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華德等人均是十分不滿。

秦羿當然不會告訴他們,布魯斯是自己最重要的盟友之一,只是很平靜的問道:“普林的十萬人馬去哪了?”

“這十萬人路西法並沒有召回黑羅軍營,而是留在了城外,依然由馬可夫節制,聽說他們的日子過的很悽慘,馬可夫把對普林的怨氣全灑在了他們的頭上。”

伊通道。

秦羿笑了,布魯斯這次無論是勸路西法稱主,還是這一次所有的行動,幫了他的大忙,可謂是驚天之功。

十萬大軍,有五萬人曾經來到過九城,受到過感化,這些人一旦受壓迫,再加上普林這根導火索,足以把整個黑水河關燃燒起來。

他接下來的只需要給他們一根引線。

“傳我令,前五城佈置少量兵力,搬空城池,與馬可夫交戰,記住了要節節敗退,丟的城池越多,越好。”

秦羿下令道。

“侯爺,又要空城?可是馬可夫的部下可是玩真的,這樣會不會太危險了?”霍華德表示驚訝。

“馬可夫一生傲氣,但卻始終處在卑微的地位,這次布魯斯必然也給他增壓了,所以,他會玩命的跟咱們攻城。”

“只要他攻城,咱們讓他吃點甜頭,一點點的把他的主力軍全部引出黑水河關,到時候他的後方自然會大亂,咱們只需坐收其城罷了。”

秦羿笑道。 聽起來有點懸,但這是秦羿說出來的,這位東方之神不僅僅是真正的戰神,更像是一個最神奇的預言家!

他們唯一要做的就是,選擇相信。

秦羿之所以如此自信,甚至把過程結果都說的如此詳細,是因爲他對布魯斯有足夠的瞭解,布魯斯到了黑水河關,自然會替他把這一切都鋪墊好。

果然,馬可夫以最快的速度排出了最強的陣容,直接從正面渡口出城,運載了最精良的攻城武器,開始對九城中最近的一號城發動了攻擊。

城中只有尚未編排入內的歸降弱兵在鎮守城池,根本無法抵擋馬可夫狂獅一般的進攻,僅僅只是一個上午,一號城就丟掉了。

馬可夫率領大軍入了城,當他騎着高頭大馬進入城池時,那一刻馬可夫覺得自己簡直就像神一樣英明神武。

“大人,情況有些不妙,根據我們的搜查,可供給的軍糧不多,而且大部分早已經遷出了城池,看起來這就像是一座空城。”

副將走了過來,皺眉道。

馬可夫傲然笑道:“我根本就不在乎,他是空城還是啥的,咱們眼下最需要的就是戰功,只有戰功才能提升整個地獄大軍的士氣。秦候若是跟我耍這種小聰明,那他就是找死。”

“你速速擬奏,以最快的速度向魔主大人請功,就說戰況激烈,經過我部晝夜奮戰,已拿下第一座城池,餘下八城破城只是遲早的事。”

馬可夫道。

“大人,這不是謊報軍情嗎?要是讓魔主知道了,不太好吧。”副將有些犯難。

“要說你只能當副將,而我卻是城主呢,你這腦子是該好好醒醒了,眼下路西法大人最缺的是什麼?戰功,只要咱們能打勝仗,他這魔主就臉上有光,少得了咱們的好處嗎?”

“就這麼跟你說吧,咱們就算是打了敗仗,也得說是勝仗,咱們如今就是魔主大人的臉面,懂嗎?”

馬可夫老謀深算道。

“明白了。”

副將欣然受教,趕緊去寫密奏了。

在短暫的休整後,馬可夫開始發動了二號城池的強攻。

這一次防守的兵力與炮火,顯然強大了許多,馬可夫打了整整兩個晚上,帶出來的兩萬精兵損失了三四千人,纔算是打進了城池。

以四千兵力,再次破城,馬可夫這回真的相信自己有卓越的軍事才能了,三天破兩城,這種戰績足可比肩名將了吧。

“大人,好消息,咱們在城中搜出了至少三天的軍糧,還有不少的居民,這次看來不是空城,而是貨真價實的城池。”

“我看秦候的兵力本就匱乏,只是強撐罷了,說白了就是個花架式。”

“大人簡直就是戰神啊。”

幾個副將端起酒杯,齊齊向上首的馬可夫敬道。

馬可夫飄飄然道:“要不說人言可畏,也許秦候並沒有那麼可怕,說白了,我們都是被自己人給嚇着了。可笑普林那老匹夫,號稱名將,居然還被生擒了,簡直是可笑至極。”

“大人,我昨晚上了密奏,今天清晨,關裏傳來了消息,魔主策封了你爲徵南大將軍,並在黑暗王宮賞賜了一座府邸。不僅僅如此,更是給了咱們的糧草、酒肉無數,弟兄們現在都盼着再下城池,跟着大人立功受賞呢。”

