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門的時候,無意間看到,有棟別墅正在出售。一看地址,有些熟悉,不正是林家的產業嗎?

林家不光拋售公司股權,還在拋售房產?

秦飛來了興致,找售樓小姐問了一下,等到確認無誤之後,幾乎是下意識的問道:“多少錢?”

售樓小姐應道:“五百萬。”

“好,我買了!”

秦飛也去過那裏幾次,別的不說,裝修這一塊還是很喜歡的。

但就在這時,一個蠻橫地聲音響起:“那棟別墅我看中了。”

秦飛循聲望去,只見一個年輕人梳着油光水滑的三分頭,叼着一根菸走了過來。

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他要買別墅一樣,三分頭昂着頭繼續大搖大擺的說道:“我去看過別墅了,五百萬而已,值得,我買了!”

售樓小姐爲難了,說道:“這位先生先要買的。”

“誰啊?我都去看房了,你還能賣給別人?”年輕人囂張的說道。

“可這位先生都要付款了,您只是看房,所以……”售樓小姐有些爲難的說道。


“誰買房子不看房啊,你家不看啊?”年輕繼續道。

“這樣,兩位先生,你們好好商量下?”售樓小姐也是無奈。

三分頭看向秦飛,只見眼前男人年紀衣着卻是普普通通,撇了撇嘴:“瞧你這一身行頭,最多就千來塊吧,張嘴就要買五百萬的別墅?你確定你付得起零頭嗎?”

秦飛的內心毫無波動,對售樓小姐說道:“我付全款。”

V家歌姬洛天依 好……好的先生。”

售樓小姐吃驚了,肯付全款買方的客戶本來就不多,何況是一次付五百萬。

而且從表面看,秦飛還確實看上去不像是一下子能掏出五百萬的富豪。

秦飛這纔回頭對三分頭說道說道:“現在賣房都要搖號了,還是普通房子,更何況這麼緊俏的別墅了,你還想分期付款?”

“誰說我要分期付款,我也全款買!”

三分頭回頭對售樓小姐語氣不善的說道:“房子是我先看的,必須賣給我。而且我跟你們集團的餘總是好朋友,信不信我一句話就能讓你失業?”

一般人聽到這裏可能就退縮了,不管這些個神仙打架。

可是這位售樓小姐卻不同常人,只見她只是輕輕咬了咬嘴脣:“凡事講究個先來後到,就算你要威脅投訴我也是一樣,在我沒有離職之前,我就按公司規程辦事。”

“哎呀呀,不開竅是吧?我也懶得跟你多說了,去把你們領導叫來。”

售樓小姐看秦飛一眼,秦飛搖了搖頭示意沒有關係。

她只好給售樓部總監打了電話,說了這裏事情的經過。


總監一聽,居然來了買別墅的主,而且一次就是兩個,不敢怠慢,立馬放下手頭的活飛奔而來。

還沒走進,總監就用專業的眼光分別審視三分頭和秦飛。

三分頭一身名牌他還是看得出來的。

至於秦飛,說句不好聽的,一身地攤貨。

就怕貨比貨,總監一下子心裏有了底。

直接忽略了秦飛,媚笑對三分頭說:“您請這邊付款。”

秦飛一聽,心裏不樂意了,當下就伸手攔住這個總監:“是我要先付款的,你搞清楚。”


售樓總監彷彿纔看見秦飛一般:“哎呀不好意思,全款付款不是說說而已,這樣吧,你敢驗證賬戶餘額夠不夠再說好嗎?不然就別浪費大家時間了。”

秦飛一聽,得,又是一個以貌取人的。

自己不就是覺得舊衣服穿着舒服嗎。

非得西裝革履才能買別墅?

當下他點了點頭,說道:“好吧。”

但是剛說出口他就想起一件事。

一夜有寶,老婆復婚吧

卡里那數不清的零?

太過驚世駭俗了!

秦飛沒想到,原來有時候錢太多了也是種麻煩, 搖了搖頭應道:“算了,不驗了。”

“沒有就說沒有,充什麼大款。”總監不屑的冷笑道。

“說清楚,我並不是沒有錢,只是錢太多了,我怕你們承受不住,萬一住院了算到我頭上怎麼辦?”

秦飛說得那叫一個煞有其事的模樣。

當然,他自己知道是真的,可人家不知道啊。

“錢太多?哈哈,這是我本世紀聽過最好聽的笑話。”

總監掃了一下他道:“就你現在能拿出一千塊錢出來就算不錯了,想要別墅?休想。”

“你這是狗眼看人低。”秦飛微怒道。

“那又怎麼樣?我喜歡,你管得着嗎?”

