,我這個人只看自己的喜好,我很看好你,但是你的驕傲自大讓我對你有些失望。

今天我打算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當著所有人的面同意成為我的手下,那麼現在我們幾個人應該正坐在一張桌子上在喝著美酒吃著美食了,可惜你把斗篷給了那個女人,這已說明了你的選擇。」

胡來沒說話,他看著眼前這個始終一副淡淡的笑意的光頭壯漢,後者說完,伸展著手腳,在做著熱身的動作。

「喲,團長要出手了嗎?」一直站在後面的幾個組長紛紛睜大了眼睛。

「真是少見啊,但是更期待了,不知道團長的實力有沒有增強呢?」

「不管有沒有增強也不是這個傢伙可以相比的吧?好好看著團長怎麼蹂躪對方就行了。」

看來逃是很難逃得掉了的,此時幾人站在一片落滿了枯葉的地面上,周圍是濃密茂盛的植物和大樹。

胡來手持那根名為『烈風』的棍棒,氣勢暴漲,渾身淡金色能量突現,其中夾雜著紅色的能量,宛如颶風,氣息狂涌,威勢無與倫比。

毒蛙將軍眯著眼睛,右臂往一側與肩膀持平伸出去,手掌心朝下,一團光芒驟現,一把奇形樣式的巨型魂武出現在前者手中,暗紫色的戰意在縈繞在魂武的表面,黑暗嗜殺的氣息撲面直來。

胡來無比凝重,他很清楚,這個毒蛙將軍的實力恐怖如斯!

每個人的戰意都有所不同,有的因仇恨而生,有的因感恩而起,領悟戰意並非只要天賦,還需要契機,它是決定了你的戰意最終成型的因素,也決定你的戰意是偏向戰鬥型,還是防禦型亦或是其他類型。

而眼前,毒蛙將軍的戰意無疑就是戰鬥型了,而且不是一般的戰鬥型!

「我的戰意乃『暗夜之魂』!」毒蛙將軍喝道:「為了讓這場戰鬥更有趣,我將以第五戰意和你交手!」

「驕傲自滿的那個人是你才對吧?」胡來道。

但是回答胡來的,是一道凌冽的彎月形紫色能量衝擊,胡來險險的避過,同時手心龍魂之力迅速凝聚成丸子,然後朝著對方甩了過去。

而毒蛙將軍的實力果然強悍,他居然回身一腳踢皮球一樣將胡來的攻擊直接踢了回去,後者臉色一變,揮棒想將反擊回去,但劇烈的爆炸衝擊讓他很狼狽的被擊飛出去。

「這才剛開始就不行了嗎?僅僅就只有這種實力的話那你就可以去死了!」毒蛙將軍人已經來到了胡來的頭頂,他高舉魂武,濃郁的暗紫色的氣息如濃煙一樣,毀滅、恐怖的氣息從中飄散出來,然後以極快的速度砸向胡來的頭部!

「轟!」排山倒海般的能量衝擊以毒蛙將軍為中心朝四周擴散出去,離得近的樹木居然被攔腰斷裂,地面上的枯葉更是被衝擊的一乾二淨,底下的泥土也被掀飛了厚厚一層。

「很好!」毒蛙將軍看著身下,笑道。

胡來雙手分別握住那根黑色棍子的兩端,狼狽的躺在一個大坑當中,他的雙臂顫抖,此時手中的武器呈90°從中間彎曲著,他嘴角更是溢滿了鮮血,剛剛強大的衝擊讓他深切的感受到了何謂真正強大的力量!

雖然不知道毒蛙將軍的很好是認可胡來的實力,還是對胡來沒有被他秒殺的意外,總之現在胡來已經完全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他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打下去完全就只有被碾壓的份!

「從你的眼神當中我看到了恐懼,你是害怕了嗎?」毒蛙將軍握著魂武,將胡來又揮擊了出去,然後看著滾落到一邊的胡來繼續說道:「站起來,胡來,拿出你全部的實力!」

「砰!」

一團金色的能量轟向毒蛙將軍,後者防不勝防,被命中了胸口,整個人卻只後退了兩步。

胡來再度站了起來,不說一句話,雙手之間快速凝聚著龍魂之力,金色丸子猶如子彈,朝著毒蛙將軍,傾瀉而去! 「我感受到了你的憤怒,可惜這還不夠!」

毒蛙將軍面前浮現一層暗色的濃煙,胡來的攻擊全部被它『吃』了下去,而毒蛙雲淡風輕,大手猛地一推,被濃煙所『吃掉』的金色丸子被吐出來,以眨眼即至般的速度砸向胡來!

「轟……」一連串爆炸聲響起。

胡來驚懼之下,連忙閃開來,不過依舊被爆炸的餘威波及,整個人在地上滾了好遠才停住。

「這太誇張了,完全沒有打的必要,肯定輸定了啊!」胡來內心吶喊著,自己現在就像一個還沒出新手村的玩家,卻碰上了一頭史詩級的大BOSS,滿滿的無力感啊!

