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不少公會揚言要組建一支騎兵團之類的玩意,在不斷的遊戲理解中,很多事情都開始快速發酵。

其中戰錘公會更是除了秦昊以外,第一個能夠使喚BOSS的存在。

其中最關鍵的顯然是李銳,他獨特的職業能夠與秦昊相似,只不過不能夠真正的馴服而已。

回到伊鎮后。

摩尼負責安排那些新加入的小怪們,而秦昊等人則是可以好好的休息一會。

可在大堂門口卻有一個身影一直停留著。

這人正是秦子。

他為了暗夜精靈,不惜花費高價請求秦昊治療他,最後花了不過五百金幣。

說實話。

秦昊對這個很有興趣。

因為他能夠弄到上百個精丸,其中更是有三個紫色品質的精丸。

能夠辦到這種事情的除了那兩大公會之外,根本沒有辦法想象的到秦子可以做到。

再加上最近兩大公會在星界出入口處通緝的兩個人。

所以…

秦昊也早有猜測,只是不好提出來而已。

「大神!」

秦子迎向秦昊,感激說道:「這次救命之嗯,我永遠都不可能忘記的,只要大神你一句話,我什麼事情都可以做!」

噗…

這一番話差點讓秦昊一口茶水噴出來。

看來他跟NPC的關係還挺好,遠不是其他玩家對於NPC蔑視的態度。

「那倒是沒必要。」

秦昊放下手中的茶杯,輕笑道:「不過你都這樣說了,那我也就不客氣。」

「你就說說兩大公會通緝的人是不是你吧。」

聞言。

秦子的身形明顯一僵,顯然沒有想到秦昊會問道這個問題。

可過了三秒之後。

他還是僵硬的點了點頭,說道:「沒錯,當初我賣給你的精丸的確是從那兩家公會裡偷的,不過大神放心,就算我被抓住也不會供出你來的!」

「我正經花錢買的,供出來又怎麼樣。」

秦昊眉頭一挑。

得到了肯定之後,那事情就更加有趣了。

秦子與暗夜精靈居然能夠從兩家公會偷竊如此重要的資源,這其中的手段絕對有什麼過人之處。

但…

「放心,我只是好奇而已。」

秦昊安撫道:「至於你怎麼偷的,問出來也沒有什麼意思,只希望你放充滿點別把鬼主意打到我頭上就行。」

培養一個同盟,往往不如培養一個敵人的敵人。

對於秦子,秦昊什麼態度說不上來,反正別來干擾他就行,至於去干擾其他公會,那就任由他們自己折騰。

「絕對不會!」

秦子的神情十分堅毅。

「嗯。」

秦昊點了點頭,而後問道:「所以你這次來找我幹嘛,不會就是道謝吧。」

「當然不是!」

說起這件事情,秦子才想起來自己是來幹嘛的,連忙說道:「柳老闆曾經跟我說過,暗黑公會的招人標準好像是….特殊職業對吧。」

???

這話說出來,秦昊絕對是沒有想到的。

前腳才剛說完只要別來弄暗黑公會就行,怎麼後腳就突然朝著想加入暗黑公會的意思來了。

「這件事情….」

秦昊深呼吸一口一起。

暗黑公會如今需不需要玩家的幫助,從這件事情來看,那肯定是需要的,畢竟NPC管理的再好。

終究還是不如玩家的謀划,這其中的管理十分複雜。

摩尼如今也只是勉為其難的管理這一群哥布林與精英怪而已。

可是招收玩家。

就不得不面臨一個問題,那就是姦細…或者二五仔。

這種戲碼在大公會只見可以說是層出不起,只要多逛逛論壇就能夠看見不少類似的事情。

太麻煩了。

雖然能夠肯定秦子絕對不是那兩大公會的間諜,但以後誰知道呢。

畢竟人不可能是一沉不變的。

不過…

秦子可是能夠從兩大公會中偷取幾百個精丸的人才,輕易放走的話那的確也可惜了。

「咳咳。」

思來想去,秦昊最終乾咳一聲,笑道:「暗黑公會不缺人。」

話音落下。

秦子原本期待的神情開始出現失落。

但…

「不過我倒是有個想法,你如果答應的話,我也沒有任何問題。」

「什麼?」

「創建一個分會,由你來負責掌托。」

秦昊這話一出,秦子整個人猶如被閃電劈中一樣,楞在原地。

他不是被嚇傻了。

而是被震驚到開始懷疑人生。

。 門很快被傭人打開了,孟老詢問:「我來見張御醫。」

傭人聽到這話,開了口:「您稍等,他正在接見客人。」

客人……

孟老稍稍一愣。

張御醫這麼多年,已經很少見客了,對於來拜訪,想要求學的人大部分都是閉門不見。

他畢竟身體不太好了,聽說記憶也有了點問題。

除了他們幾個在中醫界還有點地位的老人以外,其餘人幾乎都沒辦法見到張御醫的面。

但是今天正在展開中醫交流會,那幾個老人都在交流會上呢,這時候,誰會來拜訪張御醫?

這麼想着,孟老開了口:「是誰呀?」

傭人笑了笑,沒說話。

孟老就知道自己過了,他笑着道:「那你去通報一聲,我在這裏等一下。」

「好。」

傭人進入了張御醫的房間里時,剛好張御醫的兒子送蘇南卿出門,「小蘇,這邊走。」

蘇南卿開口:「師兄,你也要多注意身體。」

張御醫的兒子也跟着張御醫學習過醫術,所以雖然兩個人年齡相差很大,蘇南卿卻要稱呼對方為師兄。

張御醫兒子笑:「嗨,年紀大了就這樣,我倒是想着讓老爺子多活幾年,我還能多伺候他幾年!」

蘇南卿聽到這話,心裏默默感嘆了一下。

小時候,總是聽到張御醫罵自己的兒子是個庸才,在中醫這條路上沒有辦法繼承了他的衣缽。

那時候,這位師兄就總是憨憨的笑。

可現在看來……張御醫九十多歲了,還能有六十多歲的兒子守在身邊,何嘗不是一種幸福?

有些人兒女成群,個個成才,卻出國的出國,遠走他鄉的遠走他鄉,很少能有陪伴在身邊的。

想到這些,蘇南卿不自覺的又想起了霍小實和蘇小果……嗯,兩個聰明的孩子,以後肯定不粘人。

至於她老了,這兩個孩子應該也不會在面前晃悠,省的讓她看着煩,唯一能在她面前晃悠的人,或許只有霍……

不對!

她胡思亂想什麼呢?還沒結婚呢,怎麼就把他放進了自己的養老計劃里了。

蘇南卿搖了搖頭,感慨著出了門,就看到了門口處站着的孟老!

兩個人眼神一對上,孟老就懵了懵。

他詫異的看着蘇南卿,不解的看向了張御醫的兒子,露出了震驚的神色,可很快就壓下這股情緒。

蘇南卿卻沒理會他,對張御醫兒子點了點頭:「我先走了,您不用送了。」

家裏來了客人,肯定不能再送她了。

又不是外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