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落,恐怕你不知道吧!我可是一直在找你……”白衣男子眼睛死死的盯着邱落的臉,眼中突然爆發出強烈的恨意,“如果不是你,我不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男子一邊說着一邊晃了一下腦袋:“好在老天待我不薄!總算是讓我找到你了!你說……我該怎麼感謝你呢?”

“咔嚓!”邱落卻沒有耐心聽這傢伙繼續叨叨下去,等了片刻算了全了以前兩人之間的“情分”,既然不聽勸告,那麼還是直接動手來得直接。

伸出手,在男子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不帶絲毫猶豫的就掰折了男子的大拇指。

骨頭斷裂發出的清脆聲音,讓在場所有人聽着都是心中一凜。

不過並沒有人表示有什麼,畢竟從兩人的這番對話來看,這名男子是敵非友。目前和邱落組隊的人,自然分得清楚親疏遠近。

“果然還是那個翻臉就不認人的邱落!”被掰斷了手指,男子卻彷彿什麼都感覺不到一樣,收回自己的手。


將骨頭茬子戳了出來的大拇指,湊到自己的嘴邊,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拇指上的鮮血。

雲淡風輕的表情,在這一瞬間,變成了嗜血陰鬱!

毫無徵兆的,男子對邱落出手了。

邱落似乎很瞭解男子,在男子出手的那一瞬間,邱落的身體也動了起來。

兩個人的各種技巧切換看得雲落天這些圍觀者目瞪口呆。

其實雲落天這邊還好一點,哪怕夢子都和顧苗沒有親眼見到過,但是另外四個人也和他們兩人透露過,邱落十級體能的事實。

李沫他們那邊卻是真的驚呆了,如果說之前他們還對被雲落天這一隊人強行組隊有一點怨言的話,見識到邱落和那名白衣男子的打鬥之後 ,卻再也沒有了別的什麼心思。

就衝着實力,就算邱落的傷再重一點兒,那也不影響他把自己這邊可憐的六個人團滅掉。

全神貫注於與男子的搏鬥中的邱落,並不知道,自己帶傷戰鬥發揮出來的實力,把李沫那邊某些人蠢蠢欲動的心思壓了下去,他現在要考慮的事情可有點兒多!

雲落天這邊也是滿滿的擔憂,因爲這名和邱落搏鬥的男子似乎也是十級體能者,那麼勢均力敵之下,帶傷的邱落會如何? 要知道,現在和邱落在戰鬥的人,身上乾淨得連灰都沒有,更別說有什麼傷了。

不對,還是有傷的,那就是剛剛被邱落掰折的大拇指。

只可惜,那樣的傷,並不足以影響實力的發揮,這讓雲落天這邊感到有些擔心。


這邊憂心忡忡,那邊打的熱火朝天。

邱落身上的傷口並沒有做什麼掩飾,白衣男子自然也清楚的很。

有弱點的對手,顯然要好對付得多,白衣男子也並非不懂得抓住機會,自然是每次都朝着邱落的有傷的地方下狠手。

邱落也是一個狠人,既然受傷了行動不便,那麼幹脆一點,以傷換傷。

一心想着報復邱落的白衣男子卻毫不在乎,在他的眼裏,只要能把邱落弄死,什麼事情都是可以忍受的。

這樣的打發讓圍觀的人看得心驚膽跳,就連呼吸都不受控制的摒住了,彷彿是害怕喘氣聲音太大,影響到他們一般。

擔憂的神色卻是一點兒不少。

當然,大家也很明白,這個正在和邱落搏鬥中的人是大家夥兒的敵人,一旦邱落落敗,大家也是跑不掉的。

這讓李沫那邊一直沒什麼存在感的三個人,心裏萌生了退意。

戰戰兢兢的看着邱落和白衣男子的互博,三人不斷地交換着眼神,慢慢的朝着來時的路口退去。

“你們在做什麼?”三人的動作被李沫看見了,李沫衝上前去,小聲的責問他們。

本來打算不動聲色逃走的三個人見到事情敗露,小心的朝着雲落天他們那一隊人的方向看了過去,發現他們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邱落和白衣男子的戰鬥上,心下鬆了一口氣。

“沫沫,這也怪不得我們,這個邱落確實是實力強勁,居然堅持到了現在!可是他到底是受了傷!能堅持到多久真的不好說,一旦落敗,我們肯定要一起死的!我們不想死!”三個人看到李沫沒有直接揭穿他們,也壓低聲音小聲的訴苦。


