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符籙如同**一樣在月寒宮宮主的腦袋處炸裂開來,恐怖的波動就像是***爆炸一樣,席捲天地,就連一旁的邪無痕都直接被轟飛出去。

“漂亮!”小靈也是被紫夜帶走,四人站在百里開外,默默的看着這一幕。

ωωω⊕т tκa n⊕C〇

月寒宮宮主不知道那是一個天道世界,雖然天道意識還很模糊,他想強行搜索,自然遭到了天道的反攻,以他一個小小仙人的實力怎麼可能和整個天道對抗,沒死已經算他命大了。

“快走,那道符籙困不住他。”紫夜當場就佈置出一個小型法陣,要帶着衆人離開。

“哪裏走!”邪無痕不知何時殺了出來,衣衫襤褸,就好像一個乞丐一樣,是被剛纔的餘波給殃及到了。

“滾!”紫夜低吼一聲,和邪無痕對抗了一掌,這一掌紫夜發揮到了極致,威力達到了此生最絕顛。

而邪無痕傷上加傷,被紫夜直接轟飛出去無盡遠,幾乎消失在天際盡頭,也不知死了沒有。

傳送法陣佈置完成,紫夜二話不說直接開啓傳送,傳送通道顯現,華炎等人毫不停留的衝了進去。

“混賬!”

瘋癲中的月寒宮宮主一掌抓來,巨大的手掌直接將傳送陣給包裹起來。

一旦被他抓住,華炎四人誰都逃不掉。

就在這個時候,葉清依突然殺了出去,硬生生和那巨大手掌對了一掌。

恐怖的法力讓葉清依當場喋血,如同斷線的風箏一樣跌落。

“清依!”華炎沒有猶豫直接衝出傳送陣,接住了清依。

紫夜和小靈沒有獨自離開,也是衝出了即將傳送的空間通道,飛到了華炎身邊。

“都死吧!”月寒宮宮主一掌壓蓋下來,將華炎四人徹底覆蓋住。滔天的威壓將這方空間都鎮封起來,只要被打中,四人必死無疑。

絕世無雙:邪王盛寵傾世妃 神之庇佑——逆亂!”

葉清依強提一口氣,身周爆發出絢爛的神光,月寒宮宮主巨大的手掌壓蓋在華炎等人頭頂一尺處再也無法寸進,生生的止住了攻勢。

被籠罩在神光之中的華炎四人就如同待宰的羔羊,在月寒宮宮主面前根本無計可施。

實力的懸殊決定了這場戰鬥的結局。

“葉家的家傳玄功?”月寒宮宮主似乎清醒了一些,盯着那神光道。

此時葉清依渾身肌體欲裂,顯然是支撐不了多久,渾身上下骨骼啪啪作響,隨時都會崩潰,而她的元神之光也逐漸的黯淡下來。


這是葉家的禁忌之術,是消耗生命之能的頂級祕術。

愛你無盡時 殺!”

華炎仰天長嘯,體內衝出一道混沌神芒,那是他的精血所化,透過葉清依的神光直接衝出,生生刺穿了月寒宮宮主的手掌。

收回法相,月寒宮宮主不怒反笑,指着華炎道:“你居然是混沌體!”

“受死!”

混沌神芒環繞全身,華炎的實力得到了百倍提升,只見他化作一道利劍直接衝向了月寒宮宮主。

利劍超脫了時空的限制,直接出現在月寒宮宮主面前,而月寒宮宮主根本不怯,伸出雙掌夾住了利劍,止住了其攻勢。

“依舊是不自量力!”月寒宮宮主冷笑,狂暴的法力將華炎真身逼出。

鮮血透過華炎的每一個毛孔向外溢出,讓他整個人化作了一個血人,猙獰無比。

試愛99天:首席未婚妻 嗤!”

月寒宮宮主一指點出,一道華光劃破虛空,直接衝向了華炎的眉心。

已經沒有餘力的華炎躲閃不過,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光芒衝殺過來。

紫夜和小靈急衝而過,想要替華炎擋住這致命一擊,但是葉清依速度更快,搶先一步擋住了那華光,璀璨的光芒直接洞穿了她的身體,甚至連她的元神都被擊散了。

“不!”

