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之切,蠢之極啊!

可是我卻很喜歡這個令我顯得很蠢的結果,臉上還掛着淚花兒呢,也顧不得擦,咧開嘴就笑了,連聲說:“這就好!這就好!”


“這怎麼就好了?”蘇麥還是那樣笑眯眯的看着我,有些得意。

鳳合鳴 ……我是那麼的心花怒放,可是我絕對不能告訴她,要不然她就更得瑟了,總是將我“玩弄”於鼓掌之中。

此刻,我以爲她很得意,也很得瑟,因爲她和田小維簡簡單單的設了個局,就很輕鬆的把我騙了進來,像個傻子一樣在他們的面前表演悔恨和悲傷……可是我好像錯了,因爲蘇麥臉上得意的笑容漸漸斂去,流露出一絲令人心疼的委屈,淚眼婆娑:“向陽,如果不是我們騙你說我就要和陳放結婚了,你是不是就永遠都不會來找我?你是不是就把我徹徹底底的塵封在過去的記憶裏,貼上時過境遷的標籤,永生永世都不會再記起?”

“不是的!”

“不會的!”

我幾乎本能的連連搖頭,可是心裏卻沒有底氣完全排除這種可能性……我是如此的懦弱,我是如此的逆來順受,隨波逐流,而蘇麥呢,她是那麼驕傲的一個女人,這次卻先於我放下身段,逆着她的性子選擇了妥協……

是的!

這次雖說是我來北京找的她,可卻是她先和田小維設下的這個局,是她給了我們之間的愛情一條活路,一個可以得以延續的可能……在我們的感情裏,她贏了,她比我更加固執!

“對不起!”

我不顧一切的緊緊擁着她,只能將那些悔恨啊、愧疚啊、疼惜啊……千般萬般的情緒,全部寄予在這沉重的三個字上,這一刻,仿似我抱緊了她,就擁有了全世界,而蘇麥身軀微顫,我知道,這是她在抽泣,她有太多太多的委屈了,可是她沒有選擇訴說,因爲她肯定也知道,我們彼此都懂,她馨香的秀髮縈繞在我的鼻息,她的手輕輕繞上了我的脖子,她的臉頰緊緊的貼着我的臉頰……我知道,她在這一刻選擇了原諒,選擇了給我這個混蛋再一次機會!

許久許久。

我們臉頰上的淚痕已經漸漸乾涸,我仍然不捨得鬆開她,雙手牢牢的握着她的雙肩,只是稍微拉開了彼此面部的距離,欣喜,卻有些迷惑:“你和田小維聯合給我設局,我能理解,可是陳放呢,他也在這個局裏扮演了一個至關重要的角色啊!”

蘇麥雙手撐在我的胸膛上,用眼神給我指示了一個方向:“他選擇了成全!”

我順着蘇麥眼神的指向望去,馬路對面,陳放一襲韓版風衣,身形筆直,微風撩起他的頭髮,俊朗不凡,瀟灑不羈,仍然帥得令人髮指,他擡起手衝我們揮了揮,手指上的不鏽鋼戒指閃耀着銀色的光芒,他沒有走過來,動了動嘴形,輕輕喊了句我們絕對聽不見的話,然後決然轉身,雙手插在風衣兩邊的兜裏,步步遠去。

對於陳放這個戰鬥力爆表的強悍情敵,他的成全,令我充滿了疑惑,他和蘇麥之間有過怎樣的開誠佈公,而蘇麥又做了什麼,我完全不知道……可是蘇麥沒有給我追根究底的機會,我剛要開口,她便伸出手堵住了我的嘴,只是很簡單的問了我一句:“你以後還會丟下我嗎?”

“不了!這輩子都不了!”

我選擇了放棄探究,因爲不管過程如何,現在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此時此刻,我是如此真實的擁抱着蘇麥,我們有過去,有現在,還有我們的未來,有什麼比現在和未來更重要呢?

蘇麥眉眼彎彎的笑了笑,再次擁在我的懷裏,將頭輕輕地靠在我的胸膛,呢喃着說:“你現在說不了,可是以後呢?你有你的靳薇,你還有你的米瑤……特別是米瑤,你打算怎麼辦?”

我輕輕拍打着蘇麥的後背,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我的後半輩子,如果她們有需要,我會隨時隨地的站在她們身旁,窮盡一切……別掐我,疼……我是說真的,只不過那是站在一個勝似朋友,卻又不是戀人的立場上……你別瞪我,裝什麼呢,我知道,你也會支持我這麼做的,對不對?”

