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什麼?”

“除非我吸取活人的魂魄才能維持我的人形!”小蓮的話說的很重。我聽了,渾身不由得打了一個冷戰。

“你放心,我不會害你的!”

我木訥地點了點頭道:“我知道,那豈不會……”

“我也不會害別人的。我知道你善良,所以我一直很尊重你。”

小蓮的話讓我放了心,否則,牛家鎮豈不會又要多一條人命。

“謝謝你,我真的希望你能去投胎,不要再做鬼了。”

“我不想,我要親手殺了牛老爺後,和你在一起,你願不願意?”

看着小蓮憤怒的表情,我的汗毛孔都紮了起來。“你不要這樣,現在都是八十年代了,況且人和鬼怎麼會在一起呢!”

“那你是不願意了?”小蓮很憤怒地看着我

我忙答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還在念書,等我念完書再說。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去睡覺了。有時間我們再見好嗎?”說完,我轉身就要離開。

“不準走,唸完書你還會來找我嗎?你是不是心裏想着那個女孩子,我是不是沒她漂亮?”

“你在說什麼,我是學生,我現在想的就是將來如何能考上大學,別的我什麼也不想,求求你放過我!”

“你今天是來和我告別的是嗎?我等了你這麼多年,你居然一點都不關心我,你看看我到底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小蓮說完,把頭髮理了理,雙手將腦袋用力地掰開,一堆堆爬動的噁心蟲子從她的腦子中爬了出來。

我當時就嚇傻了,感到十分的噁心,撒腿就往村裏跑,可是雙腿怎麼也不聽使喚,就是跑不出樹林。我感到一堆堆的蟲子向我身上拋了過來,那些蟲子在我身體上爬了爬去,癢癢死了。我用力的抖動身體,可那些蟲子怎麼也抖不掉。

“我也讓你嚐嚐這種難熬的滋味,你到底想不想留下來陪我?”

我“噗通”跪在地上說道:“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不是什麼二少爺,我不能不上大學的!”

“好!既然你執意要走,那就讓你難受一輩子,直到你答應我爲止。”

就在這時,我聽到不遠處傳來了幾聲公雞的打鳴聲,天要亮了。我努力地向前爬去,小蓮看起來非常的難受。立刻,不少的雞鳴聲傳來,小蓮痛苦地掙扎着,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從。我身上的蟲子也不見了,沒有了癢痛感。

東方露出了魚肚白,我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驚慌失措地跑回了牛大叔家。 東方剛剛泛白,我跌跌撞撞地跑到了牛大叔家門口。因爲時間還早,還沒有什麼人家開門,整個村子還是非常的安靜。

我站在大門口靜了靜心神,邁步走進了院子。

“曉宇,等會!”身後傳來大哥的喊話聲。

我轉過身,有些生氣地對他說道:“你不說睡一會覺就回來嗎,這都天亮了,你咋纔回來?”

大哥“嘿嘿”一笑道:“我是想睡一會就回來的,誰知道一躺下就睡到這會了,不好意思啊!一晚上辛苦你了,要不你現在去睡會,我去替張他大叔他們。”

洛麗塔的戀愛假期 “算了,這都天亮了,大叔大嬸他們一會就會過來了,我還頂得住。咱們趕緊進去吧,讓張大叔和李大叔他們趕緊回去休息。”

“好,好,我爸我媽不知道我去睡覺了吧?”

我支支吾吾地說道:“昨晚大叔問起你,我……我說了,不過我說是我把你攆走的,沒說是你自己走的,到時大叔問起,你往我身上推就行了。”

大哥搖了搖頭道“哎,我爸一定會罵我的,不過我還是謝謝你!好兄弟,我知道怎麼說的,咱們進去吧!”

我和大哥走進了院子,大哥把所有的電燈都拉滅了。我們來到屋裏,屋裏只剩下李大叔一個人。

李大叔見我和大哥進來,忙站起來說道:“天峯、曉宇來了。你張大叔先回家喂牛去了,剛走。我這也要回去呢,你們來得正好,你們看着吧,我走了。”

大哥對李大叔說道:“大叔,您熬一夜了,趕緊回去休息吧。到吃飯時,我去叫您和張大叔的!”

