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在自然,等一下就期待周老弟能夠繼續創造奇蹟了。”

蔣安並不知道周小龍有着無敵透視技能,他只知道的是周小龍在這方面有着超乎常人的天賦。

而對於周小龍而言,這並不是創造奇蹟。只是無敵透視技能應該有的常規操作罷了。

蔣安和周小龍簡單地交流了幾句後,便回了他的專家席座位那裏。

在三分鐘後,這次活動的主持人便走上了講臺,然後說了一些客套的話語,再然後是主辦方的領導又上臺說了一些官方的話語。

шωш▲т tκa n▲¢〇

說完之後,這個富豪猜寶的活動就正式地開始了,如蔣安之前說的那樣,主辦方準備了十個箱子,每個箱子都用紅包遮掩着。

拍賣是先從一號箱子開始進行,起拍價格是5萬塊錢。

五萬塊錢對於普通人來說或許是個不小的字數,但是對於今晚能參加這個活動的富豪來說壓根就不值一提。

“十萬。”

“二十萬。”

“三十萬.”

“……”

“五十。”

“還沒有比五十萬更高的價格?”

喊到五十萬後現場就停頓了下來,然後主持便開始詢問着。

“李首富,怎麼樣?你不打算出手競爭嗎?”旁邊的一個富豪也向李月說話着。

“弟弟,怎麼樣?這個箱子有寶貝嗎?”李月拿不定注意,湊到周小龍的耳邊詢問着。

周小龍立馬就啓動了無敵透視技能,直接一眼就穿透了這個箱子。發現裏面只有一束鮮花。想必是主辦方用來送給拍賣獲得者的。意思就是說這個箱子並沒有寶物。 周小龍收回自己的無敵透視技能,然後輕聲地對首富姐姐說道:“二姐,這箱子裏面什麼都沒有。”


李月點點頭,表示明白了。

“我暫時不出手,看你們的了。”李月淡淡一笑,然後回答着剛剛問她的人。

“既然李首富那麼謙虛,我就不客氣了。我出60萬。”

這個人直接就站起來大聲地喊着。

現場也立馬就沸騰了起來,主持人也甚是高興。

“雷總出六十萬,還有比雷總更高的價格嗎?”

“六十萬一次,六十萬兩次……”

“六十萬三……次。”

“成交!”

“恭喜雷總,這一號箱子裏面寶貝就屬於你了。有請雷總上臺揭開這個一號箱子裏面的寶貝。”主持人一錘定音地說道。

這個所謂的雷總便立馬一臉笑容走了上去,然後在大家滿目期待的眼神中揭開了一號箱子的紅布。

瞬間,剛剛的笑容立馬就消散不見,換來的只是一臉的尷尬。

這些富豪們雖然不缺錢,也不在乎這幾十萬。但是他們私底下也會進行比拼,也都不願意在猜寶環節輸給誰。畢竟這涉及到面子問題。富豪和富豪之間,他們也往往更在乎面子。這就是爲什麼很多企業家老闆總裁都會要買豪車來充當門面的原因之一。

換句話說,今晚誰都不想花大價格買到沒有寶貝的箱子。

“謝謝雷總對愛心慈善事業的貢獻,請回歸座位進行入座。”主持人也是情商頗高地安慰着對方。

一號箱子揭曉了之後,接下來就是二號箱子了。起拍價格依然是五萬塊錢。

這次周小龍主動地通過無敵透視技能看了一遍,發現裏面是有寶貝的。而且還是一個陶瓷罐。至於是什麼年代的,他就不得而知了。畢竟他不是這方面的專家。

“二姐,這個箱子裏面有寶貝。可以出家競拍。”周小龍輕聲地提醒着首富姐姐。

李月一聽,點點頭,直接站起來,說道:

“我出價50萬。”


“這……”

“這……”

“這……”

李月的這一招可謂是讓人目瞪口呆,起拍價五萬,他第一個喊價,直接就是翻了十倍。這是什麼情況?不按照常規出牌?

“天啊!果然不愧是李首富,不把錢當錢。要是別人估計都是先從十萬或者七八萬喊起。她直接就是喊五十萬。”

“是啊!這直接喊五十萬,我們要不要接着喊呢?但是如果接着喊的話,太高了。是否又划算呢。”

“我看我還是不要和李首富競爭了,這五十萬太高了。要是再加的話,萬一裏面又是一束鮮花就虧大了。”

“對對對,我也不喊了。這次還是讓給李首富吧。”

……現場議論紛紛,衆人都不敢再站起來喊更高的價格。並不是他們出不起更高的錢,只是權衡利弊之後,覺得沒有必要了。

這也是李月的高明之處,她算準了這些富豪們的心理,肯定是不敢再出價。

“五十萬一次,還有沒有出的比李首富更加高的價格?”