“唉,你個多情種子,禍害了多少良家啊!”

蘇麥以這樣一句玩笑給予了我原諒,也表達了她的立場,我的心早已融化,無語凝噎,只能再緊了緊懷抱,讓她感受到我的感情和情緒,她卻突然一把推開我,用一雙明亮的眸子望着我說:“對了,米瑤的情況田小維也跟我詳細說過,或許我們可以爲她做點兒什麼……我已經跟我爸爸提過了,他有個醫學院的老同學,現在是治療不孕不育方面的專家,讓米瑤來北京吧,趁早接受最權威的檢查和治療,我相信,她以後一定還是會懷上自己的小baby的!”

“真的嗎?”

我激動的握着蘇麥的雙肩,直至將她抓得喊疼了,我才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可是這個好消息實在令我無法淡定,不管治癒的可能性有多大,只要有一絲絲的機會,我也會竭盡全力的說服米瑤來北京治療,上天一定不會對她太殘忍的!

“瞧你這個激動得亂七八糟的樣子,能矜持點兒嗎?”蘇麥揉了揉她被我捏疼了的雙肩,抿着嘴點了點頭,“我爸爸會安排好所有的相關事宜,只要米瑤來北京就行了,不過最後的結果到底會是怎樣,我也不敢給你亂保證,不過希望應該還是挺大的!”

“有希望就好!”

……

我沒敢在北京多呆,即使我有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跟蘇麥分開,可是這個意料之外的好消息卻讓我不得不盡快趕回成都,說服米瑤來北京治療,而蘇麥也身負着萊卡圖片社的工作,急着趕到雲南和貴州兩地做一個專題拍攝,如果不是我在北京死纏爛打,她前兩天就應該啓程了。

短暫的相聚之後,我們分頭出發,我怕米瑤對我心有抵制,所以走了曲線救國的路線,讓米楠充當說客,女人天生的母性讓米瑤無法抗拒這個希望,她很快就擬定了行程,在米楠的陪同下趕往了北京,而北京方面,蘇麥早已做了安排,她的父親會安排好一切的!

所有的事情仿似都滲透進了希望的曙光,而我也需要回到新疆的工地繼續我的工作,等待着工地的完工,等待着蘇麥搞定她的工作……我們已經約好,等忙過了這段時間,我將陪着她完成她那個跑遍全國的計劃,不帶別人,就我們倆,還有她那輛自由奔放的紅色Jeep牧馬人!

史前獸會 ,我回到工地的時候,靳薇已經離開了那兒。

據劉山的正式女友楊曉曉說,靳薇的母親託關係給她在上海報了一家空服人員培訓學校,兩年制,畢業之後就可以去東方航空當空姐了……這似乎是個不錯的安排,靳薇那麼個大美人兒,埋沒在工地上確實有些可惜,只是我有些擔心,就憑靳薇那姿色,以後在飛機上,那得有多少無聊的乘客問她要電話號碼啊,但願其中能有個靠譜兒的!

工地上的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着,期間安小冉給我打過幾次電話,我們已經達成了合作意向,等新疆這個工地完工,明年開春,我就給她打工去,劉山、小章等兄弟也將隨我殺過去,哪怕貸款也要拿下安總下個工程全部的挖機租賃!

……

按時間算,蘇麥應該已經完成了她的專題拍攝,我卻接連好多天都打不通她的電話,她仿似又從我的世界裏消失了似的,有過一次找不到她的經歷,我早已杯弓蛇影,正着急上火的時候,她終於給我發了條微信。

那是一張開滿向陽花的圖片,陽光普照下,大地上的一片向陽花仰着一張張黃燦燦的笑臉,充滿着蓬勃朝氣的享受着陽光的潑灑,好一副生機勃勃。

現在並不是向陽花盛開的季節,我很詫異到底哪兒還有這麼多的向陽花開放,蘇麥的又一條微信緊隨而至:“向陽同學,鑑於上一次在北京那麼容易就讓你找到了我,我決定讓你再找我一次!”


“那你在哪兒呢?”我回復問。

“我在雲南的一個小村落,我在這片向陽花海里……你不準多問了,趕緊收拾好行李,背上背囊,一路向西就好,我在這兒等你!”

