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你把你小弟弟給切了,哈哈哈……”顏玉書肆無忌憚的大笑起來。

幾個保鏢小弟也是跟着露出戲謔的笑容。

“林洛,你不要聽她的,今日有我在,誰也別想動你。”

顧詩詩又把林洛護的緊了些,兩個人幾乎都貼在了一起。

但是顧詩詩因爲太過緊張,並沒有注意這些。

只有林洛有些意動,聞着顧詩詩身上傳來的幽香,心頭一暖。

這大小姐不算是個白眼狼。

那天自己在青山鎮拼命救了她,今天顧詩詩不惜和這顏少決裂也要護住自己,已經是很有心了。

只是她不知道,林洛完全不需要她護着。

“小弟弟是什麼?我不太懂,你有小弟弟嗎?”林洛懵懂的問道。

裝的活像一個傻子。

顏玉書此刻才知道自己被耍了,怒不可遏,“給我抓住他,今天本少要親自打爛他嘴巴。”

幾個保鏢一起衝了上來,這一次絲毫沒有留手。

顧詩詩也是狠勁來了。

不僅僅是爲了保住林洛,也是爲了爭一口氣。

她直接讓林洛蹲伏下來,然後自己弓着身子將林洛護住。

這樣的話,對方想要碰林洛,肯定會碰到自己。

她借對方一萬個膽子,這些保鏢也不敢碰自己一根毫毛。

只是這姿勢實在有些羞恥,林洛一擡頭,便看到頂在眼前的山峯。

顧詩詩吐氣如蘭,香味入鼻。加上這奇怪的姿勢,讓林洛差點忘記了這是在打架。

顏玉書差點被活活氣死。

他追求了顧詩詩那麼久,和顧詩詩連手都沒牽過一下。

但現在自己心愛的女人卻不顧儀態,去護住這個窮酸小白臉。

身爲一個男人,他很清楚從那個角度能夠看到什麼。

“好,很好。顧詩詩,你硬要護他是吧?老子有的是辦法整死這小子。”顏玉書已經氣到腦袋被憤怒支配。

他現在只想把林洛給千刀萬剮了。

其實林洛也很想出手,但是他怕自己打傷了人這件事情更難解決。

所以能夠讓顧詩詩去解決是最好的。

只是現在看來,顧詩詩好像只起了反作用。

雖然自己是大飽眼福了,但那位顏少好像要氣到吐血了。

三人大約僵持了幾分鐘。

顏玉書好像接到了什麼消息,繼而冷笑道:“樓下那個送貨的土鱉是你朋友吧?”

糟了!忘記大寶還在樓下了。

林洛暗道一聲不好。

“你要是不想你朋友死的很慘,就別躲在女人背後,給我出來。”顏玉書威脅道。

林洛臉色一沉,現在看來不動手是不行了。

顧詩詩會拼命護住她,可並不代表也會護住趙大寶。

“顧總,謝謝你了。接下來我自己解決吧。”林洛站起身來。

“林洛,你……”顧詩詩無比焦急。

“還算是個男人,等下我會留你一條狗命。”顏玉書得意大笑。

這一次沒有了顧詩詩的阻攔,幾個保鏢迅速衝到了林洛跟前,拳腳相加,就想胖揍一頓林洛。

林洛直接抓住最先衝上來的那個人,然後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不等其他人碰到自己,林洛一個閃避已經躲開,然後腿部橫掃,又是踢翻一人。

最後兩個保鏢趁着機會,想要攻擊林洛的背部。

哪想林洛無比敏捷,橫掃腿完畢,立即就蹬了一下被踢翻的那人,借力滑出包圍。

兩個人反轉身子,想要追擊。

但是林洛遠比二人要快,等他們返身時,林洛已經起身,左右掌刀直接敲在兩人脖頸上。

兩人抽搐一下,便倒下身去。

整個過程,林洛沒有讓對方碰到過自己的衣角一下,行雲流水。


三拳兩腳之間就已經將四個魁梧的保鏢全部解決。

顏玉書見鬼一般, 天命賒刀人

顧詩詩也是目瞪口呆。

“顏少,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如何?”林洛一個閃身,手已經搭在了顏玉書的肩上。

