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一處魔族城鎮,規模不大不小,其中一片區域,已經被魔逍遙的手下控制住了。

城鎮內的魔族抬頭觀看,看到了空中的景象,尤其是魔逍遙這個大魔王最為引人矚目。

魔逍遙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這幾年飄忽不定,已經很久沒有正式現身過了,直到最近才頻頻出現,動用手下的勢力做一些事情。

他的突然出現,提醒了廣大魔族一件事情,逍遙魔國名義上的主宰者,仍然是他魔逍遙!

魔逍遙面帶微笑,帶著范浪等人落到了那片受控區域,那裡是一處魔族的坊市,用於交易各種物品。

有幾個讀心魔被抓住了,困在了帶有封印的籠子里,淪為了貨物。

在另一邊的貨架上,還擺放了一些與讀心魔有關的貨物,其中包括記憶碎片,還有別的東西。

范浪二話不說,直接走到貨架旁邊,將記憶碎片統統撿起,飛速查看。

找到了!

我兜里有張卡 他雙眼一亮,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幾經周折,繞了那麼大一圈子,總算把這塊記憶碎片找了回來,避免了一場大麻煩。

「呼,真不容易。」范浪鬆了口氣,心中懸浮了好幾天的大石頭,總算是落了地。

他把別的記憶碎片統統放回原位,唯獨留下屬於自己的那一塊,伸出玄力,加以煉化。

原本就屬於他的記憶,猶如跑馬燈一般注入腦海,飛速回放,一幕幕都很熟悉。

「呀買碟~呀買碟~」

范浪不禁汗顏。

原來丟失的記憶都是一些不著調的東西,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重要。

但也不能說之前的努力都是多餘的,小心駛得萬年船。

「我已經拿回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依照約定,該把桃花源的位置告訴你了。」

范浪轉身望向魔逍遙,然後說出了桃花源的具體位置,還有進入的方法,甚至連桃花源的運行規律都說的如數家珍,彷彿那裡就是他的老家。

雖說空口無憑,但是魔逍遙選擇了相信范浪,這世上敢騙他的人不多。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告辭了。」范浪達到了目的,再也不想久留,與魔逍遙簡單話別。

