霆囯皇宮清理的度還是很快,比市場場地以及周圍的觀眾席內,沒有了絲毫的血跡,就連場地內被毀壞的堅硬石板,也被重新換了新的,看上去就如同沒有生過事情一般。

雖然場地是清理乾淨了,但是場地周圍的觀眾卻是減少了很多,上次決賽的時候,就連房頂都站滿了觀眾,但是這一次,只有零零散散的幾十人在周圍觀看比試。

觀戰台上面,一位陌生的粗壯中年男子緩步走了出來,先是看了周圍不多的觀眾和五大門派的弟子之後,聲音響徹在了這片空間之內。

「我是新任駿颺城城主霆將天,這最後一場的五大門派會武,將由我親自擔任裁判」中年男子的聲音剛一傳出,頓時周圍零散的觀眾紛紛討論了起來,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個粗壯的男子。

「鐘聲響起,比試開始!」霆將天的聲音隨後再次傳出,與之前徐老所說的話幾乎一樣,不過此時的徐老,已經是被逐出了霆囯的境內,並令其永世不得踏進霆囯一步。

「咚」並沒有過太長的時間,久違的鐘聲再次響起,這也是這一屆五大門派會武最後的一道鐘聲,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比試場地中的夢瑤和林一才。

兩人在聽到這道鐘聲響起的時候,渾身頓時緊張了起來,夢瑤揮動起手中的長劍,朝著林一才沖了過去,長劍映照著天空的陽光,白光閃過,林一才眉頭一皺閉上了眼睛,再次睜開時,長劍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前。

「天玄陣!」林一才連忙大喝了一聲,體內的元氣能量瞬間催動,身體朝著後面撤去,手中出現的數道靈符也是向著身前扔了出去,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道金色屏障。

「砰」長劍在觸碰到那道金色屏障時,一道巨聲響起,在那屏障的中心位置,竟在這個時候變得扭曲了起來,將長劍吸納在了其中。

夢瑤見狀大吃一驚,催動體內的元氣能量想要將長劍拔出,但是任憑夢瑤如何用力,那道屏障也是沒有絲毫削弱的趨勢,牢牢的將夢瑤手中的長劍鎖在那裡。

「天玄萬火陣」就在夢瑤想要將屏障中長劍拔出的時候,林一才突然停下後撤的腳步,一隻金色的毛筆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隨著他嘴中的大喝聲傳出,林一才圍繞著夢瑤轉起了圈,在空間中不斷畫著詭異的符文。

「糟了」夢瑤心中驚呼一聲,她這是中了對方的圈套,鬆開手中的長劍,縱身一躍想要逃離這片區域,不想被林一才布置的陣法困在裡面。

「轟」一道轟鳴聲在夢瑤的身下傳出,在夢瑤所處的區域之內,火焰鋪滿地面,幸好夢瑤之前縱身一躍來到空中,不然定會被這火焰所傷。

「美女,小心了」林一才看著飛向空中的夢瑤,對其好意的提醒了一句,一道金色屏障,從周圍的符文中延伸而出,片刻間,將夢瑤所處的區域盡數包裹了起來。

「砰,砰」夢瑤見到周圍形成的陣法屏障,連忙揮動秀拳朝著屏障上捶擊過去,不過在夢瑤連續捶擊了數拳之後,那金色屏障連絲毫的波瀾都未曾出現,秀眉緊緊皺在了一起。

「美女,你可是要輸了!」林一才見到夢瑤還未逃脫他施展的陣法,心中一喜,對著夢瑤大喝了一聲,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金色毛筆懸浮在他的身前,數道球狀的火焰,朝著夢瑤攻擊過去。

「砰」夢瑤扭動著優美的身姿,不斷的躲避著,數道球狀火焰並沒有傷得夢瑤半分,此時的夢瑤,再次向著她長劍被困的地方衝去。

「你這是在找死啊」看到夢瑤竟然朝著火堆衝去,就連施展陣法的林一才也是震驚萬分,他施展的火焰溫度極高,夢瑤敢接近肯定是會被燙成重傷。

「你的話怎麼那麼多!」夢瑤一直聽到對方在那裡說話,一時間竟是厭煩了對方,沖著林一才喝了一聲,轉眼間來到了長劍的位置,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包裹在了她的身體周圍。