“行了,我走了。你們注意,千萬別讓貓狗進來啊!”李大叔裹了裹大衣走出了門,回家去了。

天還是很冷,大哥趕緊從炕上把他晚上留下的大衣披上,坐在了火爐子旁。

我也坐在爐子旁,和大哥一起在屋裏看着四爺的靈柩。

天慢慢亮了起來,一縷陽光衝破雲層照射而來,今天是個非常好的天氣。

牛大叔、牛大嬸和大姑、二姑他們都陸續來到了這院,燒紙的燒紙,找東西的找東西,開始爲四爺的喪失準備,牛大叔和牛大嬸因爲太忙,根本顧不上責問大哥晚上的事。大哥自然顯得格外勤快,忙裏忙外的。

今天是四爺棺殮和入葬的日子,所有親戚裏道都要過來的。

按照當地習俗,上午十點,四爺的屍體要入館的。幾個姑姑湊了一筆錢,請來了附近吹鼓隊,爲喪事增添一些氣氛。

不到十點,孝子賢孫全部到齊,守候在四爺的屍體前,只等知客(專門張羅紅白喜事的人)一聲令下,孝子賢孫就會將四爺的屍體擡到棺材裏。牛家人都要身穿孝服守候在棺材前,孝子賢孫都少上前搭手擡一下屍體。

可就在大哥脫去大衣時,我發現他竟然裏面沒有穿孝衣,趕緊拉了他一把說道:“大哥,你孝衣怎麼沒穿?”

大哥就是一愣,趕緊又把大衣裹上,急忙跑了出去。

牛大叔見大哥跑了出去,對他大喊道:“快到時間了,你去幹什麼啊?”

“我去趟廁所,很快就回來。”

原來昨晚大哥去別人家睡覺,把孝衣脫下藏在門外柴垛裏了,他這時纔想起來。

我們那有個講,死人家的人是不能到別人家去的(穿着孝衣更是不可以的),否則那家就會倒黴,很受忌諱的。大哥是偷偷跑到好哥們昆路家睡覺的,若被昆路家人知道即使沒穿孝衣也會被趕出來。但是同姓且有宗親關係的家就沒有這個忌諱。

大哥穿好孝衣跑回來,正好剛到十點。隨着知客一聲大喊,孝子賢孫們擡起了四爺的屍體來到了院子裏。立刻,整個院子哭聲一片。

折騰了一上午,四爺才安然地入了棺。棺材前擺上了女兒、孫女們的祭品。牛大叔還在四爺的棺材前擺上了一張四爺生前照的照片。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我再也不敢晚上守靈了,即使是午夜十二點燒驚冥紙,我也不想來。因爲我怕小蓮來找我。

我說我太困了,想回家睡覺。爸爸便留下來和牛大叔守靈和照顧張大叔、李大叔晚上的飲食,張大叔和李大叔晚上要看護祭品的。

天還沒黑,我匆匆吃完飯便回了家,順便爲姥姥帶了些飯。我回到家時,姥姥正在燒炕。

姥姥看着我疲憊的樣子問道:“昨晚熬夜困了吧?趕緊睡覺去吧!”

我把飯菜放到鍋臺上對姥姥說道:“是,您自己把飯菜熱一下吧,我真得睡覺了!”說完,我便進了屋,蒙上被子便睡着了。就在我睡得正香時,就聽到有人在我耳邊大笑。 笑聲十分的熟悉,我努力地想睜開眼,可雙眼就是睜不開。笑聲漸漸地遠去,好像要把我的靈魂勾走一樣。突然拄着柺杖的四爺站在我的面前,他用力將柺杖甩了出去,笑聲才消失。

一切變得安靜下來,我感覺非常的困,什麼也不記得了。

“曉宇,你醒醒……”

我睜開眼,看到屋內亮起了燈,哥哥正站在我的身邊,姥姥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已經躺下了。我眯着眼問道:“怎麼了,哥?現在幾點了?”

“快十二點了,爸爸讓我來叫你去給四爺燒驚冥紙!”

哥哥所說的十二點指的是午夜零點,我揉了揉眼睛說道:“不那麼多人在那嗎?我困着呢,不去不行嗎?”

姥姥一旁說道:“是啊,曉路,你就別叫曉宇去了,他太困了,讓他睡覺吧!”

“姥姥,不是我非要他去,我爸讓我叫他來的。”

“你回去和你爸說一聲不得了,況且你們四口人都在,差曉宇一個人沒啥事。你看他那困樣,被把他凍着了。”

哥哥無奈地說道:“好吧,我和我爸說一聲。那曉宇你睡覺吧,我先回去了。”

姥姥對哥哥說道:“把燈給我們拉滅了吧,你們燒完紙還回來嗎?”

“今晚上我們可能就不回來了,我把門鎖上了啊!”哥哥說完,把電燈拉滅走了出去。我和姥姥便躺下睡覺了。

這一夜我睡得特別香,一直睡到天亮。姥姥早已經起來了,正坐在窗戶前看着外面。我躺在暖和的被窩裏根本不想起牀。

這時門外傳了開鎖的聲音,姥姥對我說道:“曉宇,該起牀了。曉路會來爲咱娘倆開門來了,他是不是叫你來了?”

