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羽眼中帶著些許厭惡之色,說起來二人卻是老對手,曾一同在西土佛宗學法,更是一路爭鬥不已。大鵬金翅雕,傳言乃是佛陀近前的護法,而白虎亦是在佛門入主西土之後,成為其護法天神之一。

「還有我!」

一個平淡的聲音傳來,一道青色身影走出了樹林,快速開到近前。卻是一個身著青色道袍男子,面容俊美,眼中帶著些許冷傲之色,腦後一片神環璀璨,隱約間有五彩仙光浮現。

體態修長,帶著一種出塵之氣,眉目清秀,俊美到不像話,恍若九天謫仙子一般。

「竟然是你這隻臭孔雀!」

神色微變,金羽卻是望向來人,眼中露出些許忌憚之色。說起來,同是西土皇族,最強的不是金翅大鵬,亦不是西金白虎,而是孔雀一族。

上古之時,孔雀族大能呼嘯天地,連佛陀都照吞不誤,五色神光無物不刷,諸天之內,聞之變色。

「哦?看來你真是不長記性。」

聞得金羽之言,那孔雀族天才卻是面帶微微笑意,眼中露出些許好笑之色,望向金羽。而後卻又不理會金羽,轉頭朝向申西豹二人望去。

只因為申西豹二人太過顯眼,在這片遺迹當中若論修為,恐怕沒有幾人是這兩人的對手。更別說二人傳承特殊,神通更是妖異非常,深不可測。

「孔雀族孔天宇,見過二位前輩。」

微微示意,那少年卻是轉頭朝向眾人望去,目光微微在李天、赤淼等人身上停滯片刻,眼中露出些許精芒。有一種異樣的嗜血氣息傳出,令得李天等人神色微變,似乎感覺的自己竟然是被一頭洪荒凶獸盯著住了一般。

「我有一件至寶五色神光,不知可否擋得住這煉魔大陣。」

輕聲自語,似乎是在問一旁的申西豹二人,又似乎是在詢問自己。孔天宇卻是微微一笑,露出一張絕美的笑臉,這是一個美麗的不像話的男子。

就連一旁的若離、柳如是見了,都不覺驚艷,不同於李天、赤淼等人的俊美氣質,孔天宇的美太過陰柔,美得不真實。

「如果是那件至寶的話,當能夠進入。」

微微點頭,申西豹眼中露出些許凝重之色,從一開始見得孔天宇之後,其目光便未曾挪開過。很顯然,卻是分外在意這個孔雀一族的少年天才。

「那麼,你要和我進去么?」

微微點頭,孔天宇卻是轉頭望向近旁的虎烈。

「這……」

聽得這話,虎烈先是面色微變,而後卻是點了點頭,站在了孔天宇身後,一言不發。

「帶上我等!」

正在這時候,一聲高喊傳來,便見得一道道人影從那樹林當中行出,瞬息間來到近前。竟然有著數百人之多,雖然都是後輩天才,但卻都很強大…… 他們四個都被全身麻醉,像畜生一樣的關在籠子里。

離他們不遠的解刨台上,躺著一個沒有皮的血人,四肢被禁錮,一群穿白大褂的圍在他身邊,其中幾個拿著筆在記錄數據。

那血人似乎還有意識,眼睛盯向他們這邊,帶著祈求。

路瑾看懂了,四個人都看懂了——那是刀老二,他想讓他們幫他解脫。

「艹!這群畜生真他媽不是人!」閆沉咒罵,即使他身體僵硬,從他的雙眼中,也能看到他有多憤怒。

三個人沉默。

確實不配做人,說他們是畜生,都侮辱畜生。

活在陽光下的不一定就是好人,活在陰暗處的也有情非得已。

有句話很好:人心隔肚皮。

披著一張皮,誰知道你底下是人是鬼。

系統掃描出來的資料,這個基地實驗的領頭人就是剛才那個精瘦的男人。

他們研究的是把動物與人的基因相互融合,激發人體內的潛能。

簡單來說,就是像小說里那樣,人可以擁有像動物一樣敏銳的感官,強大的戰鬥力。

好笑的是,這些人沒有實驗對象,就把目標盯上了「他們」這些人。

他們把實驗基地選在這個島上,開始對外散播消息,每年都會運來一批人,選出最強悍的進行試驗改造。

現在想想,確實有很多地方很可疑。

就是把他們這些人無聲無息的弄來,就有很大的問題。

要知道,這些人哪個不是跟個兔子似的,狡詐三窟,就算是道上的勢力,也不可能每年都能弄來人,還不叫人懷疑。

這背後,分明就是有「大樹」支持。

也不知道把這個島傳得神乎其神的那些人,知道真相后,會不會驚得下巴都掉下來。

玩「宮心計」,他們這些只會動粗的人還真是比不過。

用他們這些犯罪分子來做實驗,是得到了上層某個大人物的支持。

原因很簡單,一來,他們這些人跟來就是社會的害蟲,跟來就該死,現在能為造福人民獻身,也算死得其所。第二就不用說了,就是為利。

動物與人的基因相融合——這是多麼偉大的實驗。

若是能成功,說名留青史的也不為過。

利益使人變得醜陋,骯髒。

什麼生命寶貴,每個人都無權剝奪他人生命,都是騙鬼的話!

