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楓的話就像是一柄利劍,狠狠地插在了陳玄的胸口,臉上的表情極爲豐富,多少年了,除了他的結拜大哥花無心,還從未有人敢這般拒絕他,可是現在的陳楓卻狠狠地給了他一耳光。

雨晴仙子想笑,不過多年的性格讓她並未笑出來,只是嘴角微微扯動了一下而已,可是老酒鬼與怪老頭不同,兩人同時大笑。

“師傅!我師祖呢?”

帥上司,咱們不約! ,朝着怪老頭問了一句。

怪老頭一愣,怎麼聽都覺的陳楓的話有問題,愣了許久,他終於說道:“什麼師傅師祖的,那老傢伙也不比我大多少,以後少在我面前提!”

陳楓也愣了,不過他還是笑着說道:“我喊我的,你們愛怎麼着怎麼着!”說完,他掃了一眼院中僅剩的幾人,有些關心地問道:“事情解決的怎麼樣了?這次魔族之行到底有沒有我的份?”


老酒鬼笑了,怪老頭也跟着笑了,只聽雨晴仙子說道:“這件事情以後再說,先說說你吧!”

“我?”陳楓指了指自己,然後說道:“我有什麼好說的?還不是那樣,如果沒有我,你們絕對找不到空間裂痕!”

司馬星雨破啼爲笑,在一旁拉了拉陳楓的前袖,小聲地說道:“師傅是想說關於你這次的晉級之事!”

陳楓愣了一下終於反應了過來,看着幾人的表情,這才說道:“還能有什麼,不就是從高級晉級到巔峯嗎,我早就習慣了!”

陳楓的話讓衆人非常的無語,不過司馬星雨還是耐着性子說道:“不是說這個了,師傅他們是想知道你的精神領域。”

“精神領域?”陳楓愣了一下,終於反應了過來,不過他還真不知道自己的精神力增長和領域有什麼關係,說道:“什麼精神領域?我現在才天階巔峯而已,還沒有領域,要說僞領域我倒是會,而且還有不少!”

司馬星雨終於噗哧一聲笑了出來,而怪老頭早已忍不住了,怪叫道:“少在我們面前藏拙,這裏又沒有外人,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我們幾個老傢伙還看不出來!”

他的話剛說完,便引來了一道凌厲的目光,嚇的他打了個冷顫,連忙解釋道:“雨晴仙子當然不算在內,她還年輕……還很年輕,嘿嘿!”

雨晴仙子冷哼一聲,不再理會怪老頭,兩眼緊緊地盯着陳楓,等待着他的回答,沒辦法,陳楓的精神領域實在太過稀奇,再加上他現在還只有天階的實力,擁有着皇階才能領悟的領域,這不得不讓她有着求知的慾望。

陳楓尷尬地笑了笑,掃視了一眼衆人,而後看了一眼還有些心情不好的陳玄,這才說道:“領域的事情我確實不明白,不過我現的精神力確實增長了,而且還很強,方圓幾裏的事情我幾乎全知道,而且只要我想,你們心裏想什麼我都能猜到!”

轟!

陳楓的話彷彿一張炸雷,一個個後退了兩步,彷彿害怕陳楓的窺視一般,這種狀況讓陳楓感到好笑,只聽他再次說道:“當然,這是我在施展領域的時候才能做到,現在我仍舊和之前一樣,沒什麼區別!”


幾人這才放寬了心,再次朝陳楓靠近了幾步,只聽怪老頭說道:“你的分身技呢?現在能達到什麼程度?”

陳楓看了一眼幾人,見怪老頭都不擔心,所以他才說道:“我不知道!”

不過隨着他話音的落下,在他的面前再次出現了一個陳楓,這一次,剛剛幻化出來的陳楓開口說道:“這就是我的分身了,和本體沒有多大的差別,除了領域減弱了之外,其它的沒什麼不對!”

陳楓的話再一次震憾着衆人的心靈,對於分身技他們也僅限於聽聞,親眼所見還沒有發生過,此次見到兩個陳楓可以同時做着不同的動作,而且還能同時講出不同的話來,就好像兩個雙胞胎一般,不和不露出震驚的表情。

“那……那……哪個纔是真實的你啊?”

司馬星雨的臉色變的有些難看,她實在分不清哪個纔是真正的陳楓,哪一個纔是本體,而且說出話都是如此的像,她現在有些懷疑,兩個是不是都是假的。

陳楓微微一笑,同時來到了司馬星雨的身邊,一個陳楓拉起了她的一隻手,只聽兩人同時說道:“兩個都一樣,沒有真假之分!”

