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爍著柔和光芒的靈海就在眼前,在這裡不再是蒼茫的只有白色。而是如同神秘奧妙的星空,夢幻美麗的顏色交錯,令人沉迷其中難以挪開目光。

察覺到身後的力量波動,月千歡轉身看到墨九卿他們緊跟著出現在身後。月千歡嘴角微勾,「你們來了。」

「嗯。歡歡感覺如何?」墨九卿走過來牽著月千歡的手問她。

「很好。」月千歡笑道。

從所未有過的好。身體輕盈好像隨時能飛起來,筋脈遊走的力量精純而強大,他們達到了一種非凡的境界。仿若抬手就可以觸摸世界一樣。

但實際上他們的實力並沒有增長,只是身體和神魂得到了洗滌蛻變。但這變化,足以驚人!

「這就是靈海了!我哥哥姐姐們說過,直接進入其中就能吸收靈海的力量,突破境界!也可以將靈海里的能量煉化成靈球,這樣隨身攜帶出去。到了外面也可以修鍊。」

蒼煙挺胸,一本正經的說:「我哥哥姐姐說,這就是你們大千世界來的人,唯一增加籌碼參加封神戰的機會!所以你們千萬不要浪費了。不然我可以在這裡保護你們,但到了下一場我就保護不了了。」

「好,謝謝你保護我們。」霽華沖蒼煙笑了笑,蒼煙立馬高興的回以霽華更燦爛明媚的笑容。 月千歡:「既然如此。那我們要抓緊這個機會,好好修鍊。」

月千歡和墨九卿,鳳九黎他們交流目光。他們一同抬頭看向靈海,眼中堅定不移。閃身,他們眨眼飛進靈海之中。

置身靈海中,無比奇妙難以用語言形容的能量環繞身周。不用主動吸收,這些能量溫和溫柔的自動沒入體內。剛剛置身其中,月千歡就能感覺到自己的修為瓶頸鬆動了。

這裡妙不可言!

月千歡抬頭看向墨九卿他們,她開口:「我們分開修鍊。」

「嗯。這樣才不會影響到對方。但這裡還會有別人進來,大家要小心。一旦有情況就通知對方!」墨九卿說道。他神識看到了遠方有人,應該和他們一樣煉化水滴狀殼子后,來到了這裡。

這裡是修鍊的聖地,但不排除有人來找麻煩。所以還得小心謹慎!

月千歡點頭。她抬手摸了摸霽華的頭,「霽華好好修鍊。」她又看向月秀和谷方蕭,接著說:「蒼煙說的沒有錯。這裡是我們唯一增加參加封神戰籌碼的機會。」

「在這裡,只有實力才是我們最安全的籌碼。大家必須要抓住這個機會突破!否則離開這兒后,生死難料。」

「我明白。」谷方蕭點頭。

月秀也開口:「屬下不會讓小主人失望的!」

谷方蕭和月秀說完,他們一起攜手找了個方向離開。接著鳳九黎看向月千歡,他開口:「你們別忘了,血月的時間是有限。我們雖然進入封神地可以修鍊,提升實力。但一旦離開這兒后,等待我們的將是修羅場。」

「師尊,我明白。」月千歡點頭。

他們明白!所有他們要抓緊時間,每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費!

他們彼此深深看著對方,隨後轉身各自尋了個方向分開。月千歡找了個四周沒有人的地方,直接跳入靈海之中。讓靈海將她整個人淹沒,武醫決瘋狂運轉,從靈海中瘋狂汲取能量。

能否扭轉劣勢,成為封神戰場上主導話語權的強者,就看他們此刻的努力了!

