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的時候,都半夜2點多了,景文保持一個姿勢沒動,我上了牀,不解氣的把景文拉到牀上,又把他衣服脫了,像從前一樣抱着他的腰睡了。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就看見一雙漂亮的眼睛盯着我,我有些恍惚,起來看了看,他眼裏依舊沒有任何神采。

我枕着他的胸口,躺了一會兒,最後親了親他的臉。

“早啊,景文!” 婚姻告急 我說。

景文沒動。

我像個囉嗦的老太婆一樣,一直跟他說話,我總希望哪天他會接一句。

景鈺寶寶和疾風玩的很好,不過也偶爾會出去鄰居家玩。

大家似乎很喜歡景鈺寶寶,因爲長得可愛,景鈺寶寶每天都能拿回不少的零食。

我有些無語,可說了幾次都不管用,好在景鈺寶寶小時候就在離墨的莊子裏吃慣了山珍海味,對食物沒有那麼苛求,不過還是胖了不少,圓鼓鼓的倒是挺可愛。

我給景文收拾好,就往東北那邊打了個電話,陸成瑜據說已經醒了,其實我本該去看看他,如果他死了,我可能還是會內疚一輩子,可是當時那個情況,如果我去了,陸家人一定不會放過我和景文。

半個月後我才和陸成瑜通了電話,他的樣子很奇怪,說不上哪裏不好,可我就是覺得他不好。

我悄悄給福山打了電話。

電話接通,福山自然沒有什麼好臉色,我也無心理會,只問:“陸成瑜最近恢復的怎麼樣?”

福山本想說些諷刺的話,可是最後還是沒說出來,他頓了頓:“醒是醒了,不過有些奇怪!”

我說:“靈蔓的指甲上可能會有毒,你們從這方面看看!”

福山說:“看過了,但是根本查不到什麼,不過家主…”

他欲言又止。

我印象中他不是個吞吞吐吐的人,就感覺一定是出了什麼事了。

“怎麼了?”

福山一猶豫,最後還是咬了咬說:“他沒有殺靈蔓,把她留在身邊了!”

我一怔:“什麼意思?”

福山苦笑:“就是留在身邊了,看樣子好像很喜歡她…”

掛了電話,我眯了眯眼睛,這件事情太過詭異了,陸成瑜的性格不是會被美色輕易吸引的人,可是如今居然把靈蔓留在身邊,怎麼說都奇怪,太奇怪了。

我正想着,景鈺寶寶就跑回來了,還哭了。

我一愣,這個小傢伙是怎麼了?

“怎麼了?乖寶寶?”我摸摸他的頭問。

景鈺寶寶不說話,就是一個勁兒的往我腿上蹭,似乎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

我把他抱起來,擦了擦眼淚:“好好說,男子漢哭什麼哭!”

景鈺寶寶回頭看了一眼安安靜靜坐着的景文,依舊不說話。

“跟爸爸有關?”我問。

景鈺寶寶委屈的點點頭。

“我不想要爸爸了!”景鈺寶寶的情緒忽然崩潰了似的委屈的大哭起來。

我一怔:“好好說話,不許哭,爲什麼不要爸爸了!”

景鈺寶寶掰着手指,委屈的抽搐了一會兒:“他們都說爸爸是個傻子,以後我長大了也會變成傻子…”

我一愣!

隨即輕輕的拍了拍景鈺寶寶的頭,再聰明,再早熟,景鈺寶寶也是個三歲的小孩子,很多東西他根本理解不了也不是很懂。

我想,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心懷善意的,比如景鈺寶寶長的太好看,就總會有人酸溜溜的不懷好意的亂嚼舌頭根子,對一個只有三歲的小娃娃說些心懷惡意的話。

景鈺寶寶哭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來,內疚的不敢去看景文。

“景鈺!”我語重心長的拍了拍景鈺寶寶的頭,看着他的眼睛說:“爸爸不是傻子,他只是暫時的生病而已!”景鈺寶寶不做聲,顯然對我的說辭半信半疑。“就算他是,他也是你的爸爸,爲了你爲了媽媽他才受了這麼多的苦,變成現在的樣子,他只是想和我們團聚而已。而且爸爸的病和景鈺沒有關係,景鈺不

會變成傻子!”

