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車裡開著暖氣,但是黎曉曼還是感覺到了冷意。

她見龍司昊不說話,她也沒有再多問,僵硬的氣氛一直持續到下車。

寶石黑的勞斯萊斯進入翠園別墅區,黎曉曼下了車對龍司昊說了句謝謝便步伐不穩的往前走去。

只是她沒走幾步,就被身後跟上來的人一把橫抱了起來。

「啊……你……你做什麼?」黎曉曼一驚,抬眸睨著表情冷雋的龍司昊,清澈的眸底閃過一絲慌亂,清麗的小臉卻浮出了兩朵她自己沒察覺到的紅雲。

龍司昊垂眸睨著她,幽深的目光落在她緋紅的臉蛋上時,剛剛還冷硬的表情柔和了幾分。

他英挺的劍眉輕挑,薄美的唇彎起,聲音低沉清潤沒有波瀾,「你以為在這裡我能做什麼?放心,我沒有露天歡~愛的嗜好,就算要做,也是在床~上。」

「你……」黎曉曼因為他的話,羞赧的小臉蹭的爆紅,她纖細的玉手揪著他胸前的衣襟,目光嗔怒的瞪著他,「龍司昊,你好……」

「好什麼?」耳後一熱,灼熱的氣息似要穿透她的耳膜。

「沒什麼!」黎曉曼身子一顫,縮了縮脖子,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一回頭卻發現龍司昊抱著她正站在霍家別墅大門前。

她驚訝的撐大了雙眸,推著龍司昊,「你放我下來。」

「不急!」龍司昊劍眉輕挑,菲薄的唇角挑出淡然優雅的笑,拉起黎曉曼的小手,打開了別墅的指紋鎖,抱著她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你……」黎曉曼見狀,倒抽一口冷氣,纖細的玉手輕輕拍打著龍司昊的胸膛,「龍司昊,快放我下來,你不能進去,要是被林嫂見到你,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龍司昊斂眸,幽深的目光淡掃她一眼,俊美的臉上表情坦然,聲音低沉毫無波瀾,「我不認為我們之間有什麼關係需要洗清。」

「啊……?」黎曉曼抬眸睨著龍司昊,清澈的眸中閃爍著疑惑,有些跟不上他說話的節奏,他到底什麼意思啊?

在她睨著龍司昊俊美白皙的下巴神遊這期間,她已經被龍司昊抱著進入了別墅的大廳,而一路上,兩個人都沒有遇到「危險人物」。

別墅里的傭人除了林嫂,其餘的幫傭這個時候已經回家了不在別墅,而唯一一個在留宿在別墅的林嫂此時也不見人影。

黎曉曼在被龍司昊抱著上樓時,她聽到皮鞋摩擦出的「蹬蹬」聲音,才回過神來。


她掃視了下四周,見龍司昊竟然抱著她上樓了,她抑制不住的血脈膨脹,唇角極度抽蓄,險些暈過去。

天,他竟然和她上樓了,他能再囂張一點嗎? 「龍司昊,快放我下來。」黎曉曼纖細的雙手推著龍司昊的胸膛,清澈的水眸有些驚慌的瞪著他。

星辰本是一對 ,俊美的臉上表情坦然,薄美的唇附至她耳後,聲音低沉清潤,「你想為我們叫來觀眾,可以再大聲一點?」

聞言,黎曉曼立即住了聲,盈亮的水眸做賊似的打量了下四周,雙手揪住龍司昊的衣領,清麗的小臉微微泛紅,低聲說道:「你究竟想怎麼樣?這裡是我家,要是被人看到就不好了,你放我下來好不好?」

她的心理素質不夠強悍,她快hold不住了,他這樣抱著她,要是被林嫂見到,她就是全身長滿嘴也說不清。

他是不是忘記了,她可是他名義上的弟妹,他這樣抱著她在霍家晃蕩,他就不怕被人看見嗎?

龍司昊目光幽深的淡掃她一眼,薄美的唇輕抿,語氣平淡的問:「你的房間在哪?」

黎曉曼微怔,心跳加速幾分,纖長的睫羽輕顫,莫名的有些緊張,「你……你問這個做什麼?」

龍司昊深邃的幽眸緊鎖她清麗泛紅的小臉,薄美的唇湊至她耳後,聲音低沉帶著幾分黯啞,「有些事在床~上做比較合適。」

「你……」黎曉曼倒抽一口冷氣,清麗的小臉紅的滴血,她因一時緊張,揪緊了龍司昊的衣領,「龍……龍司昊……你……你別亂來。」

龍司昊英挺的劍眉輕挑,深邃的幽眸中綴進一絲笑意,眸底閃過一絲戲謔,目光燦若星辰,他薄美的唇彎起,聲音低沉充滿了磁性,「我不認為在床~上做那件事是亂來。」

話落,他唇角勾勒出魅惑的弧度,抱著黎曉曼進入了離主卧較遠的客房。

原本就頭暈無力的黎曉曼見龍司昊竟然抱著她準確無誤的進入了客房她的房間,她的頭更暈了。

她算是引狼入室嗎?