「嗡」夢瑤這一次並沒有直接去拔出她的弒魂長劍,而是將元氣能量打向了長劍一側的陣法屏障上面,頓時一道嗡鳴聲從陣法中傳了出來。

聽到那道嗡鳴聲傳出,夢瑤連忙伸手握住劍柄,用力將弒魂從屏障中拔了出來,劍刃點地,整個身體在空中轉了一圈,再次朝著陣法的上空衝去。

「砰」當夢瑤的弒魂長劍刺中屏障時,一道劇烈的撞擊聲傳出,隨後幾道裂縫顯現在了陣法屏障之上,看到陣法有了破損的痕迹,夢瑤的嘴角微微一笑,催動元氣能量再次刺向了那陣法屏障。

「咔嚓」這一次並沒有碰撞的聲音響起,而是伴隨著一道破碎的聲響,整個陣法屏障瞬間破裂,消失在了這比試場地,地面燃氣的熊熊大火也在這時消失不見。

「雷鳴萬古決」就在夢瑤的身影剛剛衝破陣法屏障時,一道喝聲從夢瑤的方向傳出,隨著這道喝聲,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間傳來了一震轟鳴的雷聲,烏雲頓時將整個比試場地覆蓋。

「轟隆」雷聲四起,當夢瑤的弒魂長劍指向比試場地中的林一才時,數道天雷從天而將,朝著林一才的方向砸落下去。

「金剛符!」林一才見狀,身影連忙向後撤去,同時手中毛筆在他的身前畫出了一道符咒,一道金色的屏障在林一才的身體包裹在了其中。

「轟隆!」又是一道天雷落下,直接砸在了林一才的陣法屏障之上,巨大的雷電之力,直接將林一才的陣法屏障擊碎,打在了林一才的身體上面。

滑稽的一幕出現,林一才面色黑,整個頭都豎立起來,嘴中更是吐出了一口漆黑的煙霧,連忙向夢瑤伸出了雙手,示意對方停止對他的攻擊。

「怎麼?認輸了?」 前妻,我們復婚吧 夢瑤看向伸出雙手的林一才,對其詢問了一聲,同時將天空中的天雷擊落在了林一才周圍的方向,巨大的轟鳴聲,嚇得林一才連忙後退了幾步。

「認輸,認輸」林一才原本就不是夢瑤的對手,尤其是在他的陣法被破壞之後,更不是對方的對手,再爭執下去,除了受一身的重傷之外,對他沒有任何的好處,還不如直接舉手投降。

聽到林一才果真是投降不打了,夢瑤將元氣能量收回自己的體內,緩身落在了地面之上,目光看向了位於觀戰台二層的新任城主霆將天。

「最終的結果現在公布!第一名,萬劍門;第二名,天罰門;第三名,玄陣門;第四名,萬象門;第五名,龍泉門」霆將天微微一笑,似乎對這場比試的精彩程度很是滿意,隨後雄厚的聲音響起,公布出了這一屆五大門派會武的最終排名。

(ps:《孤影魔仙》書友群:23229212o,歡迎各位讀者前來指點交流,萬分感謝!) 聽到最終的成績,在場的三大門派弟子紛紛興奮起來,因為龍泉門的緣故,就連幾百年來一直位於五大門派最後一名的萬象門也是提前了一個名次,對於他們來說,都已是很不錯的成績。 總裁娶進門:高傲千金太撩人 8『1中文Δ』網

「明日,獲得本次五大門派會武前三名的弟子,前往皇宮,領取相應的獎勵」霆將天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

聽到霆將天的這句話,獲得第二名的天罰門和第三名的玄陣門弟子頓時歡呼起來,五大門派會武的獎勵,那必定是一些珍貴的靈器法寶。

一直到這場比試結束,萬劍門和龍泉門的人都沒有出現在這比試場地周圍,畢竟他們兩個門派的最終排名已經定了,來此的意義不大,新任駿颺城城主也未計較什麼。

「寧長老,聽說了嗎?天罰門的夢瑤拿了這此五大門派會武的第二名,玄陣門排在第三,龍泉門竟然被排在了最後一名」在盤龍三十層的走廊上,王澤看到寧罪的房門開著,來到寧罪的房門口,一臉興奮的對著寧罪說道。