隨即,總監來到了三分頭年輕人面前笑着說道:“先生,別墅歸你了。”

三分頭喜上眉梢,志滿意得地對秦飛說道:“就你還敢和我爭,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看自己到底是不是豬八戒,下次記得出門先去垃圾場撿幾套衣服,別穿着破爛就出來丟人現眼,你這種人就是影響市容!” 秦飛還沒發話,售樓小姐先着急了:“總監,別墅不是他先……”

總監擡手將其打斷,冷冷的說道:“廢話,不想幹了是吧?”

三分頭接過了話茬:“總監,這丫頭壓根不知道變通,一根筋鑽牛角尖,我這就給餘總打電話,開了她!”

說完,三分頭就開始打電話。

秦飛見樣呵呵一笑,沒急着找總監理論,去上了個廁所。

剛回來,他就看到來了一個高高瘦瘦的男人,二十四五的樣子,筆挺的西裝領帶,人模狗樣。

看樣子這就是那個餘總了。

三分頭快步迎上餘總,笑着說道:“兄弟,來地挺快嘛。”

“誰是你兄弟?周興,我警告你,少跟我攀親帶故!”

餘總狠狠地瞪幾句三分頭也便是周興一眼,無意間看見秦飛,整個人愣住了。

甚至還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眼睛。

這不就是昨天看到的老大的老大的老大嗎?

想到這裏,熱情地對秦飛打招呼:“您好,我是唐川……唐總的助手小余。”

名義上作爲唐首富的助手,實際是被當做左臂右膀來培養的,所以他日常也會到唐川河旗下的一些公司處理些具體事物。

秦飛愣了一下:“我們見過??”

“沒……您是要買別墅?”

“嗯。”

小余昨天偷偷瞧了秦飛一眼,當然他不會傻到說出來,於是纔有幾句上面一段寒暄地話語。

確認是秦飛要買房子,小余就找售樓小姐瞭解了前因後果,然後面無表情地對周興說道:“你以爲你們周家有多少家底我不清楚嗎?”

“這樣,我給你一個機會,現在你如果立馬拿出五百萬現金,這棟別墅我立馬給你打五折,但要是拿不出來,別怪我翻臉不認人,沒錢學人家裝什麼逼,還得扯上我,趕緊滾!”

“餘總,有必要做的這麼絕嗎?”

周興特意打電話,就是想讓見過幾面的餘總給他點折扣,最後是連首付的比例也降低些。

全款是斷然拿不出來地,首付也要找家裏親戚借,可沒想到,別人一點面子都不給,根本不鳥他,卻更在意那穿地攤貨的傢伙。

“周興,沒錢難道還得我給你嗎?你來錯地方了,滾!”

小余乾淨利落地把周興打發走,又陰着臉盯住售樓總監:“來,現在就給我解釋,你爲什麼把別墅直接賣給沒錢的周興?說的有理,給你發獎金,要是沒理由,你也立馬給我滾蛋!”

總監一下子慌了:“餘總,是我的錯,對不起,是我有眼無珠,您大人有大量,原諒我一次!”

“就沒有其他說的了嗎?”小余淡淡的問道。

Wωω● T Tκan● ¢ O

“餘總,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保證下次不再犯。”總監連忙道。

“你還想有下次?”小余頓時慍怒不已。

總監心頭一顫,焦急地像熱鍋上的螞蟻。

他突然靈光一閃,轉向秦飛:“剛纔多有得罪,都是我的錯!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諒我這一次吧。”

秦飛被糾纏得有些不耐煩了:“行,我懶得跟你計較。”

“多謝……”

總監感動地都願意給秦飛跪下。

秦飛沒理會總監,繼續對小余說道:“不過剛纔我去過你們的衛生間,不太乾淨,缺個人打掃。”

小余一聽,立馬照辦,對總監說道:“還愣着幹什麼?趕緊刷廁所去啊!”

總監暗地裏氣地咬牙切齒,但是能不失業已經算是求神拜佛,怎麼敢有怨言。

秦飛又掃了一眼售樓小姐,輕描淡寫地說道:“這位姑娘倒是塊好料。”

小余馬上對那個售樓小姐說道,“從現在起,你升任銷售總監,好好幹!這棟別墅的買賣,就交給你全程跟進,務必辦妥!”

“保證完成任務!謝謝餘總,謝謝餘總!”

售樓小姐大喜過望,連聲稱謝。

周興沒能一句話讓她下崗。

秦飛倒是一句話讓她火箭般連升幾級,簡直讓人難以置信,此時的她依就彷彿處在夢中一般。

“你是唐川河的助手?”秦飛這纔開口問道。

“是是,小的遠遠看過您一眼,所以認得。”小余見秦飛終於問起,趕緊笑着回答。

“林家市面上還有沒有其他房產在售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