「認命了嗎?」毒蛙將軍高大的身軀行至胡來面前,單手提著那柄魂武,居高臨下望著胡來,眼角帶著一絲玩味。

「你確實出乎我意料的強大,我連做你對手的資格都沒有!」胡來呵呵笑道,他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伸展了一下筋骨,然而就在這時,胡來渾身的氣勢陡然間爆發,較之之前更是強出不止一倍!

「……但是想讓我認命的話,完全不夠啊!」

狂暴的力量從體內迅速蔓延著,金色和紅色包裹著拳頭,暴力和炙熱兩種氣息,如龍出海,避無可避!

一聲龍吟響在眾人的耳邊!

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絕地反擊的胡來,耳邊響起的那聲似有若無的龍吟聲,讓他們震撼當場!

毒蛙將軍整個人飛了出去,撞斷了十來顆大樹之後,身體才落下地!

「咔……」

他身上的鎧甲也被打的碎裂開來,露出一身充滿爆炸性的肌肉來。

胡來看著稍顯狼狽的毒蛙將軍,暗道:這種程度的攻擊果然還不夠,必須要打出比先前那種更強的攻擊來才行啊……

「終於像點樣子了!」毒蛙將軍嘴角上揚,手抬起,落在一邊的魂武瞬間飛到手中,他笑道:「那聲龍吟真是讓我小小的慌張了一下,還以為你領悟了龍息這種技能呢?看來是我想多了……」

「颼!」

這一刻,毒蛙將軍整個人瞬間消失,沒有一點預兆。

胡來皺著眉,雙臂靠著身體兩側微微彎曲著,他的臉上浸滿了汗珠,一絲痛苦的神色在他的眸子里掠過,爾後,他眼底出現一絲決然。

「在右邊!」胡來心裡一驚!

果然毒蛙將軍出現在了他的右邊,巨大的魂武揮擊而來,暗紫色的戰意在魂武上凝聚成一頭不知名的獸類,隱隱地傳來嘶吼,以撕裂之勢轟向胡來!

「來的正好!」胡來大喝道,此時攻擊未到,他的嘴角就已溢出了鮮血,脖頸處的青筋鼓脹起來,整雙眼睛都變成了金色!

面對對方的攻擊,胡來根本沒有想躲的意思,而是選擇迎難而上!

他整條右臂泛著金色光澤,在光芒下,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手掌變成了一條強壯有力的龍爪……

一圈能量衝擊擴散開來,遠遠看著的小鬍子幾人紛紛後退,然是如此,實力較弱的小鬍子也被狼狽的掀倒在地。

待得塵埃落定,幾人連忙望向前方。

以胡來和毒蛙將軍兩人為中心,方圓二十米左右的草木均被摧毀,一片狼藉!

兩個人都沒有倒下,但是從胡來慘白的臉色來看,他似乎正在忍受極大的痛苦,他整條右手無力的垂著,剛剛那一下,他很清楚的聽到了骨頭碎裂的聲音……

而反觀毒蛙將軍,他站在地上,臉色依舊如常,語氣帶著一絲慶幸,道:「好險呢,剛剛那一瞬間我把戰意提升了兩層,不然以五重戰意接你那一下我可能要受傷呢!」

胡來死死的看著對方。

「團長,這傢伙就讓我來殺掉吧!」小鬍子咧開嘴,自告奮勇的說道。

毒蛙將軍聳聳肩,道:「隨便。」

「胡來,你想不到吧,今天居然要死在我的手上,哈哈哈……」小鬍子握著紅棍,囂張的笑道。

「你很自豪的樣子?」胡來道。

「哼,你比我厲害又如何,還不是要死在我的手上!」如火般的戰意浮現在棍子上。

「哦?你殺的了我嗎?」胡來忽然冷笑道,在對方疑惑的眼神當中,胡來忽然轉身朝森林的內部逃去,眨眼間就不見了身影!

小鬍子呆在原地好久才反應過來,他回頭看著無動於衷的團長和其他的夥伴,不解道:「團長,那小子逃走了,你們為什麼……」

「三哥,你覺得那個人有本事穿過這片森林嗎?」越寒反問道。

後者一愣,這個時候,木三郎也開口了,他依舊是一副鄙視的樣子說:「人家即使廢了一條胳膊你也不是對手!」

「你……」小鬍子無比的憋屈。

「呵呵,別生氣了老三,反正那小子死定了,森林內部有什麼東西存在你又不是不知道,呵呵!」波波走過來,用胖的快分不清幾根手指頭的手掌拍了拍小鬍子的肩膀安慰道。

毒蛙將軍看著森林深處,眼裡竟然閃過一抹深深地忌憚。

時間移到胡來他們剛剛離開的時候。

莫蘭始終放心不下胡來,她第一時間就是跑到帳篷當中帶著她的行囊,然後拿著胡來給她的東西偷偷的往森林深處趕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