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數十名手下頓時沖了過去,天空上還有數只古怪的飛禽,像是猴子,卻生有翅膀,猛地紮下,嘴裡發出「吱吱」聲。

李雲霄不慌不忙,從掌心飛出一口鐘來,拿起天錘就敲了上去。

「當!ē

一道古音「嗡嗡」震開,音波像是海浪席捲出去,其中有雷霆翻滾,彷彿海獸嘶吼,戰鼓震鳴。

「吱吱吱!」

那音波衝擊在所有飛猴身上,全都帶上了電芒,痛苦的亂叫不已。

「當!當!」

又是數道鐘聲響起,時間彷彿靜止了下來,天地間只剩下這悠悠古音,激蕩人心。

那些魔物和怪物盡皆臉色大變,一個個急忙捂住耳朵,雙耳中滲出血來。

「當!」

又是一錘下去,鐘聲短暫而急促,但雷光卻是穿透鐘體激·射出去,射·入一名高大的怪物體內,「砰」的一聲炸成肉末。

李雲霄一邊敲鐘鎮住群魔,一邊單手掐訣,訣印上浮現出一道雷環,不斷積累力量。

雷環的色澤從淡青漸變成藏青,勢能急劇提升,空間都在雷霆的壓力下變形。

「住手!」

普奇大駭,眼珠子都凸了出來,那雷環的破壞力之強,足以滅殺他所有屬下,頓時嚇出了一聲冷汗。

這幾人到底是誰?怎麼會這麼強!

他不免心中生出怒火,望著普圖怒道:「你竟帶本座來對付如此強者,該死啊!」

普圖也是嚇得不輕,此刻更是感受到普奇的殺意,急忙揮手道:「大人,我,我也不知道啊!」

「不知道?哼,那就用命來補償你的無知吧!」

普奇眼裡閃過殺氣,瞬間就出手。

普圖雖早有警惕,但無奈兩人實力相差太大,直接就被擊碎防禦,自己的心臟被普奇五指插·入,當場捏碎。

殺了普圖后,普奇望著那閃爍的青色雷光,還有不斷響起,震得他氣血澎湃的鐘聲,忙道:「這位朋友,一切都是誤會,還請快快住手!」

李雲霄哪裡理他,左手高舉起來,那雷星環不斷放大散開,整個天地間都陷入一片雷海電獄。

「雷界!」

「轟隆!」

數十名魔物頃刻間被雷環吞沒,直接炸出數百丈遠,天地間從黑暗化成青色。

普奇的戰車也被沖的粉碎,在那一擊下,他雖未受傷,但明白自己絕不是眼前這人敵手,猛地轉身就逃。

既已出手殺人,李雲霄豈會容他逃走。

雷界前方猛地化出一尊巨大的身影,全身都是雷電,握拳就打了下來,那一拳就像是九霄雷龍墜入大地!


這些魔物自封印之地誕生,這輩子都沒見過雷電,那驚天威勢,還有至陽至剛的屬性,正好克制他們。


普奇當即嚇得魂飛魄散,身軀急劇膨脹起來,雙拳揮舞,一片拳芒像是天蓋,想要擋住那浩瀚一拳!

「轟隆!」

雷拳擊在漫天黑色的拳影上,天蓋倏然爆開,青色拳威浩瀚擊落,震入其內,將普奇徹底吞沒!