呼!


雨晴仙子深吸了一口涼氣,只聽她緩緩說道:“這麼說來,只要其中一個你不死,便不會真正的將你殺害對吧?”

陳楓點點頭,說道:“不錯!就是這種情況,我只要將本體裝入我的空間之內,便永遠不會出現身亡的情況。”

陳楓只是說出了自己的異空間,並沒有提出黑龍戒的事神,不過即便如此,這樣的狀況也讓幾人心顫不已。 陳楓等人被陳玄找了個藉口給暫時留在了皇宮,這裏的一切都很豪華,就連住的地方都非常的奢侈。

“小楓哥哥!我感覺這裏好怪!”

房頂是陳楓的最愛,此時的他正坐在房頂之上,半躺着,欣賞着空中那美麗的月色,而司馬星雨則坐在他的身邊。

“當然怪了!這裏可是皇宮!”

陳楓坐起身,看着燈火通明的皇宮,說道:“皇宮的等級制度太嚴,生活在這裏的皇子們連個說話的朋友都沒有,那些下人在說話之前都要想清楚他將說的話有沒有錯?能不能說?你覺的怪一點也不奇怪!”

“那他們不累嗎?”

“累,怎麼可能不累。”陳楓笑着說道:“所以我不喜歡這裏,不喜歡這裏的人,不喜歡這裏的奢侈,這裏的一切我都不喜歡。”

司馬星雨不在說話,她也經歷過皇宮中的生活,可是在無雙帝國,完全沒有這種狀況,那裏的人雖然也很講規矩,可是跟這裏比起來,她發現,這裏的生活實在是太恐怖了。

整整一夜,二人都沒有睡意,就這樣背靠着背坐在房頂之上,一直到了第二天的早上,陳玄爲他們安排的待女到房中叫二人起牀的時候,二人才從房頂之上下來。

陽光很毒,耀的人睜不開眼睛,在陳玄的熱情招待下,幾人再一次聚在了一起,只是多了幾個人,幾個陳楓說熟又不是很熟的人物。


“陳玄,這算什麼?你的家宴嗎?”

老酒鬼看到桌子前的陳家人,臉上的表情變的難看了起來,因爲這樣一看,就只有他與怪老頭以及雨晴仙子是外人,其它的都會多多少少與陳楓有些關係。

陳玄打了個哈哈,說道:“當然不是,我這幾個孫子想見識一下你們的風采,所以我便將他們一起帶來了,如果你們不喜歡,我可以立即讓他們離開。”

“那就讓他們走吧!”

陳楓的話很突然,原本他正與司馬星雨說着悄悄話,可是忽然聽到陳玄的話後,直接就冒出了這麼一句,他這一句話讓所有的人都愣在了當場。

老酒鬼愣了一下,沒有反應過來,怪老頭哈哈大笑,雨晴仙子則忍住了,所以她並沒有笑出聲,不過她的表情所有人都可以看的出來。

陳玄非常的尷尬,看了一眼陳楓,眼神異常的複雜,過了許久,在衆皇子怒氣衝衝的時候,他最終擺了擺手,讓那些不甘的皇子們全部離開了。

“楓兒!其實……”

“沒有什麼其實可是的,我有名字,叫陳楓, 重生之富婆系統 ,如果你們沒有好的人選,我倒是有幾個,只要你們願意,我直接就可以帶着他們到魔族去!”

陳楓的意思非常的明顯,反正現如今那空間裂痕在他的手中掌握着,只要他自己願意,隨時都可以進入魔族,以他那逃命的本事,休想有人能攔的住他。

陳楓嘆了一口氣,說道:“那好吧!不過在這之前,我想讓你見一個人,如果見完這個人之後,你還是沒有任何的表示,我就不在勉強你!”

陳楓愣了一下,看了一眼陳玄,接着,便在陳玄的示意下,一個長相非常漂亮的侍女來到了陳楓的面前。

陳楓深吸了一口氣,跟着侍女走進了裏面的包房,在之前他就發現了這裏藏着人,可是當他進入包房的時候,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裏。

這哪是一個人,整個包房坐滿了人,而且都是他熟的不能再熟悉的人了,只有一個人他不認識,不過看他的裝束,陳楓也能猜個大概。

“娘,師傅!你……你們怎麼都來了?”

