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子濤絕對會將這事給傳出去的,還有時日天。

第一家族的面子都給丟光了,堂堂第一家族竟然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那怎麼也不是件光彩的事情。

第一家族的家主為了籠絡紫帝,竟然連自己妹妹的幸福都不要了。

紫帝以前是著名的封號神帝,後來實力逐漸提升為主宰,不過依然用的是紫帝的稱號。

時風立刻的就快速的離開了。

他真不敢呆在這裡了,他是看出來了,時日天是真的想殺他。老祖也是對他的印象很不好。

他一心為了家族,結果卻是被人恨。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老祖生氣就是因為這事要傳遍整個神界了。這給家族丟臉丟的太大了。

而且,紫帝到時候不但不會領情,反而也會怪罪他。

這事情弄的。

他真想一頭撞死得了。

現在老祖讓他離開,也是讓他擺脫麻煩。

「日天,你不恨他?他那麼挑撥離間。」那張大臉開口道。

「我覺得他是對的,那是我好姐姐的夫君,這樣說我也沒有什麼的。他不過是想活下去而已,如果要是我早知道他和好姐姐的關係,我絕對是不會殺他的,而且還會保護他。」時日天對著那張大嘴說道。

「好吧。」那張大臉點了點頭。

隨即,那張大臉就消失了。

他自然是不願意答應,但是,現在不答應的話,時日天肯定不滿,他就順手推舟了。

等到時日天離開,他自己再出現,很快的就解決問題了。

「把我好姐姐放了。不要理會那紫帝。早晚我會滅了那紫帝。」時日天沉聲的說道。

「放心吧,我們家族不會做那樣的事情,這樣的事情,時風也沒有給我說,不會的。都答應你。」那張大臉笑著說。

這個時日天那就必須得安慰才行。

因為時日天對第一家族非常的重要,不單單是成為主宰而已。 當年第一家族看到這個嬰兒的時候已經後悔處死時日天的父母了。

這個嬰兒很特別,在小時候總是大笑。

看起來好像很是痴傻。

但是,他的身上卻有著一種光芒。

天生就被一種光芒所包圍。

這種光芒守護著他。

作為第一家族,肯定是有人懂得這光芒的。這是天佑之光。

神界多少萬億年來,加上時日天,總共也就三個人。

前兩個都已經達到了主宰的境界,而且都是極為強大的主宰。

時日天是出生最晚的一個,現在也是半步主宰了。

而且,時日天是唯一一個掌握兩條道的人。

時間和空間。

那兩個人腦子沒有多大的問題,就是一個極好,非常好的一個人,連螻蟻都不願意殺。

另外一個則是非常惡毒的人,經常屠城,這讓神界很多勢力都是對其不滿,但是,這個人行動之後直接的就消失了,這也讓眾多勢力也沒有辦法。

至於時日天,倒也不是爛好人,也不是惡人,就是腦子有點問題。

尤其是如果被有心人利用的話,那自己就會被人順著走。

時日天成為主宰的時候,將會開啟天佑城。

這對於第一家族來說,將會是寶藏,能夠給第一家族無數的好處。

因此,第一家族當時的時候,非常後悔殺死時日天的父母。

早知道的話,就赦免他們。

因為這賬很有可能被翻出來,到時候時日天看出蛛絲馬跡就不好了。

最終,時日天被第一家族的三祖所收養了。

隨著時日天的長大,所有的人都發現時日天原來腦子是有些的問題的,這讓他們都釋然了。根本就不會想這些問題。

除非有人刻意的去引到。這也讓他們最終能夠徹底的放下心來。

哪想到今日趕巧就被人引出來了。

「老祖不騙我?」時日天憨笑著說。

「老祖什麼時候騙過你?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祖最疼愛你了。再說,老祖也不騙人啊。你回去吧,你回去之後,你那好姐姐就肯定不再被禁錮了。以後就他陪著你如何?」那張大臉笑著說。

對於這個時日天,最好的辦法就是要哄,將人給哄好了,一點問題都沒有了。

「好的,三祖。」說完,時日天就立刻的離開了。

離開的時候還對楊天羽和楊風揮了揮手。

楊風不由的無語,這個傢伙實在是太好騙了啊。

簡直一點小心眼都沒有。

他都不想想他這個三祖為什麼讓他立刻的離開呢?