“我還困着呢,再躺會。”我把腦袋藏進了被窩裏。

哥哥進來後對姥姥說道:“姥姥,您起來了,我剛纔從牛大叔家拿來一些飯菜放外面了,中午您熱熱吃吧。今我四爺出殯,我們都得很晚纔回來呢。”

“知道了,你們就別管我了,那邊事要緊。”

哥哥一把把我蒙的被子掀開說道:“曉宇,別睡了,趕緊過去吧,爸媽他們早就起來了。”

“我困着呢,再讓我躺會。”我又把被子蓋上。

“別睡了,那邊事多着呢,十點就見棺了,所有親戚都要來,我們得趕緊過去,起來吧。”

“多睡會都不行。行,行,你先去吧,我一會就起來,晚不了。”

“那我先回去了,你趕緊過去啊!”

“知道了,我這就起來。”

“姥姥,那我先回去了。”

“你走吧,一會我讓曉宇起來。”

哥哥沒有再掀我的被子,離開家去牛大叔家那邊去了。

太陽已經透過窗紙照射了進來,屋裏暖和了很多,我伸了伸懶腰,還是不想起來。

姥姥對我說道:“行了,都快八點了,起來吧,別讓你爸媽再來叫你。”

“知道了,我這就起來。”我把被子掀開,穿衣起了炕來到地上,把孝衣穿好對姥姥說道:“姥姥,我過去了,您中午做飯慢着點。”

“我知道了,你趕緊去吧。”

我走出家門往牛大叔家走。遠遠地,我看到二虎和東華向我跑了過來,他們邊跑邊喊道:“曉宇、二虎哥!”

我也跑了過去,我們三個人跑到一起,手拉着手特別開心。

二虎問道:“曉宇,你放假怎麼沒去找我啊?”

“你看看我穿的,我回來正好趕上我四爺過世,還沒來得及找你去呢。你們也沒來找我啊!”

“誰說的,我們來你家兩次了,你姥姥沒告訴你啊!”

“我昨晚上纔在家的,那幾天都在我大叔家,連晚上都在,爲看我四爺屍體的張大叔和李大叔弄東西吃。”

東華睜大眼睛說道:“你說啥,你晚上都在放你你四爺屍體那院?多害怕啊!”

“怕啥,死的是我四爺,不是別人,我怕啥!”

“我可不敢,死人躺在那多嚇人啊!萬一詐屍了咋辦?”

好萊塢往事 “呸,呸!你說啥呢,我四爺哪能詐屍,以後你爺爺死了還詐屍呢!”

東華一笑道:“嘿,嘿,我爺爺還硬朗着呢,死不了。”

“你們別說這個了。曉宇,我們還想和你待會呢,你是不是今天還得過去啊?”

“嗯,今我四爺出殯,十點要見棺的,我可沒時間和你們呆着,要不然你們和我一塊過去得了。對了,二虎,你在三中學習咋樣啊?”

“我們過去看看熱鬧。我們學校可不像你們一中,都是尖子學生,我現在學習美術呢,看將來是否能上藝術院校。”

“那也挺好的,藝術院校也不錯。”

“沒譜呢,你在一中怎麼樣啊?”

“馬馬虎虎,現在還行吧,誰知道以後呢,以後放假都得複習功課了,沒時間玩了。”

“是啊,我剛放假到家,我爸媽總看着我,不讓我去玩。今天他們讓我玩會就得回去的。”

東華看着我們兩個說道:“上高中有那麼緊張嗎?多累啊!”

二虎對他說道:“你剛上初中,當然不知道。還別說上高中,等你到初三就知道了,你想玩也沒時間了。”

我們三個人邊走邊聊,一會就到了擺放四爺棺材的院子前。院子裏已經響起了吹鼓手動聽的樂曲聲,門外和院子裏站了不少人,大多數是村裏看熱鬧的人。 我穿過人羣來到院子裏,二虎和東華便站在了看熱鬧的人羣裏。

牛家所有孝子賢孫都穿好孝衣圍在靈棚前,親戚裏道搭着白搭布或腰繫白布帶站在靈棚的前面。姑姑和姐姐們都蹲在靈棚前燒着紙,一切都顯得十分沉痛。

十點一到,知客大喊道:“時辰已到,行禮啊!”

