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疼痛,像是從細胞骨髓中傳來,一點一點,刺痛著柳筱筱那每一寸進入血液中的肌膚。

然而,劇痛並未使她將埋入血液中的玉手收回,她絕世的容顏,浮上一層極為詭異的神色,那詭異的神色中,有隱忍,有感觸,甚至有一些享受。

時間在劇痛中,猶如陷入沼澤般緩慢。

良久良久……

直到柳筱筱終於再也承受不住手指與肌膚之中傳來的劇痛的那一刻,她這才將玉手從血液中收回。

她的手,分明在那赤色的血液中侵泡了幾乎一炷香的時間,然而,她離開赤色血液的玉指與肌膚上,竟然一滴血液都未曾沾染。她原本白皙如玉的肌膚,卻在離開那血液之後,漸漸沁出一粒粒墨黑色的顆粒物。

柳筱筱靜靜的盯著手上沁出來的黑色顆粒物,感受著那些墨黑色顆粒物與她的肌膚剝離時,帶來的絲絲酥麻的質感,就像是有許許多多的小螞蟻在手上不停的爬行。

「你這丫頭的命,未免也太好了點。」

腦海中,傳來葉九天熟悉的聲音,這一次,她的聲音的竟然隱隱帶著一絲羨慕。

柳筱筱整個回過神來,嘻嘻笑道:「葉姐姐又發現了什麼,筱筱哪裡就又好命了?」

「傳言,鯤鵬神鳥的血液,有伐骨洗髓之功效,可改造身體機能。這麼說吧,就算是個武道白痴,在這鯤鵬神鳥的血液中,泡上一泡,立刻便能夠有五百斤**力量,至於你這樣天賦強大的武者嘛,就更不多說了,你手上現在沁出來的那些黑色髒東西,就是伐骨洗髓之後,身體之中的垃圾。當然了,凡是都兩面,這鯤鵬神鳥的血液固然好,但卻也是極為折磨人的,你能夠在裡面帶上一炷香的時間,你的隱忍,也足夠變態的了。」葉九天緩緩解釋道。

「這麼說來,如果每天都能用這鯤鵬神鳥的血來洗澡的話,豈不是爽歪歪啊!」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幸福柳筱筱簡直開心到了極致,甚至於二十一世紀的流星語,都冒了出來。

「那你,還救不救你的小情人?」葉九天再度調侃道。

「啊!這個嘛,當然要救了,我現在就先游進去,找到七星醉雪,還是正經。至於泡澡嘛,我得想辦法,帶走一些鯤鵬神鳥的血液才好!」

說罷,柳筱筱噗通一聲跳下了那條足有五六米寬,三四米深的鯤鵬神鳥血管,順著丹田內部的位置,遊了過去。

她的每一步,簡直都是無比的煎熬,方才只是一隻手進入這神鳥血液而已,那疼痛便已經幾乎到達了令人暈死過去的地步,現下,更是整個人侵泡的血液之中,分分鐘都是千刀萬剮的折磨。

若是呆在原地不動,也就是傳說中的用神鳥血液泡澡,約摸也還能好點,但現在的她,卻是要順著血液不停的移動。

移動之時,必然帶動靈力激蕩,帶動著血管中的血液流通,原本便如同千刀萬剮般的疼痛,此刻愈發的入骨三分,簡直到了分分鐘令人抓狂的地步。

在這舉步維艱的百般痛苦之中,柳筱筱終於在一刻鐘之後,整個重新浮出水面,不對,應該是浮出血面。

鯤鵬神鳥的丹田之內,所有的血管都並未被層層厚實的冰層覆蓋,如果一如外面那樣,柳筱筱還需得在血水之下,融化冰層,才能浮出血面,那樣的煎熬,簡直不能想想。

卻在下一瞬間!