顏玉書額頭之上有虛汗冒出,就林洛的身手,他這身子骨可着不住。

“好……好,這次是我眼拙,你放開我,這事就當沒有發生。”顏玉書支吾着說道。

“爽快。”林洛直接放開顏玉書,並不與他爲難。

他本來就沒有揍顏玉書的想法,本質還是爲了保住趙大寶。

打保鏢,打了也就打了。

可以展示一下自己的身手,也能起到威懾的作用。

但打了顏玉書,事情性質就完全不同了。

這貨要是復仇心強一點,硬要找自己麻煩。

自己以後要來雲海市交易,可就多了很多不方便。

只希望這顏玉書不是睚眥必報的那種人吧,不然後續肯定會更麻煩的。


林洛內心祈禱着。

吃了癟,顏玉書也沒臉待在這裏,灰溜溜的帶着小弟們走了。

正想舒一口氣,林洛就感受到背後有一股涼意襲來。

“好啊,林洛。你竟然敢騙我?”顧詩詩怒火升騰,朝着林洛吼道。

林洛不明就裏,無辜道:“我騙你什麼了?”

“你身手這麼好,在青山鎮還故意裝作打不過那汪俊,你是不是和他們一夥的?然後趁機接近我。”顧詩詩怒道。

林洛一拍額頭,這婆娘被害妄想症又犯了。他只能無奈的解釋道:“大姐,我要是想那個你。當初在青山鎮何必大費周章,直接點不更好。”

“那你爲什麼要裝作打不過?”顧詩詩質疑道。

“我說是最近練的功夫你信嗎?”林洛回道。

“騙人也不是這麼騙的。”顧詩詩使勁搖頭,滿臉疑問。

要是練個幾天功夫就能達到林洛這種程度,那麼所有人都練功夫去了。

“女人真難伺候,愛信不信。”林洛懶得跟這偶爾一根筋的女人解釋。

這事解釋不清也不能全怪顧詩詩,有些東西的確是過於神奇了,不好說出來。

見林洛露出不滿,顧詩詩還是沒有繼續問下去。


至少現在來看,林洛沒有表現出對自己有什麼其他的圖謀。

“好吧,我信你。不過你得罪了顏玉書,他肯定不會放過你的,你要小心了。”顧詩詩叮囑道。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顏玉書背後的手段更加難對付。 二代產品在市面上的受衆效果如何,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夠得到反饋。

顧詩詩也不虧待林洛,第一批二代黃瓜她給了林洛三百塊每斤的價格。

兩人先簽了一個短期的供應合同,爲期一個月。

這個月內顧詩詩不管售賣結果如何,都會給林洛一個三百每斤的收購價。

一個月之後,再看暢銷度來決定最終的定價。

七十斤二代黃瓜,林洛這一趟足足有兩萬一進賬。

他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擁有這麼多個人財產,心中不免有點小激動。

下了樓, 造物者游戲:匿名玩家

“洛哥,談的怎麼樣了?”趙大寶摩挲着雙手,兩眼放光,一臉期待的看着林洛問道。

“今天中餐想去哪吃,隨你挑。”林洛嘿嘿一笑。

“洛哥大氣。”趙大寶一看林洛喜形於色的表情,就知道合同應該談的比較理想。他又頓了頓,正色道:“今天我要吃十斤小龍蝦。”

林洛惱了趙大寶一眼。

趙大寶心裏一萎,還以爲自己提的要求過分了。

十斤小龍蝦畢竟是好幾百塊錢,都夠他在村裏面一個月生活費了。

林洛卻是臉色一轉,說道:“沒出息,咱吃一百斤。”

趙大寶愣神了半響,最後憋出一句,“臥槽,洛哥牛批。”

當然,這都是玩笑話。

真吃起來,一般人吃個六七斤就已經很飽了。

兩人找了一家飯店坐下。

他們剛進店,馬上就有十幾個面色不善的人跟了進來。


如此大的陣仗,林洛很快就注意到了對方。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