「散席的前提是有酒席才行,我們還沒吃過告別宴呢。不如留下來,最後吃頓飯如何?」魔逍遙欣然邀請。

「我去意已決,就不叨擾了。」范浪沒有一丁點留下來的意思,懷抱著魔夢雪,直接破空而去。海老頭屁顛屁顛的跟在了後面。

魔逍遙目送范浪幾人遠去。

「桃花源……下次就去那裡轉轉吧。應該是個有趣的地方。」

魔逍遙心中盤算。

這時,有一支魔族隊伍急匆匆的趕了過來,為首的魔族單膝跪地:「參見陛下,我們又從鎮上搜出了幾個讀心魔以及記憶碎片,請陛下過目。」

說罷,他接過一個托盤,呈給魔逍遙觀看,上面擺放著碎玻璃般的記憶碎片。

「這些讀心魔跟記憶碎片都沒用了,隨你們怎麼處置吧。」魔逍遙懶洋洋道。

「遵命。」魔族應是,這就要收起托盤。

就在這一剎那,魔逍遙的餘光無意中捕捉到了一塊記憶碎片上閃過的影像,很是特殊。裡面的景象,是魔逍遙從來都沒有見過的,似乎是許多金屬做成的機關車在街道上飛速行駛。

記憶碎片的表面會閃現一些浮光掠影,將其煉化吸收,可以獲得更為完整的記憶。

魔逍遙有意外發現,將那塊小小的記憶碎片捏了起來,魔力注入其中,彷彿火炭消融冰塊,記憶碎片迅速消解,被他吸收到腦海當中,解讀了其中儲存的記憶。

他的臉色漸生變化,雙眼綻放異彩。

「我似乎發現了比桃花源更有吸引力的東西!」

……

之前在到處追殺讀心魔的幾天,范浪順便採摘到了三株魔隱草,配合四倍採集,就是十二株,再加上之前採摘的魔隱草,已經足夠用了。

這意味著,范浪辦完了此行要辦的所有事,是時候回歸七雄國了,那裡才是他主要的舞台,還遠遠沒有落幕。

范浪等人踏上歸程,半路上,他將一株魔隱草遞給了海老頭,說道:「吃吧。把你的魔力隱藏掉,偽裝成普通的人族。」

海老頭摘下臉上的鐵面具,將魔隱草吃了下去,煉化吸收。

魔隱草很快發揮作用,變化成網狀的物質,懸浮在了丹田之中,將海老頭體內的魔力吸收過去。

原本這張網是白色的,沾染了魔力之後,顏色漸漸加深。

海老頭渾身魔力內斂,身上的氣息氣質漸漸變化,表面看上去,就是個正常的人族玄武者。

而這正是范浪想要的結果。

隱藏魔力,會導致海老頭的實力打折扣,但再怎麼打折,終究是個玄皇。

關鍵時刻,海老頭可以解除限制,將魔力統統釋放出來,回歸巔峰狀態。不過那樣做的話,一株魔隱草就廢掉了,還得再吃新的魔隱草才能重新隱藏魔力。

范浪將剩餘的魔隱草分出一半,交給了海老頭自己掌管。

「走,帶你回海州老家!」范浪興沖沖道。

「是,主人。」海老頭恭敬應聲。他的意念十不存一,但還是保留了一點點身為人的靈性,否則連傀儡都當不了。

一行人快速趕路,直奔七雄國老家。

走到半路,一條重要的系統提示忽然彈了出來。

【破解神秘鐵盒道具完成,找到解鎖方法。】

【玩家完成任務『神秘的貴金屬』,獎勵10星級卡牌畫皮1張。】

時間久了,范浪已經淡忘了身上還有一件任務物品的事情,系統提示忽然冒出,這才提醒了他有這麼一茬。

之前他擊敗鎮魔城的城主,得到了這個神秘鐵盒,當時打不開,就用了作弊工具自動破解器慢慢破解。

直到剛才,終於破解成功,還順便完成了任務。

他這絕對算是投機取巧,走了一個捷徑,繞過了正常的任務流程,直奔主題。

「完成任務給了一張畫皮卡牌,還不錯,正好我沒有。先看看那個鐵盒裡面到底有什麼秘密。大部分的任務我都知道,對這個任務卻一無所知,倒是挺好奇的。」

范浪心思浮動,將那個神秘鐵盒取了出來。 」我為難你,我如果真的為難你,就會把你是我姐姐的事告訴五叔,所有的事情都會讓五叔去調查。」姜小時就是想要逼問出一些事情,所以言語對她咄咄。

莫江湘臉上臉色盡失,眼眶含淚,有點難以接受姜小時這樣跟她說話。

姜小時秀眉淡蹙的看著她,冷冷淡淡,」如果你現在告訴我,那麼我現在就去莫家。」

「小時……你就聽姐姐一句勸好嗎?不要去問,不要去查,姐姐真的希望你一直快樂下去。」莫江湘幾乎是對她進行哀求了。

姜小時黑眸冷漠的看著她,言語傷人,「你若真希望我一直快樂下去,你就不該來跟我相認,你既然選擇了來相認,就應該是準備好告訴我真相。」

莫江湘慘白著臉,咬著唇,眼神委屈的看著她,「小時,姐姐只是想……只是想……看看你……」

「默默的也可以看,是你來了,才會奪取我現在的快樂,你認為不告訴我,我就不會去想嗎?」姜小時咄咄逼人的凝視著她。

莫江湘眼眶紅潤的為自己辯解,「小時,姐姐當時真的沒有想那麼多……沒有考慮到你的感受對不起……」

「想讓我接受你的道歉,就告訴我,我想知道的。」姜小時知道自己說話的態度或許有問題,只是她真的很討厭這種,明明什麼都知道的人,她卻什麼都不告訴你。

「我……」莫江湘吞吞吐吐,但是已經有鬆動的跡象。

「告訴我,只要你告訴我,我絕對不會自己去查下去,也不會告訴五叔你是誰。」姜小時步步緊逼。

莫江湘為難的看著她,「小時,我……」

「告訴我,我們家的仇人是誰?」

「痛………」

還未等姜小時逼問出來襲,脖頸一疼,渾身一軟,就沒有了知覺暈過去了。

莫江湘驚慌失措的扶著她,雙眼冒著怒火的盯著面前的男人,「許苑澤,你對我妹妹做了什麼?」

許苑澤挑眸微凝著某個不知好歹的女人,「不把她弄暈,你準備告訴她以往的事?」

莫江湘綳著慘白的臉蛋,薄唇深抿成一條直線,咬著牙回答他,「那你也不因該把她弄暈。」

「不弄暈她,你告訴我你準備說服她。」男人挑眉盯著她。

莫江湘抿唇不說話,抱著姜小時的手,骨節泛白。

「把她弄回去,我帶你去個地方。」許苑澤扯唇說。

……

莫江湘把姜小時扶回房間,不放心的再次詢問許苑澤,「你真的只用了一點點安眠劑。」

「不信我?」許苑澤語氣透著危險的意味,狼一樣的眼睛盯著某人。

莫江湘垂長的睫毛狠狠的顫抖一下,她最害怕的就是看到他那種眼神,危險,兇狠,微微不注意就是要把你撕碎的連渣都不剩。

「沒有不信任你,你知道的我只是擔心我妹妹。」莫江湘嗓音較弱的解釋著。

許苑澤扯了扯唇,薄唇淺淺往上揚了揚,音調染上些許愉悅,「莫莫,你知道嗎?我最喜歡你這般模樣,柔弱的樣子,只想讓我把你寵在心間。」 神秘鐵盒有巴掌大小,給人一種異常堅固的質感,輪廓有些特殊,之前是完全封閉的,根本打不開,現在卻多出了一條寬鬆的縫隙,就好像解開了某種封印。

