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雲清獅子大開口,自信滿滿。

就算他給予柳文倩一百個膽子,她也不敢背著自己,搞出什麼小動作!

「你還要沈凌菲?」

沈凌菲是萬惡的源泉,是這個世界上最噁心,最下賤的女人。

因為沈凌菲的出現,所以,她才會活成現在的落魄模樣。

她說什麼,都不會放過沈凌菲。

邱雲清道:

「江山美人,擁抱在懷,才是人間極致的享受!」

微眯的眼眸,像是在享受什麼,他伸出手掌,入手的空寂,是萬物皆化為虛無的無奈。

「哎!」

不知道是誰嘆息了一聲,驟然牽扯到了幾個人的心緒,愈發的無法無天!

柳文倩氣紅了眼睛,邱雲清是她的老公,是法律規定給她的老公。

為什麼,為什麼所有的人,眼底都只有那個該死的沈凌菲,從來都沒有人能夠看到她,走到她的內心深處,清楚她的內心感受?

「言家的一切,我都不要,可我,只要求你把沈凌菲讓給我處理!」

這是她最後的堅持,或者說,在與邱雲清的「執念」,勇敢的做著最後的鬥爭!

「嗯!」

邱雲清應和的一聲,帶著質疑:

「我不喜歡討價還價,還是說,你喜歡嘗試一下再次回歸囚籠的感覺?」

淡淡的話語里,透露著威脅。

他澆花的手掌,握著噴水壺,動作頓了頓!

他從不自詡什麼好人,就算幹了壞人的事情,也是理所當然!

「我不要!」

柳文倩拒絕說道,幾乎是他話音剛落,她的回答就出來了!

邱雲清再一次點撥,點到為止,

「她對你的生活,造成的損失,我會給予合適的彌補,你不是個笨孩子,應該知道怎麼選擇!」

柳文倩咬牙切齒,卻依舊控制著聲音和情緒的平衡性!

「當然!」

女人斬釘截鐵道,唇齒上的口紅,瞬間明亮了幾分! 設計部門迎來了不速之客!

電梯門再一次打開,言辰風風風火火地走了出來。

「老婆,你聽我解……」

啪嗒一聲,玻璃門搖搖晃晃著被人從裡面關上。

全部透明化的設計,令得沈凌菲很是頭疼。

關上門,和開了門的區別,就是外界的人,接觸不到自己!

言辰風「凌遲」她的眼神,像是一個個鋒利的刀,一刀接著一刀,毫不留情,喪心病狂!

公司新來的實習生,抱著設計初稿,跑到了沈凌菲的辦公室前。

詭異的氣息,瞬間籠罩全身,無比駭人。

她默默的退後了幾步,離開這一場世紀大戰!

言辰風敏銳的嗅覺,第一時間察覺到了不對勁兒!

他整理了儀容,迅速的轉變了姿態。

公司上下,沒有人知道他和沈凌菲的關係,為了配合沈凌菲的「演出」,他也要扮演好一個頂頭上司的角色!

男人清了清嗓子,抬手扯上領帶口:

「沈凌菲,你把門開一下,我有些事情要和你交代一下!」

身後,一群不明所以,不知真相的吃瓜群眾瞬間炸開了鍋。

任何一件事情,都比幾十年如一日,枯燥無味的工作,來的更為吸引人的注意力。

更何況,有關於言總的緋聞消息,哪怕是捕風捉影的小道消息,負面消息,也格外的誘人,散發著清甜!

幾個大牌的設計師,已經拖了凳子,坐在了一起。

其中一個,撫摸著下巴:

「發生了什麼?言總怎麼跑到我們設計部門這一層來了?」

「是啊,他的辦公室不是在最頂層嗎?」

「你們都沒聽到嗎?我好像聽到言總管沈經理叫老婆!」

……

幾個人,你一言我一句,你來我往,像是在激烈的探討什麼事情!

匆忙趕過來,剛剛追上了言辰風腳步的助理,一抓一個準。

「上班時間,議論一些和工作毫無關係的事情,你們覺得,這樣合適嗎?」

設計師里,一個和助理平日有點兒交情的人討好的笑了笑,做了打頭陣的鳥兒。

「別介啊,我們都是一夥的,既然,都是八卦,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您在總裁身邊任職,聽到的,看到的,都和我們不一樣,肯定比我們這一群吃瓜群眾還要專業……」

「你們啊!」

助理嘆息一聲,頗有恨鐵不成鋼之意。

就在這一刻,所有人都停止了呼吸,像是聽候命運的宣判!

抬手挑起來金絲邊兒的小眼鏡,助理鄭重其事地咳嗽了幾聲,刻意裝作凌厲的目光,裝似無意的看了眼周圍。

精彩紛呈的表情,看的他心裡那叫一個酸爽!

他起身,從一位設計師的辦公桌上爬起身。

周圍的人,看著他的表現,大氣不敢出一聲!

或許是為了調節氣氛,或者為了創造效果!