陳楓看着滿屋子裏的人,一時間竟然有些反應不過來,將眼光立馬轉向了一旁坐着的葉落身上,可是葉落彷彿沒看到他一般,竟然理也不理。

無雪梅眼神有些複雜,看着陳楓,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可是花有名不同,看着走進來的陳楓,他原本帶着笑容的臉立馬拉了下來。

“怎麼?我們就不能來了?”

“當然不是!師傅哪不能去,嘿嘿,我是說,你即然來了,怎麼也不和我打聲招呼啊。”陳楓特別怕花有名,從小到大都是,即便他現在有了天階巔峯的實力也是如此。

“少給我廢話,今天我跟你師孃都在這裏,我直接將話講明瞭,你到底想怎麼樣?難道就想讓你孃親一輩子這樣傷心下去?”

花有名的聲音剛落,其妻子也插話說道:“小楓啊!我是看着你長大的,你是怎麼想的師孃還能不知道,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有些事情該解決還是要解決的。”

無雪梅不說話,她的心情陳楓非常的清楚,可是這個時候,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看着無雪梅的臉色,他嘴吧張了張,最終沒有說出一個字來。

“小楓啊!即然你能原諒你孃親,爲何就不能原諒我呢?”

這時,那個陳楓不認識的人說話了,年紀跟花有名差不多,不過他身穿龍袍,坐在主位,陳楓一眼便知道了他便是玄天帝國的主人陳天。

陳楓撇了他一眼,冷哼一聲,便不在看他,而是將目光轉移到了花有名的身上,只聽他說道:“師傅可知道無雙府我遇刺的事情?”

花有名點點頭,這事他確實知道,只是不知道陳楓爲何要舊事重提,只聽陳楓再一次說道:“無雙府那次我就不提了,在我前往南大陸之前,我孃親遭遇行刺,這事是誰做的,我想不用我說,在坐的人都明白吧?”

“由於事情太過緊急,我一直沒有來得及細查,所以便將這事放在了那裏,可是就在我從南大陸歸來,經過多格小鎮的時候,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雖然此人沒有得手,但是卻傷了我的朋友,哼,你們可知道此人是誰?”

陳楓將目光盯向了陳天,那眼神讓久居高位的陳天都有些忍受不住,而這個時候,無雪梅卻擔心了起來,這事陳楓從回來後就沒跟她提過,所以對於此事,她也是絲毫不知,雖然現在陳楓明明就站在她的面前,可是那擔心之色也表露無疑。

“是四皇子陳柏!”陳楓突然間笑了,看着臉色鐵青的陳天,陳楓一字一句地說道:“第一次是他,第三次也是他,呵呵,也許第一次他是自己想殺我,雖然我不知道和他有什麼深仇大恨,不過這三次,我想憑着他的頭腦,還不會有着這麼精確的計算吧,竟然連我何時出現,出現在什麼地方都給算進去了,如果他真的有這麼聰明,我就不可能站在這裏和你們說話了。”

陳楓的話彷彿一根刺一樣刺進了陳天的心裏,他看着陳楓那殺人般的眼神,竟然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同樣都是他的兒子,皇子之前的爭鬥根本不可能避免,這種事情對他來說也許是家常便飯,可是他知道,陳楓從小生活在外面,對這種事情非常的排斥,所以他纔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們陳家的事情與我無關,但是別惹到我的頭上,上次是他運氣好,我放過了他,如果再有下次,我不敢保證他還能活着回到這裏。”

陳楓的話說完了,而這個時候無雪梅站了起來,看着一言不發的陳天,她嘆了口氣,然後走出了包房,接着,花有名以及其它人也陸續地走出。

陳楓在最後,瞪了一眼陳楓,這才離開,在經過大廳時,陳楓直接一句告辭打斷了幾人的談話,一個個將目光轉向了從包房內走出來的衆人。

陳楓帶着師傅師孃們離開了,陳玄卻傻了,至始至終,他這個年邁的老人都未能說上一句話,看着離開的衆人,他第一個反應便是衝向包房,可是還沒等他進入包房的時候,雨晴仙子與老酒鬼兩人也告辭離開。

陳楓根本沒時間理會他們,當他剛衝進包房之時,便看到了那滿臉怒氣的陳天,二話不說,直接拉起了陳天,吼叫聲從房間內傳了出來。

“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天看着怒氣沖天的父親,他忽然笑了,朝着陳天說道:“父皇,這種逆子要他做甚,你知道他剛纔說什麼?他竟然要殺了柏兒,要殺了他!”