更加詭異的一幕出現了,離開血管之後的柳筱筱,她身上所有的衣物,包括鞋襪,竟然都未曾能夠從那血管之中沾染一點點的血液,整個人與進去時,並無二致。

只是在她離開血管之後的一炷香的時間裡,她渾身上下所有的肌膚,全都開始一層一層的冒出那墨黑色的顆粒物狀的髒東西。

柳筱筱本人的感受自然最為真切,她竟然感受到了兩顆靈氣泉之中的第五顆穴竅通里穴與第六顆穴竅陰郄穴之間的筋脈甬道,在這一瞬間,竟然如同滔滔之至,沖毀河堤般,全部打通。

火靈氣泉與空間靈氣泉第一次達到了同時晉陞的歷史姓時刻。

柳筱筱福至心靈,根本來不及管理自己身體肌膚上那些愈發瘋狂沁出來的髒東西,整個人盤膝坐了下來。 若是有人見到現在的柳筱筱的話,那麼,這個人,一定會將自己的眼珠子,全都驚掉,絕對理解不了眼前發生的一幕。

此刻的柳筱筱,盤膝而坐的身體,猶如入定的老尼,赤色的火靈氣與銀白色的空間靈氣,各自佔據她一半的身軀。

她左邊的身軀呈現出嬌艷欲滴的赤紅色,而右邊的身軀,則呈現出詭異神秘的銀白色。

兩種截然不同的靈氣,同時出現在她的身體之中,同時高速的運轉起來。

現在的柳筱筱,只覺兩顆靈氣泉中的靈力,竟是前所未有的隨心所欲。

在柳筱筱強大精神力的支撐下,兩股靈力,猶如滔滔之水,衝擊河堤般,不停的朝著手少陰心筋脈中的第六顆穴竅,陰郄穴中瘋狂的衝擊而去。

這是一個極為緩慢的過程。

小傢伙茶杯同柳筱筱一起跳入了地底血管中的血液中,整條狗離開血液之後,同樣進入了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它嬌小的身軀,在離開血管之後,嬌小的身形,長時間被一抹濃郁的赤色靈力包裹。

被那股濃郁赤色靈力包裹著的茶杯,咿呀亂叫著懸浮於虛空之中,陷入了無休無止的高速自轉,它嬌小的身軀,幾乎達到了每分鐘六十轉的轉速。

到了最後,這貨像是終於明白過來,無論它怎樣亂吼亂叫,都不會有一丁點的作用,所以,這貨乾脆閉上雙眼,隨便轉,它就不信,那股赤色的靈力沒有耗盡之時,它就不信,它一個堂堂的茶杯神犬,居然會這樣不停的自轉,直到死去。

時間在一人一狗不同的晉陞過程中,緩慢的流逝!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長的時間,柳筱筱只覺身體之中,發出轟隆一聲巨響,兩顆引陰郄穴中的雜質在這一刻,被徹底的煉化。

而柳筱筱,卻並未睜開雙眸,而是進入了一個神秘的空間。

她能夠清楚的感受到,現在的她,已經是一個擁有著雙脈六階武士修為的武者了,然而,她也同樣能夠清楚的感受到,現在的她,似乎並不身處於方才的鯤鵬神鳥的腹部丹田中,倒像是身處一個詭異的黑暗空間。

伸手不見五指,發出的聲音,很快便會有迴音而歸,這隻能說明,她現在所處的位置,應當是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並且,這處空間的面積並不大,所以,吼上一嗓子,很快便能聽到迴音。

當然了,以她雙脈六階武士,幾乎堪比四階武者境界修為強者的強大修為,她同樣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她現在所處之地,並沒有什麼實質姓的危險,能夠發出呼吸的生物,暫時只有她自己而已。

「葉姐姐,葉姐姐,你在嗎?」柳筱筱很快便冷靜下來,她雖然不知道自己現下身處何處,但她卻極為相信葉九天,如果能夠在這個時候聯繫上那位神秘大姐姐的話,一切問題,就應當都不會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我在這呢,你這個膽小鬼,在自己的空間里,竟然還怕成這樣,真是服了你。」

