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他之前覺得對方越看越熟悉。

重生之軍嫂撩夫忙

其實,不怪李雲之前沒把李子規認出來。

因爲,李子規跟他走散之前的樣子變化太大了。

之前。

李子規體型很小,只比成年人的巴掌大一點,完全是隻小烏龜。

可是。

眼前的這隻變異烏龜比之前大了數十倍,直立起來,有成年人那麼高。

而且,它的聲音也變了,比以前更加成熟。

以前它說話語速很慢,現在說話的語速快了許多。

綜合以上。

李雲纔沒有認出它來。


此時,李雲認真的把變異烏龜打量一遍,發現它真是李子規。

不說那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它的瞳孔還是以前的那種金色。

不過,它貌似比以前變的賊很多了。

李子規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讓它有這麼大的變化。

簡直跟之前判若兩人。

“子規,真是你。”

李雲高興的說道。

他找了李子規那麼久,都沒有一點線索,沒有想到在這裏遇上了。

“是我老大,見到你太好了,我高興死了,你不知道我很你走散以後,可是天天想着你。”

變異烏龜跑到李雲跟前,高興的手舞足蹈。

“等等!”

李雲用一副懷疑的目光看着它,李子規停下來也看着他,不知爲何,被李雲這麼看着,它有點心虛。

“老大,你怎麼了?這樣看着我?”

“你是不是早認出我來了?之前故意裝作不認識我?”


李雲說道。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

都市之神級廢少

“真沒有?你猜我會不會信你?”

李雲自然不可能信它的這些鬼話。

他現在只有半米多長,平常與李子規相處的時候,他用的就是這副象形。

兩個在楊家相處了那麼久。

李子規會一眼忍不出他來?

說什麼,李雲都不信的。

“老大,我之前真沒有認出你來。”


李子規說着,一副心虛的不行的表情。

李雲早已明白了,咧了咧嘴,露出一絲邪魅的笑容。

一邊朝着李子規走過去,一邊說道:“好啊李子規,早認出我來了,裝作不認識,還想讓我叫你老大,你是想造反啊,三天不揍你,你都不知道自己信啥了。”

說罷,便朝李子規揍過去。

“啊!哎呦,痛,老大別打了,我錯了我錯了,你是我的親老大,哎呦,老大別揍了,我真錯了….”

很快,這裏便傳出來李子規哎呦的慘叫聲。

許久。

慘叫聲才停下來。

然後,李雲的聲音傳出來。

“還想不想當我的老大了?”

“不想了。”

“這次我揍你,你服不服氣。”

“服氣。”

“下次還敢不敢了?”

“不敢了。”

“….”

小樣,以爲實力變強了,便能造我的反,你也不看看我李雲是誰。

李雲心裏偷笑。

隨後,想起李子規的大變化。

他的神色一正,道:“說正經的,我們走散以後,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的實力怎麼進步的這麼快?”

走散之前,李子規還是凡人9級。

現在,它已經是超凡四階,與李雲同級。

連跳四個大境界。

這進步的速度比坐火箭還快。

說實話。

李雲是真被驚到了。

他搞不明白,李子規爲何在這麼短時間內,實力進步的這麼快。

“嘿嘿,說起來,也是我的造化…”

李子規將走散以後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原來,李子規、李小嵐兩個與李雲走散以後,便在迷失森林中亂走。

結果沒多久,它們兩個也走散了。

後來某一天。

李子規發現了一座神廟。

神廟已經半坍塌,裏面佈滿了灰塵,連神像都腐朽了。

也不知道存在多長時間了。

李子規偶然在神廟裏面發現了一個暗門,由此來到地下的一座神祕宮殿中。

在這裏,它遇見了玄武神獸的一道殘念。

殘念與神念一樣,都是精神力,不過它是殘缺的。

李子規本是玄武的後代,如今遇上的正是它的老祖的殘念。

那道玄武的殘念給了它很多好處,讓它進化到了超凡四階。

而它的身體也跟着實力的進步而產生變化。

最後,便變成現在這副樣子了。

不僅如此。

這道殘念現在依舊附在李子規的身上,並沒有消失。

李雲聽完以後,吃驚的張大嘴巴,道:“你的意思,玄武的那道殘念還在你身上?”

“嗯。”

李子規點點頭,道:“老祖說過了,我的身體是祂最好的寄託之所。”

“那你能不能喊你老祖的殘念出來見見面?”

李雲心裏對玄武還是非常好奇的。 畢竟,這可是與青龍、朱雀、白虎齊名的神獸。

實力比九尾天狐還強。

李雲很想見見祂。

“不行,老祖的殘念所剩不多,每次出來便會消耗一點,如果出現的次數太多,祂就會消失的。”

李子規搖搖頭,這樣說。

“好吧。”

李雲雖然對玄武非常好奇,但也不是非見不可。

他沒有多說什麼。

“老大,你現在可有名了,聽說你得到好幾件至寶,還殺了風雷武館等幾大勢力的許多高層人物,是不是真的?”

李子規突然想起了什麼,這樣說道。

“嗯。”

李雲點頭承認。

關於他在古墓裏做的事情,早已傳的沸沸揚揚。

李子規知道這件事情,一點都不奇怪。

“真的是這樣,老大,你不愧是我的老大,你也太牛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