讓王澤興奮的並不是什麼他們拿到了第一名,而是龍泉門被排在了第五名的位置,這種打擊對於連續上百年都位列第一的龍泉門來說,絕對是致命的。

「哦?龍泉門被排在了第五?」寧罪一直未曾走出過盤龍,也是不曾知道下面所粘貼的告示上面寫了些什麼,在知道這個消息時,顯得有些驚訝。

「是啊,說他們勾結魔教,所以這次五大門派會武的成績全部作廢,只能排在第五名的位置」王澤笑著點了點頭,這伏仙鐧被寧罪拿走,又被排在五大門派的最後一名,讓王澤想著就覺得想笑。

「有沒有說什麼時候給前三名獎勵的事情?」寧罪看著站在門口處的王澤,向其再次詢問了一聲,隨著今天比試的結束,應該很快就會宣布獎勵的事情,不過因為寧罪等人今天沒有前去比試場地,根本不知道具體的事情。

「聽說玄陣門的師兄們說是明天,明天讓去皇宮集合」王澤微微一笑,早已將這件事情打聽了清楚,對著寧罪回應道。

「咳咳,這麼快?」聽到王澤的回應,寧罪卻是絲毫高興不起來,眉頭微微皺起,輕咳了兩聲說道,此時他體內的傷勢還未完全養好,想要完成那件事情,可卻是有些困難。

「寧長老,你的身體還沒好嗎?」看到寧罪咳喘了幾下,王澤連忙走進寧罪的房間,一臉擔心的向寧罪詢問道,如今在王澤等人的心目中,寧罪絕對是他們心中的膜拜的英雄人物。

「無礙,你先回去吧」寧罪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有什麼事情,同時讓王澤先行回去,明天便是前往幻龍塔的時間,他還得儘快將體內的傷勢治癒才行。

王澤聽到寧罪的吩咐,雖然不是很情願離開,但是看著寧罪緊皺的眉頭似乎心中有事,也不敢在此停留,先行退了出去,將房門也給關閉了起來。

「趕快把這枚丹藥吃了吧」冰鳶從一旁走了過來,纖細的手掌中靜靜躺著一枚白色的丹藥,一臉擔心的看著寧罪說道。

寧罪點了點頭,並沒有給冰鳶客氣什麼,直接將丹藥吃進了嘴中,一股涼意瞬間席捲了寧罪整個身體,同時寧罪催動著體內的元氣能量,開始繼續療傷,當時方忠黎的那一掌,威力卻是太大。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已經是到了第二天的清晨,位於盤龍的三十層,早早就被陽光照亮,一抹陽光照在盤坐在凳子上面的寧罪身上,寧罪的眼睛也緩緩睜開。

「感覺怎麼樣?」冰鳶又是一夜未睡,一直守在寧罪的身邊,生怕寧罪中途出現什麼癥狀,看著身旁的冰鳶,寧罪微微一笑,心中滿是暖心之意。

「好多了」寧罪點了點頭回應道,其實寧罪體內的傷勢並沒有完全好轉,只是比起昨天好上了一些而已,隨後站起身,準備拿起放在圓桌上面的斷劍前往皇宮。

「這伏仙鐧今後你拿著吧,找個機會將裡面的元氣能量抹除,就能為你所用了」寧罪在拿起斷劍時,看著一旁靜靜躺在那裡的白色長鐧,對著身旁的冰鳶說道。

「這樣不太好吧?那龍泉門的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聽到寧罪的話,冰鳶搖了搖頭,這是龍泉門的鎮派之寶,對方肯定不會就這樣拱手交給他們萬劍門處理。

「由不得他們,既然打下的賭,就得贏得起輸得起,他們要是敢再找我們萬劍門的麻煩,定不會輕饒了他們」就在冰鳶的話剛剛落下,在寧罪的門外,一道聲音傳了過來,同時未鎖上的房門也被推開。

