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說的是程時?

她望著李落嘿嘿乾笑,尷尬地扯開話去:

「是了,那姓周的怎得竟鬧上門來?先前聽他說什麼宅子……你要賣宅子嗎?」

李落聞言沉默了片刻,才勉強一笑,道:

「祖父因心念兄長而鬱郁不解,大夫說心病無葯。」她一頓,低聲道,「若當真……要花銀子之處太多。且還要備些盤纏,需得早作打算才行。」

程曦一怔,問道:

「你要回家鄉去?」

李落卻搖頭:

「不,我要去雲南。」閱讀最新章節請關注微信號:rdww444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當日程曦回去后立時便到廖園找程時,然而程昕說程時未歸,想來是有應酬。

程曦覺得京畿衛的那些人當真是太閑。

她轉身去了王氏處。

憑瀾居外袁媽媽門神似的杵在那兒,丫鬟婆子們屏氣斂神,走路時連腳步子都比往日輕上幾分。

程曦不由意外。

袁媽媽見了她,立時笑著迎上來道:

「大小姐回來了?」她拉著程曦一連串問道,「今兒玩得可高興?餓不餓,累不累?晚上想吃些什麼?您同奴婢說,奴婢吩咐廚房……」

「誰在啊?」程曦打斷她問道。

袁媽媽一噎,輕聲道:

「是老爺在同夫人說事……」

程曦微微訝異,沒想到父親今日回來這般早,還專程將人都摒退了。

她回到自己屋裡,換了身清爽可人的裝束,又問起秦肖來。

正為她收拾衣裳的霽月忙道:

「奴婢同徐福家的交代了,若是秦肖去二門處托話立時便來報,絕不敢耽誤小姐的事兒。」

程曦點點頭,打發錦心與念心去休息,自己窩在羅漢床上隨手拿了本書翻看。

不一時袁媽媽派小丫鬟來,程曦便穿上鞋去了王氏屋裡。

「父親,母親。」她笑嘻嘻地與程原恩夫婦見禮,悄悄打量二人神色。

王氏面色如常坐在那兒,絲毫瞧不出什麼,程原恩則捻須看著程曦笑道:

「今日又跑出府去了?」

程曦忙乖乖點頭,程原恩不禁笑道:

「怎得這般皮!同你幾位哥哥似的關不住。」

程曦嘻嘻地湊過去插科打諢,王氏笑著讓人擺飯。

飯後上茶,王氏與程曦說起她的及笄禮來:

「……與你父親商量過了,就由你大嫂贊禮,三位執事便讓你二嫂、三嫂與五嫂來。至於這贊者人選,可想好了請誰?」

程曦想也不想道:

「阿笑呀,羅窈她們請來觀禮便是!」

王氏點頭。

程曦連個堂姊妹都沒有,羅窈又矮了輩分,敏笑確實是最合適的人選。

程原恩問起程曦想要什麼及笄禮物,程曦想了半日也想不出自己缺什麼,便天馬行空的凈提些稀奇古怪要求。

三人正說笑,外頭小丫鬟忽然喚「四爺」。

程時一身常服大步走進屋,向程原恩夫婦請安。

「父親,母親。」

程原恩端坐著點了點頭,王氏問他可曾用過飯了。

程時往椅上一坐,隨口道:

「晚上與楊翰幾個一道在八仙閣吃的。」

程原恩不由皺眉:

「應酬一番得了,別整日混在一處。」他一頓,「祖父將你調回京中,可不是為了讓你染這些習氣的!」

程時笑得弔兒郎當:

「這不回來了么,他們幾個還鬧著去醉仙樓呢。」

王氏忽然涼涼道:

「我瞧他就是缺個媳婦管著,整日的不知道收心。」

程曦一愣,覺得父親與母親的態度有些奇怪——他們對程時行事向來不大管束過問,今日卻好像忽然想起還有這麼個兒子一般。

程時也覺得不大妙。

他不過是日常來請個安,並不想讓夫婦倆抓著說教或是催婚,忙扯出程昕做借口便要告辭,卻被程原恩喚住。

「你上回所提之事,近日倒有個合適人選。」

程時不由停下腳,程曦也豎起耳朵,就聽程原恩繼續道:

「年初建昌府南豐縣鬧了場暴亂,知府蔣斯處置不及,事後抓了批百姓充作暴民,此事前陣子讓人捅到京里來,蔣斯已押解在途。」他端起茶盅淺淺飲了口,「如今端看皇上態度,若無意外應是要貶黜……屆時倒可安排一番,讓他去雲南將李夢林換回來。」

程曦聽到後頭,不由瞪大眼。

這是要將李寐調回京!

