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兒,阿爾劍,我出來了!”蕭嵐努力控制着自己激動的心緒,對二人淡定而又不淡定地說道。

……

雪兒·愛麗莎與阿爾劍·雷迪斯有些驚異,他們覺得現在的蕭嵐與之前不太一樣了,具體哪裏不同,說不出……

臉還是那個臉,兩個眼睛兩個耳朵一個鼻子一個嘴巴,頭髮也還是紫色的……

“蕭嵐哥哥,你認證成功了嗎?”雪兒·愛麗莎此刻小臉粉紅粉紅的,眼中有些期待的問道。

“對啊,蕭嵐,你成功了沒,快說快說!”阿爾劍也催促問道。

蕭嵐看了看他們,一副神祕莫測的表情,笑道:“當然是……你們猜!”

我靠!

雪兒和阿爾劍暈倒,這是什麼回答。二人相互看了一眼,露出一絲邪惡的笑意……

“乾死他!”

二人突然大叫着,跳起來在蕭嵐的頭上一人打了一個響慄。

“靠,你們用得着這麼狠麼!”蕭嵐捂着頭,一副疼得要死的表情。

“活該,現在你說還猜不猜啊?”雪兒和阿爾劍異口同聲笑道。

“嘿,我決定了,你們越是欺負我,我就越不會告訴你們結果!哈哈哈……”蕭嵐仰頭,一副自以爲是的奸詐表情,大笑起來。

“臥槽,你……”

阿爾劍正準備說話,蕭嵐卻搶先一步說道:“阿爾劍,還不快進去,該你認證了!”

“好了,別浪費時間了,阿爾劍是吧,跟我進來吧。”這時風凌輕舞也開口了。

雖然剛纔在魔法殿發生了些不愉快,但是現在天還沒有黑,那認證儀式也還是得進行。

“靠,你小子等着!”阿爾劍看風凌輕舞都馬上進去了,便不再打鬧,趕忙屁顛屁顛地跟進入魔法殿。

“蕭嵐哥~~~哥~~~,你到底成功沒有嘛~~~~”這個時候,蕭嵐的耳畔卻響起一個膩的讓他不由的渾身一顫的蘿莉萌音。

卻見身旁雪兒·愛麗莎兩隻白嫩青蔥小手拉着自己的左手,使勁地搖晃着撒嬌賣萌起來。

“得得……怕你這招了。嘿嘿,當然是成功了!”蕭嵐最怕雪兒·愛麗莎使用這賣萌術了,趕忙投降起來。

“耶!我就知道蕭嵐哥哥最厲害了,龍騎士什麼的,一定能成!”雪兒·愛麗莎聽到是自己想要的答案,小臉露出笑容,開心地跳起來說道。

“摸摸頭,這麼開心幹嘛?”蕭嵐摸了摸雪兒·愛麗莎粉紅色頭髮的頭,有些好奇,未免也太高興了吧。

“那是當然的了,蕭嵐哥哥成爲龍騎士,我們就可以一同前往主學院了,就不用分開了呀。如果沒成功的話,那雪兒豈不是要在主學院等上一年多,才能見到蕭嵐哥哥……”雪兒·愛麗莎小臉興奮,粉紅粉紅的,笑起來還有兩個小酒窩,在夕陽的餘輝下顯得特別美麗,看的蕭嵐都有些失神了。

蕭嵐搖了搖頭,把腦海中那莫名其妙的奇怪思緒甩出,這纔回應雪兒·愛麗莎道:“說的也是呢,希望阿爾劍也能認證成功,那樣我們三個就可以一同前往主學院了。”

“嘻嘻,那樣是最好不過了……不過,剛纔蕭嵐哥哥是不是看着雪兒在發呆呀?”雪兒·愛麗莎粉嫩小臉看着蕭嵐,眨巴着靈動的大眼睛莫名的笑着,看的蕭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才狡黠地問道。

