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魂火!”地面上,歐陽武擡頭凝視着凌逸,雙眼中閃動着無名的光芒。

柳傲天的臉色,也是在此刻突然一變,凌逸手中的這團紫色火焰,似乎給他一種極爲熟悉的感覺,他茫然的盯住凌逸,似要從凌逸身上找出什麼蛛絲馬跡,可是卻是毫無所獲。

“哎!算了,或許是我感覺錯了吧!”柳傲天收回目光,低頭一嘆,骨瘦如柴的手指,卻是緊緊的握攏了起來。

“呼!”火焰忽的獵獵作響,在衆人驚詫的目光之下,慢慢的向上攀爬而去,到達劍尖處時,驟然間凝聚出一條火龍,張牙舞爪,煞是威勢駭人。

嚴洪見此,面色急劇變化,那魂火的威力,即使是他也不敢大意,連忙手勢加快,凝聚成一個印結,隨後向前輕輕一推,那慢慢變得有些沉靜的符印陣突然間紅光乍起,處處遍佈血紅之色,正中央處,一團小小的漩渦開始在慢慢變大,隨後,一具傀儡從中鑽出,出現在衆人眼前。

那是一具無頭傀儡,全身上下染上了一層血紅色彩,觀其氣息,居然有魂靈強者那麼強橫。

鼻子微微一皺,凌逸聞着不時從傀儡身上傳來的淡淡血腥味,神色開始凝重起來,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得他有些措手不及,不過好在有過先前一戰的經歷,心底已經做好了全力一拼的準備。

那血色傀儡懸於空中,雙手垂立,殺氣濃重,嚴洪冷喝一聲,那傀儡便快若閃電般向凌逸飛來,一顆拳頭朝凌逸面門砸去。

凌逸持劍橫斬過去,正好砍在傀儡的拳頭上,“噌”的一聲如同金屬碰撞的聲音迴盪在天空中,拳劍相接處,竟然閃過一道火花。

凌逸急速退開,揉了揉自己發麻的手臂,暗自爲傀儡的堅硬程度心驚不已。

望着眼前懸空離着毫無生氣的傀儡,凌逸突然間想起某事,視線立馬投向傀儡的拳頭處,在剛纔碰撞的地方,拳頭血紅的表面,竟然被灼燒成一團黑色。

有了這個發現,凌逸立刻便明白過來這傀儡的弱點,雖是渾身強硬如鋼,但卻經不起魂火的炙烤。

一道道火焰從凌逸的長劍上飛掠而出,一團接着一團,迅速的砸在再次朝他衝來的傀儡身上,尖銳的爆鳴聲不絕於耳,紫色光華消散過後,那傀儡在火焰的攻勢之下,表面血紅之色已經完全不見蹤影,全身黑乎乎的一片,在某些地方,竟還露出了那白森森的骨頭。

十幾名護法當中,立馬就有一人噴血而亡,那人正是一名傀儡師,傀儡作廢,他也是受到了牽連。

符印陣一陣劇顫,許久之後才平靜下來。

嚴洪滿臉凝重的凝望着凌逸,猛一加力,忽然間,符印陣上,一道道血箭暴射而出,密密麻麻的將噬魂陣都給遮掩住,凌逸眼見着血箭襲來,瞳孔驟然猛縮,爆退的同時,射出了那條一直依附在長劍上的紫龍。

火龍一撞上血箭,砰然的一聲炸裂,火苗四濺,那充裕其間的能量,將所有血箭盡數湮滅,整個空間一陣震盪,對撞之處,一處小小的空間碎裂出現在衆人的眼前。

“嘶!”不少人都是齊齊抽了口冷氣,望着懸立在空中與魔雲殿十幾人獨斗的凌逸,眼中充滿了敬佩與熾熱。

能量餘波將凌逸倒推了數十丈遠,火龍爆發引起的高溫,讓凌逸也是有些微微驚訝,而離得更近的魔雲殿十幾人,則是狼狽不已,高溫的炙烤,將他們的頭髮都是烤成了枯黃。

嚴洪一臉的怒意,額頭上暴起的青筋,昭示着他此時的憤怒,猛一招手,符印陣便消失在浩蕩的天空之中。

“嚴洪,你這是幹嘛?”凌逸冷冷笑問道,暗中則是更加的小心,即使是十幾名魔雲殿護法,想要不借助任何外物就和自己這麼一名“強者”交戰,顯然是不明智的。

嚴洪嘿的一笑,嘴角處微微勾起的笑容,此時無限的擴大,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張古樸卷軸,慢慢的將之擡高。

