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國的人造人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憑藉肉身的力量到百米深的水下,進行作戰。核潛艇不僅能讓葉塵的人馬進行西歐商貿,還可以用來躲避人造人的攻擊。是目前爲止,最爲迫切需要的東西了。

“航拍圖、航拍圖……”

葉塵嘴裏不停地嘟囔着,從地圖上俯瞰金字塔羣的面貌。

“每一個長得都差不多啊,真是讓人頭疼。”

葉塵看了一會,就打算放棄了。這不是觀察,這是“大家來找茬”。

葉塵沒有辦法,只好撥通了導遊的電話。

導遊是個本地通,國籍也是華夏人。這也是葉塵僱傭他的根本原因。

“傑奧,給我講講金字塔。”


“好的老闆,您打算聽聽哪方面的故事?胡夫法老的生平?古埃及的戰爭?金字塔與外星生命的猜想?還是金字塔結構的建築學分析?”

導遊傑奧說起來頭頭是道,在埃及生活這麼多年,每一個金字塔都像是他的手指頭一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我不喜歡這種遊客特別多的地方,有沒有禁制多外開放的金字塔?”

“當然了,但是我沒有辦法帶你過去啊,這是埃及官方嚴格把守的地方。”

“我就是了解一下,你說說看吧。”

“好的……應該是在沙漠的西南角,有這麼一座金字塔,埃及官方常年把守,連名字都沒有對外公開過。據傳說,應該是最初的‘原型’塔……”

導遊傑奧的幾句話,就把葉塵給成功搞糊塗了。

“什麼圓形?金字塔不是三角形的麼?怎麼又出來圓形的了?”

“原型啊……原因的原,型號的型。原型!”

“哦……明白了……等等,不明白,金字塔還有這種分別麼?不都是古埃及人建造出來的麼?”


“傳說,原型金字塔出現以後,其他所有的金字塔都是按照這個結構來仿製的。最大的胡夫金字塔,建造於公元前兩千六百九十年左右,而原型塔,據說出現在公元前三千年以前,了不得呢。”

“就憑那個時期的文明?”

“所以很多人都相信是外太空文明遺留下來的產物……我也是這麼認爲的……”

“好吧,那你把定位信息發到我的手機上。”

“你可別真的過去啊,會被士兵突突突的。”

“別胡說八道,我就是隨便問問。”

不一會,導遊傑奧就把他口中的那座金字塔的大致方位發了過來。葉塵對照電子地圖和航拍照片,終於在沙漠的一個角落裏面,找到了這座金字塔。

要不是終年有人把守,這座被風化幾千年的建築,早就被埋沒在黃沙之中了。

航拍圖上已經把此處的軍事設施的圖像給刪除了,但是聽導遊傑奧的說法,這裏應該是個手背森嚴的地方。葉塵要好好規劃一下才能出發。

水、壓縮軍糧、藥品和武器……

葉塵挑了一些必備品,打包,準備輕裝上陣。

金字塔周圍很大面積都是軍事禁區,不可能有人把葉塵帶進去的。導遊車最接近也就是二十公里的距離了,剩下的就要靠葉塵的雙腳前進。

沙漠急行軍是很消耗體力的,葉塵養精蓄銳,美美睡了一夜。

依舊是傑奧的車,這是一個靠得住的華夏小夥子,況且,葉塵開出的價格,也是傑奧無法拒絕的。

“老闆,你可要小心啊……那裏面都是一些很不好的東西……”

“又想給我講什麼傳說故事麼?”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

“放心吧,我肯定會準時出來的,你就在指定地點等着我就好了。”

雪國人造人、埃及金字塔。

這本來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種東西,現在被莫名其妙的羈絆連在了一起,讓葉塵產生了一種很奇妙的心裏反應,那就是他再也不相信鬼神亂力的迷信了。

傑奧的越野車顏色用的是黃褐色的沙漠迷彩,遠遠看去就跟黃沙融爲了一體,熄滅引擎後,根本發現不了。輪胎也是沙漠專用的加寬型輪胎,只要不遇到流沙,跑起來速度還是可以的。

正午的太陽十分毒辣,葉塵坐在車子裏面養精蓄銳,現在前往金字塔的話,體力會平白無故被這環境消耗大半的。

“爲什麼許多金字塔都有‘詛咒’的傳說呢?”

