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是怎麼回事?

還有這陣法是……束魂陣?!

姬灧頭腦頃刻間空白一片,頓時明白了什麼……

突然間姬灧握緊了拳,柳眉緊皺,喃喃道:「這個符咒師到底要幹什麼?他這麼做……不是要置玄夜於死地嗎?」

對於石之彥眼下所布的陣法,姬灧簡直比玄夜還敏感!

這是和六年前一樣的陣法!六年前布陣的時候,石之彥故意放水,留了玄夜一命,但這一次……

「誰讓你殺他了……」姬灧突然咬緊了牙,驚恐而憤怒的道,「和你們合作時,我只是讓你們把冥希放走,但是……我什麼時候答應讓你殺了他了?!」

姬灧說著,趕忙回府,推開府門————

「姬灧小姐……」大門處的守衛急忙迎接。

「廢話少說!戚王府所有守衛聽令——跟本小姐去後山!!」 什麼?!

府內的守衛紛紛驚愣住,姬灧小姐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要調遣兵力?

「別耽擱了!我們沒時間了!現在王爺就在後山,而且對方使了個圈套,怕是晚了會出人命啊!」

姬灧氣喘吁吁的道,一臉的焦急認真。

按規矩姬灧是沒有資格調遣兵力的,但這一次……守衛們還是半信半疑的答應了。

畢竟看她這模樣,也不像在開玩笑,而且姬灧怎麼說也是王爺的妹妹,事到如今聽她一次調遣也沒什麼……

「集結兵力,前往後山!!」

……

姬灧這才毫不猶豫的上馬,帶著這些守衛前往後山,因為她深知,這不是開玩笑的,眼下這局勢分明是要置玄夜於死地!

這個陣法,六年前姬灧見過,並且刻骨銘心!

這是束魂陣……這陣法是束魂陣!!

此陣法一旦開啟,不染血腥無法收陣,輕則將對方封印,重則將對方靈魂吞噬!上一次這符咒師是留他一命,用束魂陣將他貶回獸形封印于山中,而他自己也元氣大傷,不得已而退隱。

而眼下,他將一半的功力傳輸給噬靈獸,讓噬靈獸配合他的功力開動法陣,而他自己則用另一半功力與玄夜對抗。


而這本就是一場賭局!

石之彥現在功力只剩一半,他若是挺不到陣法啟動便死於玄夜之手,那他便徹底輸了,若是他能挺過去,待陣法開啟之時,便是玄夜的死期,而石之彥就算傷勢再重,也有生還的機會。

不過,還有一種可能,也是最壞的一種結果,那便是————兩者極有可能同歸於盡!

看樣子這個石之彥,是抱著必死的決心想要解決玄夜!!

瘋了……他簡直就是瘋了!

一想到這裡,姬灧便快馬加鞭,不久后便趕到後山腳下。

所看到的,確實是兩者對峙,而石之彥處於下風的局面。

「怎麼?符咒師先生,你就這點實力,便想要挑釁本王?」聽玄夜的語氣,看樣子功力減半后的石之彥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而姬灧再仔細一看,石之彥已是傷痕纍纍,但是這些傷對他而言,還都不算致命。

但是……再這樣下去, 傾世神醫:殿下,寵妻要剋制 ……

說實在的,姬灧雖想保住玄夜,但是,她同樣也不想看到石之彥死!

她明白,石之彥這麼做都是為了冥希,他怕玄夜終究不肯放過冥希,所以才……


他也不過是為了和冥希安穩過日子罷了……

所以,他們根本都沒有必要死,也都不該死的!

所以,這場鬥爭,必須結束!!

「弓箭手!」姬灧喚道。

「在!」

「放箭,放帶有強烈破壞力的箭!在最短時間內,破了這結界!」

「是!」

弓箭手聽令,便瞄準了這結界那些脆弱的角落,開始不停的放箭!

而這些箭都帶有強烈的腐蝕及弱化能力,能在最短時間內對結界造成巨大的破壞。

而此刻,石之彥和玄夜紛紛注意到了外面的情況。

石之彥突然一愣,「這是……」

「看來本王的這個傻妹妹,倒還算忠心,等援兵到來后,本王倒要看看你還能撐多久?」玄夜得意的笑道,看樣子老天還真就現在他這邊,這個姬灧,雖然犯下大錯,但對他倒也是一片痴心。

看樣子,想除掉這個符咒師,也不難了……


「是嗎?」石之彥抹去嘴角處的血液,見玄夜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樣,突然嘲諷的一笑,「那你可想錯了,這結界……他們是進不來的!!」

石之彥說著,便再次發動玄力,下一秒,便有一束強光照向結界,結界突然被一層咒文所覆蓋!

而這樣一來,這結界便已對外界的物理攻擊所免疫!

什麼?

結界內的玄夜和結界外的姬灧同時愣住,那些士兵也紛紛愣住!

「小姐,這……」士兵們不知所措。

「他瘋了嗎……」姬灧徹底傻愣在這裡,「這要耗費他多少功力啊……他是不想活了嗎?!」 他這是……瘋了嗎?