華炎狂嘯,寶體生輝,霎那間恢復至巔峯狀態,一把抱住了倒下的葉清依。

被月寒宮宮主另一隻手握住的瑩白光團在這一刻突然爆發出炙熱的光芒,直接擺脫了他的控制朝着華炎飛來。

光團還沒有靠近,那股炙熱能量就讓紫夜和小靈消受不起,而下一刻光團竟縮小爲一個拇指大小的晶瑩寶珠,懸浮在華炎胸前。

下意識的一把抓過寶珠,一股精純的能量波動傳進了他的體內,讓他一瞬間洞悉了很多大祕。

“作死!”

見華炎奪走了光團,月寒宮宮主的大手再度壓下,朝着華炎襲來。

從寶珠中也不知得到了什麼訊息,只見華炎冷漠的一擡頭,一道光芒閃過,讓這天地都黯然失色,等衆人反應過來的時候,月寒宮宮主已經消失不見。

“怎麼回事?”紫夜和小靈無比詫異道。

然而下一刻他們更是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因爲不僅僅是月寒宮宮主不見了,就連華炎和葉清依也失去了蹤影。

距離不足三尺,兩個大活人就這樣消失在面前,這讓紫夜和小靈無比的震驚,但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華炎,納命來!”邪無痕再度殺來,但是當他看到連華炎也消失不見的時候同樣愣住了。 茫茫寰宇,感知不到時間和空間的流逝,一具殘破的軀體在冰冷的宇宙中朝着深處幽幽飄去。

這軀體渾身破爛,衣衫襤褸,斑駁的血跡還依稀可見,卻不是華炎是誰?

雖然感知不到時空變化,但是他的身體正堅定不移的朝着一個方向前進,不曾偏離航線。

渾渾噩噩中,華炎腦海中無意識的迴盪起一幕幕的往事,模糊中仍記得那日被月寒宮宮主逼到絕境,最後關頭華炎催動了化作寶珠的瑩白光團,結果他和葉清依乃至月寒宮宮主都被帶到了另一個時空。

本來在北州的時候葉清依已經死去了,但是出現在這片天地以後,葉清依的殘魂竟直接化作一道流光衝向了宇宙深處。

華炎怒吼,但是無力迴天。

月寒宮宮主的精神自從探查了寶珠內部的空間後就變得有些不正常,略顯瘋癲。

暴怒之下的華炎對月寒宮宮主大打出手,並不知爲何可以調動天地萬道的力量,將一顆又一顆的星辰朝着月寒宮宮主砸去。

瘋癲之下的月寒宮宮主更加狂暴,揮手投足間都是超常發揮,生生將一顆顆的星辰打爆,就連華炎都差一點被轟成碎片,形神俱滅。

最後華炎不惜捏爆那顆帶他們來這片時空的寶珠,一股滅世的風暴將二人席捲,最終月寒宮宮主被摧枯拉朽的攪成了碎片,而華炎則深受重創,昏死了過去。

迷糊之中華炎也只記起了這些,一股撕裂感從靈魂深處蔓延上來,讓他痛不欲生。

不過漸漸他的意識恢復過來,想到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

這方天地應該就是另一個天道意志所統治的世界,而那寶珠就是這天道的化身,是它最後救了華炎一命,而葉清依的殘魂也歸入這片世界,被這方天地所容納,或許是歸於混沌,或許是“投胎轉世”去了。

這裏的天地大道和九州乃至外界的天道有着本質的區別,畢竟不是一個天道意志,所演化出來的天地法則也有所不同。

華炎在九州走的就是欺天大道,不認同天道,走專屬於自己的道路,如今來到這個世界後並沒有受到壓制,反而如魚得水。

如今這個世界的天道意識還很淡薄,沒有形成正統的天地法則,而這也是當初紫夜告訴華炎現在是收服這天道的最佳時機。

不過強行動用了天道幻化的寶珠,又生生將其捏爆,華炎體內的法力徹底被天地大道摧毀,如今他體內大道不顯,萬法被鎮封,唯留下了一具傷痕累累的軀體。

但是不知爲何,華炎自從一出現在這方世界就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好像天生與這裏的大道相溶。

就這樣,他迷迷糊糊中朝着宇宙深處飄去,而那個方向正是葉清依的靈魂衝出的方向,在這個過程中,華炎一直無法動彈,就像是變成了植物人一樣。

不過好在他對這個世界的感知非常敏感,再加上混沌體的奧祕,在沒有了九州封印的壓制下,他的體質得到了最大程度的發揮,完全是無意識的吸收天地宇宙之間的精華。

每路過一個星系,就有無量的能量衝入他的體內,替他修復好傷體,讓他的軀體更加的無堅不摧。

只是被驅散的道則法力沒有辦法回來了。

在宇宙中飄蕩的日子漫長而枯燥,見不到一點人煙,感知不到哪怕任何生命氣息。

剛開始的十餘年時間裏,華炎的意識還比較迷糊,直到後來才漸漸清醒過來,但依舊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只能本能似的朝着前方行進。

