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能馬上見到周雲峰的本尊,但是能見到斗魂分身也是一樣,而且從斗魂分身那裡肯定能得到關於周雲峰本尊的準確消息。

周雲峰的斗魂分身是在和炎簽訂契約之後凝練出來的,雖然和炎簽訂契約的是周雲峰本尊本源靈魂,而斗魂分身中只是周雲峰的一道靈魂之力,但是其中卻有著一絲本源靈魂之力,真是因為如此炎才能在近距離的情況下感應到周雲峰的斗魂分身。

既然有了消息,不管是周雲峰本尊的還是他的斗魂分身的,炎都是激動不已,而且是馬上找上門下。

在確定周雲峰的斗魂分身在戰宗后,炎就直奔戰宗而去,身形極快,幾個閃爍就消失在了際。

…..

在炎出現在戰城時,因為周雲峰的靈魂強度強於炎,所以周雲峰留在戰宗內的斗魂分身已經先一步感受到了炎已經到達戰城。

「速度還真快,現在已經到達戰城,如果他仔細一點,應該很快就會找上戰宗!」周雲峰留下斗魂分身淡淡的笑道。

……

通城東南放十多萬裡外有著一個沼澤之地,被稱為腐毒之澤,沼澤覆蓋方圓十萬里,沼澤之中危險重重,而且還有漫的霧瘴,進入之人稍有不慎,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正是因為腐毒之澤極為危險,所以也讓無數的魔獸和人類繞路而行,不願深入,傳言曾經有本源強者進入腐毒之澤深處,最後再也沒有出來過。

也正是因為人跡罕至,所以也造成了裡面有著外邊沒有的材地寶,而這次現世的心噬生果也正是出現在腐毒之澤。

原本人跡罕至的腐毒之澤,現在卻因為心噬生果的出現變的熱鬧起來,不斷有人進入腐毒之澤。

腐毒之澤內的魔獸幾乎歹毒,其中合道、永生期魔獸並不罕見,合道期以下的魔獸更是隨處可見,在腐毒之澤身死的人幾乎都是這些魔獸和霧瘴的功勞。

深入腐毒之澤不足三萬里的地方有著一塊罕見的山,或者是一塊冒出水面的山頂更為合適,山頂冒出水面不足一米高,臨近水面的地方也不住三平米大。

而山頂的頂端有著一汪水,只有碗口大,一株拇指粗細的碧綠樹生長其中,而在碧綠樹的頂端正掛著三個拳頭大的碧綠果實,三個果實均勻分佈,各佔據一個方向。

三個果實發出淡淡的綠色光芒,光芒中透著濃濃的生機,這就是引來無數強者的源頭——心噬生果。

「心噬生果在三日之內必定會成熟,只不過到時必將是一番龍爭虎鬥,想要順利奪下心噬生果,恐怕需要付出一些代價才行。」在虛空中的周雲峰遠遠的看了三個心噬生果一眼后,皺眉道。

隨即,周雲峰就掃視了一下周圍的人群,以及在空空如也的虛空,最後將目光落在了腳下的沼澤。

材地寶必有守護獸,心噬生果是七星靈果,它的守護獸當然也弱不了,雖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見過這隻魔獸的全貌,但是已經超過十人死在了它的手中,其中甚至還有永生強者。

腐毒之澤處處危機,所以合道期以下的武者是很難達到兩萬里的地方,所以能達到這裡的人無不是合道期以上的實力,無一人是弱者。

就目前出現在眾人視野中的人,修為最低的都是合道中期,而最強的則是已經達到永生中期,實力極為強悍。

「心噬生果勢在必得,至少有得到一枚,就算要暴露一些底牌也在所不惜!」周雲峰心中決定道。

對於合道期以上的武者,對空間的領悟已經達到了不弱的境界,就算不使用元力,凌空而立也是極的事情,因為沼澤中很難找到落腳的地方,所以趕來的人都是凌空而立,等待著心噬生果的成熟。

周雲峰還算是得到消息較早的那一批人,但是在他趕到時,已經有近百人圍在虛空中虎視眈眈的看著下邊的三個心噬生果,同時在那充滿熾熱的眼神中也有著深深的忌憚。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向腐毒之澤趕來,趕來的人中一部分死在了沼澤之中,也有一部分成功達到了此處,成為了等待大軍中的一員。

