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就是絕靈沙漠的秘密之地。

他們,終於尋到了。

眾人激動到極點。

同時,他們也瞬間把江寂塵圍在了中間。

「江寂塵,謝謝你幫我們尋到了秘密之地,但你已無用,可以去死了!」

付公子等人終於露出的獠牙,森然的開口道。

此時,江寂塵似乎因為精神力消耗過度,臉上蒼白無色,身體更是顫抖不止。

隨時都要倒下的樣子,顯得虛弱到極點。

「嘿嘿……這是精神力消耗到極限的表現,此時江寂塵弱如螻蟻,我一指可點死他!」

一名天道界的修士冷笑著,同時一指點向江寂塵的天靈蓋。 ?不止出手的那名修士,其餘的人都覺得如此。

落塵仙子、周強、三怪異匪、小灰得到過江寂塵的提醒。

所以,都很鎮定,只是目光狠狠地盯著這一群人。

這些人,果然如此的沒有信義到極點。

剛剛利用完江寂塵,尋到秘密之地后,立刻就要殺掉他。

其餘的人,則用興災樂禍的眼神看著江寂塵。

白子畫,此時心中閃過一絲疑惑之色,他並不覺得,以江寂塵狡詐的個性,會這麼容易被殺掉。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江寂塵的身上,看著那將要如何被指光洞穿天靈蓋。

看著對方這一點,江寂塵眼中驀然閃過一絲嘲諷之色,然後面對這一道指光,直接一拳轟出。

指光碎滅,傷不到他分毫。

緊接著,他踏前一步,剎那便已出現在這名修士的面前。

而那一拳的拳勢不止,在身體的速度加成下,威能更強、更猛。

豪門隱婚:帝少的獨傢俬寵 「啪!」

這名強大的融嬰圓滿境修士,身體轟然爆開,四分五裂。

「便是我神魂之念枯竭,殺你,也不過一拳而已!」

直到這時候,才響起江寂塵淡淡的、略顯虛弱的聲音。

而且,他的身體不動,手中驀然現出噬毒碎片,對著落塵仙子等人一掃。

綠光點點,灑落在他們的身上。

最後,他們全部消失在原地,被江寂塵收入到了噬毒珠碎片的生靈空間中。

這時,眾人才終於反應過來。

「一起出手,轟殺他。」

「他竟然有空間法器,一定要奪取過來。」

「他是金身境的煉體者,難怪精神力消耗盡,還有這麼強大的戰力。」

「那又如何,只是窮途末路、垂死掙扎罷了!」

……..

一眾人紛紛叫嚷著殺上來。

韓青也在其中,叫得最囂張,煽動眾人的情緒。

只讓一眾人覺得他最恨江寂塵了。

殊不知,韓青這賤人只不過是為了掩人耳目而已。

但現在只余江寂塵一人,踏動身法之間,眾人又如何真的能留得住他?

山河掠影!

江寂塵在收納了落塵仙子一眾人之後,他動作根本沒有停留分毫。

而是極限之力踏山河掠影步。

且他直直撞出,根本不管誰在面前。

他以身為器,攻擊之道強到極點。

「轟!」

「啊!」

擋在面前的一名獸人修士,被撞飛,發出慘叫,仰天噴血。

全身骨頭,盡斷碎,靈嬰更是被江寂塵順手摘下,生生捏爆。

這些人,無法擋他分毫,輕鬆被躍過。

接著,只見江寂塵的速度不減,向前方的深坑世界衝去。

只留給眾人一道遠去的背影,和一片殘留在空的血霧。

這一切的變化,太快了,快到連三位至強者都愣了一下。

本來,他們根本沒有出手的打算。

看到江寂塵精神力耗盡,虛弱成這樣,自己手下應該都可以隨手滅掉他。

但結果竟然這樣?

己方死了兩人,卻攔不住江寂塵分毫。

「大家快追殺這小子,他一定是想率先進入秘寶之地,奪取仙藥等至寶之物。」

「千萬別讓他捷足先登呀,要不然,憑那小子的速度,真有可能會將寶物一鍋端。」

「我絕不會讓江寂塵搶走我家主人的寶物,殺!」

……..

是韓青的聲音。

三位首領人物,付公子、獸人王、亡靈女修都還沒有開口說話、發出命令。

他的嘴巴已經叫個不停,並且一馬當先,率先的追了上去。

在所有的人眼中,韓青的表現可圈可點。

他反應最快、一言道出重點,同時英勇在前、忠心耿耿。

而韓青這話不說還好,經他這麼一提醒,眾人臉色都大變。

他們急了!