(全書完)

PS:書完了,有些話想跟一路相隨的朋友們說說,稍後會開單章! 姚飛:天生陽性血脈,帶脈發展尤爲出色的天才少年。上古大能者七星盤剎龍的轉世傳人,大能者劍聖封平的轉世後人,繼承了劍聖全部內力,擁有絕世內功《息髓經》(經脈俱斷前修煉至第二層)和騰龍劍法,貼身兵刃是腰間龍頭皮帶裏的海納百川和無言劍。SMP小組組長,僱傭兵界人送外號閻羅王。平中盟幫主,黑薩摩部落現任首領,原國安局四組組長,現已被開除。

黑薩摩部落:位於非洲北部,是一個神祕而又古老的部落。部落首領世襲爲女性,現任首領是萊露,部落裏的精神信仰是一個叫聖盃的東西。

萊露:黑薩摩部落首領,因被姚飛所救,愛上主角。陰差陽錯下跟姚飛結爲連理。


巴郎:黑薩摩部落聖女的爺爺。

四大長老:黑薩摩部落裏的四大長老,代號爲日、月、星、辰。分別掌管着部落裏的生、戰、賞、罰。

索羅:黑薩摩部落裏的神獸,因脾氣暴躁兇猛,被列爲考驗外人勇氣的傢伙,跟姚飛對決時,發現其精貴血脈,甘願臣服,成爲姚飛的神獸。

紫薔薇部落:非洲領土上最大的部落,跟第二大部落黑薩摩爲世敵,雙方爭鬥不休。現任首領爲布爾維託。

шωш●тTk дn●c o

布爾維託:紫薔薇部落首領,十大部落第一高手。爲人粗暴狡猾,好色,一直惦記萊露的美色。

風團:姚飛接管巨鱷幫後成立的神祕組織,成員個個武功高強,只聽命於姚飛一人。分爲三組,三組分別負責情報的收集、重要人物的保護及暗殺、內部的滲透。現任三組組長分別爲:李成師、鄧方元、柯強。

風天會:洛市三大幫派之一,世代以盜竊爲生。據傳說,盜竊大成者可以飛天渡劫。

清河會:洛市三大幫派之一,以清河周圍做生意爲主得名。

巨鱷幫:雄踞中原的幫派,成立初期,因渴望幫內成員人人威猛,故取此名。現任幫主是姚飛,前任幫主王電鑽,平中盟的前身。

平中盟:巨鱷幫改名後發展過來的幫派,前身是巨鱷幫。

元祖:清河會會長。

元鐵:元祖長子,道上尊稱元少。

衣原土方:島國快刀流小泉的親傳弟子,本有望完全繼承小泉衣鉢,卻被山口百合橫插一腳,所以一直懷恨在心。

山口友和:山口百合的父親,島國興義電子工程董事長。

山口玉川:島國第十一任天帝,友和的父親,百合的爺爺,甚是寵溺百合,對姚飛這個孫女婿很是滿意。

吉野風:島國電子大亨吉野家族的第一順位繼承人,喜歡百合,妄想吞掉整個山口家族,一直在暗中作對。

吉野莫比:島國電子大亨吉野家族的現任家主,明面上是山口友和的好友及合作伙伴,暗地裏卻一直想把山口家收爲己用。

山口百合:島國第一美女,快刀流創始人小泉的親傳弟子,已繼承小泉衣鉢,島國最大地下組織心口會下一任會長,幻術大師田稻一郎的弟子,爺爺是島國上一任天帝,曾用名武藤百合。美貌智慧集於一身的女人。所持容貌世間少有,爲人卻兇猛毒辣,只有在姚飛面前才展現溫柔的一面,和姚飛已有肌膚之親,是姚飛的第一個女人。

田稻一郎:島國第一忍術大師,百合的師父之一。

車池:五四會情報組組長。

許澤:中原四大鬼才之一,五四會的元老,智囊團的精神領袖,替五四會東征西站出了很多主意,是白宗清最信任的手下。

白宗清:五四會現任會長,因姚飛擊殺副會長黑老五,懷恨在心,一直把姚飛及巨鱷幫當成死對頭。

黑老五:五四會副幫主,因妄圖非禮安意如,被姚飛擊殺。

何鵬:方宏遠的親信和司機,本名於國強。本是燕京大家族於家長女的兒子,被叔叔們陷害,母親近親**產下了他。體內有一股不知名的內氣。爲救方宏遠激發了這股神祕的內氣,以致昏迷不醒。