很快,三日時間就過去了,而三個心噬生果透露出來的生級也越來越濃厚了,而現在視乎已經快達到了頂點。

雖然場面風平浪靜,但是所有人的眼神中都多了一絲戒備之色,他們戒備的不僅僅是那隱藏在沼澤泥水之下的魔獸,更多的是周圍的人。

心噬生果的靈力仍在不斷凝聚,周圍的元氣也開始不斷向心噬生果樹匯聚,而四周的草木也漸漸有了枯萎的跡象。

突然,周圍草木枯萎速度越來越快,最後將想是颶風卷過一般,周雲峰所有草木的生機在極短的時間內全部流逝。

而在這些草木生機飛速流逝時,三個心噬生果的光芒卻越來越強,強到讓人不敢直視。

「心噬生果成熟了!」

正在所有人在動手與隱忍煎熬時,不知道誰喊出了一聲,而這一聲就向是扔進湖面的一塊巨石,瞬間就激起了滔巨浪。

咻!咻!

轟!

…..

在這一刻,大多數人好像已經忘記了危險,身形一閃都向心噬生果樹沖了過去,但好在他們並沒有完全忘記他們現在身處什麼地方,還知道他們接下來需要面對的是什麼?

元力瘋狂運轉,所有人都將兵器握在了手中,大有誰敢阻擋就要劈了誰的架勢,當然,他們也確實是這樣做的。

「誰也別想和我槍,心噬生果是我的!」

「滾!什麼玩意?就你也配擁有心噬生果,真是不知死活!」

「敢擋老子的路,死!」

「啊!我恨啊!」

…..

…..

場面瞬間混亂,那位接近心噬生果數一千米,已經有十幾人死在了身邊人的刀下。

「吼!」

而就在眾人拚命向前沖時,一個巨大的身影漸漸從泥水下冒了一出來,隨即揚起巨大的腦袋,發出了一道怒吼,聲音中充滿了無盡的殺意。

這隻巨大的魔獸就是先前被人忌憚,現在卻在極短的時間內被大多數遺忘了的守護魔獸——沼澤巨鱷。

「轟!」

「噗噗!」

「啊!」

「救我,快救我!」

…..

沼澤巨鱷不愧是讓無數人忌憚的存在,它再一次用行動證明了這裡是它的底盤,巨大的鱷魚頭還沒有放下,一條巨大的尾巴已經向衝殺過來的人掃了過去。

沼澤巨鱷的尾巴絲毫不弱於靈器,被掃中著多數當場死亡,有幾人雖然僥倖逃脫了性命,也因傷重掉進了沼澤之中,被無情的吞噬。

沼澤巨鱷淬不及防的一尾,瞬間讓十幾個人喪生,而這十幾人中還有三人是化形魔獸,沼澤巨鱷的實力之強可見一斑。

…… ?第八章一隻只跳出來的黃雀

「重頭戲出場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死在這隻沼澤巨鱷的爪牙下?」周雲峰並沒有隨著這些人一起衝殺出去,而是仍然隱藏在虛空之中。㈧㈠中文網Δ.ん8⒈

天心噬生果非同小可,特別是對本源期以下的武者和魔獸來說,有著致命的誘惑,不管是出售還是自己服用,都可以得到極大的收穫。

現在就算是在明處的永生強者都已經過了十人,隱藏在暗處的那有不知多少了,而周雲峰正是其中一員。

周雲峰相信如他這般奪在暗處想做黃雀的人並不在少數,而且這些人的實力都極為不弱,至少都達到了永生期,就算修為沒有達到,實力也絕對可以堪比。

做黃雀雖然不錯,但是如果沒有做黃雀的實力,最後不但做不了黃雀,而且還被他眼中的鷸蚌吃的連渣都不剩。

此時,下邊的強者全部被沼澤巨鱷拖住,就連那十幾名永生期強者也沒有一人能穿過沼澤巨鱷的封鎖,但是這樣的廝殺註定不會持續太久,因為天心噬生果成熟后如果在一刻鐘內不摘取的話,就會自動掉落。