“哪……哪有……”被雪兒·愛麗莎直接提起,蕭嵐更是不好意思,白淨的臉上都紅了起來。

“嘻嘻,蕭嵐哥哥臉紅了哦……”雪兒·愛麗莎打笑道。

…… 第十三話 跟蹤

天色已黑,天空繁星點點,月亮如彎月,皎潔而動人。

魔法殿大門再次響動,阿爾劍的認證儀式也結束了。

他臉上雖然沒有什麼失落的表情,但是蕭嵐和雪兒·愛麗莎卻感受到其不怎麼好的心情。

“阿爾劍……”雪兒·愛麗莎想說什麼,張口卻又把話給嚥了下去。

“沒成嗎?”蕭嵐倒沒啥多餘的想法,很簡單明瞭的問道。

“是啊,那些龍居然說不喜歡我的味道,心都碎了……”阿爾劍雙手一攤,一臉無奈地說道。

“味道?難道你昨晚上沒洗腳?”蕭嵐嘿嘿一笑。

“我擦,你纔沒洗腳!再說,就算一晚上沒洗腳,那有啥!”阿爾劍頓時就不開森了。

“噗,你果然沒洗腳!”

“你不要一直抓着這個不放!”

“咯咯……”雪兒·愛麗莎在一旁捂嘴偷笑。

這個時候,法爾與風凌輕舞也都出來了。

法爾一句話沒說,沉着臉,一副誰欠了他錢似得表情,誰也沒理的走了。

“好了,今天的龍騎士認證儀式就到這裏,大家還是明天再來吧。”風凌輕舞對着還站在魔法店門前的學生笑道,打發着他們離開。

“那個老頭從剛纔我進去,臉色就陰沉的要死,也不知道是哪裏來的,居然是他給我們進行龍騎士認證儀式。還是輕舞導師好,笑起來真是迷死人了,簡直就是女神中的女神啊。”阿爾劍小聲地對蕭嵐和雪兒·愛麗莎道,看着風凌輕舞便就收不回神了。

“走吧,天都黑了。”

蕭嵐和雪兒·愛麗莎受不了阿爾劍那豬哥般的樣子,轉身便走了。

本來阿爾劍還想向其他學生一樣,找個魔法方面的問題去向風凌輕舞詢問一下,也好近距離接觸一下女神。不過看蕭嵐和雪兒·愛麗莎居然毫不猶豫地轉頭離開,也只好一臉沮喪地跟着過去。

而被一羣學生包圍着的風凌輕舞,雖然是在回答着學生們各種各樣的問題,但那黑色明眸的餘光卻是看着蕭嵐,不知在想着什麼。

“對了,蕭嵐,你還沒告訴我你到底成功沒有。”路上,阿爾劍再次問道。

“成是成了,不過我以爲你也能成功的,準備等你出來了再和你一起分享。”蕭嵐一臉絲毫沒有在意阿爾劍龍騎士認證失敗會有什麼心情的樣子。

“哦,其實這點我早有準備了。嘿嘿,不過沒關係,我會想辦法儘快混進主學院的!聽說主學院的學生各個都是天才,心高氣傲的很,你們進去了小心一些,最主要的是別吃虧了。不能對付的人,就放着,等我來幫你們倆解決。”阿爾劍也根本沒有在意自己龍騎士失敗了,依舊還是那樣樂天地笑着,話中卻是對二人關心的囑咐起來。

“你放心吧,沒人能欺負我們。倒是你,速度要快一點啊,如果不能在我們前往龍之森林之前進入主學院,那我們分別的時間可就不是一般的長了。”

”是呀,阿爾劍,你要快一點進入主學院哦。“

雪兒·愛麗莎和蕭嵐不會懷疑阿爾劍進不了主學院,這應該只是阿爾劍心情和時間的問題。

“放心,一定沒問題。也不看看我是誰,堂堂雷迪斯家族的榮耀啊!不過,就算我們真的分別了太長的時間,大家的友誼,也絕對不會變的。”阿爾劍望着夜空,語氣中帶着堅定,還有一絲難以擦覺的感傷。

皎潔的月光像是一層薄薄地輕紗一樣灑落在他的臉上,金髮金眸,面容堅毅,棱角分明,有着一股特別的英氣。

“絕對不會!”

