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李雄並不是一個白癡,可是他們哪裏知道正是因爲李雄的貪念才導致他們投進了死神的懷抱,救他們的是李天龍,而把他們送上黃泉路的還是李天龍。

其中最興奮的莫過於李天龍了,因爲李雄和荒古寶物比起來孰輕孰重他是心知肚明,他認爲自己隨時都能解決李雄,那位神祕強者總不能一輩子跟在他的身邊吧。

但是這個荒古寶物就不一樣了,可遇不可求,找遍整個幻靈鏡或許都沒有幾件荒古寶器,況且這個龍晶還要比一般的荒古寶物更爲珍貴。

當然李天龍還不知道檀木盒當中裝的是什麼荒古寶物,正當他想要打開一見真面目的時候,虛空再次劇顫,李家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因爲他們感覺到了這個氣息與剛纔那位神祕強者的氣息一模一樣,剛剛離開爲什麼現在有回來了呢?難道是想爲李雄出氣嗎?

各種猜測疑問浮現在了腦海中,所有人當中只有李天龍露出了一絲驚恐的神色,因爲憑他的智商或許已經猜到了神祕強者的來意了。

他知道或許是李雄把一些不該說的事兒告訴了神祕強者,估計這神祕強者是來討要李雄的乾坤戒,李天龍也不虧是個大人物,面臨如此威脅依然鎮定。

這一次龍翔依舊沒有顯露真身,畢竟他會隔空控物之術,就算不現身想必也能逼得李天龍交出乾坤戒了吧,李天龍等人剛想問候,龍翔直接說明了來意。

“乖乖的把李雄的乾坤戒交出來,否則我會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記住是原封不動的還回來,如果讓我發現裏面少了什麼重要的東西,那就不僅僅是死這麼簡單了。”

龍翔夾着嗓子學着老翁的語調,其他人聽了龍翔的話紛紛長舒了一口氣,畢竟神祕強者不是衝着他們來的,而且李雄的乾坤戒在李天龍的手中,只要李天龍交出去不就沒事兒了嗎。

可是他們的想法是不錯,但是李天龍真的會乖乖的把乾坤戒交出去嗎,顯然是不可能,面對荒古寶物的誘惑,李天龍可以不要命。

此時他的腦子飛速的轉動着思索應對之法,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只是不停的在一旁催促着李天龍趕緊把乾坤戒交出去,不然大家都沒命了。

可是李天龍卻是不爲所動,面上表情變幻不定,“這個神祕強者到底是誰?李雄怎麼會認識此等強者呢?爲什麼這個神祕人每次都不肯現身,難道真的是不屑於我這等人打交道嗎?亦或是其它的原因?”

“雖然這神祕人的聲音略顯蒼老,但是爲什麼我感覺當中夾雜着絲絲稚嫩的童音?難道是來人故作強大想要震懾我等救出李雄嗎?那隔空控物之術又該做何解釋?檀木盒當中裝的又是什麼?”

帶着各種疑問李天龍猶豫了半天彷彿是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似的,只見他眼神當中閃過一絲僥倖的目光,同時暗中的龍翔哪能沒捕捉到李天龍的細微舉動。

當看到李天龍眼中那一絲堅定的目光時,龍翔就知道這次是非現身不可了,龍翔並不知道李天龍還不知道龍晶的存在,如果是李天龍發現了龍晶,做出此番舉動倒也不奇怪。

可是如果龍翔知道李天龍單單只是爲了不確定的荒古寶物做這種決定時會是一副什麼樣的表情,真不知道該說李天龍是貪心還是膽肥。

“前輩口中所說的乾坤戒,我等並不瞭解,至於李雄的乾坤戒我等就更不知情了。”

李天龍故意撒了慌,當其他人聽了李天龍的回答時,紛紛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同時更多的是憤怒,因爲李天龍這樣說,無疑是在把他們往黃泉路上送。

“李天龍,你胡說什麼?李雄的乾坤戒明明就在你的手中,爲何你還要欺瞞前輩?難不成你是想把我們葬送了不成?我們可不會跟着你去送死。”

“是啊,李天龍,沒想到你竟然是假仁假義的小輩,爲了一個乾坤戒居然要賠上我們的性命,你若是識相的話就乖乖的把乾坤借交給前輩,不然的話不勞前輩動手,我等就把你解決了。”