“應該是一種保護墓室的手段吧……就像咱們華夏國的一些古墓,裏面也有流沙啊、水銀啊、甚至是殭屍啊之類的機關防禦手段,只不過他們用的是看不見摸不着的一些東西罷了。都說的一種奇特的病毒,但沒有人能證實。”

“爲什麼沒有人證實?現代的科技應該可以了啊……”

“大部分金字塔都是關閉狀態的,只有幾個少數的,被開發成了旅遊景點。正規科研機構不允許進入,偷偷進入的私人隊伍,即便是出了狀況,也不敢大肆聲張請求援助,最後就自生自滅唄。”

葉塵看了看自己的裝備,感覺還不至於那麼慘。

“聽說,國際黑市上,有很多獵奇的收藏家購買到了木乃伊的真身,這是真的麼?”

“哈哈……肯定是仿製品啦,弄具乾屍出來還不容易嘛。也不知道那些有錢人在琢磨什麼東西,偏偏喜歡這麼不吉利的玩意兒。現在,爲了迎合他們的癖好,這都成了產業鏈了。”

“木乃伊的產業鏈?”

“對啊。盜墓賊不用費力去把整個木乃伊運出來,只要從墓室裏面那出一兩件真品陪葬物,再加上後期製作的乾屍,就能以假亂真的。堅定古董有一套很成熟的流程,鑑定屍體可沒有啊。就算出了一點破綻,也可以把原因歸咎到運輸和保存的過程上嘛。” “這種東西有什麼意義麼?”

“研究長生不老術啊。”傑奧不屑一顧的眼神已經表明了他看待那些有錢的傻子們的態度了。真是貪心不足,一世的榮華富貴還不夠麼?要過多久才心滿意足啊。

“每個國家、每個朝代都有鑽研長生不老術的人羣,埃及也一樣。最開始的時候,他們製作木乃伊,保存屍體,是認爲,人們可以通過奇特的法術來達到‘回魂’的目的。讓死去的靈魂重新迴歸身體,所以,纔要千方百計的把屍體保存完整,也就有了木乃伊的製作技術。可憐這些有錢沒命花的富豪們,妄圖用這種方式找到永生的辦法,真是吃人說夢。”

並不是吃人說夢啊,葉塵突然間開始有點明白了。難道雪國的人類強化科技的背後,還有這麼一支強大的財團作爲支持麼?

“永生”啊!一個多麼令人驚心動魄、熱淚盈眶的詞彙。

爲什麼梵波若大師的兩個徒弟,惠琳思和諾希傑,能夠憑空在雪國扎住腳跟。當時在梵波若的那艘破船上面,進化微生物還僅僅是培養皿裏面的一攤液體而已,他們沒有現在人造人的強大戰鬥力量,更沒有巨大無比的財力……是什麼原因讓他們發展壯大的?

運氣?施捨?同情心?

不不不……

這些都不是符合邏輯的答案。

之前葉塵也仔細地思考過這樣的問題,但沒有深究。因爲他現在的實力,連雪國人造人都沒有辦法戰勝,更別說什麼背後主腦了。

但是,剛纔跟導遊傑奧閒聊的時候。葉塵,靈光乍現,一連串的蛛絲馬跡都被他聯想起來了。

殺手俱樂部,或者說僱傭兵軍團,他們不是以殺人爲生的犯罪狂。

而且,“殺人”對於富豪們來說,也不能帶來太多的樂趣。

有很多除了殺人以外的契約任務,經常會出現在各種組織的手中。千奇百怪、五花八門。

身爲幽冥組織的前任冥王,葉塵最爲了解。

就像剛纔說的,國際黑市上,有很多大富豪,求購各種各樣的奇怪物品,古董古玩佔據一大部分。就連“古屍體”,也非常有市場。

葉塵現在完全明白了,他們就是想通過古老的東西,還原當時的技術,看看有沒有可能找到“永生”的辦法。畢竟,科學的一大目標就是延長人類的壽命。從這一點來看,各個時代,對於追求“永生”的目標,始終沒有改變過。

這麼看來,惠琳思和諾希傑發家的背後,一定有某個隱祕在黑暗之中的強大財團,來推動這件事的發展。

人類強化科技非常誘人,也非常強大。

至少,被改造成功了的人造人,是擁有強大戰鬥力的一種新型人類。現在,不知道這種人類的壽命究竟有多長,但是,隨着人類強化科技的逐漸完善,總有一天會應用到這些富豪的身上。這就是雪國人類強化科技飛速發展的原因。無數地金錢在背後瘋狂推動,不惜一切代價,實在是令人歎爲觀止。