方凱:姚飛的基友,兄弟兼僱主。有頭痛的隱疾,需要《息髓經》煉化的內力救治。

樑諾諾:姚飛、方凱的同班同學。十班班花,暗戀姚飛。

孫志清:洛市市長孫林的兒子,表面上跟方凱是同學,爲了父親的利益,一直在暗中使絆子。

王順發:洛市致遠酒店經理。

樑笑笑:洛市致遠酒店翠鶯閣的專屬服務員,長相甜美,身材火辣,傾心於姚飛,因某種原因刻意接近姚飛,目前目的不明。

徐健林:溫柔多金,風度翩翩。看似儒雅,實則內心卻是十分暴躁,城府極深。目前對姚飛態度不明,跟米西爾先生關係密切。

米西爾:世界連鎖商城大亨米西爾商城的創始人,隱形富豪。

老半仙:上古大能者麒麟神的親信,因爲形散魂不滅所以一直靠着虛影存活於世,最大的心願就是找到麒麟神的傳承者,維護和平,安國安民。

《息髓經》上古大能者麒麟神自創的絕世內功典籍,分爲五大篇,七小篇。共三十五篇。五大篇是鍛骨篇、覺心篇、浴誠篇、親行篇、歸元篇。大成者可入神。

趙永康:上古大能者麒麟神的弟子,五大惡神之一玉貓的轉世後人。本是致遠公司保安部的隊長,因姚飛緣故被開除,一直懷恨在心,目前是姚飛最大敵人之一。

方宏遠:致遠公司董事長,方凱父親。七星盤剎龍門下七星弟子老四的轉世後人,暗中保護姚飛,曾自散功力救過姚飛。

北斗七星:因按天上七星順序起名故爲北斗七星,老大天樞、老二天璇、老三天璣、老四天權、老五玉衡、老六開陽,小七搖光。

玉貓:上古大能者麒麟神門下弟子之一,五大惡神之一,現只留魂魄存在於趙永康體內。

陽龍氣:七星盤剎龍爲怕後世傳人落難而煉製的丹藥,可以一瞬間把傳承者的功力提到極致,弊端就是有效期只有三個小時,三小時後會功力盡失變爲普通人。

百獸拳:玉貓傳於趙永康絕學,以世間百獸萬物命名修習。

五禽掌:上古時期絕學掌法,五禽爲熊、虎、鶴、鹿、猿。

雪山門:位於神州國青藏地區,本是一些高原牧民採藥形成起來的團體,後慢慢發展成爲幫派,幫中全是女子。

梅蘭竹菊:雪山門門主手下的四位貼身丫鬟,武功雖不頂尖,但異常團結,梅姐是裏面的大姐,對男人極爲憎恨。

王大爺:南盟村村東頭開小賣部的,每天都是一副腎虛的樣子,實則是個隱世高手,擅長易容。姚飛所兼的五禽掌和鬼門十三針皆師出此人。

蘭花:南盟村村花,王大爺的孫女,姚飛兒時玩伴。

赤炎虎:組織小頭目,曾奉命來南盟村捉拿過姚飛。

五步蛇:組織小頭目,曾奉命來南盟村捉拿過姚飛。

從軍刃:天樞的貼身兵器,鋒利無比,殺人不沾血跡。曾被五步蛇等人掠走,後姚飛找黑寡婦要回。

A級預案:組織堪比世界大戰的一次行動。建立百年,一共只執行過兩次,地跨亞洲、非洲、大洋洲、南極洲、澳洲、美洲、歐洲。總渡太平洋、印度洋、白令海峽、涉及187個國家、471個地區、聯繫着5893名世界頂級殺手的一次全球性的針對個人或團體的追殺斬首行動。

組織:神祕龐大的團體。是世界上最大的非政治性僱傭團體,現任首領爲黑寡婦。他們擁有最出色的人才、遍佈全球的情報組織、狠辣神祕的一流殺手,精心算計善於攻心的管理者。總部在哪兒無人知曉、人數多少無人知曉。 絕世丹尊

牙籤:組織成員,洛市D組成員,代號D14102335,曾多次被黑寡婦遣派出去幫助姚飛。

滷蛋:組織成員,洛市D組成員,代號D14102336,曾多次被黑寡婦遣派出去幫助姚飛。

雙面撲克王:組織人員,天下第一大盜的唯一弟子。

五大閻羅:組織下首五位殺人如麻的頂尖殺手代表,分別是黑血閻羅、憎惡閻羅、嗜命閻羅、地獄閻羅和**閻羅。

七大掌旗:組織下首掌管人旗、錢旗、權旗、生旗、死旗、獎旗、罰旗的七位掌旗人。

雷電王老五:組織成員,身手一般。以奇快詭異的速度著稱。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