……

封神戰場一共有九座。每一座戰場上,此刻封神地都打開大門。

每一座封神戰場上,所有人聞訊而來進入封神地提升自己的實力。這些人裡面,有月瀾星,有雲夜,有花元冬等等。被突然捲入封神境中的人,並不是人人都是至尊強者。

如果讓月雲看到了其他封神戰場上的人,她就會發現奇怪之處。

這一次被捲入封神境中的人,實力懸殊居然如此之大!多的是實力和月千歡他們差不多,或者更弱的人。好像一時只要有可能問鼎至尊的人都會被帶到這裡來進行封神戰。

有什麼變故,和以前不一樣了。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眨眼封神地打開一個月的時限到了。不管進入封神地的人有沒有停止修鍊,或是在做什麼。封神地全部將他們丟了出來。

刺鼻的血腥味驚醒了月千歡,她睜開眼就見刀光從遠至近的朝她絞殺而來。反應迅速,月千歡急忙往右倒下就地一滾避開。 由於距離不遠,林辰把槍架在地上以後,沒有校準狙擊槍的數據。

不是因為他對自己的槍法自信,而是他對爆裂彈有自信,使用爆裂彈的話只要能打中山崎就行了,根本就不需要打中什麼要害部位,再說了,山崎露在陣地外的是上半身,所以說只要能打中基本上就能打死,數據什麼的根本就不重要。

旁邊的李雲龍一臉有趣的看著擺弄著狙擊槍的林辰,林辰給他們特種小分隊的槍都是奇奇怪怪的,現在就連他自己使用的槍都是這麼的奇怪。

林辰使用瞄準鏡瞄到了穿著一身屎黃色衣服的山崎,這傻屌滿是油膩的臉看的林辰感覺到很是噁心。

林辰嘴角泛起了一絲詭異的笑容,他改變主意了,他不打算一槍爆頭,他校準了一下狙擊槍的數據,然後瞄準山崎的耳朵就是一槍打了過去。

「砰……」一個巨大的聲音回蕩在怎個戰場上。

聽到這槍聲林辰都愣了一下,畢竟他距離狙擊槍也就是那麼近,突然間聽到了狙擊槍巨大的聲音還是嚇了他一跳。

而在日本人的陣地上,山崎的腦袋突然在那聲巨響后就直接變成了一般,然後緩緩的朝著後方倒去。

噴洒出來的鮮血噴了他的副官一臉,他副官被嚇到說不出話來,可是正當他想說句什麼的時候,他的頭上多了一個洞,然後就再也沒有說出口。

後面的一槍是王喜奎打的,由於AWM的威力本來就沒巴雷特的大,所以只是打了一個洞,沒有出現什麼血腥的畫面。

李雲龍從望遠鏡中看到了這一幕,看了看林辰:「真打中了,真他娘的好樣的,差不多兩百米的距離一槍斃命,可以可以,老李服你,回去老子請你喝酒。」

林辰笑了笑,「喝酒就不必了,有那個時間我還不如去搞點兒副業呢。」還沒等李雲龍說話,林辰又接著說道:「李團長,我就先去給你減輕壓力去了,現在的情況是鬼子露頭我和王喜奎就能打中,所以等我們打到他們不敢抬頭的時候在扔手榴彈。」說完林辰直接抱著槍走了。

而山上,隨著山崎和他副官的死,山上的鬼子都陷入了驚慌中,沒有了人領頭,他們就像是一盤散沙,而且就在這個時候,他們身邊的人還在不斷的犧牲著,這是王喜奎的手筆,要知道他就算是用普通的步槍都能達到百發百中的效果,更別說現在用的還是一把先進的狙擊槍了。

林辰隨便找了一個地方,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了幾個壓滿子彈的彈夾放在了地上,然後往狙擊槍上面上了一個彈夾,這個彈夾是給系統買的,一個彈夾能裝十發子彈,算是加長版的了。

現在要做的就是讓山上的日軍的活在恐懼之中抬不起頭來。

拉了一下槍栓,林辰瞄著一個重機槍手就是一槍,山上本來就人心惶惶的日軍聽到這聲槍聲以後都恐懼的到處看了看。

林辰又連點了兩槍,打的是重機槍的兩個彈藥手,巴雷特巨大的威力直接把三個人的頭打的不見蹤影了,這個時候他們身邊的步兵看到這一幕,都驚恐的喊叫了起來。

什麼天照大神發怒了,什麼有鬼啊,離得太遠,林辰也聽不清。

這時候,部隊的土工作業完成,而且一營的人也開始提著手雷進入了戰壕。

林辰看了看,槍口轉移,開始狙擊者蹲在日軍陣地後方的迫擊炮手,這可是大禍害,不能讓他們再浪費獨立團的物資了。

一陣槍聲過後,三門迫擊炮的九個炮手倒下了七個,慢悠悠的把空了的彈夾給下了下來,然後在地上又拿了一個壓滿子彈的彈夾裝了上去。

輕描淡寫的解決了剩下的炮手,林辰正打算尋找著其他的目標,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山上的日軍陣地中居然也響起了槍聲。