李雲霄訣印一收,將古鐘和鎚子都收了起來,漫天雷光這才散去,恢復了一片黑暗。

只是這黑暗異常的寂靜,剛才還滿是人,現在卻一片死寂。

普駱徹底獃滯住了,張大嘴巴愣在原地。

雷界之下,那些魔物不僅屍骨無存,就連魔氣也被掃蕩一空,大量的浩然至陽之氣在空中蔓延。

普駱臉色比之前還要蒼白,一陣后才回過點血,變得稍稍好看點。

他知道李雲霄強,但怎麼也想不到能強到如此地步,僅次於三位大人之下的普奇大人竟擋不住此人一招! 「走吧。」

李雲霄淡淡說道:「這些人都死了,那三位大人肯定會將這筆賬算你身上的,不跟著我們你只有死路一條,跟著的話也許還有活路。」

普駱知道他說的是實話,猛然點頭道:「好,還希望二位大人救我一命!」

當下立即在前面帶頭,飛入漩渦中,再也不敢有二心。

李雲霄和聆牧笛等也魚貫而入,從漩渦內往下飛去。

同一時間,在封印之地的某處,點著九盞銅燈,上面燃起黃豆般微弱的光。

銅燈按照某種陣法排列,其內盤坐著一名老者,面色木訥,滿是皺紋,像死屍一般,好像數百年都未曾動彈過一般。

突然間老者睜開眼來,射·出無比震驚的神色,引得那些豆光閃動跳躍,照出幢幢身影。

「皇朝鐘!是本座的皇朝鐘啊!」

老者有些激動起來,渾身顫抖。

那原本蒼白如屍的肌膚一下子變得潤澤,所有皺紋開始舒緩,清晰可見有血液在血管里流淌。

「到底是誰進入了這封印之地,還帶來了本座的皇朝鐘!」

片刻后,老者完全變了一個面容,鶴髮童顏,肌膚如玉,面色紅潤。

老者身影一閃,就消失在九盞銅燈內,那豆火也「噗噗噗」的滅去。

李雲霄等人進入第五層入口后,明顯感覺到魔氣要比之前的濃郁許多,幾乎跟古魔井不相上下。

普駱道:「從這一層開始才得到三位大人的重視,在裡面修鍊一天能抵得上第六層數天,凡是能得到三位大人獎勵的,都會獲批入內修鍊,那是莫大的榮耀和幸事。當年我為普力大人征戰,後來三位大人和解后,我被賜予了在第五層修鍊三年的資格,這才擁有現在的實力,能夠管理十一層。」

說到這,他頓時想起普圖,想到普圖已經死了,所有仇恨都煙消雲散了。若是這次能夠活下來的話,也許還能回去十一層重新接管。

但一想到自己得罪了三位大人,多半是難以存活了,就希望跟著眼前這兩人能有一線生機。

「快到了,小心點。入口處有人把守!」

普駱沉聲說道,目光望著前方,那出口處隱約有威壓傳來。

李雲霄道:「一共四人,實力相當於六星中階武帝而已,比那普奇還不如。」

普駱一陣無語,普奇可是僅次於三位大人的存在,在他眼裡卻是這般不堪。他並不知道六星中階武帝是怎樣一種境界,但李雲霄能感知到對方修為強弱,實在令他吃驚不已。

聆牧笛道:「這封印之地的真正主人到底是誰尚不可知,盡量不要再殺人了,衝過去。」

「好!」

李雲霄身體化出雷光,將眾人包裹住,一閃之下就遁出千丈,從那出口處沖了出去。

「那是什麼?」

出口處果然有四名守衛,眼前一花,就看見青光閃過,再定眼望去時,已經無影無蹤了。

「剛才那是……」

其中一人驚駭道:「不會是遁光吧?」

另一人嚇了一跳,罵道:「你什麼眼神!應該只是能量束,世上怎麼可能存在這麼快的遁光!剛才第六層似乎發生了震蕩,這束青光也許就和那震蕩有關。」

一人吃驚道:「震蕩之力能夠穿透漩渦直達第五層,上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最後一人道:「都別管了,上面的事自有普奇掌管,若是他也管不來,我們也無能為力,好好守護此地便是,其它的事莫管莫問,否則來之不易的守衛機會就沒了。」

「是是是,難怪大哥在第五層守衛了上百年都沒被撤走,其他人都是三四年一換,原來是有原因的,真是羨煞旁人。」

「哼,我也沒什麼其它技巧,就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而已。這樣不僅能在第五層多待幾年,也能活的更久一些。」

幾名護衛閑扯了一陣,也就閉嘴不談,繼續打坐修鍊。

雷遁飛了數千丈遠,超出了幾名護衛的探知範圍才停下來,李雲霄收斂了全身雷光,氣息內斂,四周一下變得暗淡下來,甚至在他身上感受不到元力波動。


普駱吃驚不已,對眼前這人更加刮目相看,也許跟著他們真能找到活命的機會也說不定。

他繼續解釋道:「第五層雖是三位大人掌控的地方,但修鍊者極少,多是分配給一些有功勞的其它層面生物,並且這一層還有一個極大的功能,那便是決鬥之地。凡是要進行生死斗的生物都可以申請入內。」

