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岳一笑:「如此正好,正好。」

那男子將飯盒恭敬交到唐寧手上,屈身退後。

唐寧提了菜盒,招呼鍾岳一聲,當先朝外走去。

鍾岳跟隨其後,兩人踏着石徑往房山行走,約莫一里有餘,便看見一列守衛正滿身鐵甲巡邏。

守衛們見到唐寧二人,當時矗立道旁,個個神色肅穆。

鍾岳朝着眾人點頭示意,仍是與唐寧往上行走。

離得遠了,唐寧皺眉道:「那些人都是護衛?怎的個個真氣如此之強?放在外面,只怕做一衛統帥也不差了。」

鍾岳嘿嘿一笑,神色古怪道:「這是房山守衛,曾經卻是聖龍軍麾下精銳,自然個個都是驍勇悍將,當年二世子降生,軒轅聖皇大喜,特賜百人守衛房山北苑。

嘿,聖龍軍,只怕當今天下,唯有東皇麾下勝方鐵騎與我坤龍山血赤軍能與之相抗啦……」

唐寧聽到「東皇麾下勝方鐵騎」幾字,不由一愣,問道:「勝方鐵騎,那是什麼?」

他乃是「半吊子」東皇山弟子出身,嚴格意義來說,幾乎算是東夷頂級貴胄,可問題就出在「半吊子」幾字上。

他在東皇山時,就多數時間在修行和參閱功法神通、各類雜書捲軸,偶爾有空,也是觀摩山下雷神軍戰陣,思慮對策,實在沒有時間考慮其他,師姐性子清雅,也少有主動提及東皇山的各般事情。

到得如今,他對東皇山的了解,竟還遠不如許多外人。

鍾岳倒不以為意,笑道:「唐兄不曾聽聞勝方鐵騎倒也並不奇怪,因為約莫十二年前,勝方鐵騎便被派往東海,從此幾乎銷聲匿跡,再不曾出現,唐兄年紀尚輕,想來遊歷大荒時日也不長,自然少有聽聞這支傳奇悍軍的威名。」

說着,他忽然輕嘆一聲,道:「只是也不知是什麼神秘艱澀的任務,竟能拖住如此悍軍十數年之久。竟連東皇山覆滅也不曾趕回來相救,否則區區蒼龍軍和一些雜魚,當真何足掛齒,當真何足掛齒啊。」

他雖只短短几句,神色、語氣,卻儘是對東皇山覆滅的感慨、悲怒,對那唐寧不知的勝方鐵騎的崇敬,乃至對當日威勢澎湃的雷神所部大軍的不屑輕蔑。

便是唐寧聽着,也不禁內心翻湧,嘴裏喃喃道:「勝方鐵騎,原來東皇山還有這麼一隻勁旅?」

鍾岳嘿嘿一笑,沉聲道:「何止,勝方鐵騎只是東皇所部大軍之中的最強一支,此任東皇功法卓絕、天資聰穎,幾乎冠絕五皇,他任東皇數十年,除了大大增強歷任東皇所傳的勝方鐵騎之外,還另組建有威名赫赫的青龍衛、朔方衛、扶桑衛等東皇十三衛,十三衛中,每一支都堪稱威震天下的兇悍強軍,所到之處,千軍辟易,當此一時,直是威風無極。」

唐寧怎麼說也是東皇弟子,聽着這些話,不禁也是熱血沸騰,忽而奇怪問道:「鍾兄乃是烈州人,怎的對東皇山如此了解?」

鍾岳臉色一紅,半晌,才笑道:「二十多年前,東皇山蘇雲長老與我族火君之妹赤雲公主有些……糾葛,我坤龍山刑禹戰神受帝命,親率百萬大軍,威逼東夷薛芳谷,東皇命龍濤山為將,率勝方鐵騎和十三衛齊出。

此一戰,歷經三年有餘,伏屍百萬,流血成河,然則戰神終究略輸一籌,這樁醜事便自此不了了之,真乃我烈州前輩高手貴胄之奇恥大辱。」

說到這裏,他臉上紅暈微散,雙眼光彩爆射,沉聲道:「二十多年過去,烈州許多人早已忘了這段恥辱,不過我可記得明白,終有一日,我會再率血赤軍與東皇諸悍軍一戰。」

。 蘇念笑容牽強,放在底下的手卻是緊緊的攥著,她的情緒並沒有她表面上看上去那麼平靜。

「怎麼會。」

「小時候家裡苦,老媽的心思一心放在弟弟上,兩個哥哥都已經成了家,有了孩子,當年我已經十八歲了,那個時候,你嫂子剛和家裡人走散,我救了她,而她,給我做了一套新衣服,整整一套,為了這,還把自己最值錢的鐲子給當掉。