林辰感覺到自己的胸口一痛,看了過去,正有一顆子彈頭從自己的胸口落到地上。

看了過去,林辰看到了一個日本人抱著一把狙擊槍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林辰。

哎呀,我去尼瑪,這山崎大隊裡面居然有著狙擊手的存在,原劇中怎麼沒有描寫這個狙擊手的片段啊。

不過想了想,林辰也就釋然了,原劇中打山崎大隊的時候,獨立團可是扔了整整三千多顆手榴彈。

在那種人造轟炸區下面,別說是一個狙擊手了,就算是一個重裝兵也扛不住。

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林辰瞄著剛才狙擊自己的那個狙擊手就是一槍,直接把他打成了兩半。

我去尼瑪,這要不是老子的身體硬,這次估計就出問題了,差點兒就在陰溝裡面翻船了。

那個狙擊手死了以後,山上的日本人徹底的亂了,因為那個狙擊手臨死之前說他打中一個的心臟,不過那人一點兒事兒都沒有,就像是鬼神一樣,打不死。

這一句話徹底的把信神的日本人給打怕了,很多士兵蜷縮在戰壕裡面,嘴裡念叨著要回家,他想媽媽了。

林辰可沒有手軟,槍聲響起必有人亡,沒一會兒,就他一個人,就打死了幾十個日本人,而且都還是死無全屍的那一種,要知道,200米左右的這個距離巴雷特發揮出來的威力超乎你的想象。

想了想,林辰過去找到了李雲龍,李雲龍現在可是對林辰徹底服氣了,要知道,他剛才從望遠鏡裡面看到了,只要林辰的槍聲響起,山上必有日本人爆體而亡。

「哎呀,林辰,你這槍在哪兒弄的啊,威力這麼大,都他娘的要趕上手榴彈了。」李雲龍滿臉火熱的看著林辰手中的巴雷特,剛才他就發現了這槍的不一般。

「團長,現在可不是說槍的時候,你快讓人去通知一營,等會兒扔手榴彈沒人扔一顆就行了,扔的太多浪費,山上也就200多號人了。」七七二團打死的人和自己幾人打死的人加上來要有200多個了,也就是說現在山上也就200多個人,根本沒有必要扔那麼多的手榴彈,那簡直就是浪費。

李雲龍點了點頭,看著旁邊的一個通訊員就說道:「去告訴一營,一會兒少扔幾顆手榴彈,每個人扔一顆就差不多了,他娘的三百多顆手榴彈扔出去夠他剩下的人好好喝一壺了。」

隨著一顆信號彈飛上了天,林辰就看到了一營的陣地那兒不斷的飛舞出手榴彈,朝著山上的日軍陣地飛去。

這尼瑪可謂是十分的壯觀啊,早知道剛才不去讓李雲龍通知人少扔點手榴彈了,三百六十顆手榴彈都有這麼壯觀,要是三千六百顆那就肯定很帶感了,他還真的像見識一下。

手榴彈扔完了以後,李雲龍直接站起來開始帶隊衝鋒了。

就連特種小隊的人也開始沖了上去,問題就在於這兒,特種小隊的人沖在最前面,然後沒有被炸死的日本人開始反擊,可是讓他們更加驚恐的是,他們的槍打中了沖在前面的著裝奇怪的那些人居然打不死,他們就像是沒事兒的人一樣繼續往前衝鋒著。