李沫看着他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從三人的角度來看,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大家都是爲了生存,何況他們的擔憂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只是作爲隊友,這樣的做法卻太讓人寒心了。

臨陣脫逃,對前面拼殺的隊友來說,就和背叛沒有任何區別。

“我們一起想辦法,並不一定會輸的!”最終,李沫只能乾巴巴的勸說了一句。

這樣的勸說,顯然是沒有什麼收效的,反而是他們三個人接下來說的話,讓李沫動搖了。

他們是這樣說的:“李沫,不光是我們,你也要好好的考慮考慮呀,想想你的弟弟!”

弟弟……

李沫是視線轉向了被郝仁背在背上的李浩,咬着脣陷入了沉思。

三人知道李沫已經動搖了,因爲她的弟弟就是她的死穴,什麼事情只要關係到他弟弟的安危,那麼李沫的選擇必然是以李浩的安全爲第一。

這讓三人面上一喜,只要李沫選擇了跟他們一起走,那麼郝仁必然也會跟着一起,之後的路程就會輕鬆很多了!

李沫將視線移到戰鬥中的兩人,這個時候兩個人已經都遍體鱗傷了。

剛剛出現的時候,清清爽爽的白衣男子,現在已經白衣染血,身上到處都是被劃破的傷口。

但是邱落的情況明顯要更加的慘烈:

劇烈的戰鬥,消耗了邱落大量的體力,大滴大滴的汗水不斷地隨着邱落的動作 砸落到地上,滲入地底。

被割開的繃帶層層散落,露出勉強結痂後又重新繃裂的傷口。

傷口處的鮮血,在每次邱落用力的時候噴涌而出。

由於垂落的繃帶有些影響發揮,邱落不得不在搏殺的間隙,蠻橫的用手扯掉惱人的繃帶。

卻往往會被白衣男子抓住機會,來兩下狠的,堅持到了現在,邱落已經漸漸露出了疲態。

一邊圍觀的雲落天幾人顯得焦急萬分。

李沫輕輕的咬了一下嘴脣,眼中閃過一絲堅定,似乎下定了決心。

隨後,李沫走到了郝仁這邊,悄聲的說了什麼。

我在娛樂圈修仙 ,目光中帶着失望,轉回目光看向李沫的時候,默默的搖搖頭,示意李沫看向雲落天那邊。

從這個方向看去,雲落天正偷偷的將燼空蛇王放了出來,而另外一邊扈平和其他人面上一臉的交集,手上卻似乎在組裝着什麼東西。

燼空蛇王懸在雲落天的身旁,隨着雲落天悄悄地往戰場靠近。

不過由此也可以看出雲落天所在的隊伍,無論是誰都沒有想過中途逃跑,所有人都在爲大家能夠生存下去儘自己最大的努力。

看到這裏,郝仁悄聲的問道:“你看明白了嗎?”

李沫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又搖搖頭。

“沫沫,如果今天我們就這樣走了!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們不會活太長的時間,哪怕你只是想保護好你的弟弟,也只會讓你弟弟死的更快!”郝仁的聲音,難得的嚴肅,就連看向李沫的眼神,都嚴厲了不少。

“只有像他們這樣同心協力的隊伍,纔有機會繼續活下去,而且能夠活到最後!你現在要做的不是在這個時候落井下石的遠離,而是湊上去融入到他們中間!至於那三個人,就算了吧!”郝仁的話讓李沫再次陷入了沉思。

這個時候邱落似乎已經徹底被壓制住了,就連還手都顯得微弱。

白衣男子的氣焰瞬間囂張了起來:“邱落……你利用我的時候,恐怕沒有想到會有今天吧!嗯?!”

“呸!”面對白衣男子囂張不已的模樣,邱落的迴應卻是直接往白衣男子的臉上啐了一口血水。

“啪!”被吐了一臉血水的白衣男子瞬間怒氣爆棚,一巴掌打在了已經體力不支被暫時壓制住的邱落臉上。

“可以呀!”白衣男子冷笑地伸手,再次捏住邱落的下巴,“邱落,你倒是一如既往的有種!”