陳楓的聲音也很大,這是他有始以來第一次敢用如此語氣跟自己的父親說話,但是第一次都要付出代價的。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陳玄根本不管陳天是否還是一國之主,總之這一巴掌非常的響亮,只聽他怒聲說道:“逆子?你……你真是氣死我了。”

一把將陳天甩開,陳玄氣道:“二十年前,你趁我不在,將自己的親生骨肉丟掉,並且要將其親手殺掉,二十年後,你竟然還做出如此下三濫的事情,你……你要我如何說你!”

“無神魂!天之棄子!這種事情如果出現在我們皇室,將會引起幾大世家的不滿,他們雖然身在朝中,卻一直對我陳家不滿,如果不殺掉他,他們一定會利用這個藉口造反,爲了大局,我只能這樣做!”

陳天擦了擦嘴角流出的鮮血,仍舊堅持自己的意見。

“天之棄子……天之棄之!你這幾十年算是活倒數了,天之棄之能在三年不到的時間內從一個沒有星力的小子直接攀升到天階巔峯?天之棄之能夠讓金翅大鵬這樣的神獸捨身跟隨?我看你這個國主是當夠了!” 陳楓離開了皇宮,重新回到了無雙府,就在第二天,玄風學院由花無心、雨晴仙子等人的名義廣發英雄貼。

凡星魂大陸,年紀在不超過三十歲的年輕人,認爲自己有實力的,均可進入玄風學院進行一次比試,比賽將抽出前四名,獎勵的豐富另很多人都非常向往,紛紛來到了中州城,見識一下這次由大陸上成名已久的幾位強者組建的比賽,猜測着這其中到底有何用意。

此時的陳楓卻無憂無慮地呆在無雙府,陪着幾女,根本不理會外界的一切,生活過的非常的瀟灑。

抱着凌雪坐在院中的草地上,身邊還有潘巧巧的存在,三女除了司馬星雨陪着雨晴仙子呆在玄風學院外,全部都在。

“喂!”

正在這個時候,香香的聲音傳了過來,看着三人的模樣,香香皺起了眉頭,來到了陳楓的跟前,說道:“外面因爲比賽的事情都鬧瘋了,你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啊?”

“反應?要什麼反應?”陳楓好笑地看着香香,笑着說道:“他們比他們的,我過我的生活,這其中好像沒有什麼關聯吧?”

兩者之間確實沒有關聯,所以此時的香香無言以對,不過她還是說道:“難道你就不想知道他們爲什麼要廣招年輕人來進行比賽?”

“爲什麼要知道?我發現你近來好像很關注星魂大陸發生的事情!”陳楓笑眯眯地看着香香,直到對方將眼神移向別處他纔再次說道:“其實你的擔心是多餘的,我們這次前往魔族只是爲了兩方的和平,如果我們不去,兩方發生了戰爭,到時候生靈塗炭,你也不想看到吧?”

太子妃天天想挖坑埋人 ,只是最近以來,她發現,陳楓好像並不管外界的事情,整天只知道修練、玩樂。

“好了香香,小楓雖然不關注外界的事情,可是他的心裏啊,跟明鏡似的,知道的清楚着呢,你就別擔心了!”

凌雪從陳楓的懷中站了起來,來到了香香的跟前,拉住了香香的小手,說道:“其實小楓說的對,這次他們去魔族,完全是爲了兩方不再發生戰爭,這種情況不只是你,我們整個星魂大陸都不想,所以你就別擔心了。”

“可是凌雪姐……”

“有什麼好可是的?這次去魔族由我帶隊,你也可以跟我們一起回去,我想你在魔族的身份也不簡單吧,到時候有你在後面幫助,我想問題不大。”

陳楓也站起了身,擡頭看了看天,再次說道:“這都快一個月了,呵呵,英雄大會也準備的差不多了,是我出場的時候了。”

“小雪、巧巧,我們走!去玄風學院!”

…………

玄風學院放了一個月的長假,雖然放了長假,但是學院中還是人滿爲患,而且所有的學員都沒有離校,選擇了留校。

這次的大事不只是小小的中州,甚至引起了整個星魂大陸的注意,幾乎各大勢力都有人員參加,而對於這次比賽的真正用意卻很少有人知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