耳邊傳來葉九天有些無奈又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調侃之聲。

「我自己的空間?」

聽到葉九天的話,柳筱筱的腦子,有那麼一瞬間的懵B。

下一瞬間,腦海中一道閃電而過,她又似乎想到了些什麼。

她將將接觸空間靈氣的那一日,葉九天便對她說過,空間靈氣,是這個世間少有的靈氣種類,身體之中,能夠擁有空間靈氣的武者,更是少之又少,幾乎可以說是萬里挑一的存在。

空間靈氣雖然只是輔助類靈氣,但修鍊到至極,卻能夠擁有一片屬於自己的空間,在這個空間里,你,便是這個空間的主人。

這個空間真實卻也不真實。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在這個空間中,修鍊空間靈氣的武者,可以將所有的東西,都放入到這個私人空間,包括玄兵武器、秘籍丹藥、靈草仙材,可以說,幾乎所有的死物都能夠放入到這個空間中。

這一點,與那些諸如儲物戒指、儲物袋之內的東西,並無二致,唯一的一點不同,便是這個空間可以無窮無盡,只要你的修為足夠強大,即便是在這個空間中,建立起另一個屬於自己的王國,也不是什麼難事。

至於為什麼說不真實呢,那是因為這個空間,只有修鍊空間靈氣的這個人,本人,才能夠隨心隨欲的出入,隨心所欲的放入物品或是取走物品。除了修鍊這本人之外,不會有任何旁的人,發現這個私人的空間。

當然了,更不會出現像是柳筱筱方才遇到的那些武者的那些情況。

修鍊空氣靈氣的武者死後之後,她的私人空間中保存的所有東西,雖然不會隨著這個人的死亡而消弭,但卻會隨意的散落著世界的任何角落,並且,還會得到相應的保護。

這種保護,便是這位修鍊空間靈氣的武者,死後,身體之中殘餘的空間靈氣,散發世間后,自行發出的保護屏障。

這個屏障的堅韌程度,自然與這位修鍊空間靈氣的武者的修為,是密不可分的。雖然這樣。

也很容易被旁人取走死後的寶物,但比起那些儲物戒指,儲物空間而言,實在是強大了不知多少倍。

柳筱筱愣愣的發了一會神,這才咽了咽口水道:「葉姐姐,你這該不會是在誑我吧,我記得你曾經說過,想要修鍊屬於自己的空間,至少也要將修為修鍊到大武師境界方可,可我如今,只不過是個雙脈六階武士罷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不用懷疑,這裡的確是屬於你自己的空間,雖然面積是小了點,但卻也有一百多平,對於你這個等級的武者來說,已經是不易了。至於你所說的大武師境界,卻也是因人而異的。你本身便是一體雙魂,再加上同時修鍊兩種靈力,自然與眾不同。」葉九天極為耐心的解釋道。

柳筱筱點點頭,整顆心完全放鬆下來,擁有屬於自己的私人空間,自然是好事。 只是這裡實在是太過空曠了些,並且伸手不見五指,她需要更加勤勉的修鍊,需要不斷的改變這裡,將自己的私人空間,變成另一片愜意的天堂。

福至心靈的下一個瞬間,柳筱筱心念一轉,整個人從私人空間中回到現實空間。此刻的她,渾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膚,簡直如同傳說中掏煤窯的小廝,要麼就是非洲難民,渾身上下,那叫一個黑得油光水滑。

這個時候,小傢伙茶杯也終於結束了懸浮半空中的自轉,整條狗「啪嗒」一聲從十來米高的虛空中墜落下來,直摔了個四腳朝天,腦子卻仍舊屬於懵B的狀態,它只覺得整個腦袋四周,都布滿了金色的小星星,晃得它整個腦袋都是疼的。

這貨張牙舞爪的揮動著四肢細短細短的爪子,不停的想要將在它腦袋周圍叫囂的金星全部揮散。

良久,良久……這才似乎死心了似的停止下來。

當它終於從地面爬起來,見到柳筱筱的第一瞬間,整條狗都不好了!