副將大喜道。

“你們放心,跟着我保管你們吃香的喝辣的,回頭我就親自去寫密奏,爲你等請功,該升官的升官,該發財的發財,一個都少不了。”馬可夫大喜道。

“多謝大人。”衆人齊聲道。

“好了,休整三日,繼續攻打三號城池,不過這一次我料想會有一場苦戰,大家都要做好心理準備。”

馬可夫提醒道。

三日後,馬可夫剩下的一萬五千名大軍開始對三號城繼續攻打。

這一次的抵抗力量又增強了,打了整整七日,打的馬可夫的人兵疲馬乏,打到最後破城的時候,只剩下不到六千人。

進了城池,裏面依然是有糧草,有居民!

馬可夫進城以後,秦羿的支援軍隊就來了,馬可夫立即緊閉城門,令探子向黑水河關要求增兵。

“來人,讓黑水關再增援兩萬兵馬,咱們爭取一鼓作氣拿下九城。”馬可夫擦掉臉上的血水,託着戰盔,邊走邊吩咐道。

“大人,咱們現在要求支援會不會太危險了,咱們的三萬人要留守關隘,如果都派出來了,萬一城外普林那些殘兵殺進來了怕是不好辦啊。”

副將憂慮提醒道。

“你難道還沒看出來嗎?秦候的城池並不難打,他的重要防守都集中在五城,以咱們現在的兵力,想要一口氣拿下,必須使出全部的精兵,合一而攻。”

馬可夫道。

然後,他不屑的撇了撇嘴道:“至於普林手下的那些廢物,一個個膽小如鼠,只要咱們守住北大門,三千大軍足夠了,他們是打不進來的。”

“對了,別忘了向魔主大人繼續呈上捷報。”

“咱們也要讓地獄裏那些人看看,天下不只有一個伊通能打仗。”

馬可夫朗聲道。

“是。”

特使到了黑水河關,這裏的守將都是馬可夫的忠實心腹,雖然對這道令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傾巢而出,只留下了兩千人守城,看住北大門外餓的嗷嗷叫的十萬殘兵,餘者全部祕密渡過黑水河,來到了三城。

大軍一入城把城外秦羿假意派去支援的援兵給打敗了,然後在城中和聚,馬可夫手握了近四萬的兵馬,可謂是意氣風發,完全相信有理由拿下餘下全部的城池。

……

五號城內,秦羿站在屋檐下,看着天空飄下的毛毛細雨,心情格外的平靜。

這是一種好現象,當他心裏很寧靜的時候,代表着,一切都正朝着預料的方向發展。

“侯爺,馬可夫已經派出了自己五萬兵馬,如今黑水河關已經完全空虛。”

“一切果然如你所料,您真是神了,哪怕是主神也遠遠不如侯爺。”

伊通此刻已經對秦羿佩服的五體投地。

“你跟我講過馬可夫,一個失敗者迫切成功的時候,他是瘋狂的。”

“而這種瘋狂會毀滅他,也許此刻馬可夫自己都不敢相信,他就這麼成爲一代戰神了。”

“再加上路西法爲了坐穩位置,肯定會各種拔高、鼓吹馬可夫,他不想瘋都不行啊。”

“傳我令,四號城減少防衛,別讓他輸得太慘,以免把他嚇跑了,到時候把他拖在咱們的城外,畢竟咱們得給對面的十萬弟兄勻出點時間啊。”

秦羿笑道。

PS:今日更新完畢,新春快樂,晚安,朋友們。 黑暗王宮內。

路西法臉上終於現出了久違的微笑,“布魯斯,你看到了嗎?這已經是第三次捷報了,馬可夫只用了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就拿下了三座城池,本主終究是沒有看錯人啊。”

“是啊,消息一傳到地獄,尼羅、伽羅,還有不少貴族全都送來了賀奏,馬可夫臨危受命,在魔主的庇佑下,一舉得勝,打破了秦候不敗的神話,可喜可賀啊。”

“那也是魔主英明,用人有道。”

“咱們地獄有了新的戰神,收復黑水河南方,指日可待。”

“恭賀魔主!”