范浪滿心期待,輕輕打開神秘鐵盒。

蓋子解開,從中飛出一團小小的光球,光球懸浮到上方,轉化為了箭頭形狀,指向了一個方位。

范浪一愣,伸手碰了碰發光箭頭,什麼感覺都沒有,再往鐵盒裡面看去,空空如也,再無他物。

旁邊的魔夢雪眨眨眼,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我也不大清楚,是以前無意中得到的,今天才想起來打開。」范浪道。

「我覺得它有點像司南,是指引方向用的。」

「嗯,箭頭是在指引一個方向,順著找過去,或許能到達某個特殊之地。」

「我們要不要順著箭頭走走?」

「好,順著箭頭的指引走走看,碰碰運氣。」

錯吻霸權總裁 范浪好奇心起,帶著同伴改變了飛行方向,順著箭頭的指引前進,剛飛了沒多遠,系統提示忽然響了起來,觸發了新的任務。

【玩家觸發尋找任務,任務名為『光明的指引』,任務獎勵為11星級固定卡牌1張。】

之前的任務是調查鐵盒,現在激活了相關的連鎖任務,任務內容很簡單,只要順著箭頭抵達目標地點就算完成。

十一星級的卡牌獎勵!

這個等級的卡牌,效果強大,價值連城。

有了任務獎勵作為吸引,范浪更有動力了,順著發光箭頭的指引全速前進。

也不知道終點會有什麼在等待著他。

……

時間一天天過去。

算起來,距離元左蒼外出調查已經過去了半個多月的時間,不算短了。

通天塔內。

日月星三兄弟中的老大夏侯日面沉似水,盤坐在地,手中正在提筆寫畫,與遠在七雄國霸州的父親交流,所談的話題,全都與復仇有關,父子兩人,都已經被仇恨沖昏頭腦。

「爹,我今天託人去跟元左蒼聯絡,結果石沉大海,音信全無,這恐怕不是什麼好兆頭。」夏侯日寫下這段文字。

「你是說,連元左蒼這樣的大人物,都栽在了范浪手上,被他殺了?」霸州王爺文字潦草,透露出震驚情緒。

「元左蒼貴為層主,有玄皇實力,范浪當然不可能是他的對手,這其中一定另有隱情。具體發生了什麼,我也不清楚,只是覺得有些不妙。元左蒼前往逍遙魔國,很多天沒有音訊,可能已經遭遇了不測。」

「有通天塔的層主親自出馬,本以為事情萬無一失,沒想到拖到現在也沒個結果。不等把你三弟的仇報了,又把你二弟搭上,真是氣煞我也。」

「爹,你消消氣,彆氣壞了身子。不單單是元左蒼沒有消息,范浪同樣沒有消息,也許他已經死在了逍遙魔國。」

「我這些天滿腦子想的都是殺死范浪,為兒子報仇,已經等不下去了。你繼續等待消息,我要以另外一種方式報仇,興兵討伐宛州,拿宛州之人為我兒子血祭。原本我就有推翻朝廷,建立新國的野心,現在正好有理由向宛州進軍。」

「爹,我正在修鍊的關鍵時期,脫不開身,沒辦法回去給你幫忙,你還是耐著性子再等一等吧。等我修鍊大成之後,再回去幫你,有我幫忙,一統七雄國指日可待。」

「不行!我已經等不及了!」

霸州王爺不再回話,鐵了心要揮兵進攻宛州,以征戰殺伐來宣洩心中的憤怒。

既然他殺不到范浪,那他就去殺別人。

宛州,星雲盟,全都是他的靶子。

……

范浪掌握著發光箭頭,順著箭頭連續趕了幾天的路,一路上披星戴月,很少休息。

他早就離開了逍遙魔國的疆域,甚至穿越了另外一個人族國度,結果還是沒到達終點,給他一種遙遙無期的感覺,甚至都有點打退堂鼓了。

世界這麼大,天知道終點在哪!

范浪起初興緻勃勃,現如今有種冷水澆頭之感,興緻越來越小。

神秘鐵盒背後肯定有著巨大的機遇,任務本身還有獎勵,足以讓人心動。問題是,為了這些利益,打亂他原本的計劃,耽誤很多時間,這就不划算了。

走錯路,不能一錯再錯,要考慮止損問題。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