「師叔」看到門外走進來的人,寧罪和冰鳶一同向那人恭敬的喊道,進來的人,正是萬劍門的京泊里,此時京泊里看了看寧罪身後的伏仙鐧,又看了看一旁的冰鳶。

「今後伏仙鐧就由你拿著吧,他們不敢怎麼樣」經過了這件事情,京泊里心裡也是清楚,萬劍門和龍泉門不會再握手言和,既然這樣,他們的伏仙鐧,也就是歸萬劍門所有,說著京泊里緩步走向了伏仙鐧的位置。

「嗡」京泊裏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幾張靈符,原本躺在圓桌上面的伏仙鐧,也被京泊里用元氣能量定在了半空之中,那幾張靈符則是圍繞著伏仙鐧自行轉動起來,數道金光,將幾張靈符連接在了一起。

「天地玄黃,以劍引之,破!」房間中,突然傳出一道京泊里的喝聲,體內的元氣能量瞬間朝著靈符所形成的陣法中注入進去,原本平靜的伏仙鐧,也在這時出了劇烈的顫抖。

顫抖的伏仙鐧,白光大作,將還未完全亮起的房間照的通明,強烈的光芒使得寧罪和冰鳶不敢直視,然而也是在這時,京泊里在身前畫出了一個伏羲八卦陣。

「罪兒,將你的斷劍壓制在伏仙鐧上面!」京泊里額頭幾滴汗水滴落下來,對著身旁的寧罪連忙吩咐了一聲,元氣能量推動著伏羲八卦陣逐漸穿過伏仙鐧的劍身,動作非常的緩慢,但是沒穿過一點,那個地方的白光就會盡數消失,透露出原本的白色。

「嗡」寧罪在聽到京泊里的吩咐之後,將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了起來,注入到了手中的斷劍之中,將斷劍放在了伏仙鐧的上方位置,一時間,原本白光大作的伏仙鐧頓時變得暗淡起來。

看到這一幕,寧罪滿是震驚之色,看著京泊里施展的伏羲八卦陣,也比之前的度快了許多,未果多久,伏羲八卦陣已經是來到了伏仙鐧的尾端。

「嗡」隨著一道嗡鳴聲響起,原本平靜下來的伏仙鐧再次劇烈的顫抖起來,似乎是在抵抗著京泊里施展的陣法,不過隨著京泊里的用力一推,陣法還是順利的穿過了整個伏仙鐧。

「哐當」伏仙鐧瞬間消失了所有的光芒,直接朝著地面掉落下去,出了一道聲響,一道白色的光芒從伏仙鐧中爆射而出,穿透寧罪房間的窗戶,快飛向了天空。

「噗哧!」就在位於霆囯西側的一處山峰的大殿之內,一位白老者一口鮮血從嘴中吐了出來,面色也顯得格外的蒼白。

「師兄!」大殿之中,坐在下方的數位中年男子連忙上前扶住了那位白老者,其中一人點住了老者身體的幾個穴道,將體內的元氣能量注入到老者的體內。

「師兄,生了什麼事情?」另一位中年男子看著身前的白老者氣色好轉了一些,連忙向其詢問了一聲,剛剛還好好的,突然吐血讓他們著實嚇了一跳。

「伏仙鐧,被易主了」老者緩了口氣,面色陰沉的看向駿颺城的方向,對著身旁的眾位師弟說道,雙拳緊握起來,似是非常的氣憤,而這位老者,也正是龍泉門的掌門。

「什麼?那薛正陽是幹什麼吃的,連伏仙鐧也看不住!」聽到老者所說的話,其中一位中年男子頓時怒喝起來,罵著此時正受重傷的薛正陽本人。

「俊邡,你們幾人趕快前往駿颺城,不管伏仙鐧在誰的手中,務必將其奪回來!」掌門看著身前的幾人,連忙向他們吩咐了起來,伏仙鐧乃是他們龍泉門的鎮派之寶,怎能這般被別人易主。