而且更大的問題在於,他們這邊反擊的人在逐漸的減少著,而且很多人的死狀都很慘,沒有全屍的那一種。

巨大的心裡壓力之下,有好多還活下來的日本人居然開始投降了,他們雙手舉槍過頭,跪在了地上,腦袋蜷縮在自己的胸前。

看到這一幕,林辰搖了搖頭,這些人是不知道世界上有著這麼先進的武器巨大的武器,要不然他們的心態絕對不會這麼容易就崩了。

而且特戰隊的成員被打中以後之所以沒有事情,那是因為他們身上的防彈衣可不是凡品,而是現在工藝的結晶,就算是以M4的威力來說都能扛上幾槍,更別說日本人這種射程不遠的三八大蓋了。

……………..

「迅速打掃戰場,然後把俘虜都押回去,這還是我們獨立團第一次抓到這麼多的日本俘虜,得去找旅長好好說道說道,說不定他還要獎勵我老李幾挺機關槍呢。」大仗打完了以後,李雲龍看著滿陣地的俘虜,這得有四五十個,要知道,他們獨立團從來沒有一次性抓過這麼多的俘虜,甚至怎個旅都還沒有哪個團抓過那麼多的日本俘虜,這次上報上去,上面肯定會給獎勵的,怎麼說以李雲龍的口才也能要個幾挺機關槍出來。

林辰收著自己的狙擊槍以後就直接回獨立團的住所了,他對剩下的事情都沒有什麼興趣了。

他剛回到團住所,搭著燒烤架烤烤串,就看見特種小隊的十個人都有點兒不知所措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要知道林辰的表情代表著他對這次的行動很不滿意。

林辰也沒有立刻去理會他們,繼續悠閑的烤著烤串,他確實對幾人的表現不滿意,這幫人是不是傻,直接就沖了上去,是不是閑命長啊,要不是自己給他們的防彈衣的質量好,估計現在這兒站著的就沒有十個人了。

烤了一會兒,林辰拿著烤串在自己的鼻前聞了聞,然後放在最裡面輕輕的咬了一口。

十個人那兒見過這種陣勢,平時吃的也就是一些粗茶淡飯,肉都很少吃過,更別說林辰現在吃的這種烤肉,可謂是色香味俱全,而且早上訓練完以後就去打仗了,現在幾人都還沒有吃東西,一個個都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

「知道嗎?這次除了王喜奎這個狙擊手,我對其他幾個人的表現很失望,簡直是失望透頂了。」林辰吃著烤串,然後滿臉不滿的看著眼前的幾人。

聽到林辰的話,幾人都慚愧的低下了頭。 砰!

地上留下深深的溝渠,澎湃可怕的力量從中席捲向四方,撕裂空間。月千歡爬起來後用盡最快的速度遠遠退開,才險險避開了那道可怕刀光四溢出來的力量。

站穩后平復呼吸,月千歡這才看向四周。看到了令她失色的一幕。

一地都是鮮血,十幾人的屍體橫乘倒在地上。月千歡甚至在裡面看到了實力排名第三的賢契的屍體。嘶!那可是排名第三的強者。

是誰殺了他?

蒼煙還是左圖修?不,都不是。月千歡抬起頭看向高空中雙眼赤紅盯著她的兩人。一男一女,神情猙獰血腥。他們一人用槍,一人用刀。剛剛的刀氣就是女人砍下來的。

月千歡在短暫的時間內,迅速整理出情況。

他們從封神地出來,很多人都還在閉關修鍊的狀態之中。所以一時出來沒反應過來的,才著了這兩人的敵手。月千歡無比慶幸的是,她沒有看到墨九卿他們的屍體。

他們應該和她分散開,傳出來沒有在一個地方。但這也算不上全是好消息。

有人在這兒殺人,就有人在別的地方殺人!修羅場來了!