“不過,要是你的事情被你的同伴們知道了,你覺得他們還會把你當成同伴嗎?你還能像當初把我耍的團團轉那樣順利的完成你的任務嗎?”白衣男子的臉上閃過一絲詭異,看着邱落此時的狼狽,快意佔據了心頭,就連眼中都透着絲絲的興奮。

說完似是而非的話,更是一臉期待的看着邱落,想要知道邱落的表現。 然而得到的迴應卻是邱落滿不在乎而又充滿不屑的話語:“你難道要說的是你喜歡男人,有恰好被我利用的事情?”

“那還真是沒啥說不得的,畢竟我其實還沒有打算對你做什麼,你就自己送上門來了,結果你實力不濟,施、暴不成被我收拾了!”說道這裏,邱落特別無奈地聳聳肩,語氣中帶上了絲絲玩味的感覺,“還是說……你覺得這件事還挺……”

“啪!”白衣男子在邱落開口說話的時候就一副怒氣沖天的模樣,死死的瞪住邱落,眼睛彷彿要噴火一般。

但是這顯然制止不了邱落,面對邱落嘴裏越來越離譜的話,白衣男子終於忍無可忍地再次一巴掌給邱落扇了過去。

那動靜,讓人毫不懷疑白衣男子是下的死手。

就在這個時候,“滴”的一聲邱落的個人端響了起來。

邱落似乎突然來了力氣,一下子掀翻了白衣男子,閃到一邊點開個人端看了起來。

白衣男子反應卻不慢,雖然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掀翻在地,但是隨即就起來直接撲向了低頭看個人端信息的邱落。

“就是現在!”雲落天的聲音在這個時候響起,燼空蛇王突然躥出,攔在邱落面前對着白衣男子就噴了一口毒液。

面對燼空蛇王的毒液攻擊,白衣男子不得不憤恨的往後退去。

只是燼空蛇王的控制毒液追擊的速度根本追不上一個十級體能者的速度,毒液被白衣男子轉騰挪移幾下之後,就輕鬆的甩開。

甩開了燼空蛇王的毒液攻擊,白衣男子只遞給了燼空蛇王一個充滿殺意的眼神,隨後依然衝向了邱落的方向。

可見他對邱落的執着已經大過了一切。

只是看完了個人端消息的邱落,氣勢卻突然間變了!

感受到邱落氣勢變化的白衣男子,臉色瞬間就變得蒼白,臉上還帶着即將報仇的快意,卻又爬上了驚恐的神色。

“轟!”白衣男子之前站的地方換成了邱落,而白衣男子卻被直接轟飛鑲在了牆上,過了好一會兒才掉了下來。

突如其來的實力碾壓,讓圍觀的人都是一副驚呆了的表情。

不過這個時候圍觀的人已經少了三個了。

之前想要逃跑的那三個人,看見邱落已經被制住,瞬間就惶恐不安了,再加上李沫那邊似乎也沒有了動靜。

考慮到小命要緊,三人也就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邱落和白衣男子身上,白衣男子的注意力集中在邱落身上的時候,偷偷的原路返回了。

似乎沒有在意身上的傷口,邱落舒適的活動着筋骨,慢慢的走到了狼狽摔在地上的白衣男子,擡起腳狠狠的踩在了他的胸口上。

這一腳相當的重,剛剛踩上去,白衣男子就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邱落伸出舌頭舔舔因爲失血而有些乾燥的脣,神情冰冷的看着白衣男子,用一種平淡的語氣對白衣男子說道:“似乎很久以前我就告訴過你,永遠不要和你的敵人說太多的話!有什麼事情可以在弄死了他之後,對着他的屍體慢慢的傾訴!”

白衣男子卻只是憤恨的看着邱落,就這麼死死的盯着。

即使是這樣的情況下,白衣男子依然沒有任何服軟的跡象,邱落也沒有給他這個機會,手持匕首乾淨利落的送白衣男子上了路。

看着已經沒有了聲息的白衣男子,大家一直提着的心才徹底的放了下來。

雖說剛剛邱落突然的爆發,讓大家感到了驚喜,但是誰能知道白衣男子會不會也突然就爆發了?

好在白衣男子並沒有任何反抗能力的被殺掉了。

只是這時候大家卻不由自主的遠離了邱落。

“雲落天,你過來!”邱落沒有理會其他人,只是看着剛剛叫燼空蛇王過來幫自己攔了一下的雲落天,讓他過去!

“你還是先把需要說的事情先解釋了再說吧!”雲落天並沒有直接聽話的過去。

之前白衣男子的話,讓雲落天有了一絲不安。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