立時,鼓樂齊鳴,奏出哀樂。所有穿白帶孝的人都整齊地站到靈棚前。我和哥哥便走到四爺的棺材左側,隨着牛大叔、牛二叔和爸爸他們依次跪下,棺材右側依次跪着的是牛大嬸、牛二嬸和媽媽等人。

這裏有個講,死者家屬跪在棺材前給叩拜的人還禮,子孫們在左,媳婦們在右。順序是按與死者關係最近從大到小下跪,牛大叔是四爺的長子,跪在第一個,接着是牛二叔,大伯是四爺侄子中年紀最大的,就跪在牛二叔後面,大伯後面是三爺家的二伯、三叔,接下來纔是爸爸,在後面是四爺的親孫子大哥,大哥後面纔是哥哥,我最小,跪在最後面。媽媽和各位大娘、嬸嬸、嫂子也按這樣的順序下跪。

凡是死者的女兒、侄女、孫女都算是外人,只能在棺材前磕頭見禮。磕頭的人都是四爺的晚輩,像三爺他們與四爺同輩的人就不用向四爺行禮的。

隨着哀樂的響起,所有親戚依次來到四爺的棺材前下跪磕頭,多者九個頭,少的三個頭。每磕完一個人,我們都要磕一個頭以示還禮。

見棺行禮持續了近兩個小時,只剩下幾個姑姑和我們沒有磕頭了。知客喊道:“孝子賢孫見禮了。”牛大叔第一個來到棺材前,他雙眼是淚,連哭帶喊的才磕完三個頭。接下來,我們一一磕了頭。只剩幾個姑姑沒有磕頭,等着知客的安排。

磕完了頭,我們就不用跪在棺材旁了,可以自由走動。由於跪得時間太長,我感覺到雙腿都有些麻,爸爸他們也好不了哪去,都找地方坐了下來。

場面稍稍平靜了一下,就聽到知客喊道:“閨女們準備好了嗎?磕孝頭了。”院子裏的人都圍攏了上來。

大姑、二姑和三姑她們站在一起嘀咕了好一陣,大姑才站在了準備好的草甸前,知客張二姑問道:“大姐,你堅持得了嗎?”大姑向她點了點頭,大姑的女兒和兒媳走到了她的兩側。

知客張二姑靜了靜神喊道:“吹響起來啊,磕孝頭!”吹鼓手們立刻吹奏起來。

大姑跪下開始磕孝頭,旁邊有人用香插在燒完的紙灰上給數數。

隨着愛樂,大姑磕一個頭站起來再跪下去,她磕了四十個頭後,就見她的雙腿直哆嗦,她的女兒和兒媳用力攙扶着她。

二姑上前道:“大姐,剩下的孝頭我替你磕吧!”

“不用,我說啥也也把這孝頭磕完,讓爹安心。”大姑說完繼續磕頭。大姑磕到六十多個頭時,已經渾身是汗,額頭汗珠子直往下滴,雙腿顫得不行,讓人看了都心疼。她的女兒和兒媳流着淚攙扶着她。

今天所說是個大晴天,但依舊有些冷,看熱鬧的人都把棉衣裹得緊緊的。

在場所有人都煎熬着,畢竟大姑已經五十多歲了,而且雙腿還有毛病。七十八個孝頭一磕完,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磕完七十八個孝頭,大姑一下子坐在地上,渾身抽搐起來。大家七手八腳趕緊把她擡進屋裏,讓她躺下。

二姑和三姑她們都磕了十個孝頭後,整個見棺行禮纔算完畢。

十一點半開了飯,除了牛家孝子賢孫和媳婦們在屋內吃飯、能吃子孫餃子外,其餘人都到外面去吃飯。我們吃飯也不能都吃完,碗裏必須要剩下一口飯的,等四爺下葬回來,我們才能把飯吃完。

一上午整個院子亂哄哄的,到處是人。農村的紅白喜事確實是勞民傷財,至今也沒什麼改觀,依舊是一代一代的流傳着。

寵妻出逃:惹火霸道總裁 四爺起靈的時間定在一點,這是找風水大師算好的時辰。

時間過得很快,一點鐘眨眼就到了。

我和大哥他們手拿着哭喪棒,舉着幡來到門前的大路上跪好。村裏幫忙的人把靈棚撤下,將棺材擡出了院子放到了準備好的馬車上。以前,棺材都是人擡着去墳地的,如今用馬車拉着省了不少力。

棺材一旦擡起,是絕對不能着地的,否則死者家裏將會倒黴運。過去擡棺材的人可受了罪,尤其是遇到家裏有些錢,爲死者置辦特別大棺材的時候,擡棺材的人更是苦不堪言。棺材擡到墳地,非要累壞幾個人不可。

四爺的棺材被放到馬車上後,村裏的木匠李老六拿起棺釘用大錘封起棺材來,大叔、二叔、大姑他們瘋了一樣衝上去哭得死去活來。場面讓所有人都留下了眼淚。

大叔他們被人攙扶着軌道棺材前,知客張二姑哭着喊道:“時辰到,起靈!”大叔拎起面前燒紙用的瓦盆用力摔在地上,瓦盆被“啪”地摔碎,整個送靈隊伍向牛家渠東的異地走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