李天龍的決斷使得衆人頓時急了眼,至於什麼副家主的稱呼直接被拋棄,可是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做法是有多傻,雖然他們人多勢衆,可是畢竟李天龍已經是一位地武七重後期巔峯層次的強者。

對付他們這幾個人完全是綽綽有餘,但是他們卻也並不擔心,他們這樣做只是想博得神祕強者的好感,如果待會兒真的動起手來,想必也不會危及性命吧。

可是李天龍根本就不理會他們,直接怒喝一聲,“閉嘴,難道是現在就想死了嗎?”

李天龍的膽大已經超乎了衆人的想象,要知道目前還有一位神祕強者在這兒呢,李雄就敢對他們大聲呵斥,這分明就是不把神祕強者放在眼中嘛。

這時暗中的龍翔突然釋放出一股強大的鎮壓之力,下方的人紛紛臉色大變倒吸了一口涼氣,在這樣的威壓之下,他們只覺得自己弱如螻蟻,連一點兒反抗之力都沒有。

李天龍自然也不例外,現在的他極度恐懼,他知道自己剛剛的所作所爲代表着什麼,他本以爲神祕強者只是故弄玄虛裝神弄鬼嚇唬自己罷了。

可是現在他那裏還有半點之前的想法,但是他依舊不甘心,他不相信自己就這麼賭錯了,儘管這股力量很強大,強大到讓人產生了窒息的感覺,可是他依舊沒有妥協。

暗中龍翔冷笑一聲,“怎麼樣?現在還不肯交出乾坤戒嗎?下一次可就不止是這麼簡單了,很有可能威脅到你們的性命,我沒有太多的時間,十秒鐘不交出乾坤戒,我定會讓你們後悔自己的決定。”

龍翔放出了狠話,嚇得李家的強者們紛紛怒視李天龍,氣得他們是暴跳如雷,可惜的是李天龍依舊不爲所動,儘管心中沒底兒,但是他還是相信這個神祕只是故弄玄虛罷了。

“前輩若是想要乾坤戒不如現身一見,雖然您貴爲前輩,但是畢竟我們也都是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物,前輩就算是給我等一個面子如何?”

龍翔無奈的苦笑了一聲,看來今天是非現身不可了,雖然極爲不情願,但是龍翔還是從遠方踏空而來,露出了那略帶稚氣的俊秀臉龐,同時也掩飾不了他本身的殺戮之息。

當所有人見到龍翔的真身時,紛紛露出了驚駭的表情,李天龍心中卻是冷笑不已,從目前龍翔的氣勢看來,他們能清晰的感受到龍翔只有地武二重的力量。

這一刻李天龍才發現自己的決斷是多麼的英明,知道了神祕人的真正實力之後,他覺得現在荒古寶物不但是他的,就算是李雄這個李家的敗類也是他的了,至於家主之位嘛已經是內定了。

“哈哈,我還以爲是何方神聖呢,原來只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毛孩兒而已,大家不用害怕,這小子還真有幾分膽識,竟敢在我們面前裝神弄鬼。”


李天龍肆無忌憚的大笑了起來,至於其他人依舊是疑惑之色,對於眼前這個年齡不大,但是膽識過人的少年,他們拿捏不準,保不準這個少年就是一個扮豬吃老虎的傢伙。

畢竟現在年輕人都流行這一套嘛,所以還是小心爲妙,畢竟隔空控物之術可不是鬧着玩兒的,沒有天武境的實力,卻有天武境的手段,這才顯得龍翔更加恐怖。

李天龍見其他人如此膽小,更是忍不住的譏笑了起來,滿臉的鄙夷之色,“瞧瞧你們那熊樣兒,不就是一個小屁孩兒嗎,至於把你們嚇成這樣兒嗎?膽小鬼。” 靜靜聽着李天龍輕蔑的話語,龍翔心中冷笑連連,“哼,小屁孩?待會兒就讓你知道小屁孩也不是你這鐘垃圾能夠惹得起的。”

看着龍翔嘴角掛着絲絲冷笑,李天龍更是叫囂了起來,“臭小子,李家廢物的乾坤戒就在我手中,怎麼?難不成你想憑藉一己之力奪回去不成?”