“凌逸,兔死誰手,還沒有個結果呢!受死!”手中的卷軸猛地捏碎,嚴洪的身後,突然出現一個黑色的空間,而嚴洪則是迅速進入了其中,消失在了空中。

“遁空術!”凌逸心中大驚,這是之前在柳家見過的那名神祕黑衣人施展過的法術,能夠瞬間轉移到使用者想要到達的地方,這次被嚴洪用來作爲攻擊,絕對不可小覷。

另外九人見嚴洪利用遁空術,也是學着樣子,取出一張張卷軸捏碎,天空中,只剩下凌逸孤自一人。

凌逸緊張的甚至能夠聽見自己的心跳,敵人在暗,自己在明,稍有不慎便會死於敵人手中。

“小心了,這回可是遇上了**煩,沒想到嚴洪居然能夠如此巧妙運用遁空術!這可不容易對付!”延陵在凌逸的腦海中苦苦抱怨,凌逸只能苦笑不語。

就在這幾乎陷入了沉寂的時刻,凌逸突然感覺到左邊一尺處,空氣開始漸漸震盪扭曲起來,雙眼一眯,便是舉劍砍去。

“啊!”凌逸的長劍從透明的天空中劃過,不知名的空間裏響起一道淒厲的慘叫,便戛然而止。

在亂雲劍經過那處空氣時,凌逸明顯感覺到了一種阻滯感,猶如將一人攔腰斬斷似的。

未過多久,一人從那處空間中掉落下來,砸在地面上,散落成兩段。

“一個!”凌逸迅速的瞥了眼地上的屍首,小臉上揚起一道自信的微笑,凝神注意着周身的一切變化。

忽然間,只見寒光一閃,凌逸又舉劍朝右處砍去,一聲淒厲嘶吼迴響天際,一顆人頭緊接着飛出,撒落了一地血花。

“兩個!”凌逸的表情不變,看也不看一眼,飛身掠向遠處,刺入前方的虛空,天空中又響起一聲慘叫……

凌逸的身影在天空中忽閃忽現,每一次舉劍,便會有一人從那遁空術開闢的空間中掉落下來,短短一刻鐘的時間,便已經有九人死在他的劍下。

兀自停下身子,凌逸暗自搖了搖頭,那帶頭來的嚴洪,此時還躲藏在不知名的某處,時時準備向自己發出致命一擊。

這一念頭剛剛消失,猛地風聲乍起,他的身後,突然刮來一陣勁風,地面上的衆人見到這一幕,紛紛瞪大了眼球,因爲在凌逸的身後,就是一直躲藏的最好的嚴洪,此時的他,對準凌逸的後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轟出一掌,璀璨的魂氣氤氳其上,帶起的破風聲尖利刺耳。

凌逸旋即轉身,快速的刺出一劍,劍尖直指嚴洪心臟處,這是一種以命搏命的方法,但在此危急關頭,卻是一種最爲有效的脫身之計。

嚴洪睜大了眼睛,見銳利的劍刃就朝自己的心臟刺來,趕緊閃避過去,在躲閃的剎那間,凌逸卻是從他臉上看見了一道冷冷的獰笑。

“嘭!”身後,一道驚雷般的炸響迴盪耳邊,只感覺自己後背似乎被千斤巨錘狠狠砸中,凌逸便如一道流星,狠狠地摔落在地上,一大口鮮血噴射而出。

在那高空之中,除了嚴洪之外,還傲然的站立着一人,這人的實力,竟然比嚴洪都要強悍,已經達到了魂王級別! “魂王!”用力的擦去嘴角處的鮮血,凌逸死死地盯住天空中突然出現的那人,眼中,掠過一道難以覺察的神色。