「哈哈哈……汪哈哈……汪的……笑死汪了……哈哈哈哈哈哈……人寵啊人寵,你到底經歷了什麼……怎麼這麼黑啊,哈哈哈,要不是你身上流轉的氣息,汪絕對看不出來,你居然……哈哈……居然還是汪的人寵!」

這貨捂著肚子,笑得那叫一個前仰後合,簡直比過年還高興。

直到這個時候,柳筱筱這才滿不在乎的低下頭,透過地面那銀白色的冰層,看到了自己的尊榮,她幾乎被自己的樣子嚇了一跳。

片刻之後,她芊芊玉手一揮,打出一道水色的光幕,將自己整個包裹其中,隔絕外界的一切,隨後人工降雨,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從儲物空間中,取出一襲乾淨的衣衫換上,這才重新出現在茶杯的眼前。

再次見到柳筱筱的那一刻,茶杯幾乎驚掉了下巴,一張蠢萌蠢萌的小臉蛋,沒了方才的嬉笑之意,寫滿了難以置信。

柳筱筱有些心驚肉跳的低頭看去,這一刻,她的心情是複雜的,因為從茶杯的神色中,她看出了異常,如果那些從肌膚之中沁出來的髒東西洗不掉的話,那麼,她這一張容顏和身軀,才算是徹底的毀了呢。

可是,當她再次看到自己的樣子的那一刻,並未覺得有什麼不妥,只不過那原本便白皙如雪的肌膚,這一刻,顯得愈發白皙了些,簡直猶如上佳的美玉般,隱隱間,竟然還散發這絲絲透亮的光彩。

葉姐姐曾經說過,這鯤鵬神鳥的血,有伐骨洗髓的功效,但柳筱筱卻是沒有想到,居然還有保養肌膚的功效,如果有時間的話,一定要在這裡多留些時間,一方面,可以通過泡血澡,增進修為進度,另一方面,也能夠讓自己的肌膚變得更加美。

如果真的可以如願的,下次見到無名時,一定能夠給他一個大大的驚喜。

一想到無名,柳筱筱心頭的欣喜卻也少了許多,眼下的當務之急,還是要儘快找到七星醉雪,回去救醒無名才是。

念及此,柳筱筱不再遲疑,方要抬眸尋覓,耳邊卻再度傳來小傢伙茶杯哭天搶地之聲。

柳筱筱抬眸望去,卻見這貨小小的身形,簡直如同彈跳著的炮彈般,不停的在地面之上翻滾,時而與頭頂上的冰層碰撞,時而又跌落地面。

這貨鬼哭狼嚎的大聲喊叫著,似乎承受著極大的痛苦。

柳筱筱瞠目結舌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此刻的她,並非沒有想過出手相助,只是她實在不知道改如何下手,從何下手才好。

這貨的身形,移動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些,在銀白色的空間中,不停的拉出一道道沉長絢爛的光幕,柳筱筱幾次想要捕捉這貨那一縷真實的身形,卻都不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貨在無數次的撞擊之後,徹底跌落地面。

這貨掉落地面之後,柳筱筱第一時間沖了過去,然而,從茶杯的外表來看,似乎並未受傷,也沒有流出一滴血。

茶杯整個四仰八叉的趴在地面上,粉嫩的舌頭沉長的伸著,似乎是累極了,完全沒了力氣。

「痒痒癢,好癢……好癢……」小傢伙茶杯筋疲力盡,斷斷續續的呢喃著。

「你說什麼?癢?難懂不應該是疼才對嗎?」柳筱筱完全理解不了茶杯現在的狀況。

「人寵,汪的背,汪的背好癢,你……你快點給汪撓撓!」小傢伙茶杯一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一邊斷斷續續的道。