人人平等是不可能的,一個億萬富翁和一個平頭老百姓一起出去,你看看那些人對誰點頭哈腰。

無論在哪個時代,有錢有權的人永遠在金字塔頂端,無權無勢的人只能在底層仰望掙扎。

就如他們一般,被冠上了「被人民」的帽子,就只能被人送到解刨台上,當個實驗體。

他們是誰?

變態殺人犯!

誰踏馬要為人民為大義捐身了!

又不是智障!

說來說去,就是因為他們是罪犯,所以也不用給他們該有懲罰,直接就被「廢物利用」了。

路瑾無奈的想著,眼底越發陰冷。

他們雖然是變態殺人犯,但也不見得這些人就是好人。

在她看來,這些人不把人命當回事的時候,就已經淪落成惡魔,並不見得就比他們多乾淨。 ?「等等,帶上我等!」

樹林當中,一道又一道身影走了出來,皆散發著強大的波動,正是聞風而來的各族青年強者。龍樹菩提之名牽動人心,菩提樹乃是覺樹,便是在九天相連的太古也是頂級的靈物。

不單可以用來煉丹煉器,更是可以用來輔助修行。能夠使得佛陀在樹下悟道,菩提樹的功效豈是一般?天生親近大道,更是能夠守護心神,驅散外魔。

對於離恨天中萬族的天才來說,這是致命的誘惑,若非此時老一輩強者都在為了通天之門和化龍池四處奔走,恐怕來的人會更多。而更多的年輕一輩的天才,現在都應該在路上。

「哦?」

聞得這話,孔天宇卻是露出些許異色,轉頭望向方才出言之人。卻見那人一身湛藍色神甲,泛著淡淡雷光,氣息沉穩,如淵如獄,卻是離恨天北地葉族的第一天才,名喚葉添龍。

嗡!

一道盈盈水光顯化,五彩霞光在孔天宇背後散發而出。卻見一根青色羽毛,散發著混沌之氣,如同一柄青色天劍一般獨斷蒼穹。

嘶!

一旁眾人見此,卻是面色大變,卻是沒有想到這孔雀族的第一天才如此殺伐果決。這是要殺雞儆猴,將那葉族的第一天才當做是自己威名的墊腳石。

「喝!」

而感受到迎面而來的巨大壓力,葉添龍卻是面色大變。原本不過隨意說了一句話,卻沒想到孔天宇如此翻臉無情,一句話沒說,就已刀劍相向。

鏗!

身為北地天才,雖然在東域並不出名,但能夠被稱為一族最強天才自然是不弱。一道金光閃耀,背後一柄長刀已然出鞘。

刀氣驚天,罡風四溢,令得眾人變色,僅僅是望見那刀式,便似乎如臨深淵。一種發自靈魂的寒意令人顫抖,北地葉族向來低調,但族中千葉刀法卻震動四域,乃是離恨天當中為數不多的以武證道之法。

「哼!」

見得此景,孔天宇卻是神色不變,眼中閃過些許漠然之色,似乎對那葉添龍手中的長刀視而未見一般。

道道混沌氣息流轉,那混沌青羽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波動,化作一道青色天劍,如同一汪秋水一般斬向了葉添龍,璀璨光華令得天地變色。

「好厲害的寶物!」

修羅族天才赤淼眼中露出些許忌憚之色,望向那孔天宇身後的那片清光。只見當中五彩仙光閃耀,帶著一種迷濛夢幻之色,卻是瞳孔微縮,再一次嘆道:「好厲害的神通!」

「咯咯!」

聞得赤淼之言,一旁的閉月羞花殿傳人柳如是卻是一聲輕笑,露出一種極盡媚態,望了一眼近旁的赤淼道:「能夠被修羅一族的皇者說出這樣的評價,我想孔雀族的天才也是實至名歸了。」

轟!

而此時,場中一片青金二色交匯,萬道火光濺射,一道道虛空破碎。混沌劍光所過,萬物皆成灰燼。

眾人色變,卻是沒有想到那所謂五色神光的威能這般強大,這還只是一道混沌青羽而已,要是五色齊出,天底下有多少人能夠擋得住?