景鈺寶寶聽懂了一些,偷偷看了一眼景文。

“你是爸爸媽媽的寶貝,爸爸他很愛你的,你被靈蔓抓走的時候,他什麼都不記得還是在保護你不是嗎?”

景鈺寶寶低着頭:“那爸爸什麼時候能好?”

“會好的!”我親了親景鈺寶寶的臉:“所以景鈺是不是該好好照顧生病的爸爸,讓他快些好起來?”

景鈺點了點頭,又回頭看了景文一眼:“我和爸爸長得像!”

“是是是,你是你爸爸生的!”景鈺“…” “現在告訴媽媽,是誰跟你說爸爸是傻子的?”

“小胖媽媽!”

我記得,小胖是景鈺寶寶新交的朋友,家就住在離我們家不到二十米的地方。

安慰好景鈺寶寶,我把他放在景文身邊,自己往小胖家走,來這裏很多天了,我根本沒去過鄰居家,一是景文身邊需要人,二是我沒有心情。

剛走到他們家院子門口,就聽到一夥人在說話。

一個粗嗓子女人說:“劉老三,你到底去不去?我猜你就不敢去!”

另一個女人附和:“是怕被那小媳婦打出來吧?”

粗嗓子女人又說:“小媳婦?我看像私奔來的,我聽說他,那女人之前有男人,現在這個是後找的,她就是看上這男人長得好看了,纔跟着人家跑出來,結果被前面的男人發現了,纔給打傻的!”

我聽到這就是一愣,好像是在說我。

“是嗎?那這女人也太…”

“唉,好看的男人誰不喜歡!”粗嗓子女人一副瞭然於胸的樣子說:“你別看那女人平時清高的很,半夜經常有人爬她家牆根呢!”

“那男人不是長的好看嗎?怎麼還會…”

“柱子媳婦,這你還不懂?好看的男人不中用了,擺着畢竟不能當飯吃啊…”粗嗓子女人說完挑事似的對劉老三說:“你就說你敢不敢去吧?那小媳婦了長得不錯,別看表面正經,背地裏飢渴着呢!”

我冷笑。

劉老三心動的說:“可是有個孩子,那個男人也在!”

“那個小孩傻乎乎的,給點糖不就哄了?那個男人更不行,見人都一動不動,你就是當着他的面…”粗嗓子女人慾言又止。

“那我就去試試!”劉老三忍不住心花怒放。

我沒進院子,粗嗓子的女人我知道,是小胖的媽媽,我從來不記得哪裏得罪過她,剛搬來得時候,她還很熱情的跟我打過招呼,就連景鈺寶寶每次有了好吃的零食都會分給小胖。

我不知道是我們怎麼了,能讓她說出如此惡毒的話,編排我以及景鈺寶寶這麼小的孩子。

是不是有必要換個鄰居了。

景鈺寶寶還在玩玩具,景文就坐在他身邊,沒什麼反應,不過我總覺得他看景鈺寶寶時,眼神是溫柔的。

傍晚,我把小幼稚鬼哄睡了,回到房間,看到大幼稚鬼還保持着白天的姿勢,忍不住過去戳了戳他的頭:”就不知道換個姿勢坐坐?不困嗎?”

景文依舊沒反應。

我嘆了口氣,給他洗了澡,又換了睡衣,一回頭卻發現他自己乖乖的躺下了。

我愣了愣,爬過去看了看他,又捏了捏臉,又沒有什麼反應。

可能因爲條件反射吧,每天這個流程,他就記住了。

“傻景文!”我挨着他躺下,卻沒有睡,估計的不錯的話,晚上會有不速之客。

景文似乎習慣了我抱着他,今天我沒抱他,他突然扭了扭身體,然後睜着大眼睛看着我。

我心中一喜,這樣一直訓練,他是不是就能好起來?

我興奮的抱了抱他,他才又安安分分的一動不動了。

半夜,果然聽到牆角外有聲音,疾風我已經打過招呼,一會兒有人來,給我可勁兒招呼,不要出人命就行。

剛想着今天有好戲看,就感覺抱着的幼稚鬼動了一下,然後他慢慢的坐起來一副不安的樣子往外面看了看。

我一怔!難道他有反應了?