柳筱筱聞言,芊芊玉手輕輕將茶杯背脊上那赤色的毛髮撥開,卻見那赤色的毛髮之下,白色的肌膚之上,竟然不知何時,長出了四個一模一樣大小的包,每一個都有指甲蓋大小,分佈於背脊的兩側,極為均勻整齊。

「難道說,茶杯就是因為這幾個包,才癢成剛才那樣?」柳筱筱訝異道。

「不錯,這個是它進階之後得到的東西,你以後變回知道它的作用,你現在不用管它,更不能給它撓,它既然覺得癢,你不如就把它扔到神鳥血管里去,疼起來,自然就不癢了!」

寵婚萬萬歲 耳邊傳來葉九天熟悉的聲音,這一刻,柳筱筱不得不承認,這位葉姐姐是真的皮啊,疼起來,就不覺得癢了。這樣的思維,還真是沒毛病啊!

然而,柳筱筱幾乎實在聽到這話的下一瞬間,便深以為然的輕輕一丟,將茶杯扔進了身後不遠處的神鳥血管中。

「啊!舒服了!」茶杯發出一聲**的呻吟,隨即舒舒服服的躺在血管里,舒舒服服的泡起了澡。

這貨對鯤鵬血液沁入肌膚帶來的疼痛之感,感應能力似乎比柳筱筱稍微要弱一些,所以,在裡面泡著,疼痛的蔓延速度也緩慢許多。

直到一炷香的時間之後,這貨才疼得受不了的跳了出來,整條狗也徹底的沒了精神,如同死狗似得趴在冰層之上,一動不動。

看到茶杯終於恢復正常之後,柳筱筱懸著的心,這才算是踏踏實實的落了地,抬眸望去,她整個的神經,再一次震驚了。 眼下這處如同大型洞穴似的所在,傳說中的鯤鵬神鳥的丹田位置,面積之廣,簡直不知道該是常人丹田的多少倍,即便是那些已經成名的大型妖獸的丹田,也不能比之一二。

整個地面,呈現出一幅幅血染江山的畫卷,四通八達的筋脈血管以這裡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流通出去,這些大小不一的血管,在這片玉色的天地之中,更像是許許多多深深淺淺的溝壑,承載著鯤鵬神鳥的血液。

在這處天地最中心的位置,安安靜靜的躺著一方晶瑩剔透的水晶棺槨。棺槨長約三米,寬約一米半,表面呈現出極為晶瑩透亮的羊脂玉般的玉色,但卻並非是全透明可見的,棺槨之中,隱隱可見,安安靜靜的躺了一個人。

在水晶棺槨的四周,整整齊齊的擺放著二十一個大小一致的長方形箱子,寬約一米半,高約半米。

這些大箱子上,全都密密麻麻的刻滿了蠅頭小字,散發著金色的光華,看起來,應該是一些類似於銘文之類的東西。

箱子上並未上鎖,但以柳筱筱現下幾乎七千斤的**力量,再加上強橫無匹的靈力輔助,卻都無法打開這些箱子。

「你也不用太過心急,這些箱子上,都布上了銘文陣法,並非一般力量能夠打開,你現在雖然有一些銘文基礎,但對於丹王這位,丹藥靈草,銘文陣法雙休的大神級存在來說,還是太弱了些。」

耳邊傳來葉九天熟悉的聲音,柳筱筱暗自點點頭,心下已是後悔不已,想當初,葉九天是何等的督促她學習銘文陣法的知識,而她呢,卻從未認真放在心上過,現在好了,想要的東西得不到了,後悔也來不及了。

念及此,柳筱筱極為煩躁的撓了撓隱隱作痛的腦袋,心念轉動間,一柄鋒利的匕首,已經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她極為煩躁的以刀為筆,在地面厚厚的冰層之上,刻下了一句來自二十一世紀學習到的英文。