她揪緊他皓白真絲襯衫的衣領,眯起眼眸睨著他,「你……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間房?」

龍司昊綴進笑意的幽眸眯起,徑直抱著她平放在柔軟的床~上,傾下俊挺的身軀,薄美的唇輕揚,吐出兩個字,「直覺。」

黎曉曼見龍司昊將她抱到床~上,她清澈的水眸警惕的睨著他,雙手低著他的胸膛,「龍司昊,雖然我們之前有過一夜……」

黎曉曼咬了咬牙,才說出了那個「情」字,頓了下,她才又繼續說道:「但是那是意外,請你把它忘了。」

龍司昊深邃的幽眸淡掃她一眼,薄美的唇彎起,「我不覺得那是意外,而是天意,好好休息,睡一覺起來頭就不會暈了。」

話落,他傾下身,單手托起她的後腦勺,將枕頭塞到她頭下,又為她蓋好了被子,才直起身。

他做這一系列動作時十分的溫柔,就好像是一個體貼的丈夫。

黎曉曼見他直起身,大腦短路了一會,才抬眸睨向龍司昊,纖長的睫羽輕顫,「你……抱我進房只是……讓我睡覺?」 龍司昊英挺的劍眉輕挑,綴進幽眸中的笑意濃烈了幾分,他傾下俊挺的身子,白皙修長的手指輕挑她的下顎,唇角勾勒出若有似乎的笑意,「除了睡覺,你認為還有什麼事在床~上做比較合適?嗯?……」

說到這,他頓了下,如墨的幽眸微眯,深邃的眸底閃過一絲戲謔,薄美的唇上揚幾分,「我不覺得在床~上睡覺是亂來。」

「你……」黎曉曼的唇角一抽,只覺頭頂有一群烏鴉飛過,胸腔內像是堵了一口氣,吐不出咽不下去。

她眨了眨清澈盈亮的水眸,「所以你剛剛說有些事在床~上做比較合適,只是睡覺,而不是……」

「而不是什麼?」龍司昊揚眉,深邃的幽眸緊鎖她,唇角勾勒出魅惑的弧度,「你以為是什麼?還是你覺得在床~上有比睡覺更合適的事做?」

黎曉曼的唇角極度抽蓄,清麗的小臉又是一紅,如同熟透的櫻果。

她竟然又被他戲弄了,他剛剛分明是故意讓她想歪的。

他外表看著優雅高貴,沒想到內心這麼腹黑。


她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語氣疏離,「龍總,謝謝你送我回來,您請慢走,我頭暈無力,就不送了。」

龍司昊垂眸凝視了她一會,伸手將她鬢邊的發捋到耳後,聲音低沉清潤,「先睡一會。」

話落,他直起身直接離開了房間。

見他離開,黎曉曼蹙起了秀眉,他就這樣走了?

她怎麼覺得少點什麼?心裡頭竟然有那麼一點點莫名的失落落。

頭還是暈乎乎的她單手扶著額頭,正準備休息一會,包里的手機卻響了。

坐起身,她拿出手機見是林陌陌打的,才接通了電話。

「曼曼,你現在在哪?為什麼一直沒接電話?龍總有沒有找到你?」電話里傳來的是林陌陌焦急擔憂的聲音?

「龍總?」聞言,黎曉曼水眸眯了眯,隨即明白過來,「陌陌,我在家,我沒事了,是你讓龍司昊去找我的?你怎麼知道我出事了?」

「我聽說那個李總不是個好人,背著他老婆養情人,擔心你會吃虧,去了華西餐廳,才知道你根本沒去哪裡,打電話給你,你又一直沒接,我擔憂你出事了,就打電話給了龍總,讓他幫忙找你。」

聽完林陌陌的話,黎曉曼清澈的水眸氤氳起水霧,十分動容,「陌陌,謝謝你。」

她這輩子最幸運的就是有這麼一個好友。

「好了,傻丫頭,是不是又感動的要哭了?你沒事,我就放心了,你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虛弱,先休息,我就不打擾你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我掛了,拜!」

林陌陌說完就掛了電話。

黎曉曼垂眸睨著手機,這才發現上面有五十幾個未接電話,一條未讀簡訊,其中有二十幾個是陌生號碼,十幾個是林陌陌打的,七八個是霍雲烯打的,一個是林嫂打的。

她看了簡訊,是林嫂發給她的,說是她的兒子病了,沒人照顧,她今晚會回去一趟,明早才會返回。

她看了下簡訊接收時間,是在兩個半小時以前,那個時候她還在金豪夜總會。

怪不得她沒有見到林嫂,原來她剛好不在。

她躺了一會,覺得口有些干,突然想吃水果,便起來,單手撐在牆上,步伐有些不穩的出了房間,慢慢下了樓梯。

她直接去了廚房,卻在見到廚房裡正忙碌的俊挺身影后,驚的張大了嘴巴,撐大了雙眸,震驚且不敢置信的睨著正在切菜的俊美男人。

那驚訝的程度如同看見了超宇宙外星人。

龍……龍司昊?