葉塵陷入了沉默,閉上雙眼,換了一個舒服一點的姿勢,靠在了車座裏。

“難得糊塗”,真的是一句至理名言。有些事情,越想越艱難、越想越恐怖。

殺手俱樂部和僱傭兵軍團,並不是頂級實力的存在。雪國的人造人軍團,也不是頂級實力的存在。看看這些若隱若現的財團吧,他們有什麼樣的能量,誰都無法估計。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葉塵現在的所作所爲,咱那些人眼中,與一隻團團亂轉的螻蟻一點區別都沒有。

有點心灰意冷,不過還是要振作精神。

從酒店出發前,葉塵已經用電子郵件跟凌妃煙和皮皮她們報過平安了。臨江市現在風平浪靜,伊森的工廠生產非常順利,四臺增強型智能機器人已經開始應用到凌妃煙的家裏面了。一切都讓葉塵感到欣慰。

胡思亂想之際,葉塵用手機打開了電子郵箱。之前,皮皮發給他的核潛艇圖紙還沒有仔細瞧一瞧呢……

看了幾眼,葉塵就感到頭大。太複雜了,參數太多了,搞不明白。

要不是海岸線聯合銀行的卡洛奧,這種東西,葉塵一輩子都不可能碰到。也許,這就是財團的威力吧,西歐五國的聯合財團。

金錢是一種比槍炮更厲害的武器,葉塵甚至有些同情起碧眼魔本傑明來了。

幽冥組織的財務狀況,葉塵是最爲清楚的。


現在本傑明領導下的幽冥,在整個殺手界的活躍度變得非常低了,契約任務接的也很少,靠什麼養活這一大家人呢?

猶斯蘭國的入侵也失敗了,礦產沒有到手。黑龍馬歇爾不可能無止境地對幽冥進行“輸血”支援。到時候本傑明就從一個頂級殺手,變成了一個落魄商人了,爲了吃飯問題而東奔西走。這會不會與他當初的偏執信仰更加南轅北轍呢?

太陽漸漸西斜,炎熱的氣溫稍稍降了下來,天空中不時飛過一羣羣的飛鳥。馬上就該到了出發的時候了。

葉塵看了一眼手錶,又看了一眼駕駛座位上的導遊傑奧。

“放心吧,老闆。我會等你到約定的時間的!”

葉塵點了點頭,帶着揹包走出了車門。

不用說太多的廢話,精通察言觀色的傑奧,就大致猜出了葉塵的身份。這種人他是絕對惹不起的,既然收了人家的僱傭金,那麼一定要把事情辦好。簡單的等待對於傑奧來說,不算什麼難事。

黃沙滾燙、熱血滾燙。葉塵的所有希望都在那座被風化在歷史之中的金字塔裏面了。

隱祕而緩慢地向前,葉塵發現,這裏的軍事防禦力量,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密不透風。

實際上,在這種環境中,經年累月的駐守,沒有人不會鬆懈掉的。

這是一座非常不出名的小金字塔,小到跟一個小墳頭也差不多了。經過風沙的洗禮,有相當一部分已經被埋沒在了沙漠之中。

葉塵掏出瞭望遠鏡,對着金字塔調整了一下焦距。 據望遠鏡觀察,金字塔的四周沒有巡邏人員,只是停着幾輛輕裝甲戰車,上面的三十毫米雙口重機槍,隨意地架在裝甲車上,彈藥帶耷拉在一邊。

看這種情形,防衛軍並不是戰鬥精英。

葉塵稍微放心了一些。

就在這觀察的過程中,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葉塵施展身法、快速移動,幾個閃身就躍上了金字塔的塔身。想要從底部的通道進入,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黃沙把入口埋沒了半截,輕裝甲車還停在一邊。

幸好,老頭子告訴他,頂部還有一個祕密入口。

這真是一個不符合常理的設計,爲什麼在原型塔上面會有通道,而其他複製品上卻是密封的呢?

沒有時間供葉塵考慮這些不重要的小問題,他掏出了一把軍用匕首,小心翼翼地在上面的方磚接合細縫處,不斷劃弄着。

入口處的方磚,應該是活動的。但這麼多年過去了,誰知道風化成什麼樣子了。

葉塵不敢弄出太大的動靜,只好一塊一塊挨個嘗試起來。

幸好,沙漠中的夜色還是蠻給力的。月光灑下來,不借助照明手電,葉塵也能看清楚身邊的狀況。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