這裡面就很有問題嘛。

這就是要殺了他們。

親自出手殺了他們。

而且還要磨滅這裡的時間痕迹。

這樣的話,誰都查不出來的。

楊風幾個算是徹底的完了。

不過楊風相信,自己的母親肯定不會再被禁錮了,以後或許還無法離開第一家族,但是和時日天在一塊,待遇也不會差了,這總算是有一點意外的收穫了吧。

「哼。」

果然,當時日天離開一段時間之後,那張大臉立刻的陰沉了下來。

剛才的時候還帶著笑意,現在呢,那笑意徹底的就消失了。

那目光自然也變成了殺人的目光。

「第一家族的老祖果然不一樣。說出來的話就好像是放出來的屁一樣。」楊風的父親楊天羽率先開口道。

這個時候,這老祖沒有再壓制他們了。

因為他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

時日天不在這裡,也不怕這些人挑撥。

「你覺得你是不死之身我就將你無可奈何了嗎?」那張大臉看著楊天羽冷笑道。

「你堂堂的主宰,剛才是怎麼答應時日天的。」楊天羽也是回應道。

「我剛才是答應,我剛才放過你們了。但是,你剛才罵我,所以,我就收回來剛才說過的話,這有什麼不對的呢?」那張大臉冷笑。

不得不說,這個第一家族的三祖是非常的無恥了。

這樣的借口竟然都能夠說的出來。

「都去死吧。」那張大臉大笑道。

在時日天離開的時候,雲子濤直接的就被那張大臉送走了,以他的能力,輕易的就能將雲子濤給送到其他地方。

現在的對話,現在的一幕,雲子濤是不知道的。

沒有了時日天在旁邊。

他就沒有了任何的顧忌,想要怎麼做,就能怎麼做。

「老兄可否給老朽一個面子。」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響起。

兩道身影出現在了空中。楊風不由的看向了空中的兩道身影,一道身影楊風是認識的,正是葯神公會的副會長陳子陽。

另外一位,應該就是葯神公會的會長了。

陳子陽明顯的陪在這個人的身旁。

這個人也只能是葯神公會的會長。看到他們到來,楊風則是笑了。葯神公會的會長也是很神秘,不過他的實力應該很強的。能夠作為葯神公會的會長,如果實力差,誰會信?看他和第一家族的三祖說話的語氣,兩者應該是屬於同一級別的。

「陳大哥,這位就是會長大人了吧?」楊風笑著問道。

「兄弟,這就是會長大人,我給會長說過你的事迹,會長非常的心動,就想來看看你。」陳子陽也是對楊風笑著說道。

「見過會長大人。」楊風也是立刻恭敬的說。

他知道,能夠將會長請來,主要還是陳子陽的功勞。

如果沒有陳子陽的話,這會長會知道楊風的名字?也不可能來搭救楊風的。

當然,會長來了,那對於自己來說就是恩人,陳子陽自然也是。

「武會長。這個楊風殺了我們第一家族的時常青,還和我們第一家族作對。最終讓我都不得不出手。這樣的人不能留。」那張大臉臉色變得很很難看,那張大臉都直接的扭曲了。

顯然,他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樣意外的發生。

這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沒有想到,他親自出手,竟然還會遇到麻煩。

不過這個時候,他對楊風心中的殺意就更濃了。

為何,這個楊風越難殺,就越說明這個傢伙不一樣嘛。

那就越可能對第一家族產生威脅。

再想想命運主宰的話,怎麼可能會放了這個楊風,無論是誰替楊風說話,那都是不行的。 「洪光兄,連老朽一個面子都不給嗎?」那老者來到了楊風的身旁,對著楊風點了點頭,然後看向了空中的那張老臉。

「武會長,你能否給第一家族個面子呢?讓我們殺了這個楊風。一個小小的楊風而已,用的著武會長親自來嗎?」那張大臉聽了那老者的話,心裏面顯然是非常的不爽的。

聽這話,這個會長是要保楊風的。

這是他絕不允許的。

「他是我們葯神公會很重要的人,是我們葯神公會的長老。我們的長老如果被你們輕易的殺了。那我們葯神公會的面子往哪裡放。洪光兄,時常青的死咎由自取,相信你也知道。只要洪光兄給老朽這個面子的話,老朽願意親自給你們第一家族煉製你們需要的丹藥。」那老者淡淡的說道。

顯然,這張大臉的話,也是讓他不爽的。

自己都低聲求人了。這個傢伙一點面子都不給,還說話如此的難聽。

這所謂的第一家族,果然是目中無人啊。

長老?楊風一愣。自己還都不知道這個消息的。不過很快的,楊風就明白了。這應該是武會長為了保護他所以才給自己的名號。

當然,自己現在也能煉製九級丹藥了。成為長老也是沒有問題的。

那張大臉不斷的變幻。

他在分析武會長的話。

這就表明了對方的態度,這是要不惜一切代價的要保了啊。

真的要和葯神公會進行決裂嗎?

這種結果對於第一家族來說,那也絕對不是什麼好的結果。但是,就這樣的放走楊風,然後楊風在葯神公會的庇護下不斷的成長?最終威脅他們第一家族?

這就行了嗎?

這自然也是不行的。

這個老傢伙,怎麼這個時候出現了。如果晚一會兒出現,那一切都結束了,一切都塵埃落定了。

「武會長,有些事,無法答應。無論如何,這楊風必須要死。」那張大臉開口道。

他這就代表著自己的最終態度了。

決不讓步。

這樣的話,或許會和第一家族產生裂縫,但是,他也顧不得了。

到時候,他們幾個老傢伙親自去道歉,應該能修復關係的。

無論如何,楊風是不能活著的。

這就是他們的態度。

「這樣說,第一家族一定要和我們葯神公會決裂了?」武會長的臉色也是冷了下來。

這張大臉的反應也是讓他很惱火。

是不是一直以來葯神公會都是老好人的形象,所以沒有人將葯神公會放在眼裡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