「是」聽到掌門的吩咐,身旁的幾人連忙點了點頭,隨後快步朝著大殿外走去,準備前往駿颺城,查清楚是誰奪走了他們龍泉門的鎮派之寶伏仙鐧。

位於駿颺城的盤龍三十層,寧罪的房間內,寧罪看著掉落在地面上的伏仙鐧,彎腰將其撿了起來,一道白光從伏仙鐧上浮現,顯得格外漂亮。

「讓冰鳶將元氣能量注入到裡面,今後這把伏仙鐧就會聽從你的命令了」京泊里看著寧罪手中的伏仙鐧,對著寧罪吩咐道。

寧罪點了點頭,將伏仙鐧交給了一旁的冰鳶手中,冰鳶在乾坤大6之內,不能施展元氣能量,今後有著伏仙鐧的護身,至少也算是安全一些。

冰鳶沒有客氣,接過寧罪手中的伏仙鐧,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體內再次疼痛起來,不過冰鳶咬著貝齒,繼續將元氣能量注入到了伏仙鐧之中。

「嗡」隨著冰鳶的元氣能量不斷注入,伏仙鐧頓時出了一道嗡鳴聲,整個伏仙鐧開始微微的顫抖起來,隨後一道強烈的白光閃耀,伏仙鐧化為一道白光,圍繞著冰鳶的身體轉動了起來。

「呵呵」看到伏仙鐧如此神奇,冰鳶將元氣能量收進體內,神色好轉開心的笑了起來,同時右手一伸,伏仙鐧直接落在了冰鳶纖細的手掌之中,看上去與冰鳶極為相配。

「這伏仙鐧在龍泉門待了上千年,這才是它的真正主人嘛」京泊里也是微微一笑,少見的開起了玩笑說道,竟也是覺得這伏仙鐧在冰鳶的手中更加的合適。

「我們去皇宮吧,今天可是放獎勵的時間」京泊里再次看向了身旁的寧罪,對其說道,準備和寧罪一起前往皇宮。

寧罪點了點頭,跟隨在京泊里的身後,打算一起前往皇宮的位置,此時天罰門和玄陣門的弟子,也正在準備前往皇宮。

「你一定要小心一些」看到寧罪打算前往皇宮,冰鳶之前聽到寧罪說過與皇帝之間的協議,連忙上前對著寧罪叮囑了一聲。 「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寧罪回身看向冰鳶,微微一笑,向冰鳶回應了一聲,隨後跟著京泊里一起走入升梯來到了盤龍的一層大廳位置。』 瑾寧夫人 81』中文網

還是與寧罪上次被抱回來一樣,盤龍的店主早已經是不見了蹤影,就連平日里的夥計也是一個也找不到,櫃檯上面落著一層厚厚的灰塵,看來已經多日沒有人打掃了。

看到這些,寧罪心裡不免有些疑惑起來,雖然盤龍與城主府的關係好,但是也不至於讓那店主棄下這樣大的盤龍一走了之,寧罪心裡想著,中間一定是有著什麼貓膩。

「寧罪」就在寧罪和京泊里兩人快要走出盤龍的時候,一道優美的女子聲音,從後面傳了過來,喊出了寧罪的名字。

聽到有人喚自己的名字,寧罪和京泊里一同停下了腳步看向了身後,兩道女子的身影,出現在了寧罪和京泊里的視野之中,來者正是天罰門的玉霞長老和她的徒弟夢瑤。

「恭喜了,師弟」玉霞上前對著京泊里和寧罪微微一笑,拱手向京泊里客氣道,這一次五大門派會武,萬劍門成功摘得第一名的榮譽,真是可喜可賀之事。

「多謝玉霞師姐,你們獲得第二名也是值得慶祝一番,我們一同前往皇宮吧」京泊里客氣的回應一聲,隨後邀請玉霞兩人與他們一起前往皇宮領取五大門派會武前三名的獎勵。

玉霞點了點頭,與京泊里同行朝著皇宮的位置走去,寧罪跟在兩人的身後,並沒有與玉霞兩人打招呼,心裡還在因為上次的事情對玉霞有著一些戒心,跟在寧罪身後的夢瑤,則是一直盯著寧罪的背影看著。