蕭嵐與雪兒·愛麗莎語氣亦是同樣的堅定,亦是同樣的帶着些許的感傷。

時光如梭,歲月如箭,在難忘的美好,也總有逝去的一天。剎那眨眼,三人這才發覺,原來,他們都已長大了。

雖然三人才不過兩年的友誼,但是這兩年卻是他們最純潔,最真誠,最無憂無慮的歲月,他們絕對不會遺忘。也許日後真有分別,甚至可能無法再見面,他們亦會用這一生的美好去紀念。

路也不是沒有盡頭的,沙特溫堡城鎮再大,三人也不可能一直走一起下去,該分開的,還是要分開。

先是阿爾劍,再是雪兒·愛麗莎,當蕭嵐回過神來的時候,周圍卻是川流不息的人羣,明亮炫目的魔法燈光,熟悉的吵雜聲。

蕭嵐仔細地看着這個城鎮,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人羣,熟悉的場景。他天天看,日日看,卻驚訝地發現,原來,自己從未看膩過。

“看了十來年了,沒想到居然還是沒有一點膩味,日後也不知道會有多懷念。”蕭嵐輕輕一笑,心中滿是幸福。在沙特溫堡城鎮生活的這十來年,他從未有過的快了和幸福。

他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在熟悉的大街上漫無目的地走着,把大街上的一幕幕場景看在眼前,記在心上。

”絕對不能讓這樣美好的畫面被破壞!堅決不允許!我蕭嵐一定要好好保護它們!“突然,蕭嵐握緊拳頭,聲音低沉但卻鏗鏘有力地對自己說道。

而後,蕭嵐臉上冒出一絲冷笑,轉步走向一個偏僻的巷子,嘴裏低聲說着:”不過,在此之前,還是要先收拾一下某些跳樑小醜才行!“

“這裏地勢偏僻,無人走動,難道你們不是在等待這個機會嗎?”走入巷中,蕭嵐便轉過身,對着身前陰影處輕笑着說道。

“喲呵,沒看出來啊,你小子原來也不是普通貨色嘛。”

陰冷地笑聲響起,陰影之處,三個身影緩緩走出,蕭嵐很熟悉,正是白天與他們發生爭執,甚至還打過一架的茨威格三人。

他們三人咽不下那口氣,於是決定晚上守蕭嵐他們夜路。


阿爾劍的強勢他們白天還歷歷在目,在沒有萬全之策下不會輕易找他麻煩。雪兒·愛麗莎他們覺得是手到擒來,完全不用浪費時間的,就準備放在最後。想來想去,還是覺得蕭嵐比較好欺負,而且欺負了還能有成就感。

於是乎,就出現了現在的情況。


“哦,我明白了。你們三個人渣是不是覺得單對單打不過我們,於是準備一羣單挑我一個?”蕭嵐雙手抱胸,眼中滿是諷刺,嘴角有着無所謂般的笑容。

“哼,死到臨頭,你還有心思笑?今天先把你廢了,明天再找雪兒·愛麗莎那小娘皮的麻煩。呵呵,到時候再把你們兩個的可憐遭遇弄給阿爾劍·雷迪斯那傢伙看,不知道到時候他會是什麼表情”茨威格眼中閃着寒光,臉上陰冷地笑着說出他所做的打算。

”嘿嘿,雪兒·愛麗莎那小丫頭生的那麼嬌嫩可愛,不知道在牀上是不是也那麼誘人!我們哥三可都迫不及待了!“肖恩與博格摸着下巴,眼中泛着淫穢的光芒邪笑道。

“嗯?!”