他……他在切菜?

不可能吧?她凌亂了,驚的下巴都快掉了,她一定是看錯了,是幻覺,一定是幻覺! 黎曉曼張大嘴巴,纖長的睫羽輕顫,抬起右手揉了揉雙眸,定睛一看,那切菜的俊美男人竟然還在?

她又再眨了眨眼,竟然還在。

俊美白皙的側臉,稜角分明,魅惑迷人的完美輪廓,俊挺的身姿,切菜的刀法標準熟練,一點也不失優雅高貴,彷彿他不是在切菜,而是在認真的表演一項藝術。

他竟然會做飯?可他不是TE的總裁,霍家的長孫,陌陌嘴裡那個權勢背景強大的男神嗎?

她猶如一尊雕像一般的站在廚房門口,動也不動,徹底石化。

正切菜的龍司昊察覺到有人,側過了頭,見黎曉曼像是被雷劈一般的站在門口,他深邃的幽眸眯起,俊美的臉上表情坦然,薄美的唇彎起,聲音低沉清潤,「怎麼下來了?回去躺著,我做好了送上去。」

「送上去?」黎曉曼覺得她的下巴快掉了,忍不住用手托住下巴,清澈的水眸驚訝的瞪著他,他是不是忘記了這裡不是他的家?

「你……」黎曉曼眨了眨眼眸,好心的提醒道:「這裡是我家。」

龍司昊手上的動作微頓,俊美的臉上蒙上一層深邃的色彩,目光幽暗,薄唇輕抿,吐出驚人的話語,「這裡將會是你前夫的家,不是你家。」

「啊……」黎曉曼一怔,愣站在原地。

龍司昊目光幽深的睨向她,見她愣站在原地,他跨步上前,菲薄的唇角浮出一抹淡笑,傾身將她一把橫抱起。

黎曉曼一抽氣,清澈的水眸驚訝的睨著他,「要幹嘛?」

面對他,她似乎問的最多的就是這句話,他總是讓人意外,她永遠不知道他下一秒要做什麼。

「去餐廳等著!」龍司昊眉眼帶著淺笑,垂眸睨著她說完,便將她抱到了餐廳。

黎曉曼一個人愣愣的坐在餐廳,心裡有種直覺,這個世界要凌亂了。


龍司昊竟然在霍雲烯家裡做飯,他能再囂張一點嗎?

要是霍雲烯突然回來怎麼辦?


想到這個,她就熱血沸騰,一陣頭皮發麻。


她站起身,正欲去廚房讓龍司昊離開,便見他端著已經炒好的菜走來。

撲鼻的香味隨著他走近的步伐傳來,令還沒吃晚飯的她胃口大開。

龍司昊讓她坐下,並將炒好的三個小菜擺放在餐桌上,為她盛了一碗熬好的瘦肉粥,將筷子遞給她,才在她身旁坐下。

他挑眉睨著發愣的她,薄美的唇彎出好看的弧度,聲音低沉清潤,「傻丫頭,發什麼愣,快吃,嘗嘗我的手藝,你今晚身子不舒服,適合吃些清淡的,下次,我再給你做營養大餐。」

「傻丫頭?大餐?還有下次?」黎曉曼張大嘴,伸手托住快要掉的下巴,撐大了雙眸,「龍先生,我很謝謝你這麼照顧我,但是我們兩個,好像真的不是很熟,你沒有必要對我這麼好。」

龍司昊深邃的幽眸微眯,長臂一伸,將她一把拉進他懷裡,指節分明的手指輕挑她的下顎,眸光幽深的睨著他,「我不希望再聽到我們不熟的話,我喂你。」 話落,龍司昊將黎曉曼直接抱坐在他的腿上,然後端起那碗粥喂她,見黎曉曼準備拒絕,他薄美的唇依附至她耳邊,聲音低沉,「如果不想被人看見,就儘快的吃完,不然,我可不敢保證不會有人突然出現。」

「你……」黎曉曼清麗的小臉羞憤的紅透,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才被迫的張開嘴,任由他喂她。

她不希望被人看見她和龍司昊這麼親密,而能讓龍司昊快點離開的方法便是她儘快的吃完。

雖然她吃的很快,而且吃的是心驚膽戰,但有一點她不得不承認,龍司昊的手藝很好,和御宴樓的大廚有的一比,可以說是不相上下。

吃完飯,龍司昊準備去洗碗,黎曉曼說了句她洗,便收拾碗筷進廚房。

而龍司昊則是跟著她進廚房,幽深的目光緊鎖她,唇角勾勒出若有似無的笑意。

黎曉曼洗好碗,收拾好后,轉身睨著龍司昊,秀眉微蹙,扯出一抹疏離的笑,「龍先生,很晚了,你可以回去了吧!」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