我不動聲色,就見他從牀上爬起來,下了地,出門。

一氣呵成。

我興奮的趴在窗戶邊,有種景文恢復了的錯覺。

院子裏疾風正準備動,看見景文也有些疑惑,我對它比了個不要動的手勢。

疾風乖巧的回了自己的窩。

劉老三剛剛翻進院子,因爲太黑了,什麼都看不見,他拿着手電筒,蠢蠢欲動的往門口走,忽然,手電筒照到了一個人,或者說一雙紅色的眼睛…

然後手電筒就掉在地上,他整個人也被提了起來,脖子處傳出“咔咔!”的響聲。

我看的真切,穿了鞋跑出去。

“景文!”

景文沒動,似乎很享受把人舉在半空的感覺。

我走過去,掰開他的手,劉老三掉在地上,大口的喘氣。

我看了看景文,他的眼睛還是紅色的,陰鷙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劉老三。

“滾!”我淡淡的說了一個字。

劉老三愣了一下,爬起來就跑,老遠後才聽到他喊了一聲。

“鬼啊!”



景文望着劉老三的背影,一動不動,我一直看着他,他眼睛的紅色過了半個小時才徹底的褪乾淨,又恢復了以往的樣子。

我沉了眼睛。

把他帶回房間,才發現他沒穿鞋,我嘆了口氣,給他洗了腳,他才乖乖的上了牀。

我也上牀,他依舊不安的動了一下,直到我抱住他,他才安靜下來,乖乖的躺着。

我忍不住紅了眼眶,他即使什麼都不記得了即使傻了,也還是本能的要保護我跟景鈺寶寶。

在他胸口擦了擦眼淚,景文突然淡淡的說了兩個字:蘇蘇!

我爬起來看着他,他還是沒什麼反應,我的名字,他之前在東北也說過一次。

我有些激動,他是記得我的!

我看着他的臉,忍不住親了親他,景文冰冷的氣息在我齒間,可是無論我怎麼挑逗他,他都再也沒有了反應。

看來還是不行!



當天夜裏,小胖媽媽剛剛睡下,就感覺窗戶外有動靜,她往外看了一眼,這一看嚇的她登時就叫了起來“鬼…鬼啊…”

小胖爸爸又黑又瘦,被她這一嗓子嚇了一跳,就往外看,院子裏空空蕩蕩的,哪裏有什麼鬼?

“亂嚷嚷什麼?哪有什麼鬼?”小胖爸爸不滿的嘟囔了一句。

小胖媽再去看卻也什麼都沒有,難道是自己看錯了?

她從新躺了下來。

小胖爸爸被她吵的睡意全無,乾脆找點樂子。

正在興頭上,突然一睜眼,就看見一隻青面獠牙極其醜陋的鬼爬在自己身上。

“鬼啊…”

小胖媽一把推開小胖爸爸,小胖爸爸毫無防備,被這麼一推,疼着捂着自己的下半身蜷縮一側,狠狠的踢了小胖媽一腳…

“臭婆娘,中邪了?媽的,疼死老子了!”

“我…我看見鬼了!”小胖媽嚇得臉色發青。

“哪有鬼?我看是你自己心裏有鬼,成天說三道四的!”小胖爸爸不悅的罵道。

小胖媽還是很害怕,往她老公這邊靠了靠,卻被小胖爸爸厭惡的一把推開了:“一邊去,渾身一股豬糞味!”

小胖媽來了氣:“嫌棄我豬糞味,你去找沒有味道的?我看山上那個小騷貨就不錯,別當我不知道,你們不就是看人家男人傻了,一個都彆着壞心思!”

小胖爸惱羞成怒:“什麼壞心思?睡你的覺去!”小胖媽媽蠻橫慣了,哪裏會消停:“哼,不過你也就是想想,過了今天,那個小騷貨就歸劉老三了,劉老三什麼人?得手一次,往後再也不會消停了!” 小胖爸爸見她說,也來了興致:“你說劉老三今天去了?”

“當然!”小胖媽說。

“可他們家有男人還有孩子!”

“她那男人管用嗎?廢物一個!”

小胖爸不做聲了。

“哼,你別想打什麼主意,否則老孃饒不了你!”

小胖媽又說了一句,一擡頭又看見那隻青面獠牙的鬼,這一回她嚇得叫都叫不出來了…

第二天,景鈺寶寶起了個大早,吃過飯就出去玩了。

走到小胖家,就看見小胖家圍了好多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