龍翔無語的冷笑一聲,剛剛不知道自己實力的時候,李天龍對龍翔可算是畏首畏尾,當李天龍摸清了龍翔的真正實力之後,囂張不可一世。

“很好,既然你承認了就好,搶了李雄的龍晶也就算了,你這老小子竟然還想置人於死地,如此心狠手辣我今天算是開了眼界,終於明白什麼叫陰險小人。”

面對龍翔的斥責,李天龍根本不爲所動,但是其中的兩個字卻是惹得衆人瞠目結舌,自然是龍晶無疑,其他人或許不太清楚,但是李天龍卻是心知肚明。

此刻只見他眼瞳閃爍着不明的色彩,絲毫掩飾不了他內心的激動,難道說檀木盒當中的荒古寶物便是那可遇不可求的龍晶?哈哈,那豈不是就意味着我將成爲龍騎士了?

如此一來,那我的天賦便是獨一無二了,幻靈鏡的主宰者是要更換了嗎?千城府?府主?統統都是我的,李天龍內心狂笑不止,彷彿他已經預見到了未來前途一片光明。

成爲龍騎士之後,別說是在幻靈鏡這個小地方主宰一切,就算是換到另外一個更加遼闊的世界也能混得一席之地,畢竟龍騎士太少了,恐怕鳳毛麟角都不足以來形容它的稀少吧。

李天龍沉浸在無限美好的YY當中,其他人都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的人或許會以爲他是個瘋子吧,就連龍翔也不知道李天龍爲何發笑,不過從他剛纔的神情當中,龍翔倒也有些眉目。

“難道李天龍還不知道乾坤戒當中的龍晶嗎?”

龍翔暗呼一聲糟糕,這一次倒是給自己惹麻煩了,如果只有李天龍一個人知道那還好,只是剛纔龍翔這麼一說,估計李家人心中都胡亂猜測起來了吧。

這麼多李家人在此,龍翔總不能把他們挨個殺了滅口吧,龍翔自認爲目前還做不出來如此禽獸的勾當,他的目標只有李天龍一人而已,更明確的說是乾坤戒。

“李天龍,如果你還不想死的話,就趕緊把乾坤戒交出來,不然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龍翔目光森然的盯着李天龍,那聲音就像是從九幽地獄傳上來的一般,李天龍對上龍翔的目光下意識打了一個哆嗦,不知道爲什麼他總覺得眼前這個少年非同一般。

這時他倒是清醒了許多,仔細的打量着龍翔,可是龍翔的實力的的確確只有地武二重巔峯,身爲地武七重巔峯強者的他怎麼可能會在意龍翔呢,只不過龍翔的隔空控物之術的確讓他感到震撼。

“臭小子,威脅我?不過我這個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脅,況且你也沒有資格威脅我,既然你這麼自大,就讓老夫來試試你到底有幾斤幾兩吧。”

李天龍率先出手,龍翔也不廢話,不甘示弱催動着竅穴中涌動的龍元,兩大強者交鋒,李家的那些老弱病殘紛紛離場數十里,就連那幾大強者也不敢在暴風圈當中停留。

畢竟李天龍的實力比他們都要強,動起手來更是不要命的狠人,至於龍翔他們也爲之感到深深的忌憚,強大的第六感告訴他們這個少年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存在。


儘管境界不如李天龍,但是那又如何,至少龍翔敢動手,管你的實力有多強,老子自有殺手鐗,面對地武七重巔峯層次的強者,龍翔倒也不敢大意。

毫無保留的動用了靈界師的看家本領,先是三道攻防輔陣法,戰力瞬間從地武二重飆升到了地武五重的境界,抽出鍛造過的青龍劍,戰力再次加成,與地武六重的強者相差無幾。

這一變化使衆人呆若木雞,李天龍更是萬分震驚,他做夢都沒想到龍翔竟然會是一位靈界師,似乎造詣還不弱,不過他也只是待了幾秒鐘就恢復了正常。

在他看來地武六重與第七重比起來還是有着不小的差距,但是他不知道龍翔修煉的戰技是地階戰技當中的極品,祕技更是祕技中的極品,施展出來的威力不同凡響。

青龍十八斬雖爲地階戰技,但是接連劈出十八斬,威力絲毫不亞於天階戰技,甚至排在天階戰技威力的中上游,至於神劍訣本身就是天階戰技,威力也不容小覷。

“好小子,居然是靈界師,原來是深藏不漏啊,不過即使是這樣依舊不夠看。”