因為,若韓青所言變成了事實,那他們就會竹藍打水一場空了。

於是,所有的人都立即行動起來,瘋犯的奔路起來,全部沖入深坑世界中,追殺向江寂塵。

很快,付公子、亡靈女修、獸人王三位六道幻界高手榜前百的人物走到了最前面。

還有一眾人,也拚命的加速,最後,反而是韓青、屍二、白子畫落到了後面。

「韓青,你葫蘆賣的是什麼葯?」

白子畫暗中質問道。

韓青老神自在,淡淡地應道:「你打什麼主意,我就打什麼主意!」

「你……必然是與江寂塵一夥的!」

白子畫狠狠地傳音道。

薄情後夫別動我 韓青卻毫不在意被白子畫揭穿道:「那又如何?若不幹掉那群傢伙,你以為你能得到什麼東西?你連渣都得不到吧?」

八零軍夫俏佳人 「嘿嘿…….我可是有言在先的提醒你,深坑四周都可以尋找屬於你們的機緣,湖中就免談了,那裡不是你我能去的地方。」

韓青最後好心的提醒道。

「原來如此,韓青你這黑貨,竟然要利用蒼天殺器坑死他們。」

白子畫瞬間似省悟了過來,眼中有發狂的徵兆。

「淡定,你倆一開始就不安好心,也想坑他們,只是,你做不到罷了,那蒼天殺器,唯有我家老大可以催動。」

「你現在是坐享其成,還在這裡抱怨。」

「當然,你若不想得這滿地的寶葯,你可以告知他們事實直相呀?當然,到時我也會告知他們,你們要怎麼對付他們的計劃。」

韓青翻翻白眼,毫不在意地傳音道。

美艷少婦屍二道:「趁他們都投身湖中,快收割寶物吧,若不然,蒼天殺器催動,這裡只怕要萬物成灰,寸草不生。」

最終,還是屍二很冷靜地開口道。

而與此同時,江寂塵一頭扎進了湖中。

付公子、亡靈女修、獸人王等人也同時沖入。

「天哪,這是六道靈力凝化成的水,這麼大一湖,那要相當於多少的六道幻靈石啊?」

扎進湖中,有人大叫起來,幾欲要瘋狂掉。

這一刻,他們都覺得這方天地的確太過不平凡了。

這裡從四方天地凝來的六道靈氣,竟然在這裡凝成了靈湖。

「啊,你看湖底,密密麻麻都是一枚枚六道靈石啊!」

「有初級、有中級,這…….是真的么?」

緊接著,又有聲音傳出。

這一刻,哪怕是付公子、亡靈女修、獸人王都震撼到顫抖起來。

不說其它,便是這一片湖中的修鍊資源,那已經是驚人到極點,可以比肩任何一方大勢力了。 ?唯有江寂塵,此時神情沒有一絲的變化。

他的神念在感應著湖心中間最深處。

那裡,激蕩著無窮的生之氣息。

但在這些生之氣息中,江寂塵可以感應到隱藏的一縷縷殺戮之道。

而且,隨著他的神念不斷深入,感應到的殺戮之意越濃烈。

只是它似被壓制住了!

還有,江寂塵手中一角蒼天殺陣微微地顫動,已有感應。

「果然,這裡埋下的蒼天殺器,與自己手中一角的蒼天殺是同源的,應該就是蒼天殺陣另一個的碎片。」

江寂塵心中暗喜,繼續加快速度前進。

至於身邊的那些六道靈石,江寂塵並不是不心動,而是在他看來,唯有殺掉了身後的那些人,這些東西才全部屬於自己的。

若不然,這一切還只是境中花、水中月,虛幻一場罷了。

身後眾人,特別是付公子、亡靈女修、獸人王本來快要追上江寂塵了,現在又被他拉開了距離。

「不好,別讓這小子繼續深入,那仙藥就在蒼天殺器旁。」

「若讓他取到仙藥,要殺他,將不易。」

「先滅掉那小子,回頭再分這些東西,快追!」

三人大叫,驚醒一眾人。

於是,這些人再次在六道靈液中穿行,追擊江寂塵。

江寂塵已經衝到湖底,驀然之間,他看到湖底有一片空間,被一層白色的光幕隔開。

那裡,應該自成一片空間。

抗日之鐵血遠征軍 蒼天殺器,也必然就在其中。

沒有任何猶豫,江寂塵沖了進去,穿過光幕。

一穿過光幕,江寂塵就感到自己來到了一片奇異空間之內。

是一片生命之土,一朵閃耀著金色光芒的花朵在綻放,且在它四周還伴隨著種種異像。

如幻虛,亦如真實。

異像太過不凡了,如有仙言笑,亦有神魔在狂呼……

仙魔幻花!

江寂塵此時漸而覺醒前世的記憶,此時第一眼就已經看出這一朵花。

六道仙藥,窮極有限,如白龜長生草,也僅有龜爺和龜奶身上的兩株而已。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