天心噬生果一旦落地瞬間就會消失,所有的靈力也會隨之消散在大地之中,所以在一刻鐘之內戰鬥必然會有一個結果。

沼澤巨鱷可不是尋常之輩,有著永生後期巔峰的實力,而且沼澤之地又是它的主場,所以就算是被十幾名永生強者和上百名合道強者圍攻,它也是應對的遊刃有餘。

「吼!」

「你們這些該死的東西,敢闖進我鱷狂的領地,今天我就要將你們全部嚼碎,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沼澤巨鱷怒吼道。

此時的沼澤巨鱷已經不再是巨大的鱷魚形態,而是變成了四米多高的巨漢,手持一柄兩米多長的骨刀。

保持魔獸本體雖然能揮出全部實力,但是在這種狀態下的沼澤巨鱷體積太大,在被圍攻時會處處處於被動。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沼澤巨鱷最終選擇了變成人形狀態,但是以他永生後期巔峰的實力,就算是保持人形狀態,一百多人也未能佔到半點上風。

圍攻沼澤巨鱷的十幾名永生強者中,實力最強的也只是永生後期小成,而且還只有一人,剩下的人中達到永生中期的也只有兩人,其他達到永生期的都只是永生初期而已。

至於那些合道武者、魔獸,他們在沼澤巨鱷眼中只是一些大一點的螞蟻而已,真正對他有威脅的只有那十幾名永生強者而已。

「真是一群廢物,一百多人還奈何不了一隻畜生!」隱藏在暗處的一名黃袍男子看著下邊混亂的戰場,眼中殺意涌動的說道。

「這樣也不失為一件好事,有這些廢物拖住這隻畜生,我正好伺機而動,奪下天心噬生果~!」轉念一想,黃袍男子冷笑道。

言罷,黃袍男子手中就出現了一柄靈劍,靈劍長不過三尺,卻閃動著陣陣寒芒,讓人不寒而慄。

因為時間急迫,一刻鐘已經過去了一半,隱藏在暗處中的那些黃雀已經漸漸失去了耐心,

……

「沼澤巨鱷的實力雖然強悍,但是想要擊敗這一百多人絕對不是一時半會能辦到的,而且暗中隱藏的人起碼在五人之上,這些人一旦參戰,沼澤巨鱷的情況恐怕就不樂觀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周雲峰心中也開始權衡起來。

周雲峰的實力雖然不弱,但是他的境界卻不高,就算是靈魂修為遠過元力修為,但是現在也才不過永生中期,周圍的情況和隱藏在暗中的那些人的修為並不是他所能探查的清楚的。

實力不能絕對壓制對手,那麼就只能選擇步步為營,小心行事,否則不但得不到天心噬生果,還有可能將命丟在這裡。

「咻!」

周雲峰心中正在權衡時,在後邊的虛空中突然衝出了一道黃色身影,此人沒有絲毫的停留,身形急閃動,欲從眾人的頭頂飛過,然後直奔天心噬生果樹而去。

此人的想法雖好,但是沼澤巨鱷又怎麼可能讓他如願!