或許就是那一次,我這心,就再也管不住自己了,她那個時候,真的是將最好的東西給了我,卻把自己最後的一點念想給當掉了。

後來我們結了婚,我就決定,這輩子,就那個女人了,別的,再好,我都不要。」

鄭邦民說著,眼前便出現了自己和林昭相遇的種種。

過去了這麼多年,但是那些畫面歷久彌新,沒有一丁點的褪色。

「我們結婚的時候,身無片瓦,日子過的那叫一個難啊,你嫂子之前可是千金大小姐,但是沒和我喊一句苦,叫一句累,前兩年,我們找到了你嫂子的家人,我們的日子才好起來的。」

鄭邦民這麼說,是故意讓蘇念誤認為他的發家是因為林昭。

這對於別的男人來說是及其傷自尊的時期,但是只要能逼退蘇念,他覺得都是值得的。

果然,蘇念聽到這,她的表情有些龜裂。

「我這輩子啊,能娶到你嫂子,真的是心滿意足了。

蘇念啊,鄭哥和你說句心裡話,等你找到對的那個人的時候,你就會發現,給你一座金山銀山,給你多少美女,你一丁點就都不在乎了。」

鄭邦民說著眼露深情。

但是蘇念卻知道,那深情不是對自己的,而是……對那個讓她嫉妒到極點的女人的。

蘇念忍不住僵了臉,紅了眼。

她是真的喜歡上了鄭邦民啊,她張了張嘴,有些遲疑。

可鄭邦民已經說到這份上了,她乾脆一不做二不休。

「鄭哥,你看出來我喜歡你了是不是。」

說完,她的眼淚大顆大顆的掉落了下來。

「我是真的喜歡你啊,不,我是愛你啊,我也可以和你甘苦同舟,我也可以為你在苦日子裡縫補衣服,我也可以給你生孩子,我們也可以海誓山盟啊,我……我會做的比嫂子更好的啊。」

鄭邦民嘆口氣,給蘇念遞了一張紙,他沒想到蘇念就這麼不管不顧的把話都說了出來。

「不一樣的,蘇念,除了你嫂子,我誰都不要。」

不是林昭,不管是誰再做這些,對他來說,一文不值。

鄭邦民嘆口氣,站起身。

「蘇念,我話就說這了,為了避免尷尬,今後咱們的合作我讓我二哥接手,你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去找他,他手裡的權利是一樣的。」

鄭邦民即使是這樣,還是考慮著蘇念的感受。

不是沒想過和蘇念解除合同,只是,蘇念一個女人,這生意好不容易做起來,要是突然取消合作,她後面的路還怎麼走?

鄭邦民轉身要走,卻被蘇念一把給抱住腰。

「不要,鄭哥,我不相信,我才是最適合你的那個,你別走好不好,你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是不是嫂子纏著你,逼你和我分開的,我去解釋好不好。」

蘇念是徹底魔怔了,女人,在愛情面前都是瘋子,都是傻子,可以為了自己的愛情奮不顧身,不顧一切。但卻又不想去管這件事情是不是自己的一廂情願,會不會傷害到別人。

「蘇念,你這是幹嘛,你放開,先放開。」

蘇念這一喊,把所有人的視線都吸引了過來。

「不,鄭哥,我不放開,我一放開你就走了,你不要走好不好,那,我什麼都不要,不要名分,不要錢,我可以藏在你的身後,一輩子不見光都行,只要你不要拋棄我好不好。」

這話一出,所有人看鄭邦民的視線都變了。

這裡有不少男人,自然聽得出來這是怎麼一回事。

「嘖嘖,現在的有錢人,有錢了就玩弄人家的感情,現在玩膩了,就想拋棄人家啊,真是渣男。」

「對啊對啊,那女人挺漂亮的啊,要是那女人來追我,我絕對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周圍的竊竊私語聲越來越大。