四人同行來到皇宮,宮門入口的侍衛將四人帶到了位於皇宮中心位置的大殿,也就是上次寧罪獨自前往皇宮的那個大殿,在大殿之內,玄陣門的長老和林一才兩人的身影正站在裡面。

京泊里和玉霞在進入到大殿之內時,對著玄陣門的長老客氣的拱了拱手,隨後站在大殿之上,等候霆囯皇帝的出現。

寧罪看了一眼站在一側的林一才,但是讓寧罪有些疑惑的是,玄陣門這次是因為龍泉門的事情才會進入到第三的位置,此時的林一才應該是興奮不已才對,不過從林一才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興奮之色。

不願多想,寧罪收回目光,現在他所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進入幻龍塔之後該怎麼辦,現在他的傷勢還未完全恢復,想要施展出全力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皇上駕到!」就在寧罪想著如何應對進入幻龍塔之後的事情時,一道喝聲從高台的一側傳了出來,隨後一位身穿龍袍的男子,在數人的陪伴下走上了高台,坐在了金黃色的龍椅之上。

跟在霆囯皇帝身後的,還有著駿颺城新任的城主,以及上次救下京泊里和寧罪性命的雲鑫,兩人緩步走到高台的下方,站在那裡看向了大殿中的京泊里等人。

「寧長老,你確實沒有讓我失望啊」霆囯皇帝沖著眾位微微一笑,隨後看向了站在京泊里身後的寧罪,對其誇讚道。

寧罪聽到霆囯皇帝的誇讚,微微點了點頭,並沒有回應什麼話,在這種場合,寧罪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算是合適,索性也就不張嘴,不說話。

「這一次的五大門派會武,中間出現了一些事情,不過事情已經解決,我已經任命霆將天為駿颺城的新任城主,今後五大門派會武之事,將會由他來統一安排」霆囯皇帝再次對著下方的京泊里等人說道。

寧罪的目光落在了霆將天的身上,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除了京泊里和寧罪兩人沒有見過霆將天,天罰門和玄陣門都是已經見過對方,寧罪有些覺得霆囯皇帝任命城主有些快了,此人的真實身份恐怕還不得而知。

「這一屆五大門派會武前三名的獎勵,將是進入到幻龍塔之中尋找與自己心儀的寶物,幻龍塔一共有九層,第三名為前三層,第二名為中間三層,第一名則是能夠進入最後的三層」霆囯皇帝隨後說出了這一次五大門派會武的獎勵。

「幻龍塔?」在聽到霆囯皇帝的話之後,三大門派的六人中,除了寧罪以外的五人,皆是一臉疑惑的看向霆囯皇帝,似乎之前根本沒有聽說過這幻龍塔的名字。

看到下面京泊里等人疑惑的眼神,霆囯皇帝微微一笑,對著雲鑫點了點頭,似乎在示意著對方什麼。

「各位,請跟我來吧」雲鑫回應了一下,隨後看向站在大殿內的京泊里等人說道,率先朝著大殿外的方向走去,而京泊里等人則是跟在了雲鑫的身後,一同準備走出大殿。

「寧長老,你稍等一下」就在寧罪也跟在雲鑫身後準備走出大殿時,霆囯皇帝卻是突然間叫住了寧罪。

想起當日與霆囯皇帝之間的協議,寧罪並未多想,停下腳步回到了大殿之內,京泊里原本也想留下來看霆囯皇帝叫下寧罪所為何事,但是雲鑫卻是突然抓住了京泊里的衣袖,讓他隨著一起先去幻龍塔所在的地方。

「這便是幻龍塔后三層的地圖,地圖上畫著方塊的位置,便是地圖所在的地方,一定要將它給帶出來」霆囯皇帝從高台上走了下來,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張古樸的羊皮紙,遞到了寧罪的身前。

「我會儘力而為的」寧罪回應了一句,隨後將霆囯皇帝手中的羊皮紙接了過來,看著裡面密密麻麻畫著的地圖,就如同迷宮一般,若不是他手中有著地圖,恐怕沒人能夠找到那張神秘地圖的所在。