「找死!」沼澤巨鱷怒吼道。

以沼澤巨鱷的強大,那人剛一出現,他就察覺到了,心中已經暗自有了準備,在那人飛到頭頂時,迎接他的就是一柄充滿殺意的骨刀。

「該死!」感覺到前方刺骨的殺意,黃袍男子心中頓時一驚,怒罵道。

想要繞過眾人和沼澤巨鱷奪下天心噬生果已經不可能,不但計劃落空,而且還必須面對沼澤巨鱷憤怒的一刀。

「金壘之劍!」

黃袍男子敢選擇做黃雀,他的實力自然不弱,雖然比起沼澤巨鱷還有不小的差距,但是也達到永生中期巔峰,在全力出手的情況下,還是穩穩的接住了沼澤巨鱷的骨刀。

「就在這時!」

「咻!」

「咻!」

在黃袍男子被沼澤巨鱷攔下之時,又有兩隻黃雀沖了出去,但是他們的結果卻和先前的那名黃袍男子一樣,都被沼澤巨鱷攔了下來。

此時,所有人都意識到,他們低估了這隻沼澤巨鱷的實力,或者說從一開始這隻沼澤巨鱷就是戲弄他們,否則不可能連續衝出的三人都被他攔了下來。

要知道這三人中雖然有一名合道武者,但是三人的實力絕對都不低於永生中期,最強的一人甚至已經達到了永生中期巔峰。

「所有人都小看了這隻巨鱷,在未將他擊敗之前,恐怕沒有人能得到天心噬生果!」周雲峰神色一凝,皺眉道。

看出這一點的顯然不只周雲峰一人,不管是正在和沼澤巨鱷激戰的,還是仍然隱藏在暗中的人都意識到了這一點。

突然,一名青袍男子出現在了空中,神色淡然,一副看穿一切的神態。

「隱藏在暗處的朋友們都出來吧,如果不能將這隻巨鱷擊殺,今天我們恐怕都不能如願!」青袍男子回身看了一眼身後的虛空,淡淡的說道。

青袍男子的眼神掃過虛空時,有意在三個地方停了一下。

「此人好敏銳的感應力!」周雲峰見青袍男子的眼神在自己隱藏的虛空中頓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已經被此人現,所以不由的苦笑道。

青袍男子話音剛落口,就有三人從虛空中走了出來,兩男一女,其中就有周雲峰在內。

三人加上青袍男子一共四人,四人中有兩人是合道修為,只不過兩人都是合道後期巔峰,除了周雲峰外,還有一名白袍男子。

「曾經的聖元界合道榜第八十三位:邪聖宗——獨孤蓉!」青袍男子看著那名一身白裙的女子,有些意外的說道。

「目前聖元界合道榜第三位:血海宮——殷千幻!」青袍男子將目光移向了另外一人,淡淡的說道。

「這位師弟倒是有些眼生,但如果我沒有差錯的話,你應該就是最近幾十年才崛起的戰天宗妖孽級天才——周雲峰,現在聖元界合道榜第五位!」青袍男子看向周雲峰,饒有興緻的說道。

「呵呵!司馬師兄,我們既然已經現身,現在可不是聊天的時候哦!」獨孤蓉看向青袍男子嬌笑道,一顰一笑之間充滿了無盡的魅力。

「司馬?難道此人是稱青衣劍士的司馬青天!」聽了獨孤蓉的話,在結合青袍男子的的修為和神態,瞬間周雲峰就猜出了青袍男子的身份。

司馬青天,倉雲門精英弟子,永生後期小成修為,曾經在合道期時也是進過聖元界合道榜強一百名的強者,一身實力深不可測。

四人的修為雖然不盡相同,但是四人的實力絕對都是在永生中期以上,他們四人的出現頓時讓激戰的氣氛不由一滯。

雖然四人都還沒有出手,但是四人都是名聲在外,認識他們的人都知道他們的實力,奪取天心噬生果一方的眾人看到四人出現,先是眼中露出了激動之色,但是很快又閃過了一道戒備之色。

「哈哈!獨孤師妹倒是心急,既然如此,那我司馬青天就不浪費時間了,出手吧!」司馬青天將一柄雙手劍握在手中,大笑道。

「兩位師弟,難道你們不打算出手嗎?難道還要繼續做那背後撿便宜的黃雀?」獨孤蓉也將一條長鞭握在手中,轉頭看向沒有動靜的周雲峰和殷千幻兩人,戲謔的說道。

「獨孤師姐說笑了,我只是一時觀戰太入迷而已!」周雲峰微笑道。

周雲峰知道,既然已經露面,那也就不可能再置身事外,只是他想不到獨孤蓉會看的如此之緊而已。

言罷,周雲峰就將噬天槍取出,握在了手中。

周雲峰都動了,殷千幻當然也不可能再不有所表示,所以也取出了自己的兵器,一道幽黑狹長的大刀。

「合力擊殺沼澤巨鱷,天心噬生果各憑本事!」司馬青天臉色一正,沉聲道。

「小妹沒有問題!」獨孤蓉微笑道。

「沒問題!」周雲峰迴答道。

「贊同!」殷千幻面無表情的說道。

「好!既然如此,那就出手吧!」司馬青天點頭道。

言罷,司馬青天就轉身沖入了戰團,周雲峰三人也手握兵器緊跟其後,四人瞬間就成為了圍攻沼澤巨鱷的眾強者中的一員。

因為四名強大的生力軍加入,戰鬥也變的愈加激烈起來,沼澤巨鱷也落入了下風,可以說前景堪憂! ?第九章獨吞

「吼」

「你們都該死」沼澤巨鱷怒吼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