五色神光,乃是孔雀皇族的獨門絕技,相傳乃是孔雀始祖所創。當年孔雀族始祖仗此縱橫諸天了,所向無敵,諸天之內許多強者都敗在其手下。

當然,最輝煌的戰績莫過於挑戰了須彌天主與幾位佛陀,五色神光一出,無物不刷。天地五行之內,能夠與這一神通相提並論的卻是少之又少。五色神光對應五行,內蘊萬道,生生不息。

曾有人推演,若是修到了極致,當可憑此開天闢地,另闢一方大千世界,造化天地萬物。功法直指大道本源,便是在九天當中,也絕對是頂尖的。

所以孔雀皇族歷來強勢,雖然孔雀一族最終被降服,如同白虎,大鵬等做了佛門護法一脈,但孔雀大明王卻是從不朝拜諸佛。

傳聞孔雀族為了方便後人施展這一門神通,曾以族內隕落的大神通者的尾羽,煉製至寶五色神光,卻是一件介於神通與法器之間的至寶。

因為血脈的關係,可與身相合,可煉化融入己身當中,使得族中後背天才能夠隨意的施展五色神光之神通。更是能夠加深對於這門神通的參悟,便於修道。

有人傳言,這件至寶乃是以初代孔雀大明王的翎羽煉化而成,乃是一件絕頂至寶,威能不在混沌至寶之下。

此時見得那孔天宇僅僅是以一片混沌青羽所展現出的威能就這般超絕,絕對強過一般仙器,眾人卻是面色大變。更有人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個傳言,微微打了一個冷顫。

吼!

場內,一聲震天怒吼傳來,一道藍色身影手持金色天刀怒劈蒼穹,刀式如海,力大如淵。原本意氣風發的葉族天才,此時卻是狼狽非常。

金色天道橫空,漫天刀氣席捲,雖然堪堪擋住了那混沌青羽所放出的劍氣,但金色的刀身之上竟然出現了裂痕。且葉添龍身上,那一件價值連城的仙金戰甲,也在漫天混沌劍氣之下,開始解體。

嘶!

眾人見此,卻是再一次倒吸一口涼氣,對那五色神光的評價不由得再次高了一截兒,更是感嘆那葉添龍的不凡。

「有點意思!」

嘴角盪起了微微笑意,孔天宇那一張美艷的面龐上露出些許感興趣之色,第一次抬頭望向葉添龍,正視這個對手。

「你若願意,可以和我一同進去。」

再一次開口,孔天宇卻是露出些許誠摯之色,竟然開口邀請葉添龍與其同行,倒是令得一旁眾人微微意外。

「在下已然受傷,恐怕難以前行,孔雀明王還請自便。」

嘴角直抽,葉添龍卻是神色複雜的望著眼前的少年,雖然剛才的交手當中,對方的神通與至寶太過厲害佔了便宜。但輸了就是輸了,葉添龍心底卻是只感到微微苦澀。

「哦?那真是遺憾了。」

輕聲自語,孔天宇眼中閃過些許遺憾之色,似乎真的為不能與葉添龍同行感到遺憾一般。

而後搖了搖頭,卻是領著虎烈朝向前方而去,徑直越過眾人,朝向阿布陀寺大門當中行了過去。路過柳如是身邊之時,微微轉頭看了一眼,更是將目光從赤淼、李天等人身上掃過。

但終究沒有再出手,一道五彩光暈顯化,如同華蓋一般懸在其頭頂之上。陣陣混沌氣息瀰漫,護住孔天宇與虎烈二人便穿入了大門禁制之內。

「這……」

見得此景,場中眾人卻是炸開了鍋,隱約間見得孔天宇二人平安無事,朝向阿布陀寺深處而去,背影消失在了眾人眼前。許多人卻是將目光轉向了場中的小胖子龍皇,令得小道士微微打了個冷顫。

「我等也進去吧。」

李天見此,卻是面色微變,而後卻是轉頭朝向近旁眾人望了一眼,對著近旁的赤淼等人開口道。

「李兄還請自便,我卻自有手段。」

見得李天的好意,赤淼卻是微微搖了搖頭,而後轉過身對著人群當中望了一眼,便見得數道人影化作烏光來到近前。

嗡!

一串黑色念珠,閃爍著異樣的烏光,帶著一種令人悚然的魔力,將赤淼與那幾人罩在當中。微微對著李天點了點頭,赤淼幾人便化作一片殘影沒入了那大門之內。

「這……」

李天見此,卻是不由得嘆息,天道之下果然公允,福緣深厚之人不止自己。那赤淼手中念珠,就連李天都感到陣陣心悸,很顯然卻是一件難得的至寶。

啵!

一道道烏光閃耀,一座黑色佛影從赤淼手中念珠之上飛出,赤淼等人亦是走入那阿布陀寺大門之內消失不見。

嘩!嘩!

一道道身影交錯,數十道身影快速行出,分成幾團,各自祭出至寶朝向那阿布陀寺當中行去。一件件法器氣息驚世,就連李天都感到陣陣心驚。

那些人路過李天等人跟前,無一例外的朝向李天與小胖子龍皇多看了一眼,但終究未曾出手。

「既然都來了,我們也進去,看看這所謂的龍樹菩提。」

輕聲一嘆,李天卻是回頭望了一眼近旁,那阿布陀寺大門前還有這數百道人影,此時都對李天等人投來灼熱的目光。

身形微動,李天幾人卻是化作一道道清光,快速朝向那大門之內而去。與此同時,小胖子龍皇祭出了一方古樸的池塘,正是那得自蘭若寺當中的至寶化龍池。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