“五十萬兩次,請問還有人出價嗎?”

“五十萬三……次……”

“成交!”

“恭喜李首富,這2號箱子的寶貝就屬於你了。請你上臺揭曉2號箱的寶貝。”

李月帶着笑容緩緩地走上了講臺,然後當着衆人的面毫不猶豫地把2號箱子的紅布揭開。

“哇!青花陶瓷!天啊,這可是好寶貝啊。價值也不止五十萬啊。”

“真是沒有想到啊,李首富一出手就有寶貝。厲害,真是太厲害了。”

“唉。早知道我就出到六十萬了。這陶瓷一看就價值不菲。賣到一百萬不成問題。”

“李首富果然出手不凡,老夫是不得不佩服啊。輸的心甘情願。”

看到李月揭開的2號箱子裏面有寶貝後,衆人都驚呼了起來。


李月本人也是十分的高興,她已經連續參加了五屆首富猜寶活動,沒有一屆是有收穫的。這次帶着周小龍一來就打破先例有所收穫了。簡直是讓她有一種驚喜的感覺。

“恭喜我們李首富,一出手就猜寶成功。請工作人員把李首富拍賣所得的寶貝擡下去給李首富。也請李首富回座位就坐。”主持人一臉笑容地說道。

李月做出了一個感謝的姿勢,然後便一臉笑容地回到了座位上。

“好弟弟,你簡直太棒了。我太高興了。”

回到座位的第一時間,李月就是激動地抱着周小龍說話道。

周小龍有點措手不及,這個系統給的二姐就這麼和自己如此緊密的擁抱。

“二姐高興就好,那個三號箱子我也看過了。裏面沒有寶物。所以你不需要再進行出價競拍了。”周小龍笑了笑,然後提醒道。

李月一聽,本也打算不出價了。不過想了想,她決定調皮一把、

於是在主持人說出三號箱子的競拍價格後,李月又是第一個站了起來:

“我出價50萬。”

“這……”

“這……”

“這……”

衆人又是一臉懵逼,這是什麼操作。又是一開口就是出五十萬?還讓不讓人玩了?

周小龍也是一臉不解,他剛剛已經明確地告訴了首富姐姐三號箱子裏面沒有寶貝,怎麼她還要站起來喊那麼高的價格?

要是和剛剛那樣沒有人再出價格,那豈不是虧大了?

雖然首富姐姐有錢,但是也沒有必要這麼玩啊?

李月卻是一臉淡定,然後雙手交叉在胸前,好像等待着看一場好戲一般。

“這回可不能讓李首富撿漏了,我出價六十萬。”

“李首富又想來這麼一招震懾我們,嘿嘿,我可算是明白了。所以這次我也豁出去了。我出價六十五萬。”

“有了剛剛的教訓,這次我可不能坐以待斃。我出價七十萬。”

“我出價八十萬。”

“……”

現場參與競拍三號箱子的人越來越多,最後直接就到了一百萬才稍微停頓了下來。

周小龍也大概明白過來了,原來自己的這個首富姐姐是打算和大家玩耍一下。讓這些人誤以爲這三號箱子裏面是有寶貝的,然後紛紛跟隨競拍。而這些人也果真上當了。

看來這個首富姐姐也有調皮的時候啊!這些人最後真要花一百萬成交了,那可就虧大了。 周小龍也開始雙手交叉在胸前打算好好地看看他們的好戲。

“一百萬一次,請問還有人出比一百萬還要高的價格嗎?”

“一百萬兩次。”

“一百萬三……次……”

“成交!”

“這三號箱子屬於謝總。請謝總上臺揭曉三號箱子的寶貝。”

主持人最終一錘定音,這個三號箱子就徹底地屬於出價一百萬的謝總。

謝總是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男子,他帶着一臉得意的笑容走了上去,然後緩緩地揭開了三號箱子的紅布。

瞬間,他那得意的笑容就徹底的消失,換來的是滿臉的黑色。

因爲三號箱子裏面什麼都沒有,是的,就連鮮花都沒有。一號箱子雖然是沒有寶貝,但是至少還有一束鮮花。可是現在三號箱子,那可是空空如也啊。

花了個一百萬買個空空如也,自然是把他氣的一臉的黑。

“感謝謝總對愛心慈善事業的支持,有請謝總回到座位上。感謝。”主持人委婉地安慰了一番對方。

這個謝總也只好一臉尷尬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在場的人也是一臉的懵逼,他們本以爲李月開口就喊五十萬的箱子一定是有寶貝的,誰想到裏面卻是什麼都沒有。

同時,他們也慶幸自己不是最高價格者,不然尷尬的估計就是他們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