她不由望向程時……沒想到四哥不聲不響的,已然在暗中幫李寐。

程時卻皺眉問道:

「南豐暴亂?怎得未曾聽聞?」

程原恩看了王氏與程曦一眼,並不細說,只淡淡提了提:

「今冬大寒,米糧稅銀將人逼上絕路也是有的……這等動亂人心之事,朝廷自然壓下了。」

程時冷笑:

「江西也不止它南豐一處大寒。」

若非征斂太過,老百姓誰願意幹掉腦袋的事。

程原恩皺眉,低低道:

「行了,待此事有了眉目再與你說。」

程時便不再多言,轉身回了廖園。

程曦立時跟著告辭。

「四哥!」她匆匆追上程時,高興道,「我今兒去找李家,你猜遇到了什麼事?」

程時懶得理她。

程曦便自顧自將白日發生的事說了:

「……原來那周玉邯自打第一次撞見李姐姐便生出妄念,還曾使了媒婆上門,道是有貴人願納她為妾,讓她好生考慮。可巧第二日你便撞上去,無端端丟人家一疊銀票,還說什麼有事讓人去找你。」她樂不可支道,「難怪李姐姐誤會,將你轟了出去!」

程時哼了聲。

程曦又道:

「前陣子李姐姐讓人誆去相國寺,竟差點著了那廝的道!她一為籌銀兩,二為躲姓周的,便打算將宅子賣了搬去別處,誰知又讓周玉邯盯上,還合著牙行欺壓!」

程時終於開口,不以為然道:

「將姓周的收拾一番便是了,也值當為此搬家。」

程曦覺得程時行事還是一如既往地簡單粗暴,睨著他嘀咕道:

「說得輕巧,李家可拿什麼與周家斗?」她頓了頓,卻又高興道,「此番李夢林若能回來,李姐姐也不必千里迢迢跑去雲南了!」

程時還以為自己聽錯了,錯愕道:

「去哪兒?」

「雲南啊!」程曦道,「他們當初賣了祖產入京,老家早沒人了。若是李老爺子撐不過去,李姐姐便打算日後去雲南投奔李夢林。」

程時一副見了鬼的樣子:

「找死去么?」

此去雲南千山萬水,不說一路遇上窮寇亂民該怎麼辦,便是一個水土不服也能要了李落小命。

程曦很是受不了程時的口無遮攔,不由白了他一眼:

「她在京中待不下去,孤身一人還能怎麼辦?過幾日我陪她再去尋一處牙行,看看可有什麼合適的宅子……如今總算有了轉機,興許李老爺子的病也能有起色。」

程時卻涼涼提醒她:

「八字沒一撇的事,別亂給人添盼頭。」

程曦嘻嘻笑著道了句「我省得」,便與程時告別回去自己院子。

她一進屋,就見錦心立時盈盈上前,望著她滿臉笑意道:

「小姐,秦肖先前回來……還帶了樣東西。」

說著自袖中取出一封信來。

程曦隨手接過信,一眼瞥見信封上熟悉的字,差點沒跳起來。閱讀最新章節請關注微信號:rdww444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程和初親啟。

行雲流水,藏鋒微露,是她早已刻進腦中的筆跡。

程曦輕撫過信封,微澀字面滯在指尖留下淡淡的墨痕,笑意自眼中關也關不住地流露出來:

「秦肖何時帶來的?是誰給他的?可有說什麼?」

她眼眸晶亮,望著錦心一連串問道。

錦心笑道:

「秦肖一回來便讓人傳話,那時我與念心不在,信是交給霽月的,倒也不曾細說。」

程曦聽了便不再多問,幾步走到羅漢床邊,脫了鞋便靠在迎枕上將信拆開。

錦心將角落的幾盞宮燈盡數亮起,又持了一盞琺琅燭台過去放在桌几上,明亮的燈火映照在紙背上,透出幾行字來。

行文暢潔、言簡意賅,除了問程曦入宮之行可還順當之外,便只提了他近日都會在臨丘莊子上,有事可去那裡尋他。

短短几行字,程曦讀了又讀,捧著信笑了半日。

她忽然道:

「錦心,研墨。」

說著跳下羅漢床跑到書桌旁一陣翻找,尋出一疊信箋紙來,踏雪尋梅、綠萍浮蓮、浣花芙蓉、彩蝶戲蘭……林林總總共十來樣花色。

她將紙箋在羅漢床上鋪開,東挑西撿了半日,覺得不是太秀雅就是太粉麗,似乎都不適合拿來給容潛寫信——這些是她與敏笑、王箏她們寫信時用的。

錦心緩緩磨著墨,見狀不由笑道:

「小姐,奴婢覺著就按從前那樣,用尋常薛濤箋便好。」

程曦覺得有理,便將紙箋往邊上一推,取來一刀信箋提筆回信。

然而筆尖凝墨,半晌也落不下一個字。

她有許多話想同容潛說,可是……他只寫了那幾句,自己若回上好幾頁信,那也太奇怪了!

程曦不由支著下巴琢磨用詞,也學容潛將話縮減再精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