寧罪將羊皮紙揣進自己的懷中,朝著大殿外走去,看到京泊里等人走的並不遠,連忙跑步追了過去。

「那霆囯皇帝叫你何事?」京泊里看到寧罪一路追了過來,對著身旁剛剛趕過來的寧罪詢問了一句。

「讓我從裡面出來之後,跟他一起喝酒」寧罪在追過來的路上就已經想到京泊里會詢問他,不過想到最後,也只是編出了這樣一個離譜的理由。

「哦」還別說,這樣離譜的理由卻是沒讓京泊里起絲毫的疑心,這也讓京泊里想起當初寧罪與霆囯皇帝,就是從喝酒認識的。

雲鑫帶著眾人來到了一處庭院的外圍,突然間停了下來,在那庭院的周圍,數百名身穿鎧甲的士兵站在那裡,周圍的空間也是有著一股元氣能量在波動。

「這裡面就是幻龍塔?」京泊里看著那庭院周圍的元氣屏障,應該是有著一道陣法布置在了這裡,不過從外面看向裡面,並沒有一個建築物出現在他們的視野中。

「三大門派的長老,還請你們留在這裡,裡面便是幻龍塔的所在之地,只有手持令牌的人,才能夠進入到這陣法之中」雲鑫的聲音響起,向京泊里等人開始解釋起來,同時在他的手中,出現在三塊令牌。

三塊令牌的模樣還不一樣,銅色的令牌遞給了林一才,紅色的遞給了夢瑤,在雲鑫手中最後的一塊,灰色令牌,則是遞給了寧罪的手裡,在灰色令牌的周圍,還有一股元氣涌動的跡象。

看到寧罪手中灰色的令牌,林一才的眼神中透露出來了一股貪婪之色,不過很快便是收斂起來,並沒有讓任何人現。

「你們三人隨我一起進去吧」雲鑫的手中再次出現了一塊令牌,握在他自己的手中,隨後對著寧罪三人吩咐了一聲,率先走入到了庭院的入口處,整個身體瞬間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寧罪和夢瑤兩人對視了一眼,寧罪微微點頭,也是一腳踏入到了這庭院的入口,夢瑤和林一才也是一樣,進入到了這庭院的入口。

並沒有什麼高大雄偉的建築,這讓三人進入到庭院內感到有些失望,庭院內只是簡單的種植了一些花草,在庭院的周圍,沒有一處房屋的痕迹,只有中間的位置,一個由古樸磚瓦壘成的圓形堡壘,只有一人的高度。

「這便是幻龍塔的入口?」寧罪上前一步,指向了堡壘一側的古樸鐵門,鐵門的周圍,還有著一股元氣能量,應該也是一層陣法屏障,同時向身旁的雲鑫詢問了一聲。

「幻龍塔是倒入地底的,這正是幻龍塔的入口」雲鑫向寧罪點了點頭,寧罪所指向的那處地方,正是幻龍塔的入口。

「你們手持令牌,趕快進入吧,你們只有一天的時間,將會被自動傳送出幻龍塔,所以想要寶物,就要儘快了」雲鑫再次說道,不過眼神卻是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寧罪。

寧罪眉頭微微皺起,他能夠聽出來雲鑫是在提醒著他,他只有一天的時間,不過從地圖的複雜程度來看,想要一天之內取出神秘地圖,確實是非常的困難。

「嗡」寧罪並不敢再耽誤什麼時間,手持灰色令牌,朝著堡壘的位置走了過去,就在寧罪的身體剛剛接觸到那層元氣屏障時,一道嗡鳴聲響起,寧罪的身影頓時消失在了這片空間之中。 「嗡」又是兩道嗡鳴聲響起,林一才手持銅色令牌,夢瑤手持紅色令牌,跟在寧罪的身後也是消失在了庭院之內,整個庭院只剩下了雲鑫一人,在看了一眼那恢復平靜的堡壘,雲鑫轉身離開了庭院。81中文網

寧罪三人,雖然是不同時間進入到堡壘之中,但是三人所出現的地方卻是一樣的,三人站在一處擁擠的黑暗空間內,若不是寧罪身後的斷劍出的紅色光芒,三人根本看不清周圍任何的事物。

「轟隆」一道巨響突然傳出,嚇得寧罪三人身體為之一顫,寧罪連忙將雙手扶住了一旁堅硬的牆壁,也在這時,寧罪感覺到他們腳下的石板,似乎是在向下沉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