李天龍語氣雖然平靜,但是內心卻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龍翔的手段不得不讓他重新審視一番,李天龍有着地武七重後期的成就,與地武八重也只不過一步之遙。

當李天龍真正打架的時候,爆發出來的戰力絕對可以和地武八重強者相媲美,在千城府當中他可是有着響噹噹的名頭,千城府主更是親自封他爲狠人戰王的頭銜。

動起手來龍翔才知道他這個狠人戰王果然是名不虛傳,虛空在剎那間崩碎,大地一聲咆哮輕微的顫動,地面隱隱有裂開的趨勢,只見李天龍渾厚的神元憤怒的嘶吼。

“天神烈剛掌。”

李天龍爆喝一聲,雙手飛速在胸前划動,一陣陣不明的符文波浪隨之盪漾,此招給龍翔的第一感覺就是很強,強到令龍翔都感到一絲忌憚。

由此可以看出龍翔在李天龍的眼中分量還是蠻重的,不然也不能逼得他剛上手就施展大招,此時位於虛空之上一個巨大的金色巨掌閃爍着透明的符文,朝着龍翔轟然而下。

頓時之間一股巨大的力量施加在了龍翔的身上,感受到了戰技的恐怖,渾身的龍鱗也不由自主的鑽了出來,瞬間覆蓋了龍翔的每一寸肌膚,一片片閃着妖異光芒的龍鱗將龍翔嚴嚴實實的包裹了起來。

賣相着實拉風,強大的天神烈剛掌震碎了龍翔的白色長袍,當那一片片龍鱗浮現在衆人的眼前時,無一人莫不震撼,或許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恐怖且拉風的賣相吧。

龍翔的這個樣子讓他們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妖族,因爲只有妖族纔會有這樣的形態,正好此時龍翔的身上還有這妖族的特性,一切都只是因爲幻妖花的特效還沒有過去。

所以他們一口咬定龍翔就是妖族的小輩,敵對方出現瞭如此強悍的少年,在場的人紛紛感到一陣後怕,畢竟人族好像還沒有出現過此類小輩吧。


可是李天龍並不這樣認爲,因爲他從龍翔的身上感受到了與檀木盒當中相同的氣息,那是屬於荒古獨有的氣息,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到龍翔究竟是什麼來歷,爲什麼會有如此濃烈的荒古之息。

此時的龍翔倒是和傳說中的龍騎士有些相像,種種跡象使李天龍難以不將龍翔和乾坤戒當中的龍晶聯繫在一起,所以他百分之百的肯定龍翔就是一個名符其實的龍騎士,而並不是什麼妖族。

一想到只要將龍翔打敗自己也即將成爲龍騎士,李天龍就一陣興奮,動起手來也是極度瘋狂,龍翔當然也是不甘示弱,不就是地武七重後期的強者嗎,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還不夠看。

“青龍十八斬。”

隨着龍翔的爆喝連連,一口氣劈出了十八道劍氣,每一道劍氣當中都充滿了毀滅性的力量,龍元遇空氣化成龍形劍氣,十八道劍氣就猶如十八頭神聖的遠古神龍一般,散發出來的懾人氣勢讓人不寒而慄。

李天龍微微一愣,臉上滿是驚駭的表情,顯然是被龍翔的手段給震懾住了,青龍十八斬的威力遠遠超過了他天神烈剛掌的威力。

十八道龍形劍氣爭先恐後的迎向了巨大的金色神掌,兩道狂暴的力量相遇產生了劇烈的碰撞,一時之間虛空碎裂,一道道劍氣發出恐怖的尖嘯聲。

劍氣刺破空氣的聲音格外刺耳,彷彿是要摧毀耳膜一般,只見那虛空之上的金色神掌在龍形劍氣的稀釋之下漸漸碎裂開來,突然之間十八道龍形劍氣合成了一道更爲恐怖的劍氣。

“轟隆。”