衆將同時恭賀,一時間大殿內,久違的響起了歡聲笑語。

布魯斯是知情的,在這種情況下,他與秦候雖然並未當面密謀,但兩人之間的心神契合幾近完美,馬可夫八城是中了秦候誘敵深入的戰略,一旦主力部隊全部出城,普林的十萬兵馬就會像一個炸藥桶,將馬可夫炸成粉碎。

“天使長大人,這是一個陰謀,馬可夫這樣下去只會毀掉咱們的城關。”

一聲大喝傳來,德魯大步走了進來。

一見到德魯,大廳內的氣氛頓時壓抑了起來,毫無疑問德魯不適合出現在這種歡樂的氛圍內。

“德魯將軍,你不是離開軍營去修養了嗎?怎麼又回來了?”路西法皺眉不悅道。

“大人,這是很明顯的陰謀,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這幫卑鄙小人,他們在麻痹你的英明神武,馬可夫從未掌過大軍,他根本就沒有任何戰爭經驗,怎麼可能一勝再勝,這分明就是秦候的圈套。”

德魯雙目通紅,大叫道。

路西法的臉色無比陰沉,陰鷙的目光狠狠盯着德魯,他當然知道馬可夫沒有伊通那樣的統兵大才與謀略,但是眼下他剛剛坐穩這個位置,馬可夫這個“戰神”可以最大的提高他的威信。

只要他的威信起來了,地獄裏的民心有了活力,接下來纔可以與秦候打真正的持久戰。

哪怕這是假消息,他也必須當做真消息,誇大化的宣傳。

德魯能看得穿,他豈能看不穿?

他器重德魯,但更煩他不懂時勢,不瞭解自己的難處。

“德魯,你莫非是妒忌馬可夫?我知道,你的老師普林吃了大敗仗,你心裏不平衡。如今馬可夫大軍橫掃天下,顯得比你老師更高明,你很不爽,我們都能理解。”

“但今日是慶功大會,你若是願意一同慶賀,坐下來咱們喝杯酒,要是不願意,現在請你離開。”

布魯斯知道路西法難開口,主動迴應了德魯。

“布魯斯,你可真是天下第一奸臣,你的睿智,你的謀略,全都被榮華富貴矇蔽了。”

“還有你們,一個個都是賊子,總有一天,地獄亡了,你們就知道今天的所作所爲是多麼的愚蠢。”

德魯指着衆人,痛心疾首道。

“夠了。”

“來人,亂棒打出去。”

路西法懶的再聽,厲聲呵斥道。

“不用你打,我自己走,亡了,黑暗王宮要亡了,奸賊當道,主上不明,要亡啊。”

德魯仰天大笑,步履蹣跚流淚而去。

“你們都散了吧。”

路西法煩悶的揮了揮手。

他還沒有糊塗,只是有時候清醒是痛苦的。

“魔主,德魯不明白你的苦心,你別往心裏去,總有一天,他會知道的。”

布魯斯安慰道。

“是啊,在他眼裏你是奸臣,我是妄主。”

“只是眼下我已經沒有了選擇,我只能相信馬可夫可以戰勝秦候。”

“我需要馬可夫的勝利,不管是真是假,你傳令馬可夫的賞賜翻倍,再行加封爲天使副長,位列你之下,讓他安心打仗,打勝仗,到時候我親自爲他慶功。”

路西法坐在椅子上,無力疲憊道。

……

馬可夫正在城中整兵,四萬大軍個個鬥志昂揚,連續下城池讓他們品嚐到了久違的勝利,隨着路西法的賞賜不斷地傳來,所有的將士迫不及待想要繼續攻城,爭取更多的軍功。

“大人,特使來了。”副將走了進來道。

“肯定又是好消息,快傳。”馬可夫大喜道。

特使滿臉喜氣的走了進來,打開詔令,宣讀道:“令,馬可夫征伐有功,特晉升爲天使軍副長,其屬部將官級別一律官升一等,令賞賜晶幣一億,以嘉獎衆將士之英勇,還望繼續立功,壯我聲威。”

馬可夫等人大喜,連忙跪下接旨。

“特使大人,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辛苦了。”

馬可夫從口袋裏摸出一張錢票悄悄塞在了特使的口袋內。

“馬可夫大人,魔主大人對你可是寄予了厚望,如今這加封就已經位極人臣,我跟着魔主這麼多年,這種提拔簡直是前所未見。”

“以後大人回王宮任職了,那可是僅次於魔主與布魯斯大人的三號人物,到時候別忘了多多關照哦。”

特使客氣回禮道。

拽拽傾城妃:皇上,過來跟我混 “必須的,必須的。”馬可夫開懷大笑道。

待特使離開後,馬可夫端着架子,對喜氣洋洋的衆人道:“看到了嗎?聽我的沒錯吧,只有打,只有出來,只有勝利纔有前途。”

“那是跟着大人前途無量,我等多謝大人提拔之恩。”

“大人才是真正的戰神,跟隨大人真是我等的榮幸。”

衆人歡天喜地的吹捧道。

“好了,準備好兵力,攻打四城,只要四城拿下來,咱們就能直搗黃龍,與秦候決戰。”馬可夫道。

…… 影帝先生,受寵吧!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