這期間,華炎不斷被動從天地之中吸收能量,最後竟於無知無覺間達到了升龍境三重天,結果迎來了一場浩蕩的天劫。

驚世天劫無邊無際,將華炎經過的那一整個星系都覆蓋住了,好在天劫沒有降下,否則那一整片星系都會因此而煙消雲散。

“我的道,一定要融入這天道之中!”華炎心中暗道,他要開始爲收服這天道意志而做準備,雖然現在體內大道法則不顯,但他相信這只是暫時的。

終於,又在宇宙中飄蕩了幾年後,華炎遇到了一隻宇宙戰艦,戰艦內有近萬生命氣息,隔着無盡遠就發現了華炎的存在。

戰艦內主駕駛艙見到有一具軀漂浮在宇宙中,瞬間就是炸開了鍋。

“天吶,我看到了什麼,有人暴露在宇宙中!”

“儀器掃描,他還有生命氣息!”

“船長,要不要將他帶回來?”

經過一番商議,最終在戰艦船長的同意下,決定將華炎帶入到戰艦內,所有人都想看一看究竟是什麼人能夠直接暴露在宇宙中。

然而華炎在宇宙中移動的速度奇快,等他們商量好以後華炎的身體已經飄出去很遠了。

“追!”戰艦船長下令道。

最終戰艦並沒有追上華炎,不是因爲速度不夠,而是華炎的身體居然擦着一個黑洞而過,竟沒有被黑洞吞噬進去,就那麼大搖大擺的繼續朝着前方飄去。

這讓戰艦上所有人都傻眼,他們的戰艦可沒有那麼先進,一旦靠近黑洞絕對會毫無懸念的被吞噬而入,最終他們也只能放棄追尋。

不過這件事卻是被寫進了航行日誌中,成爲一段不對外公佈的絕對隱祕。

如此,華炎又繼續開始了宇宙航行,而他的身體也在逐漸恢復行動力,沒多久就可以簡單的移動了。

不過他並沒有改變方向,依舊是按照原先的航向繼續前行,因爲清依的魂魄就是朝着這個方向衝去的,不管怎樣,哪怕這條路沒有盡頭,他也會一直追尋下去。

“清依,你千萬不能有事啊!”華炎忍不住自語。

若不是清依三番兩次替他擋住了致命攻擊,只怕他早已死掉了,尤其是月寒宮宮主在北州的最後一擊,徹底摧毀了葉清依的生機。

幸好他們來到了這個世界,完全不一樣的天道意志和天地法則,讓清依的殘魂得以重聚,只是不知會以什麼樣的形態重現。

正當華炎陷入對葉清依的思念的時候,前方一顆美麗的星球將他的思緒拉了回來。

晶瑩透亮的星球,藍色和白色的條紋交織成輝,在他的夢中不止一次的出現過,而今卻是第一次親眼目睹,那種視覺上和心理上的衝擊是無法言表的。

“地球,我回來了。”華炎不知何時眼角已經充滿了淚水。


“難道清依來了這裏?”簡單的整理了一下情緒,華炎忍不住想到,同時一個更大的問號浮現在腦海,這個想法一出,頓時把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當年他之所以會出現在九州,很大程度上是因爲混沌魔尊留下的混沌圓珠的混沌元氣導致,而混沌圓珠是他在地球上發現的,後來才被帶到了九州。

如此說來,混沌魔尊其實很早之前就來過地球,至少說明他曾經來過這個世界。

這個弱小的天道是當年諸神大戰所爭奪的寶貝,莫非混沌魔尊的死跟這有關?可是當年混沌魔尊可沒有跟他提起過,甚至連紫夜都不知道。

難怪紫夜不知道地球,也不知道銀河系,哪怕華炎所說過的星系紫夜一個都不知道,原來地球所存在的宇宙就是另一股天道意志所衍生出來的世界,紫夜沒有來過這個世界,自然不清楚。

可是混沌魔尊爲何要隱瞞他來過這裏的祕密?

不等華炎思考清楚,他已經臨近了地球,不由得進入了大氣層,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急速朝着地面衝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