巨響之後,李天龍最爲得意的天神烈剛掌被龍翔輕而易舉的破解了,可是龍翔劈出的龍形劍氣速度絲毫不減的衝向了李天龍的面門。

這一次李天龍大驚失色,慌忙調動神元佈下了一層淡淡的防禦罩,不過他的行爲與螳臂當車基本上是沒什麼區別,還沒等龍形劍氣和他來個親密接觸,防禦罩就已經被摧毀了。


李天龍被餘力震飛了出去,連噴了數口xian血染紅了衣襟,龍翔本以爲李天龍會因爲失敗而感到恐懼,可是李天龍讓龍翔失望了。

李天龍不但沒有因此而恐懼,反而是猖狂的大笑了起來,“哈哈,臭小子,果然有幾分料,不過不要以爲這樣就能打敗我,我可是狠人戰王,是不敗的存在,哈哈!”

就在龍翔發愣之際,李天龍動了,這一次沒有強大的力量波動,相反顯得還比較平靜,可是第六感告訴他,李天龍恐怕是要動真格的了。 在李天來施展戰技這段時間內,龍翔舊相識入定了一般,明明感覺到了危險的降臨,可他卻沒有在第一時間阻止,他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會這樣。

無奈之下就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李天龍手中的動作,這時李天龍突然爆喝一聲,“混沌流域。”

此刻周圍的人都驚呆了,唯獨龍翔還不明所以,“什麼?不會吧,李天龍居然連混沌流域都施展出來了,難道眼前這個小鬼當真如此厲害嗎。”

“哼,剛纔李天龍都被他打得口吐xian血,你說他厲不厲害?只不過李天龍用混沌流域來對付他,這是不是有點兒小題大做了,畢竟這小子也只有地武二重的境界啊。”

“雖然這小子的境界不高,但是實際戰鬥力確實強悍得可怕,真是個怪胎,如此變態的妖孽,希望他能在混沌流域這一招之下活着走出來吧,畢竟這混沌流域曾經困死過天武境的超級強者。”

每個人都無限感慨,有人同情龍翔,也有人詆譭他,同事也有更多的人抱着衣服我是來看戲的心態,就在衆人議論紛紛的同時,龍翔的注意力也轉移到了混沌流域身上。

“混沌流域是個什麼東西?很厲害嗎?爲什麼每個人對這混沌流域都表現出一副恐懼的神色?看來我還得小心爲妙。”

龍翔頭一次露出瞭如此凝重的神色,不知道爲什麼他總覺着這一次彷彿會有浩劫降臨,當然這並不全是李天龍帶給他的壓迫,內心深處的不安讓他想到了臨行前華雲天那複雜的神情。

或許是與耀龍殿有種特殊的感應吧,所以龍翔擦會認爲有大事發生,而目前又和李天龍對峙着,偏偏在這個時候又放出了一個大招,龍翔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距離幻妖花二十四小時的效用已經不足兩個時辰。

龍翔咬了咬牙不顧一切的施展了自己最爲強悍的戰技,“神劍訣,神臨天下。”

只見龍翔爆喝了一聲,緊接着虛空便劇震了起來,九天之上雷霆涌動,閃爍着各種複雜的符文,這正是這也不知名的符文才能帶來如此強大的力量。

神臨天下這是龍翔第二次施展,第一次在噬風宗對付死靈術士時龍翔施展過一次,由於是第一次施展所以有些生疏,可是熟能生巧,這一次的龍翔已經完全掌握了神臨天下的要領,所以施展起來也算是得心應手了。

無盡的金色雷霆在雲層中涌動,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閃爍着奇異的光芒,此時那些金色雷霆在迅速組合,與那些金色符文配合之下看起來倒像是一件袈裟。

如此詭異的戰技早已使得周圍的人目瞪口呆,可能這神臨天下大多數人也都是第一次看見吧,畢竟在這北皇域當中沒有神禁軍,更沒有什麼神劍訣。

如此強悍的戰技早已讓不少人動了邪念,可是有意沒膽兒,他們可不會傻傻的認爲自己會是龍翔的對手,想在龍翔手中搶奪恐怕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斤兩。

數秒之後九天之上的除了雷霆袈裟之外,更是出現了一個類似於神靈的身軀,儘管不是第一次見到神臨天下的異象,可龍翔還是爲神劍訣感到深深的震撼。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