姬灧大驚,無法撫平自己的心跳,一直呆愣的望著這布滿咒文的結界。

「小姐,現在物理攻擊已經徹底無效,接下來該怎麼辦?」守衛不知所措,只能彙報。


「怎麼辦?本小姐也想知道怎麼辦!但現在……」姬灧靜默著,深深嘆了口氣,但那一口氣中,卻透露著十足的不甘,「唯一能夠打破結界的時機,便是陣法開啟的那一刻了……」

而結界內,山火蔓延得越來越快,面積越來越大,噬靈獸越發不甘。

而此刻的石之彥還是強撐著,勉強抵抗著玄夜的攻擊。

但是……明顯的,石之彥此刻的功力越來越弱,再這樣下去……

「看樣子,本王是時候送你一程了!」玄夜見石之彥已是這般還不肯放棄,已再無耐心與他糾纏!

玄夜猛的翻動手掌,一道利劍般的閃電突然出現在手掌中,閃爍著刺眼的光芒。

石之彥勉強站起,使用僅存的玄力揮動戒風,用戒風所發揮的玄力防禦,但不知怎麼,事到如今,竟連防禦都是如此勉強!

真是諷刺,自己從沒有這麼狼狽過……從沒有這麼任人宰割過!

而噬靈獸一直守著即將啟動的陣法,抬眼間,只見防禦徹底瓦解,一道如同匕首一般的閃電不偏不倚的刺入石之彥的心臟!

「墨染!!」

噬靈獸焦急的喚道,剛想衝過去,而就在這一刻,噬靈獸腳下竟開始劇烈震動!

這……這是?!

玄夜見形勢不對,趕忙後退幾步,而石之彥倒是笑了出來,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拔出了刺在心臟處的閃電匕首。

「玄夜……你終究是輸了……」石之彥扔掉匕首,本想擦去嘴角的鮮血,但內臟割接的痛楚讓他無力抬手,只能本能的捂住心臟處的傷口,任憑鮮血大口大口的從嘴角溢出。

「墨染!你怎麼樣?」噬靈獸再也顧不得許多,直奔石之彥身邊,一臉的焦急與驚慌,卻又不知所措!

而石之彥倒是第一次見這傢伙臉上有了表情,而且還是這麼通人性的表情,突然覺得十分驚愣,卻又不由得笑出:「想不到,你也會露出這種表情啊……」


「都什麼時候了還說笑!你答應過本尊的……你答應過本尊要活著離開這裡的!!」

不知怎麼,噬靈獸的眼角竟溢出了淚,「這世上從沒有敢騙本尊!你若是騙了本尊,就算你做鬼,我也不會放過你!!」

該死的!怎麼辦?見石之彥氣息越來越弱,噬靈獸簡直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現在石之彥是不可能破了這結界了!

但如果再不醫治,他很快就會死在這結界里!

我的兵器是蘿莉 ……到底該怎麼辦?

噬靈獸再也顧不得腳下的地震,頭腦早已一片空白。

而此刻,地震仍在繼續,玄夜試過許多方法,都無法破解這結界,或許,布陣法設結界什麼的,便是這該死的符咒師的特長吧!

而玄夜剛打算再想辦法離開,便突然間腳下居然……居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魔法陣!!

這個魔法陣已經巨大到遍布了整個山林!

怪不得啟動它需要那麼大的精力!

而結界外的姬灧也十分詫異,這魔法陣……竟然比六年前還要狠!!

難道……難道束魂陣已經被啟動了?

還沒等姬灧反應過來,突然間,一道巨大的金黃色光柱從天而降,猛的直射在這山林上,將整個山林覆蓋!

只想黏著你

而已經御馬逃離個很遠的冥希不知怎麼,心頭突然抽痛了下,就如同被猛的被揪起了一般。

「娘親,你怎麼了?」小瞳見冥希突然十分不適的模樣,趕忙問道。

「沒什麼,只是突然間有種不詳的預感,對了,我們現在距離李家村還有多遠?」

「應該快到了吧,毫不誇張的說我們都已經跑了足有幾百里了,已經很遠了耶,而且是按照乾爹給的路線跑的啊……」

「那就怪了!我們跑了這麼遠,你乾爹他怎麼跟我們匯合啊?」冥希突然起了疑心,「對了兒子,你乾爹還說什麼了沒有?」

「這個嘛……對了,乾爹他讓小瞳還你一樣東西。」

小瞳說著從懷中掏出一本書,而這本書是……是《神諭》?!

「他給我這個幹什麼?」還記得,這本書是當初冥希借他的,但不是白借,石之彥想看這本書,就必須答應每晚給冥希暖床。

「乾爹說他看完了,這本書挺好的,希望你以後不要再把它借給其他人,自己拿著這本書專心修鍊。」

真是奇怪!冥希困惑的接過這本書,剛一翻開,突然間,一張字條從書中掉了出來!

這……這是?

「喔,對了娘親,這是乾爹在逃婚前一天讓小瞳給娘親的,說無論怎樣都要讓娘親看完。」 「無論如何都必須看完?」冥希心想著,疑慮便加重了些許。

這是怎麼了?從一開始孩子他爹的行為舉止就怪怪的。

這難道……難道是……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