那突然出現的男子身穿一件黑衣長袍,發須蒼白之間,掩映着他銳利的一雙目光,鷹鉤鼻高高挺立,臉上看去毫無表情,卻給人一種傲然的冷意。

魔雲殿中,便只有殿主是魂王級別的高手了,眼前懸空而立的那人,自然就是這滄印帝國魔雲殿分殿殿主滕鷹了。

感受着環繞四周的滕鷹的威壓,凌逸心中叫苦不迭,背後摔落在地造成的劇痛還隱隱傳來,面前,卻還得應付滕鷹兩人,當下的局面,可不不是向着自己想象的方向發展而去啊!

滕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凌逸的身上,似要把凌逸看穿似的,面色十分狐疑,緘口不語,眼中精光頻頻閃現。

“沒想到堂堂魔雲殿殿主,居然還用偷襲這種手段!”凌逸向前踏出一步,閃着寒光的亂雲劍緩緩擡起指向滕鷹,語意夾帶着諷刺之意,眼神直視滕鷹,絲毫不因滕鷹的威名而有所懼怕。

“不錯,不愧是小姐看上的人,倒是有幾分膽色,不過別以爲能夠通過某種方法將自己實力提升至月魂,就能夠不把魔雲殿放在眼裏,魔雲殿中強者如雲,就憑你現在的能力,根本不足以讓殿主注意到你,更別想能夠見到小姐!”滕鷹冷哼了一聲,充滿了不屑之意。

聽滕鷹口中一口一句小姐,凌逸心中大急,連忙問道:“紫嫣在哪?你快說!”


“哼!”滕鷹重重哼了一聲,冷笑道:“你殺了我魔雲殿十幾名護法,你認爲我還會告訴你嗎?”

凌逸陷入了沉默,他直直的看着天空中傲然俯視着他的滕鷹,兩道怒火從眼中放射出,亂雲劍上,一層層璀璨絢麗的藍色魂氣圍繞着,隨後舉劍一擡,身如流星般衝殺向滕鷹。

他知道,身爲分殿殿主的滕鷹,自然不會是嚴洪那種魂靈能夠相比的,剛纔又在他手下受了重傷,實力已是削弱,如今與滕鷹交戰,他並無幾分勝利的把握,不過,他非要在今日得到紫嫣的消息,即使是付出巨大的代價,那也在所不惜!

“狂妄!”滕鷹在虛空輕輕一點,也是朝凌逸飛來,雙掌連擊,轟打在空氣上,竟是讓空氣都響起了陣陣爆鳴之聲,隱隱間,還有些黑色的空間碎裂產生。

一陣陣掌風擊打過來,快速飛向滕鷹的凌逸一次次將之化解過去,隨之猛然轟出一記寒冰掌,擊打在滕鷹的手掌之上。

手掌相接之處,一陣白色氣浪向四周擴散而開,四周的空氣似乎都是有所凍結,竟是凝聚出一些水滴掉落在地面上,或落在人們的臉上,寒冷似冰。

兩人倒退了幾丈距離,強行穩住了身子,互相對視。

暗中揉了揉自己有些發麻的手掌,凌逸心中卻是爲滕鷹體內那股火屬性魂氣暗暗咋舌,剛纔的對撞雖然簡單毫無花哨,其實不然,滕鷹用火屬性魂氣將手掌緊緊包裹住,再加上他那強悍的肉體力量,與自己的寒冰掌相撞,自己自然討不了好。

滕鷹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剛纔那種徹骨的冰寒讓得他身體起了一陣雞皮疙瘩,要不是他謹慎的用上了火屬性功法包裹住手掌,恐怕此時他的手已經被凍壞了,這種功法雖然等級不高,但卻是被凌逸運用的十分恰當,發揮了它完全的威力。

略帶着驚異看着凌逸,滕鷹的心底,更是肯定了一點,眼前的少年留不得!留他在世,魔雲殿便多了一個大敵,必需趁早將他誅殺在搖籃裏!