而在隱蔽的盆景後面,一個男子坐在那,合身的高定西服讓他整個人顯得氣質斐然且嚴肅,而從他的角度,剛好能將鄭邦民和蘇念發生的一切盡收眼底。

仲孫訣今天到的東甌市,原本是要和合作商一起用餐,卻沒想到用餐結束后,會看到這麼戲劇性的一幕。

林昭的丈夫和另外一個女人。

他身邊從來不缺勾引他的女人,而這一幕,已經不知道在他的身上山演過多少會。

但同樣是男人,鄭邦民的處理辦法,還真是優柔寡斷,最後的結果,也不過是繼續藕斷絲連。

他雙手交疊支在桌面上,蹙眉看著鄭邦民的方向,將一切都看在眼裡,滿心的怒火翻騰。

明明已經擁有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卻還在外面朝三暮四,這個男人配不上林昭,不懂珍惜的男人,有什麼資格談擁有。

仲孫訣猛然站起身,嗓子一陣麻癢讓他忍不住咳出來,但這絲毫不影響他高人一等的其實。

在經過鄭邦民和蘇念身邊的時候,淡淡掃了他們一眼。

鄭邦民剛推開蘇念要往出走,就看到一個略顯得有些眼熟的背影。

但是蘇念依舊在這裡糾纏不休,讓鄭邦民實在是抽不出空去回憶那人到底是誰。

最後鄭邦民只得先將蘇念帶出餐廳安撫。

「蘇念,你如果再這樣糾纏不休,那麼我們的合作也只能到此為止了。」

鄭邦民這次真的帶上了怒氣。

蘇念身體一僵,知道自己已經徹底的惹火了鄭邦民。

她緩緩的鬆手,抬頭看向鄭邦民,眼淚汪汪,楚楚可憐,她用盡全身的溫柔,只想要在這一刻能打動鄭邦民。

而鄭邦民感覺到蘇念一鬆手,重重鬆了一口氣,彷彿是甩掉了一個包袱似的,十分的不解風情,推開她就大步流星的離開。。 「這是?!」

三個人驚訝的互相看了一眼,他們都發現了對方眼裡的震驚。

「大羅雷音!」

他們又全都聽到了熟悉的大羅雷音!

景帝劉啟神色愕然。

這效果實在是太強了一些吧!

這個人到底是誰?

他僅僅是說出了這麼一個肯定的消息,竟然就引起了大羅雷音!

三個人心裡的信念一瞬間堅定了。

真的可以恢復大羅金仙的修為!

雷音在三個人的心頭縈繞,他們身上的氣勢也是發行了細微的變化,體內的大羅金仙之力逐漸開始沸騰。

劉啟更加震驚了。

這還沒給正確方法呢就已經這樣了,要是真的有了正確的方法豈不是要直接恢復大羅金仙的修為?!

這位公子太帥了吧!

劉啟仔細的瞅了兩眼,隨即拱手道:

「好,我降了!」

劉啟此時也不再計較與劍明心的什麼恩怨情仇了,他很是乾脆的選擇了束手就擒。

呵!女人能有大羅香么!

沒有人能阻止我劉啟衝擊大羅金仙!

「妥了!」

劉奭長出了一口氣。

這不只是勸降成功的喜悅,更是要發泄一下心中的震驚。

有了大羅雷音,大羅金仙還遠嗎!

劉奭和劉驁親自動手,不一會的功夫劉啟就被捆在了一個粽子。

劉啟:「你們真孝順。」

最後一個抵抗分子被擒了,整個戰鬥也就沒有打下去的必要,金仙們全都鬆了一口氣,而所有的高層人士聚集在一起商量著接下來的對策。

「大羅金仙們怎麼說?」

「他們會允許這種結果出現嗎?」

決定事件走向的永遠都是大羅金仙!

眾人都在等著,每個人都很清楚,只有天上的大羅金仙們發話了,他們才能真正的安下心來去干別的。

孟有房也在等著。

按說劉徹被敲了一棍子肯定是不甘心。

那一棍子的威力孟有房的心裡有數,它並沒有真正的傷害到劉徹,只是讓劉徹暫時失去了行動能力罷了。

可到現在了,劉徹再也沒有出現。

是哪裡出了問題?

這種時候出問題的永遠都是上層。

就在眾人焦急的等待之際,正在行軍途中的衛青卻是突然接到了一條緊急軍令。

「所有大羅金仙全部集結!」

一個地點出現在了所有大羅金仙的神識之中,他們全都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這是一條強制的軍令,必須服從。

「是世外天域又來犯邊了!」

能讓上頭直接下達緊急軍令的,除了敵人犯邊再也沒有了其它的理由。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