第五層的魔氣濃度已經抵得上古魔井了,李雲霄神識掃開,會發現有一些濃度極高的魔氣像雲彩般自行粘合起來,不斷濃縮,似乎具備了最低級的生物特性,就像是魔煞的雛形。

普駱突然張大嘴來,猛地向前方一團濃縮的魔氣咬去,一口就吞下肚子。

「嘿嘿,這些東西可是大補品,在第五層之上是絕不可能有的。」

他舔了下嘴唇,有些不好意思的向李雲霄等人解釋道。

鱷魚也一路吞噬著罡風,吃得不亦樂乎,那閃爍的眼神變得更為銳利,似乎實力提升不少。

李雲霄拍了拍鱷魚的頭顱,道:「別耽誤時間,下面應該有更好的東西。」

雖是跟鱷魚說話,但普駱卻是身軀一顫,就好像在訓斥他一般,不敢再吃那魔氣,飛速朝著遠處遁去。

數個時辰后,前面浮現出一片巨大的陸地,不僅有荒地和山脈,竟然第一次見到了河流湖泊。

那些湖泊上颳起陣陣陰風,水波翻滾下,不時有強大氣息透出。

「是陰上湖,這是五層之上唯一的一座湖泊,下面是否還有我就不得而知了。這座湖泊中有一種叫『陰上』的怪物,故而因此得名。」普駱解釋道。

幾人貼著那湖面飛行,李雲霄突然停了下來,道:「那『陰上』是何物?」

普駱搖頭道:「我也沒見過,據說是魚頭人身,可以操控水族之物,十分巨大。」

李雲霄道:「那此物可否隱匿在罡風內?」

普駱愣了下,搖頭道:「這我就不知了,此妖既是水中之物,應該不能吧?」

李雲霄雙指併攏,往前一劃,頓時湖面上的霧氣被割開,四面的罡風為之一散,如同幕布般掀開。

「嗞!」


普駱嚇了一跳,一個巨大的魚頭出現在前方,那眼珠子正盯著他們,「嗞!陰上,是怪物陰上!」

普駱失聲大叫,那魚頭實在是太大了,嚇得他連忙轉身就逃。

但那魚頭怪張口一吸,湖泊內頓時湧起風浪,大量的空氣被吸入肚中,普駱受到吸扯之力,在空中翻滾了幾下,也跟著倒飛過去。

「大人,救我,救我啊!」

李雲霄和聆牧笛,還有鱷魚和巡天鬥牛,都安然無恙的站在原地,任由那空氣如何撕扯,都不能撼動他們分毫。

鱷魚猛地竄了出去,直接化成一團罡風,將普駱捲住,從陰上的大口旁拖了下來,飛回李雲霄身側。

他嚇得哆嗦不停,忙道:「謝謝大人,謝謝這位……朋友。」他不知道如何稱呼鱷魚,對方救了自己的命,只好稱之為朋友。

鱷魚有靈性,眼珠子轉過去看了他一下,又轉了回來盯著前方。

陰上見到嘴的肉都飛了,嘴裡怪叫幾聲,雙手「啪」的一下在身前合起,帶起無數水花。

那些水花全部停在空中,結成一顆顆的水珠,猛地射·了出去。

「嗯?」

李雲霄露出驚色,那些水珠在空中竟然生出翅膀來,竟是一種透明的蟲子,像彈珠般極具殺傷。

「天地水元!」

李雲霄雙手在身前抱圓,一圈水光擴散開,漫天水元化成結界,所有蟲子一碰到那水,立即被黏住了。

只見那水元結界上,元力從李雲霄雙掌中傳出,一圈圈的蕩漾開,所有蟲子都極力掙扎,但怎麼也無法掙脫。

陰上的魚眼瞪大了幾分,猛地轉頭向下,要退回湖泊。


聆牧笛道:「此物雖長的妖異,但靈智尚可,知道絕非我們對手就要逃了,讓他去吧。」

李雲霄點了下頭,手中元力狂涌而出,水元結界一下炸開,「啪」的濺出無數水花,那些蟲子盡數死去,掉落在水面上一大片。

那怪物陰上再也不敢冒出頭來,一路風平浪靜。

幾人很快就飛過湖泊,進入到山脈上空。

下方有許多強大的氣息直透上來,而且一眼望去,四處綠光粼粼,到處是苔蘚,非常旺盛。

聆牧笛道:「封印之力演化出三十三層空間我尚能理解,但這般巨型的大陸,沒有土之本源是很難演化出來的,現在想想,當年的確有數件強大的土系至寶毀滅,也許就是那些東西的碎片演化出了陸地。」

普駱聽得不明所以,指著前方道:「第四層的入口就在這大陸的中央,有一處深淵直通下方,只不過有重兵守護,很難輕易下去。不過,以兩位大人的本事,自然不成問題。」

李雲霄道:「你高看我們了,那些守護中有一人實力極強,已經發現我們了。」 「什麼?!」

普駱大吃一驚,此刻距離那深淵還有數千里之遙,守護之人雖說都是第五層精英,但想要相隔數千里鎖定對手似乎還做不到。

他內心有懷疑,雖然不信,但卻相信李雲霄的實力和判斷。

盞茶功夫后,幾人就飛至一座山脈中央,下面是巨大的深淵,滾滾魔氣和陰風不斷吞吐出來,深不見底。

在深淵一側,一座山巔上,靜靜站著一群人,全都面目詭異可憎,強大的氣息引而不發,冷眼看著幾人,似乎在等待他們的到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