想到此處,滕鷹的雙眼之中劃過一道冷冷的寒芒,向身後揮了揮手,道:“嚴洪,你我聯手將這人誅殺!”

“是!”嚴洪轉眼即至滕鷹身邊,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柄長戟,通體發亮,煞是威武。

見兩人要聯手對付自己,凌逸不由得心中捏緊了幾分,體內的幾處經脈已經在剛纔的交戰之中受了嚴重的損傷,實力大降不說,光是魂氣就有些不足,又如何能夠對付得了聯手而來的兩人。

舌根捲起,凌逸將藏在舌根出的一顆回魂丹吞下,一股純粹的魂氣擴散在經脈之中,不過速度不快,與那消耗的魂氣相比,則是顯得有些杯水車薪。

心中苦嘆了一聲,凌逸的眼神又逐漸冷厲起來,身子鬼魅的一閃,便欺身至了離得滕鷹有些距離的嚴洪身邊,對着嚴洪的腰身便是揮劍橫斬而去。

“叮!”亂雲劍重重的砍在嚴洪的長戟上,閃起一道火花,嚴洪身形急退,重喘了幾口氣,又向凌逸襲來。

只見長戟閃現,一片模模糊糊,竟是看不清何處爲真,何處爲假,忽然間,嚴洪手持着長戟從虛影中爆射而出,長戟直向凌逸襲去,呼呼捲起的勁風撲打在凌逸的臉上,生疼不已。


電光火石之間,凌逸的身子向右挪了半寸,那支長戟劃破他的衣衫,驚險的擦身而過,而凌逸手中的長劍,則是冷冷的砍向了嚴洪。

就在衆人都以爲嚴洪必死無疑之時,亂雲劍卻是再也無法移動半分,高懸在嚴洪的頭頂,驚得嚴洪一身冷汗。

約束着亂雲劍的是一根長長的遊絲,絲線極細,卻是堅韌無比,無論凌逸手中如何實力,偏偏無法將之斬斷。

帶着詫異,凌逸的視線順着絲線移動過去,最終停在了遠處滕鷹的身上。

只見滕鷹半眯着眼,對着他陰冷一笑,蒼老的手中,正握緊了一條又長又細的絲線。

“那是滕鷹的解憂絲!”腦海中,延陵驚訝的喊了一句,似乎是見到了讓他感到萬分驚異的事物。

“什麼是解憂絲?”凌逸問道。

“解憂絲硬度極強,堅韌無比,你手中的亂雲劍也是無法將之斬斷,這是滕鷹唯一的武器,能夠於無形中置對手於死地,是偷襲的最佳法寶,剛纔若是他對你出手,恐怕如今的你早已被解憂絲絞死。”延陵長長的嘆氣道。


凌逸不由得驚出了一身冷汗,看着滕鷹怡然自得的自信模樣,心底微微一沉,遇上這樣難纏的對手,誰也不可能不有些沉重。

“不過這老小子憑着此物想要從我這裏佔得便宜,那是休想!”延陵哈哈一笑,“假使能從他手中搶到解憂絲,對他可是不小的諷刺啊!嘿嘿!”