聽到三人的話,蕭嵐臉上無所謂爲般的笑意全然消失,眼神變得非常恐怖,陰冷而冰寒,嗜血而狂暴,就像是,一頭從遠古放出來的兇獸巨龍一樣嚇人。

他的身上雖然沒有散發什麼強大的魔力波動,但是卻有一種威嚴而神聖,驕狂而霸道的氣勢在蔓延開來。

“你們要是隻針對我的話,這一次肯定會不對你們怎麼樣。可是,你們居然敢把注意打到我朋友身上,而且還這麼的下流齷齪!說你們是人渣已經算是仁慈,我看你們簡直就是畜生不如!你們三個活着,只會害人。今晚我便送你們下地獄,讓你們在地獄裏好好的懺悔!”

說着,蕭嵐體內的魔力突然爆發,身體如離弦之箭,直接向着茨威格三人猛衝去。這股子非斬敵人首級不可的決然氣勢,當真是讓茨威格三人有些傻眼。


“找死!” 第十四話 除蛀蟲

回過神來的三人,就憤怒了。本以爲口無遮攔的阿爾劍算是最狂妄的了,沒想到這個蕭嵐更加的狂妄。以一敵三還,居然還敢這般目中無人地向他們攻來,當真他們都是軟柿子?

而且,這劇本是不是倒了!到底是他們堵截蕭嵐呢,還是蕭嵐堵截他們呢!

茨威格手中早已握着他的魔法科技武器烈焰魔槍,對着蕭嵐便是一口氣連發三槍。

火焰激射,紅光照亮黑暗的巷子,每一道都有最普通的魔法師威力。

肖恩和博格則是一左一右向着蕭嵐衝去,兩人手中不知何時拿出了鋒利的戰士大刀,絲毫沒有留情地向着蕭嵐的要害處劈去。

三人狼狽爲奸了許多年,早已形成了默契,這一番攻勢,當真是要蕭嵐的命,狠毒至極。

蕭嵐雖然心中暴怒,但卻沒有失去理智。茨威格三人的攻勢別說他在龍神戰場被龍神操練了一年,就是平時,被蕭紫函鍛煉出一副銅皮鐵骨和豐富戰鬥經驗的他,都能輕鬆躲避過去。

畢竟,肖恩和博格身上沒有多少魔力,根本不能讓戰刀出現魔威,他只要身法足夠敏捷矯健,完全可以從二人的夾縫中突圍,而且突圍的時候還能給予他們二人重創。

最主要的還是茨威格的魔法槍,那三道火焰,每一道的威力都不弱,況且他手中也沒有阿爾劍手大劍的那種強力武器。

“聽我調令,冰靈錐,火焰彈,雷電閃!“三個龍族攻擊魔法只在一瞬間,便隨着蕭嵐結好了魔法咒印,從三個憑空出現的魔法陣中出現,帶着亦也不弱於那三道火焰的威勢向其飛去。

這三個魔法,蕭嵐居然沒有念魔法咒語,幾乎等於直接瞬發!

”瞬發魔法!?這不可能!“茨威格驚道,這種神乎其技的本事,只有對魔法理解到極爲高深地步的魔導士纔有可能做到啊!

可是蕭嵐居然做到了!

就算是這最簡單的十道魔紋魔法,那也不可能是蕭嵐這個魔法學生能做到的!何況這三個魔法雖然不是很高級,但明顯也不普通,這讓他怎麼能不震驚!

但是,現在已沒有茨威格震驚的餘地,因爲蕭嵐用那三道魔法擋住了他魔法槍的火焰攻擊,也成功安然無恙地穿過肖恩和博格的連招,直接向着他攻襲而來。

”到地獄後悔去吧!“蕭嵐怒吼,帶着淡淡金色魔力的拳頭直接轟向茨威格腦袋,一個金色的圓形魔法小陣出現在其拳頭之前,與之前艾克攻擊阿爾劍時有些類似。

龍族強力魔法,二十三道魔紋——龍力拳!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