在眾人目光注視下,他步步靠近剛才說話的人:

「聊天說八卦嘛,大家都是一個公司的熱,分什麼彼此,我這裡有總裁最新的八卦消息,需不需要分享一下?」

他挑眉道,學著言辰風私底下的「惡劣」模樣!

辦公室四下無人,空寂寬闊。

一雙穿著白色棉襪的腳丫,隨意的擺放在辦公桌上,西裝褲腿交疊在一起!

「老爺子,你準備準備,和柳文倩打官司吧!」

老爺子曬著太陽,舒緩疲勞的心情和身體。

好不容易抓了個艷陽天,好好的心情,都被言辰風這一通電話給毀滅的一乾二淨!

太陽傘下,老爺子接到管家的眼神暗示,接過手機,大聲嚷嚷著:

「又出了什麼事情,什麼叫做打官司啊?」

他囂張的態度,旁若無人!

確實,周圍一大塊區域,都是他的私人領地。

寧少的祕密愛人 別說是大聲講話,哪怕是開山放*,只要不觸犯法律,都是正當的,應該的使用方式!

言辰風開門見山,根本就沒有給柳文倩做包庇狀的意思在裡面。

「上午,柳文倩來公司了,和我談了一些事情……」

十幾分鐘過去了,言老爺子依舊沒有死心,身老心未衰的心境,堪比腦洞大開的無知孩童!

「你是不是說了她什麼不好的事情,或者,傷害了她,所以,她才會這樣?」

誰都沒有他了解言辰風,他可以為了沈凌菲,辜負全天下的人!

更何況,柳文倩沈凌菲二人從來都不對盤,為此,他也操碎了心。

今天,倩倩或許是去了公司,想要尋求安慰,小孩子心性的倩倩,還從來沒有受過什麼委屈。

然後,言辰風因為沈凌菲的緣故,便對柳文倩惡言以對……

言老爺子心中,正上演著一場悲歡離合,盡數譜寫著哀怨的電影,手筆之大,令人咋舌!

辦公室,門窗緊閉,他只覺得一陣風吹過,過後,手中握著的電話,抖了抖!

「您過去的職業,太違背您的天生的才華!」

錦年紀 「那是!」

言老爺子驕傲的應了一聲!

老人歡樂的搖著椅子,呵呵的笑著,嘴角都快裂開了!

想他年紀輕輕,戰功赫赫,人到老年,當初那些家庭條件,或者出身比他好的人,過的日子,都不如他的舒服快活。

這一點,不就恰恰說明了他是天生的,註定了要干成一番大事情的人才?

言辰風樂不可支,淡然的語氣,摻雜著淡淡的嘲諷:

「依照您老人家豐富多彩的想象力,不當導演,簡直就是影視界的損失,奧斯卡欠你一個小金人!」

言老爺子聽了,也不知道什麼反應,大半天都沒有吐出一個字。

一旁的管家,掏出口袋裡一直背著的速效救心丸,心驚膽顫!

現在,老爺子和言少爺打電話,真是一次比一次刺激,一場比一場精彩。

他真擔心,會不會有那麼一個時候,言辰風「一步到位」,把老爺子氣的徹底「歇息」!

他咂巴著嘴,又看了看老爺子氣的鐵青的臉色,心中愈發的堅定了對於剛才提議的猜測。

再說,電話掛斷以後:

「哼!」 從今而後,他不快活,也不會讓言老爺子快活。

追根結底,是言老爺子收養了柳文倩!

柳文倩的思想教育,都是老爺子一手把掌控的!

「言總,這是菊花茶,清熱去火!」

助理討好的笑著,諂媚而又惹人嫌棄。

男人鄙夷道:「菊花茶?」

他嫌棄的掀開唇角,養尊處優的俊美容顏,流露出濃郁的不悅。

剎那間,助理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脊背生寒,無所適從!

他奪門而出,想要逃跑,身後,一隻腳突然踹了出來,提供了部分助力!

身後的門,突然被人帶上!

剎那間,猶如上天打雷,助理心神一震,他起身拍著辦公室的門,心中陣陣異動!

剛才,他又說話,或者做錯了什麼事情嗎?

從地上爬起來,光潔明亮的大理石,映照出助理狼狽的身型!

他一下接著一下的拍打著房門,言不由衷:

「言總,您聽我解釋,您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誤會我了,我……」

窗外的天熱已經晚了,設計部的人,應該已經走光!

他已經好幾天都沒有和沈凌菲做過親密交談,今天,一定要接她上下班,好好談談!

億萬豪門:狂少獨寵小嬌妻 是夜,星空繁星萬丈!

轎車停在了庭院里,一隻腿跨了出來,乾淨利索的動作,毫不拖泥帶水!

男人鎖定了轎車後門,慢悠悠的走了下去,停靠在後門車窗外,對著玻璃,整理衣襟。

車窗內,沈凌菲唇齒蠕動,配合著難看到無法形容的表情,似乎在罵著什麼難聽的話!

言辰風突然福至心靈,按下按鈕,打開了車門:

「老婆,我來恭迎您下車!」

路過言辰風的時候,沈凌菲停下腳步,男人感激地露出笑容。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