「Ayoungmaorkhardandtheoldmanissad」

當年學習英語時,柳筱筱是極為不喜歡的,咿咿呀呀的不好學也就罷了,甚至還要去背這個單詞。背那個語法,簡直令人抓狂。

但是,當周圍的同學們,竟然開始流行起另一種玩法,那便是將中國古代的一些詩句,用英文的形式表現出來時,柳筱筱竟然從中找到了樂趣。

這句英文,翻譯成中文的意思,便是「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

柳筱筱心裡煩躁,就因為當年沒有好好學習銘文,才導致今時今日,帶不走自己想要的東西,所以,福至心靈的一瞬間,才後悔萬分的寫下了這樣一段話。

然而,卻在她終於將最後一個單子刻下之後開始,當這一句完完整整的,來自於中國古代,也就是這個時期的人們所說的凡間的詩句,以英文的形式刻下徹底落成之後。

腦海中的葉九天,在這一瞬間徹底陷入了瘋狂的模式,整個人不停的抓著自己萬千的髮絲,完全不能理解眼前看到的這一切。

倒是柳筱筱,大刺刺的刻下這段英文詩句之後,整個人神經大條的再度來到位於正中心的水晶棺槨前。

她心裡想著,既然這位丹王留下的神秘寶藏,也就是那些大箱子,現在的她,還不能打開,那麼,不如試一試,打開丹王的棺槨,或許,這棺槨之中,會有別樣的驚喜呢。

然而,卻在柳筱筱的雙手還未觸碰到,哪怕一點點水晶棺槨邊緣之前,腦海中的葉九天,如同瘋魔一般的大聲叫嚷起來。

「啊啊啊……這不可能,這不可能……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是這樣?這丫頭對於銘文,分明是一竅不通啊!啊啊啊!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難道這丫頭真的是天生的天才,全能的天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難道說這個丫頭跟別人學過銘文?但是這種銘文,我卻從沒見過……啊啊啊……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為什麼?」

柳筱筱的腦子,簡直像是瀕臨爆炸邊緣般,葉九天的瘋魔,更像是從她的心裡,從她的腦子深處發出的嘶吼,使得柳筱筱整個人的腦袋嗡嗡炸響。

「葉姐姐,葉姐姐,你到底怎麼了?你還好嗎?」柳筱筱一邊抱著自己嗡嗡炸響的腦袋,一邊焦急的問道。

直到這個時候,葉九天似乎終於察覺了自身的失態,漸漸平復下來,但是,卻徹底的沒有音訊,像是陷入了無盡的深淵中。

柳筱筱在腦子裡努力的感應著,她能夠清晰的感應道,葉九天應該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似乎是受到了什麼巨大的驚嚇,受到了巨大的精神刺激,整個人陷入了短暫的沉寂中。

柳筱筱心裡極為擔心葉九天的狀況,畢竟,這麼久以來,葉九天一直都像是她的親姐姐一般,對她極好,所以,她不希望葉九天有事。

所以,她靜靜的等待在哪裡,等待葉九天的蘇醒,甚至於忘記了丹王的水晶棺槨,忘記了身負無名生死的使命。

良久,良久……

葉九天這才如同轉醒過來似的,用一種極為淡漠卻攜裹著萬千不可思議的口吻,緊張至極的問道:「小妹妹,姐姐問你,在姐姐之前,你是否還跟旁人學過關於銘文的知識?」

柳筱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完全理解不了,這位葉姐姐又在抽什麼風,但她還是極為認真的搖搖頭,篤定道:「沒了啊,我從來沒有跟被人學過銘文知識,即便是跟著葉姐姐,也似乎並未學習得太多。」

「那你告訴我,方才你在那冰層上,以刀為筆,寫的那些歪歪扭扭的,究竟都是些什麼東西,又是誰教給你的?」葉九天繼而問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