凌逸頓時無語,但見延老頭信心十足,心中那種沉悶感也是消散無影,長劍猛地震開解憂絲的束縛,高高舉過頭頂,轉瞬間便是在空中凝聚出了重重劍影。

低聲一喝,凌逸手中長劍斬下,萬千劍影帶着尖銳的破空聲,就這樣朝滕鷹奔襲而去。

“雕蟲小技!”面對這樣的攻擊,滕鷹冷笑一聲,不以爲意,大手一揮,面前一道透明的罡牆生生的將劍影阻攔而下。


劍影一道又一道的轟打在罡牆之上,化作片片碎片,就在滕鷹爲之暗中得意的時候,一道人影在劍影的掩藏之下,悄無聲息的接近罡牆。

“殿主,小心!”瞥見這道人影,嚴洪驚駭的大聲叫喊了一句,話音剛落,那道人影便是衝破了罡牆,直接朝滕鷹急襲而去。

見一道紫色的火影正急速的接近自己,即使是滕鷹,此時也是不由得臉色大變,那快速接近自己的滾燙溫度,讓得他心中大駭不已,因爲他清清楚楚的知道,這正是魂火纔會具有的高溫!以魂火毀天滅地的能力,衝破他的罡牆自然是不在話下,而他自己,面對魂火襲來,也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可就在他要轉移身體躲過火影的時候,他駭然的發現,自己的速度居然變慢了許多,按照這樣的速度,根本不可能躲過火影的攻擊,額頭上,立刻就沁出了一層層冷汗。

“老小子,看你這回怎麼躲!”延陵大笑着,以他的精神力將一名魂王困住,就如探囊取物一般輕鬆。

慌張之下,滕鷹卻是沒有失去思考的能力,只見他取出一張卷軸將之捏碎,隨後立馬躍入身後的一個黑色空間,就這樣消失無影。

“該死的!又是遁空術!”凌逸憤憤的叫罵道,眼見就要將滕鷹誅殺,卻不料遁空術又一次施展出,竟是讓滕鷹躲過了一劫。

身上的魂火急速退去,凌逸猛然止住身體,緊緊提防四處,滕鷹隨時都可能從某處殺出,以他解憂絲的奇襲能力,絕不可心生大意。


“嘶!”一道極爲細小的絲線從凌逸眼前劃過,隨後繞過一圈,竟將凌逸包圍住。

凌逸提劍斬去,絲線只是被震開了少許距離,又開始逐漸收縮,絲線一層層的繞起,見這形勢,似乎是想要將凌逸死死捆住。

凌逸劈砍了數劍,見取不到任何的效果,就要抽身退去,不料絲線忽然間快速收縮,將他死死的綁住,絲毫掙脫不得。

“受死!”凌逸右側的空間一陣波動,隨後,滕鷹獰笑着從中鑽出,向凌逸飛掠而來,十指彎曲,直接朝凌逸的腦門拍去。

“呼!”凌逸的身上,忽然間紫色火焰猛烈騰燒,將那絲線熔化,而凌逸,則是迅速的逃脫了出來。

見此,滕鷹又驚又怒,解憂絲就這樣毀在魂火之下,着實讓他惱怒。

“小子,竟敢毀了我的解憂絲,這次,你必死無疑!”滕鷹的速度再度加快,天空中已經看不出他的身影。

凌逸心中冷笑一聲,不退反進,手中轟出一記吹風掌,想要藉此將滕鷹的速度降慢,恰在此刻,他的身體突然間一陣顫動,差點從天空中掌握不了方向,掉落下來。

“不好,凌逸,我的靈魂力量不足,無法再控制你的身體,你好自爲之,快快離開這裏,躲入萬靈山!……”延陵在凌逸的腦海中留下這一句話,便再次陷入了沉靜。

“這次遇上**煩了,想躲也躲不了了!”,感受着自己體內忽然間消散的充足能量,同時望着眼前急速掠來的滕鷹,凌逸的心底只能苦苦自嘲一番。 望着滕鷹臉上逐漸流露出的那一抹獰笑,凌逸在心底暗歎了一聲,如今的話,就只能先離開這裏躲入萬靈山了,至於紫嫣的消息,想必是無法得知了。

心一狠,凌逸咬了咬牙,再次嘆了一口氣,背後的銀翼猛地撲打,身體便向滕鷹衝去。

就在凌逸快要接近滕鷹時,他突然轟出一拳,拳頭上又忽然被一層紫色的火焰覆蓋上,紫光的光芒甚至能映射在滕鷹猙獰的臉上。

就這樣,兩人的拳頭,猛烈的對撞了起來,“嘎吱”的一聲手骨斷裂的脆響傳來之後,一道人影快速的從天空中掉落下來。

“凌逸!”地面上,目光一直僅僅停留在凌逸身上的柳月蓉失聲大呼,趕緊衝出人羣,跑到了凌逸的身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