半空中,女人開口:「這個女人留給我了。你可不要跟我搶!」

「哈哈哈,給你就給你。我去搜賢契的屍體,看看他身上都有什麼寶貝,最重要的是,前十的寶物!」前十都會得到封神境的饋贈,比如蒼煙的羅盤堪稱大殺器。

賢契的雖然比不了蒼煙的牛逼。但他排名前三,也差不到哪兒去。

月千歡見男人和女人分開。女人手握大刀朝她走來,赤紅的雙眼,勾唇露出一嘴鋒利如鋸齒般的牙齒。她獰笑殘忍,「你長得很不錯。我要活剝了你的皮,收藏起來!」

月千歡冷笑拔出幽光月,「就憑你,殺我?」

「哈哈哈,你以為你進入封神地提升實力,就能跟我對抗了嗎?痴人說夢!你們這些弱者,在這封神境只配被我們宰割!受死吧!」女人拔刀沖向月千歡。

月千歡在封神地中收穫豐盛。

她不僅實力突破到武神九階,還凝練帶出來不少的靈海能量珠子。但對上這個女人,還是有懸殊。但這細微的懸殊,月千歡有把握彌補填平它。

既然這個女人送上門,就用她來試試自己的實力,提升了多少!

月千歡退後拉開距離,女人以為她想逃,大笑猙獰:「想逃?」

「只怕等會想跑的人是你才對。」月千歡退後揚手,幽光月變作劍鞭。丹田開,力量遊走筋脈沒入劍鞭之中。一時整個劍鞭都洋溢著澎湃強大的力量,月千歡低喝,劍鞭出,席捲女人。

女人見此不屑,雙手握刀砍向月千歡。

砰——砰砰砰!

大刀與幽光月劍鞭碰撞的那一刻,力量也在碰撞,轟隆爆炸開將月千歡和女人沖向兩邊。

踮腳,月千歡高高跳起主動衝殺想女人。女人獰笑舔了舔嘴唇,「既然送上門來找死,那就死去吧!你的美貌臉皮,我要定了!」

「呵,恐怕你沒命要。」月千歡目光冷冽嗜血。 砰砰砰——足以撕裂天地的能量波動,但在封神境中卻被壓制十足。不管如何廝殺,如何混戰都不會影響封神戰場。

哪怕像月千歡和女人現在,將天地都打出個窟窿。也會在下一刻被瞬間修復。這時,月千歡和女人已經交手有數百招。越打下去,女人的臉色越發難看。

最開頭,她還能以絕對的力量壓制月千歡。可漸漸的,她發現月千歡實力持續飆升,從被她壓一頭到能和她分庭抗禮。甚至現在,隱隱有幾分反壓的趨勢。

這怎麼可能?

她可是本封神戰場排名第九的,不然也不會和男人聯手就能殺了賢契。雖然其中他們偷襲的成分佔據最大原因,但這也代表了他們的實力。

而眼前這個貌美絕色的女人,她是誰?從沒有聽說過,前面的排名也沒有她。怎麼可能和她打的勢均力敵?

嗆!

幽光月劍鞭捲住大刀,鋒利的劍刃炸開從女人臉龐衝過。

女人失神了,劍刃在她臉皮上撕拉劃開猙獰的血口子。鮮血滴落,劇痛讓女人憤怒大叫:「啊!我的臉!」

「你跑神了,勇氣可嘉。」月千歡冷冷一笑,她收回幽光月劍鞭。手中力道收緊,劍鞭變回利劍。月千歡閃身沖向女人。

一旦跑神,就必須抓住這個機會!

因為這很有可能是殺死敵人的致命突破口。女人也知道自己的失誤在哪兒。

她立馬警醒,拔刀砍向月千歡。想要逼退月千歡,然而刀氣成牆推過去,所過之處卻沒有看到月千歡的身影。人呢?她人呢?

「在找我嗎?」月千歡好聽迷人的嗓音,此刻不亞於修羅閻王。

女人心驚肉跳瞪大眼回頭。等待她的不是月千歡,而是幽光月凌厲刺來的鋒芒。女人急忙旋身拔刀想要擋住,咔!

此時幽光月突然變換成劍傘,堅硬不可摧的傘面擋住了刀氣。又在瞬間變作利劍避開大刀,一劍從女人背後刺入心臟。女人慘叫:「啊!」

「佳月!」男人聽到慘叫抬頭,他爆喝一聲拔槍衝過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